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Loaded with Passive Skills Chapter 79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3 作者: 熬夜吃苹果

  第791章 黑鸡Pill Refinement Technique !   观礼台上。

  几乎所有Great Influence 代表们的视线,都聚焦在徐少身上。

  这家伙几乎是整场Pill Refining Convention 中最好看的那个。

  不是外貌。

  单指滑稽能力。

  花巊见着徐少黑火,目中闪过失望。

  她其实还寄托着最后一分周天参没有说谎的心思。

  但徐少的种种表现,和自己in mind 高大伟岸、力扛Sword Immortal 的徐师伯形象,着实无法匹配。

  “他连一个最基础的Fire Attribute 、Wood Attribute ,都没有!”

  花巊看得出来,徐少simply 不是Fire Attribute 。

  这black 墨火,是用灵技summon 出来的。

  别说和烬照Heavenly Flame 、白炎比了。

  便是连大部分灵火,它都比不过。

  裁判席上,师提暗自提着的心也松了下来,默默relieved 。

  “不是烬照Heavenly Flame ……”

  他发现徐少和Xu Xiaoshou 最本质的不同。

  至少作为桑老的disciple ,Xu Xiaoshou pill concocting 的时候是虔诚的,哪怕会引发爆破,这爆破也是他格外专注所带来的。

  那是艺术家的气质。

  而艺术,本身就在专注之中,带着几分意外的美丽。

  Xu Xiaoshou 所做到的,不过是将这份美……意外,给无限放大。

  但这徐少,他对待pill concocting 的态度,是impudent 的、是连最起码的丝毫尊重,都没有的。

  这种连对“pill concocting ”都半分虔诚也无的人,是impossible 炼出好丹的!

  师提有些失望。

  但同时也有些庆幸。

  还好不是他。

  桑old man 所仅剩不多的名声,也就不会被辱没了。

  ……

  灵阵内。

  “绘画精通”画出来的black 墨火,只要有spirit essence 维持,它便不会消失。

  但论火焰的品质,这墨火就比白炎差了不止little bit 。

  Xu Xiaoshou 足足用这火温鼎好久,pill cauldron 才有了可供使用的温度。

  他sighed in relief 。

  “真didn’t expect 这画出来的火这么劣质,要是两刻钟结束,pill cauldron 还没温好,那就搞笑了。”

  Xu Xiaoshou 觉得那时候自己真要腆着脸去跟东菱会长借个“堕原紫火”用用了。

  好在温鼎成功,1st Step 算是迈了出去。

  耗费了一段时间,这时别阵的Pill Refinement Master 们也纷纷沉不住气,开始了行动。

  Xu Xiaoshou 往左边一探。

  郁楚楚还在皱眉苦思。

  “这姑娘……”

  他好笑着转头望向了萧晚风:“你Sister Chuchu 也太菜了吧,本少都和她讲过这Pill Recipe 要考核的内容了,她竟然还没想出来。”

  “什么我Sister Chuchu ,不是我的……”萧晚风脸色一红,急忙转移话题:“徐少觉得那Pill Recipe 没有问题?要开始pill concocting 了吗?您要什么spiritual medicine 跟我说,形容一下,我应该找得到。”

  他转过头,looked towards 木桌。

  spiritual medicine 已经从戒指中拿出来了。

  但是这几百味药,有的看着也没什么外形上的显著不同,萧晚风其实一个头两个大。

  “不用你择菜,沏茶就行了,剩下的不用你做。”Xu Xiaoshou mysterious 一笑,然后严词拒绝。

  他对待pill concocting 也算严肃的,impossible 任由萧晚风乱来。

  pill concocting 这玩意,一个spiritual medicine 入鼎的时间不对,都可能导致失败,何况是“渴玄丹”这种对别人来说颇有难度的medicine pill ?   萧晚风,作为一个哗众取宠的工具人,站在那里沏茶刷被动值就好了,没必要动用。

  少年被拒绝之后也只“噢”了一声,默默端着茶退后,然后认真打量着徐少接下来举动。

  别人不觉得徐少会成功。

  但萧晚风真没见过徐少做失败了哪一件事好像。

  他觉得徐少在装,他alchemy level 应该挺不错的,再不济,也有Innate Grade 才敢上场!

  “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手法呢……”

  萧晚风心中暗搓搓的有着好奇,眸含期待。

  pill concocting 开始!   徐少imposing manner 猛然一放,像是剑客拔剑,气吞山河。

  下一秒,萧晚风就见着徐少beckoned ,虚空中出现了一只black 的墨鸡……

  等等?

  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鸡?   “gē gē gē !”

  鸡叫声在灵inside the formation 回荡,萧晚风反应过来后,眼珠子直接嘣了出来。

  “???”

  鸡?!

  徐少summon 出来了一只鸡?

  少年豁然转头,望向徐少面色,试图探出点“sorry ,本少用错灵技了”的尴尬表情。

  然而无。

  他见到的,只有徐少一脸的庄重,以及虔诚。

  “不是我眼睛有问题,是徐少真有毛病!”这一刻萧晚风心态炸了。

  “鸡?!”

  场外见着这一幕的大有人在。

  几乎immediately ,便有人指着那出现在灵阵内的black 墨鸡嗷嗷大叫。

  “这太疯狂了,徐少是放错技能了吗?他叫了一只鸡?”

  “wow hahaha ,鸡!是black 的鸡!Pill Refining Convention 的现场,出现了一只鸡?”

  “我的天,我看到了什么,鸡?一只好像还会叫的鸡?这是徐少的summon 灵技?”

  “大家快看这墨鸡,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和那墨火,是不是有种如出一辙的味道,我猜这是徐少半圣Aristocratic Family 的high level pill concocting 丝噗hahaha ,老子编不下去了!”

  “鸡!哇gā gā gā ,真的是鸡!艹了!”

  “他娘的,绝了。”

  裁判席上,诸多老会长们同一时间失去了表情。

  就像是有大能突然出手,将这十八位德高望重的Old Senior ,以一种莫大伟力,抽干了他们的情绪一样。

  直至沉默半晌后。

  鲁会长咬着后槽牙憋出来的话,才从唇缝中一字一顿蹦了出来:“他!在侮辱炼、丹、术!”

  ka ka ka 。

  饶是其余会长normally 里见惯了winds and waves ,这会儿也不由得拳头攥紧,各自一副怒不可遏的状态。

  在那一方夺目异常的灵阵内。

  老会长们能看到那只不着调的黑鸡,一边仰着脖子咯咯乱叫,一边啪叽啪叽迈着鸡爪,一步一挪鸡屁股,去到了桌子上。

  然后,黑鸡尖嘴一张,叼着一株spiritual medicine ,跃入了pill cauldron 之中,和spiritual medicine 一起化作Spiritual Artifact ,结束了它罪恶的一生。

  但这之后,第二只黑鸡出现,再上木桌,再叼spiritual medicine ,再跃pill cauldron ……

  周而复始。

  往返无终。

  徐少的灵inside the formation ,飞鸡扑火的“high level pill concocting 艺术”在众人眼前呈现。

  那婀娜多姿、体态丰腴、诱人可口的黑鸡,step by step ,踩着老会长们对于Pill Refinement Technique 的最后底线,在完成“践踏”、“摧残”的行为过后,选择自杀。

  “老子疯了!”

  裁判席上鲁会长嘭一下立起,eye socket cracked 。

  他看不下去了。

  若说徐少此前的种种行为能忍,那是因为大家也逐渐适应了Great Family 纨绔的一些可憎举动。

  但这般黑鸡的表现……

  这已经不能算是简单的“侮辱”了!

  不会pill concocting 也就罢了,徐少的做法……

  毫无疑问,他在挑衅东Heaven Realm 整个pill concocting 艺术!

  ……

  “gē gē gē ~”

  黑鸡狂乱的叫着。

  一边叫,一边叼着spiritual medicine 自取灭亡。

  萧晚风疯了。

  他捂着脑袋,一脸瞠目结舌的表情。

  外场的观众也疯了。

  一个个笑出猪叫,拍着大腿左告右述,唤着周遭人等一起见证这必将被载入东Heaven Realm pill concocting 史的惊世一幕。

  禁闭区已经结束first round 比赛的Pill Refinement Master 们也疯了。

  他们一个个扒在栏杆上,不可置信的同时,有着对徐少胆气的崇高敬意。

  半圣传人也不能这么搞啊!   pill concocting 界并不是没有半圣的啊,听说圣宫烬照半圣年轻的时候,脾气就很不好。

  他是很有可能直接出手,隔着两域将这侮辱Pill Refinement Technique 的人,给直接suppress and kill 了的吧!   徐少,怎么敢的呀……

  就像是打哈欠是会传染的一样,当全场数万人的注意力都聚焦到某一点上之时,这个力场即便是隔着灵阵,也会影响到别人。

  Xu Xiaoshou 一侧。

  一名Grade 7 Pill Refinement Master 本还专注在pill concocting 过程之中。

  突然思路被Pill Recipe 中的冲突药性卡住,他subconsciously 的抬眸思索破解方法,结果不小心瞅见了全场数万人癫狂了的模样。

  “怎么回事?”

  “比赛结束了?”

  他惊着顺着众人的方向望去,便瞅见了一侧徐少的灵阵内,那数只黑鸡队伍连滚带爬,叼着spiritual medicine 前仆后继,表演着往pill cauldron 赴死的行动。

  “???”

  当下这Pill Refinement Master 表情呆滞了,他惊为天人。

  “bang! ”

  下一秒,面前一声爆破,他被巨力轰飞,砸在灵阵之上。

  “喔草拟……”

  连spirit essence 防护都来不及反应过来开启,以至于昏迷之前,这名Pill Refinement Master 甚至只能subconsciously 爆一句出口,然后带着无尽迷茫,彻底陷入黑暗。

  徐少,是在pill concocting ?   “pēng pēng pēng ……”

  诸如此类的困惑引发的坏事,数不胜数。

  太多人一个不小心关注到了外场的疯狂动静,继而看到了徐少的pill concocting 过程。

  然后就炸炉了。

  爆破声不绝于耳。

  裁判席上师提脸色都黑了。

  他又发现了徐少身上,一个和Xu Xiaoshou 类似的特征。

  唯一的区别就是……

  Xu Xiaoshou 是炸自己的炉。

  徐少不一样,他炸别人的!   “他娘的,老子憋不住了……”鲁城辉推开了椅子。

  这一刻他甚至不想叫人来,只想只身进场、进灵阵,将这徐少给拎着扔到东Heaven Realm 外,回他娘的那什么Northern Domain 去炼他奶奶的那什么“黑鸡Pill Refinement Technique ”。

  “这太侮辱Pill Refinement Technique 了!”

  方想动身,东菱beckoned ,目中有着惊疑:“且慢。”

  “东菱会长!”鲁城辉愤懑回头,这次他甚至不想要甩锅,只要将徐少拎出去,这锅他背都值。

  放这种人在场,看着就碍眼。

  东菱头都不回,目光灼灼盯着徐少pill concocting :“你没发现,他有点怪异吗?”

  鲁城辉肺都要气炸了:“什么有点怪异?东菱会长你眼瞎了吗!这小子身上,只是‘有点’怪异?”

  东菱终于回眸,瞪了鲁城辉一眼。

  鲁城辉look steadily forward ,直面迎上。

  这时老会长大都也在气头上,支持鲁城辉的大有人在。

  “等等!”师提冷静了下,也意识到了不对,“诸位且看,确实现场是有人被影响到炸炉了,但徐少自己的,好像还没炸?”

  “阿嘞?”

  这一声出,终于老会长们冷静了下来。

  再回眸望去时,也发现了这一个怪异的现象。

  使用黑鸡Pill Refinement Technique 的徐少,截至此时,真未炸炉。

  并且,如若不观黑鸡,只看pill concocting 流程。

  徐少的过程行云流水,没有半分其他选手一样的迟滞。

  相反,这渴玄丹他像是炼制过了无数遍一样,十分娴熟。

  鲁城辉迟疑着回头,有些不确定了起来:“东菱会长的意思是……在座的,有人泄题?”

  所有人startled 。

  东菱一拍脑门,眼一翻白。

  这确实不能怪鲁城辉,at first ,她也是这个反应。

  但是……

  “你仔细看看他pill concocting 的过程,便是有人泄题了,哪个后辈能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做到如此娴熟?”东菱指着徐少。

  所有会长反应了过来。

  确实,Pill Recipe 的最后一版是早上定的。

  但要追溯到前面可以refining into a pill 的版本,也不过只是一两日的时间。

  一两日。

  即便泄题了,谁能做到这般得心应手?

  因为是用黑鸡pill concocting ,老会长们看不出徐少的pill concocting 手法。

  但那恰到好处的spiritual medicine 投放时机,在座的,甚至不能保证全都能做到这么……妙到毫巅!   pill concocting 手法,只是因为“改良火候”、“纠正错误”、“精炼pill concocting 过程”而出现。

  如若pill concocting 过程之中一直无误。

  用不用pill concocting 手法,有什么所谓?   徐少现场所做的,就是这般动作啊!

  “他放弃了pill concocting 手法,仅仅只用恰到好处的spiritual medicine 投放时间,以及掌控火候,就开始了pill concocting ?”有老会长惊疑。

  “这impossible 、这impossible ……”

  鲁城辉摇着头喃喃,越看越觉得不对:   “谁能保证自己的pill concocting 过程没有失误?还有,这徐少也不知道Pill Recipe 吧,就算知道,他怎么对每一株spiritual medicine 的投放时间,都把握得如此之好?”

  “这些Pill Recipe 上甚至没有记载得如此精准,这是不是意味着……”

  他不敢说下去了。

  但师提吞了一口唾沫后,帮着完成了鲁城辉的下半句推测:“他掌握了渴玄丹Pill Recipe 上所有spiritual medicine 的所有药性,这个‘所有’,甚至包括隐藏药性!”

  此言一出,十八位裁判同时头皮发麻。

  这个youngster ,看着不着调,但他好像真的在做着一件很了不得的事情!

  只是。

  这般神乎其神的技术,和他之前的荒诞表现,completely different 啊!   “不可貌相、不可貌相……”有会长惊叹着出声。

  黑鸡……

  不!   徐少投放spiritual medicine 的时间,太精妙,每一株下去,都能让pill cauldron 发生奇妙的良性反应。

  升华!

  创造!   这黑鸡……

  不!   这徐少的pill concocting 过程,只要选择性摒弃掉那些黑鸡,就是艺术!   师提目不转睛望着徐少pill concocting 。

  他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宝藏。

  “不愧是半圣传人,他的家族之中,一定有一位十分厉害的Pill Refinement Master 。”

  “否则,一般人不会有让dísciple 去重视基础medicine ingredient 隐藏特性的想法的。”

  再反观周遭那些个因为注意力不集中,被影响到炸炉后foul-mouthed 退场的Pill Refinement Master 们。

  师提觉得悟了。

  “对待this 黑鸡……呃,别样的pill concocting 艺术,就应该有别样的态度。”

  “就像桑old man 的烬照Pill Refinement Technique 刚出现时那样……”

  “接纳,不失为另一种选择。”

  想到桑老,师提又想到了对方的信。

  宽容,是一种美德。

  大度,是人的修养。

  这一刻,他有了另一番的理解。

  是啊!

  何不给这黑鸡……呃,给这徐少一些时间,看他最后,究竟能炼出来个什么鸡……呸,什么玩意来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