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Loaded with Passive Skills Chapter 79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4 作者: 熬夜吃苹果

  第792章 成丹霞光?紧闭区内的Teacher Xu !

  “受到瞩目,被动值,+6845。”

  “受到惊疑,被动值,+3412。”

  信息栏疯狂弹框。

  暗中修改了灵阵formation mark 的Xu Xiaoshou ,享受着黑鸡Pill Refinement Technique 带来的被动值加成。

  随着时间推移,不止裁判席上的会长们意识到了不对劲,vast crowd 的观众群,同样察觉到了异常。

  “害,你们看那徐少,那黑鸡不得了啊,他竟然还没炸炉!”

  “不对劲啊不对劲……炼Pill Child 子不应该是萧晚风么,怎么萧晚风只负责端茶,挑选spiritual medicine 的工作,给了那只黑鸡去承担,这工作也能抢?”

  “我严重怀疑这鸡有问题!说不定是半圣势力的老牌Pill Refinement Master 所化,应该彻查!”

  “鸡有问题?我看你傻了吧,你见过哪个势力的老牌Pill Refinement Master 们,甘愿付出自己的生命和尊严,就为了幻化成一只只黑鸡,前仆后继去pill cauldron 内赴死?”

  “呃,这倒也是……”

  众口沸议。

  原本等待会长们一声令下,要将徐少拎出灵阵扔了的工作人员们,也纷纷冷静了下来,张大了眼看着现场不可思议的一幕。

  观礼台上,此时亦是有不少Great Influence 的头目站起了身,完全忍不住心头的惊愕,瞠目结舌望着。

  “黑鸡Pill Refinement Technique ……”无数人呢喃。

  这太过分了!   从古至今,就没有人见过这般荒诞的pill concocting 手法。

  也从没有人领略过,如此荒诞的黑鸡Pill Refinement Technique ,能维持pill concocting 过程这么久,还没炸炉。

  “你们看!”

  “徐少桌子上的spiritual medicine 已经不多了,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快要成功了?”

  “天,这才多久?半刻钟不到吧!”

  “看那萧晚风迷醉的表情,我怀疑是药香出来了,他应该不是演戏……可恶,我也想入灵阵,闻闻这即将载入史册的pill concocting 手法出炉的medicine pill 药香。”

  “主要是徐少呐,你们看别人,焦头烂额的,他从始至终就坐在椅子上,甚至连屁股都没有挪过,丹就快成了?”

  “是的,这未免也太轻松?”

  确实灵inside the formation 此时已经焕发出了药香。

  Xu Xiaoshou 依旧还坐在椅子上,他甚至还十分惬意、慵懒的将双脚也架到了桌子上去。

  pill concocting 不用他,全靠黑鸡。

  而萧晚风则在近距离的观摩下,见证了徐少这荒诞滑稽,却又充满了轻松写意的pill concocting 整过程。

  “徐、徐少,丹要成了?”

  过了一会,门外汉萧晚风见着桌子上medicine ingredient 全无,也意识到了什么,trembling with fear 端着茶盏递过去,一边问着,一边还生怕自己发话,会影响到徐少“看似风轻云淡”的状态。

  但徐少回头,pill cauldron 都不用瞅一眼,笑着就和他对话起来了:“是的,快成了,这渴玄丹是有一点难度的,但Pill Recipe 总体来说,确实不错。”

  萧晚风木讷的看着徐少端着茶开始品了起来。

  他脚还架在桌子上,手里还端着茶……

  他根本腾不出空子来操纵火候、使用pill concocting 手法……

  可那黑鸡依旧从虚空中缓缓诞生,不住赴死,pill concocting 流程没有丝毫错误!

  这哪里是有一点难度?   敢情徐少您的风轻云淡不是装的,这pill concocting ,真就对您一点难度都没有是吧?!   萧晚风叹为观止。

  他忍不住回眸望向了别处Pill Refinement Master 。

  此刻大部分Pill Refinement Master 要么还没开始,要么开始到一半被迫炸炉了。

  太多人目瞪口呆瞪着徐少的灵阵,注视着这黑鸡pill concocting 的一幕,像是见证了Divine Vestige 。

  萧晚风回眸望向了左侧。

  徐少左侧的灵阵是最先炸炉的,此刻人已然下场。

  他这么一回眸,就能看见隔着一阵后的郁楚楚毫无巧相,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的盯着自家灵阵里头,那前仆后继的黑鸡。

  目不转睛!

  见萧晚风望来,郁楚楚怔神过后,总算恢复了神智。

  她挑挑眉,递过一个疑问的眼神:“什么情况哇?”

  萧晚风嘴完全合不上,微微摇头,再slightly nodded ,回一个眼色:“我不知道呀,但这事儿落在徐少身上,正常。”

  郁楚楚显然是看不懂萧晚风这么复杂的眼色的。

  她收回了神,咬着下唇,努力从呆滞状态中回复。

  “他说的是真的……”

  想到候场时,徐少那调侃似的对老会长们考核心思的dissection ,这会儿郁楚楚已然明白徐少说的全是正确的。

  她错过了前面几步,等到注意到徐少pill concocting 的时候,对方桌子上的medicine ingredient 已经少了大半了。

  可对照着Pill Recipe ,郁楚楚依旧能从那黑鸡投药入鼎的时机中,学到太多。

  外行看门道,内行看热闹。

  徐少的黑鸡固然搞笑,但其对spiritual medicine 药性、投放时机的把握,简直妙到毫巅。

  “这一张Pill Recipe ……”

  郁楚楚望着手上的jade slip Pill Recipe 。

  实话讲,起初她觉得这Pill Recipe 惊为天人。

  但现下观摩完徐少pill concocting 流程,她觉得便是那黑鸡的pill concocting 过程,都应该要比这jade slip 上Pill Recipe 记载的,更为精准。

  “我一定是疯了……”

  郁楚楚被自己的想法吓到,这可是十八味老会长的心血,竟然比不上一个十品Pill Refinement Master ?

  成熟的Pill Refinement Master ,会在pill concocting 前提前于脑海中预演整一个pill concocting 流程。

  郁楚楚虽说还不曾pill concocting ,但脑海中已然演练过好几遍了。

  此刻她想了阵,毅然决然放弃了自己此前预演的pill concocting 流程,按照徐少pill concocting 的轨迹,摒除黑鸡的存在,用pill concocting 手法代替。

  于是一个更为精妙的pill concocting 程序,出现在了脑海之中。

  “没时间了!”

  郁楚楚意识到时间不多,她必须开始pill concocting 。

  结果刚抓起一株spiritual medicine ,旁侧一道炫目的霞光夺了心神,郁楚楚忍不住转头望去。

  “shua! ”

  七彩琉璃状的宝光,此刻刚好从徐少pill cauldron 上喷薄而出。

  那满溢的霞彩,甚至将灵阵内的徐少、萧晚风二人完全笼罩,仿若置身在了Immortal Realm 。

  而霞光冲天,亦丝毫不曾被灵阵阻挡住。

  那灵阵像是摆设一样,半分锁不住向往自由的seven colors light ,任其冲上了云霄,消逝在了Nine Heavens 之上。

  ”hua! ”

  人群惊变,所有人看得头皮发麻。

  “谁、谁能告诉我,pill concocting 结束,一般都是会喷这种霞光的吗?”

  “我不知道!但这霞光,换在其他地方,说是treasure 诞生的Heaven and Earth natural phenomenon ,我都信呀!”

  “疯疯了……吧,pill concocting ,喷霞光?”

  “这是圣丹不成?”

  “受到猜疑,被动值,+6541。”

  “受到敬畏,被动值,+4218。”

  灵阵内的Xu Xiaoshou 双脚一收,从椅子上立起。

  beckoned ,一个玉质单瓶出现。

  数颗绽放着七彩宝光的medicine pill 从pill cauldron 飞出,在萧晚风朝圣一般的目光注视下,落入了pill bottle 之内。

  “pill concocting 结束。”

  Xu Xiaoshou 一招手关了灵阵:“晚风,走,出去透气!”

  ……

  裁判席失声了。

  十八位现场裁判一生见识过太多的winds and waves ,但愣是不曾见过眼前这一幕。

  哪怕是类似的……

  “为什么?”

  鲁城辉摇着头满是不解:“为什么成丹会有宝光,这渴玄丹仅仅Grade 7 啊,哪怕是炼制成了Top Grade medicine pill ,也不应该出现宝光、natural phenomenon 呀!”

  他holding head ,百思不得其解:“不应该啊,不应该啊……”

  师提也怔神的望着这一幕:“不是他,不是他,那家伙的Pill Refinement Technique ,根本没有这么夸张,但这是什么inheritance Sect ?灵技流Pill Refinement Technique ?summon 流Pill Refinement Technique ?不是!反正也impossible 是烬照lineage !”

  东菱扑闪着困惑的眼,同样一脸震撼。

  前一秒她同样沉浸在成丹为何会有霞光的不解之中。

  下一秒,她就想起了什么,啪一下将阵令抓到了手里。

  “不对呀?”

  “灵阵他怎么还能关得了?我不是设置了由主阵操控么?老岳给的这灵阵,其实是个破烂玩意?”

  “禁闭区!”

  东菱想着,突然站起身来,指着要往外场走的徐少,subconsciously 要喝叱,但话到嘴边改成了sound transmission :“徐少,请往禁闭区走一趟,防止泄题。”

  泄题?

  走在半场的Xu Xiaoshou 脚步一滞。

  他知道自己是最后一拨选手,后面再Supreme 场的了,怎么还会泄题?

  但东菱会长显然脑子不灵光了。

  Xu Xiaoshou 也没有过多纠结,对着东菱nodded 致意后,带着萧晚风摇步去了禁闭区。

  “Divine Vestige !”

  “这是Divine Vestige !”

  “我从没见过这般Pill Refinement Technique ,这就是半圣Aristocratic Family 的底蕴么,summon 一只让我们以为是来搞笑的黑鸡,结果炼制成了有霞光出世的medicine pill 。”

  “是的,待会徐少过来,must 好好讨教一番。”

  “嗯,这可不是巴结,只是单纯的,pill concocting skill 上面的‘讨教’!”

  禁闭区的Pill Refinement Master 翘首以盼,就等着徐少过来,想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但等了好一阵,一个个开始有些抓耳挠腮了。

  “他、他怎么走得,如此之慢?”

  默默不言,翘首等待的少年朱彦,同样在禁闭区摩拳擦掌,等候请教。

  结果见这徐少一步一挪,移动速度比乌龟还慢,偏偏还三步一回头、五步一顾首,pleasantly smiled 同热情的观众们挥手示意……

  当下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应该呀!”

  “他有如此娴熟的pill concocting 手法,应该像我一样,是个沉稳的、苦于钻研之辈才对。”

  “他理那些凡夫俗子作甚?”

  朱彦急得要翻栏杆了,但一瞅旁侧实力高强的bodyguards ,忍下了这份心。

  此时被seven colors light 吓到炸炉的Pill Refinement Master 们已经回到了禁闭区黑着脸等候。

  而徐少二人出了灵阵后,愣是走了trifling 几丈距离。

  裁判席上的东菱会长看不下去了。

  这人在磨蹭啥呀!

  还有啥好磨蹭的?   “回禁闭区!”她sound transmission 中带着怒意了。

  “我回着呀~”

  Xu Xiaoshou 头都不回继续和热情的大家伙们打招呼,像极了老干部中的领导,不为世俗的催促而动。

  东菱肝都气坏了:“那就走快点,within 3 breaths ,给我回到禁闭区!”

  “噢。”

  Xu Xiaoshou 无奈,只能在诸多自认为是留恋、崇拜的目光下,快步走进了禁闭区灵阵区域。

  刷一下。

  信息栏停止了弹框。

  Xu Xiaoshou 瞅了眼收获。

  “被动值:342108。”

  好家伙!   画一波黑鸡赴死、成丹霞光,足足赚了接近快二十万的被动值!   “绘画精通”未免有点太给力了?   这,血赚啊!

  Pill Refining Convention 还有两轮,接下来两轮,再薅一波被动值,有没有可能达成又一次日收百万的成就?

  想到这,Xu Xiaoshou 不由有些懊恼方才pill concocting 结束得太快。

  但转念一思,兴许不快、不异于常人,就赚不到这么多被动值了。

  “不管了,趁着这一波热潮,下次出场,再使命薅它一把!”Xu Xiaoshou 暗下决心。

  ……

  紧闭区。

  就如这名字一般,一众被关了紧闭的Pill Refinement Master 们见徐少进来,立马围了上来。

  “徐少!我是Heavenly Origin City 的侯子尣……”

  “徐少徐少!我是东Spirit World 无阳府的蔡机……”

  “徐少徐少徐少!我是中域俢无界的公孙影,我Gongsun Family 和Northern Domain 颇有来往,早先就耳闻过Northern Domain 太襄徐少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name is not in vain 。”

  一众人等话音一滞,投向那公孙影的目光中,顿时多了敬佩。

  好厉害,这个人竟然认识徐少!   停顿过后,周围又chirp chirp twitter twitter 起来。

  甫一进场,众多flattery 拍上来,Xu Xiaoshou 差点被熏得睁不开眼。

  “好家伙呀……”

  他又涨见识了。

  不是说Pill Refinement Master 都是一群高傲的族群么,这怎的,舔得有点没有下限了?

  Northern Domain 太襄Xu Family 你都认识?

  那你还不得上天呀!

  朱彦在一侧愣是挤不进人群中和徐少认识一番,急得开始小跺脚。

  当此时,只见徐少的下人上前,示意大家退后一些,冷静朝圣。

  而后徐少才摆了摆手,笑着讲话:“本少知道大家想问什么,等下哈,待会儿给你们讲解一番,这渴玄丹真正的考核内幕,give a man a fish 不如授人以渔,今日大家一起论道、论道,haha ……”

  “好!”

  “徐少慷慨!”

  “果然传言徐少是个好人,待人大方,处事成熟,有General 之风,不愧是半圣传人。”

  “徐少快些讲解这渴玄丹的真义,那第一波的‘蓝离冰草’就给我磨死了,真是可恶!”

  “我也是、我也是,但我卡在了Third Step ,那个‘冰凝火液’差点没把我搞疯,冰火怎能交融呢?从1st Step 也借鉴不到什么内容,好奇!”

  众人见徐少有分享之心,完全冷静不下来。

  旁侧仇江止,朱彦,以及其他哪怕是拿了九十分以上的young, talented people ,也是或一脸傲娇不曾开口,或抱胸而立不屑待之……

  但无一例外,纷纷竖耳,等待徐少分享。

  “好说,好说。”

  Xu Xiaoshou happily 推着手。

  这群Pill Refinement Master 们有点可爱。

  完全不像那些无良武夫一般鲁莽,这些人对待Pill Refinement Technique ,真的是秉持着“朝圣”之心的。

  外行人见证了黑鸡pill concocting 的荒诞。

  这些内行人都是各界英才,哪能瞧不出徐少pill concocting 时,那行云流水的写意姿态,究竟代表着什么?   “来。”

  “本少给大家讲解一番。”

  Xu Xiaoshou 也不吝啬,在观摩完禁闭区的formation mark 之后,用灵念轻轻一改。

  ”hua! ”

  “徐少!徐少!”

  “牛批,那霞光我这辈子就没见过……”

  外界的声音突然冲了进来,禁闭区的众人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

  bodyguards 也吓死了,以为灵阵破损了,纷纷把住了剑柄。

  “来来来,大家看过来。”

  这时Xu Xiaoshou 以一种“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的口吻说话,暗蕴天机,暗契气吞山河。

  很快,连护卫的注意力也被牵引了过来。

  “本少同大家讲哈,这1st Step ,蓝离冰草,就用了隐藏特性‘离’这一点……”

  所有人瞪大了眼。

  朱彦眼睛瞬间亮起。

  仅此一句,他就知道今日绝对要赚。

  这徐少,是真的有点东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