I Am Loaded with Passive Skills Chapter 78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1 作者: 熬夜吃苹果

  第789章 徐少!pill concocting 就pill concocting ,你出灵阵是想要干什么?!

  “下一拨!”

  时辰到,工作人员毫无感情的声音响起。

  灵阵内的Pill Refinement Master 们,有的趁兴而出,有的败兴而回。

  评分Gold List 随着裁判们的评分结束,一个个新的名字跳动出现,牵引着众人心思。

  这会儿四拨人马下来,百名上榜者已然全部出现,一些从榜上被挤下来的Pill Refinement Master 们灰心丧气。

  那些被推到最后,落入了危险区的人,同样紧张无比。

  而不论如何。

  Pill Refining Convention first round ,都只会照常进行。

  在观众和候场选手们焦急的张望中,应声而起,Xu Xiaoshou 步伐一动。

  2381,这是他的号码。

  第五拨,是他上场的批次。

  “看!”

  “郁楚楚,东菱会长的高徒,也上场了。”

  “不知道她能拿到第几?我觉得前三有她,毕竟是王城Alchemist Association 总部会长的disciple ,郁Eldest Young Lady 实力非凡。”

  “我觉得玄!五域太多天才了,目前榜上九十分以上的,仅仅七个。”

  “郁楚楚能拿到九十分以上,我觉得就很好了,你看第一拨的朱彦,同为Grade 6 ,才86分。”

  “也是嚯~”

  观众热切议论着。

  这最后一拨上场的Pill Refinement Master 中,最引人瞩目的,自然是郁楚楚无疑。

  少女莲步一动,几乎牵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连裁判席上的人老会长们,也纷纷将目光投射而来。

  与大多数观众所注意的不同,郁楚楚虽为Grade 6 ,但裁判们仅仅一眼便跳过。

  这姑娘很熟了。

  不约而同的,他们looked towards 了旁侧那个高大许多的青年。

  “他就是研制出了赤金液的……徐少?”鲁城辉转头望向东菱会长。

  东菱nodded :“是他。”

  “hmph! ”鲁会长coldly snorted :“trifling 十品,old man 倒想看看,他能做到什么地步,is it possible that 还能是下一个仇江止?”

  师提转眸视去:“那就说不定了,也许人家,藏得更深……”

  他意有所指。

  但裁判席上无人听得出来言外之音。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就是了……师提心想着。

  他寻思着如若这家伙是Xu Xiaoshou ,以那小子的pill concocting 风格,在场大多数人,怕是要有危险了。

  而一旦出现类似炸丹塔的事件。

  毫无疑问,即便不看Alchemist Badge 的出产地,师提特能笃定自己心头所想,究竟是否正确。

  ……

  “萧晚风!”

  场中应声而动,Xu Xiaoshou 招呼着身后端茶的少年,迈步入阵。

  “徐少,这真不是很好吧……”

  临走之时,萧晚风却胆怯了。

  他环顾周遭旁观的数万人,觉得自己这only one 个炼Pill Child 子上场,未免有些太引人瞩目。

  关键是,什么medicine ingredient 、药性,他也完全不懂。

  如若徐少真要他拿个什么spiritual medicine 递过去,他甚至不知道哪一株是哪一株!   “怕什么?”

  Xu Xiaoshou 回头said with a smile :“人生三大错觉:她在看我,时间还长,我能反杀。不要太自命不凡了,兴许在别人眼里,你只是个走过场的龙套而已。”

  萧晚风startled 。

  他didn’t expect 徐少嘴里还能蹦出这么有哲理性的话。

  细细一思,好像还真是吼?

  “那、那我走个场?”

  于是萧晚风迟疑着跟上。

  两个人共同前进,在旁人戏谑、好笑的目光中,走进了同一个灵inside the formation ……

  这下观众炸锅了。

  裁判席上的老会长们,一个个也惊愕了。

  同一个灵阵?   “这?”

  “走错了?”

  “这俩人怎的进了一个灵阵?前面是徐少我认识,后头那家伙谁?他怎么进了徐少的灵阵,他号码牌呢?”

  “haha ,外来人,傻眼了吧!那是天上第一楼的端茶倒水人,名叫萧晚风,天罗战的冠军,但今日应该算是炼Pill Child 子。”

  “天罗战冠军,炼Pill Child 子???”

  “来来来,俺给你讲讲,俺最喜欢讲故事啦……”

  不仅场外的观众看懵,场上的裁判也同一时间,回眸瞅向了东菱会长。

  “???”

  Old Guy 们不说话,但眼神中的探询之意,跃然而出。

  东菱扶额,一脸头疼的表情:“徐少的一贯作风罢了,大家伙见怪不怪吧。”

  “荒唐!”

  鲁城辉一拍桌子,就要站起来:“trifling 十品,他进场还带个炼Pill Child 子,这算什么话?Pill Refining Convention 是儿戏吗?容得他这般impudent ?!”

  老会长们一个个也气得吹胡子瞪眼。

  pill concocting 界不盛行这般作风,讲究达者为师,人人平等。

  这徐少竟将他族中纨绔的那一套,带到了现场上来?   怎么能忍?

  鲁城辉指着现场就要开骂,东菱会长没有阻止。

  倒这时,师提幽幽的提了一句。

  “半圣传人。”

  鲁城辉话到嘴边戛然而止,corner of mouth twitching ,开始思忖起了自己的身份够不够指责一个半圣传人。

  很快他选择了转移攻击方:“东菱会长,不阻止下这等风气?”

  他话语声中有着“震惊”。

  old fox 毕竟是old fox ,不想成为被枪打的出头鸟,鲁会长就选择了让东菱会长去承受这一切。

  “规则没有说行,也没有说不行,任他去吧,就这一个。”东菱哪会中计?   灵阙trade fair 她就差点和这徐少干起架来。

  哪里不知晓这是一个滚刀肉?   人家就是要哗众取宠,就是要喧宾夺主,你还傻乎乎撞上去,不给了别人表现的机会?   半圣势力出了这么一个传人,本不知道是好事,还是祸事……

  现场没有否定徐少的作为,这点落在旁人眼中,不外乎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默许。

  场外有人大骂出声了。

  “#¥%¥……”

  反观徐少二人。

  进了灵阵,萧晚风自然而然将戒指中的桌椅拿出、摊开,徐少熟稔的坐上金椅,顺带着翘上了二郎腿,蹬在金桌上,不为外人所动。

  旁侧少年则开始拿出茶具沏茶,关公巡城、韩信点兵……整个流程顺畅无比,像极了合格的端茶倒水人。

  “疯了?”

  一侧Pill Refinement Master 们看到这般阵仗,也齐齐傻眼。

  不管是城外人、城内人,似乎都还是头一次看到有人pill concocting 的时候,摆出这等仗势。

  “是我跟不上时代的潮流了,还是说,他有问题?”

  前后左右诸多关注到这一幕的Pill Refinement Master 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在一来一回的眼神交流中,得到了“不是我有问题,是他有病”的答案。

  “咔!”

  隔着一人一阵,郁楚楚在Xu Xiaoshou 左侧的左侧,她牙龈都要咬碎了。

  Pill Recipe 、medicine ingredient 还没来,他看着Innate 剑意萧晚风这般天才,像个普通的下人一般,在做着lower-class people 的事情,只觉怒火中烧。

  “他眼里simply 没有人权!”

  郁楚楚小拳攥紧,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此前交流,虽说对徐少的观感依旧不是很好,但也能稍微理解一点他的说话风格了。

  但现下这般入了灵阵。

  徐少还要萧晚风在focal point of ten thousands 之下,干这些卑贱的活,这在郁楚楚看来,简直就是在侮辱人权。

  换个人来可以。

  但萧晚风是天才,天才,不应该得到这样的待遇!   气怒之时,郁楚楚甚至想要踏出灵阵,当面和那徐少对峙,再将萧晚风给拎过来,告诉他“你其实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不应该眼里只有这些脏活累活”。

  “安静!”

  裁判席上的东菱蓦然一声镇下,压住了全场所有人的躁动。

  郁楚楚抬眸视去。

  裁判席上师尊东菱同样举目而来,二者仅一个对视,便是擦过了目光。

  郁楚楚明白了什么。

  Pill Refining Convention 有Pill Refining Convention 自己的规矩。

  徐少是徐少,说白了人家半圣传人有点架子,那是他自己的事,如若最后成不了丹,自有舆论制裁。

  但她要强闯到别人灵阵里去拎人闹事,那就有点不理智了。

  “讨厌的家伙……”

  道理郁楚楚都懂。

  当下他对徐少的观感,却降到了最低、最恶劣的级别。

  ……

  “果然无了。”

  入了灵阵,纵使摆出这等架势,Xu Xiaoshou 一观信息栏,全无反应。

  他就知道这和Heavenly Mulberry Spirit Palace Wind Cloud Tournament 一样,灵阵屏蔽了外界信息。

  “讨厌的东西……”

  Xu Xiaoshou 讨厌灵阵。

  外头分明有数万人,他分明可以得到更多被动值,却只能龟缩在这个小地方?   萧晚风沏茶完毕,Xu Xiaoshou 开始品茗。

  少年工作做完,抬眸望着周遭环境,恍如隔世。

  vast crowd 。

  focal point of ten thousands 。

  十六岁的年纪,在没有遇到徐少之前,萧晚风感觉自己的活法,就是大多数底层人民的活法。

  trembling with fear ,如履薄冰。

  cautiously ,卑微度日。

  但自从加入天上第一楼。

  他能在天罗场以藏剑姿态跟Innate expert 们打架,也能被带到Pill Refining Convention 这等高雅之地,做出摆桌沏茶这种很低俗的举动来。

  就像灵阵外的嘈杂,对比上了灵阵内只有品茗声的安静一样。

  那种格格不入的相悖感,导致萧晚风有些唏嘘。

  “颇有感想?”

  现场在维持秩序,Xu Xiaoshou 知道自己的举动在外场引发了很大的骚动。

  但东菱会长竟然给自己压下去了!

  趁着这空隙,望见旁侧萧晚风had a feeling in the heart 的模样,Xu Xiaoshou 想到了什么,笑着问道:“在这种地方,让你做这种事情,会不会觉得有些害臊?”

  萧晚风怔住,didn’t expect 徐少如此直接。

  Xu Xiaoshou 嘴对着郁楚楚的方向一努,said with a smile :“你看下那边,楚楚姑娘一副要把本少杀了的模样。”

  再环顾全场:“现场都发生了异动,就没有一个认同本少做法的,目光中全是鄙视,他觉得本少太高调,有伤大雅。”

  “你呢?”

  他视线最后回到了少年身上:“什么感想,害臊吗?”

  萧晚风顿了一会:“有点。”

  Xu Xiaoshou 挑眉。

  少年皱着眉继续补充:“但不碍事。”

  “怎么说?”

  萧晚风目光很是清朗,揣度着说道:

  “我一直觉得徐少不像是这样的人,在天上第一楼的时候,对小辛哥他们也没有过类似的做法,相反,很客气,完全没有上级和下属的关系,更像是……兄弟!对我也一样。”

  “但在外面又completely different ,您会端着架子,别人看不出来,但我觉得您这一切好明显,都是在装的。”

  “至于是为了什么,那我就不知道了。”

  Xu Xiaoshou 惊讶。

  这little brother ……好聪明!

  果然,能领悟到别具一格Hidden Sword Technique 的人,再怎么说也不能算作愚蠢。

  作为内部人员,他能轻易看破自己的伪装,但现实表现出来的,又无比配合?   如若不问,Xu Xiaoshou 甚至不知晓萧晚风的真实想法。

  他said curiously :“那你觉得,本少是为了什么?”

  萧晚风却摇头:“这我就不懂了,徐少有秘密,天上第一楼有秘密,我也有秘密。”

  Xu Xiaoshou 莞尔。

  萧晚风也一笑。

  大家都有秘密。

  心照不宣。

  沉默过后,场外的动静和灵阵内的安静再度形成了鲜明对比,Xu Xiaoshou 这一刻竟也有些唏嘘起来。

  他望着周遭人愤懑的一幕,忽然想到了自己初次降临在Heavenly Mulberry Spirit Palace 之时,所感悟到的一切。

  在那个时候,他觉得自己并没有萧晚风看得开。

  至少……

  “萧晚风,我问你,如若有一个可能是恶人的powerhouse ,突然出现在你面前,给了你生不如死的痛苦,你作何感想?”Xu Xiaoshou 忽然发问。

  我?   萧晚风敏锐察觉到徐少陷入某种情感状态了。

  徐少只有在无意识,或者没有自己在场的时候,同小辛哥们交流的时候,才会自称“我”。

  人前,他一般用“本少”代称。

  “会恨他。”萧晚风答。

  “那如若痛苦过后,你会拥有很强的能力呢?”Xu Xiaoshou 再问。

  “唔……”萧晚风迟疑了一阵,“还是恨他。”

  “他强行收你为徒,你又打不过他,只能答应呢?”

  “那就答应。”

  “之后他对你很好呢?”

  “呃!”

  这下萧晚风傻眼了。

  这个问题就有点恶心了,虐人之后开始善良待人,之前的事情可以既往不咎吗?   那不行!   可“对你很好”……

  这个“很好”,持续多久?

  萧晚风没有问出来,他突然目光定格在徐少身上,隐约感觉徐少的秘密就要呼之欲出了,但隔着那一层窗户纸,却又无法捅破,所以根本窥探不得。

  “没有标准答案吧……”少年叹息。

  “是没有。”

  “那徐少的答案呢?”

  “我的答案……”

  Xu Xiaoshou 笑了起来。

  他想到了自己问八尊谙答案时的情景,这一幕何其相似?   而正是因为发现萧晚风的某些和自身类似的特质,他才会开始觉得这少年,可能并非是自己生命中一段旅程中的过路人。

  “你会在天上第一楼待多久?”Xu Xiaoshou 反问。

  萧晚风startled :“不知道哎,没想过这个问题。”

  Xu Xiaoshou 便拉回了上一个问题,梦回桑老,以另一种视角,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每个人都不是所谓的Heavenly Dao 主角,每个人都是另一个人眼中的过路人。”

  “不妨从别人的角度思考,在某种特定情境下,当那人有了想要向你解释的欲望时,你才有了存在的价值,而在此之前,你永远都只是一介路人。”

  “strangers coming together by chance ,他乡之客,没人会把你当一回事。”

  顿了一下,Xu Xiaoshou 又笑了,他looked towards 周围的人:

  “而人,慢慢的,不经意的,就会变成自己当时所讨厌的那种人。”

  “就比如本少……”

  “此刻,本少根本不在意全场所有人的看法、指责,在本少眼里,他们就是一堆垃圾!”

  Xu Xiaoshou 笑着起身,在focal point of ten thousands 中突然走出了灵阵。

  以前我很讨厌棋手摆弄棋子时候,根本不在意棋子的做法。

  现在约莫可以理解了,也有资本了,所以当类似困境出现的时候,我就很想要当场打破!   灵阵一出。

  “受到瞩目,被动值,+9999。”

  “受到猜疑,被动值,+9999。”

  “受到嫌弃,被动值,+6862。”

  好爽呐!   被动值飙升。

  数万数万的涨,Xu Xiaoshou 借着“徐少”之势打破了规矩,这会儿内心中乐开了花。

  与此同时。

  信息栏一跳,一道格格不入,十分显眼的信息入目。

  “受到忌惮,被动值,+1。”

  Xu Xiaoshou 一走出灵阵,裁判席上的师提蓦然立起,不知为何惊吼出声:“徐…少!pill concocting 就pill concocting ,你出灵阵是想要干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