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Loaded with Passive Skills Chapter 83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1 作者: 熬夜吃苹果

  第834章 桑叶随行!一封信,请君入场!   “牛批!”

  辛gu gu 望着宣誓加入“小徐帮”的两百余Grandmaster ,再瞅向徐少。

  心头那淘淘敬仰之情,有如三江之水,绵绵不绝。

  太顶了!   Xu Xiaoshou 这脑瓜子,究竟是怎么长的?

  为什么他老是能做到让人肝脑涂地,dash on bravely with no thought of personal safety 的为之拼搏?   而最后,你会再发现,他所付出的,不过就是一点他根本用不上的bauble ……

  “受到钦佩,被动值,+1。”

  Xu Xiaoshou 察觉异动,回望向辛gu gu ,见这家伙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笑问道:“你又学到了什么?”

  辛gu gu :“我学到了真正的shameless ,以及毫无下限。”

  “滚吧你!”Xu Xiaoshou 失笑,给了这货fiercely 一脚。

  辛gu gu 屁股一歪,没有躲过去,镶嵌进了巨石之中。

  很快,两百一十六位Grandmaster ,没有一个人选择退出,纷纷宣誓加入“小徐帮”。

  大家精得很。

  一万积分,只要真想,之后随便杀几个人就付得上了。

  可源石,extremely rare 啊!

  徐少手上目前是只有Fire Element 源石,有太多人用不了,但接下来呢?   依照此前所言,在整个云仑mountain range 所有人都对接下来未知源石的出现,还在last-minute preparation 之时。

  人家徐少,已经有了完整的规划——垄断!   这sword dao 王座率领两百Grandmaster 杀过去,哪怕是榜首的崇渊,也得跪下呀!

  接下来,还怕没有其他系的源石?   待得其他人反应过来,能不能成立一个得以对抗“徐帮”、“小徐帮”的势力,尚是两说。

  就算成立了,挡得住么?

  一旦被徐少先手,夺得了源石。

  凭借这半圣传人的身份,恐怕就算是云仑mountain range 中的其他半圣传人,也不好直接撕破脸,率阵冲杀抢夺吧?   “徐少,我请求源石感悟。”

  萧璟完成宣誓之后,第一个冲了过来。

  Fire Element 源石的好处,他已经有所领教,一万积分对他来说根本不是事,他要的,是cultivation base 方面的快速精进。

  “可以。”

  Xu Xiaoshou 笑着将Fire Element 源石递了过去:“积分本少也不急,说不定你要感悟个二十多天呢!等你觉得够了,再一次性将积分划给本少吧,毕竟,你们最多也都只剩下两次‘被掠夺’机会了。”

  “好。”萧璟感动。

  事实确实如此,他要一次感悟,试炼jade pendant 被掠夺一次的话,那两天后,云仑mountain range 就见不到他silhouette 了。

  旁侧Grandmaster 见到Fire Element 源石immediately 被申请走,纷纷有些着急。

  “徐少,我也是Fire Element ,我可以加积分,申请在Captain 之前感悟!”有人出口。

  萧璟恶fiercely 一眼扫了过去。

  这他娘的,小徐帮的帮众怎么一点眼力见都没有,还敢跟他这个Captain 抢Fire Element 源石?   “我也是Fire Element ,我也请求immediately 感悟,我快breakthrough 阴阳境了,breakthrough 后,肯定能给徐少带来更多帮助。”

  “我也Fire Element ……”

  “我也……”

  一下子,好几十号人涌了上来。

  continent 五域炼Spirit Master 中,Five Elements Attribute 本来就是最多。

  在场Grandmaster ,能从之前源石争斗的第一战场中杀到second battle 场,肯定也是觊觎Fire Element 源石。

  这当中,Fire Attribute 的炼Spirit Master ,当然也属最多。

  Xu Xiaoshou 见到场面一下子变化,有了要大战的趋势,顿时笑了。

  “诸位。”

  他一摆手,所有人都给面子,按下fighting intent ,望了过来。

  Xu Xiaoshou 道:“你们是不是忘了,现在大家并不是敌人,而是战友,这Fire Element 源石,也没规定说,一次只能一个人感悟啊!”

  众人startled 。

  辛gu gu 在后头猛的一拍大腿。

  “他娘的,绝了!”他直接爆粗口。

  是啊。

  谁规定Fire Element 源石,一次只能一个人来感悟了?

  这东西放在中间,只要是个Fire Element 的,sit cross-legged 下,灵念牵引,不就能开始cultivated 吗?   只要不打架,和和气气的。

  此地,就是最佳的Fire Element 炼Spirit Master cultivation treasure land !   而大家都为“小徐帮”帮众了,需要跟此前一样,为了Fire Element 源石的所有权,大打出手吗?

  再打,这源石也是人家徐少的呀!

  众人一下子也反应了过来,突然就有些眼红了。

  按照如此推理的话……

  本来众人以为徐少一天只能用源石赚一万。

  但现在,无限呀!

  只要他手下有一万Fire Element Grandmaster ,一天,就能赚够一亿积分!   “我服了。”萧璟这才反应过来徐少的真正目的。

  “我也服了。”旁侧大伙也想通了这点。

  积分,对徐少这and the others 、这等脑子来说,要赚,还真不是事!

  “都坐吧,只要是个Fire Element 的,都开始cultivation ,萧璟你记一下名字,之后一个个积分累积够了,再一次性转给本少。”Xu Xiaoshou 说道。

  他知晓自己的动机被看破,也不害臊。

  能做出这般举动,自然是有莫大实力为前提的。

  试问,整个云仑mountain range ,能有多少人得以做到,让数百Grandmaster 相安无事,没有芥蒂的坐到一起cultivation ,也不担心半途被人sneak attack 、攻击?   至少目前,仅此一位!   只要他Xu Xiaoshou 一日在,周遭这Formation 一日不破。

  这一枚Fire Element 源石,每天就能给他带来数十万的积分收入。

  而这,仅仅还只是开始……

  Xu Xiaoshou 望着cross-legged cultivation 的Fire Element 炼Spirit Master ,目光远眺,眺向了不知名处,喃喃自语道:“希望快点再出destined person 吧,帮本少寻到更多的道则源石。”

  周遭一些其他attribute 的炼Spirit Master 见到Fire Element 的同伴都开始坐下了,一个个眼馋得很。

  但道则源石毕竟单一attribute ,他们此刻也做不了什么。

  “徐少,他们cultivation ,我们干嘛?”其他人开始问话,站着也是闲着,这不出去搞搞积分,赚取接下来的cultivation 费用?

  Xu Xiaoshou 看出了他们的心思,raised hand ,道:“去吧,但别单打独斗,遇到人一拥而上就行,本少不缺积分,但‘小徐帮’的帮众若是少了一个,本少会很心疼。”

  尽管知晓这是收拢人心的手段。

  但众人hearing this ,还是不由得生出一阵感动。

  当即,其余百多名Grandmaster ,便想结伴出行,开始去收割接下来其他源石的cultivation 费用。

  “等等!”Xu Xiaoshou 见这些人走得匆忙,连忙喊住他们。

  “怎么?”众人回眸。

  Xu Xiaoshou 道:“出去之后,打架之前,有两件事你们需要确证一下,一是问问对手是不是天上第一楼的人,二是问问敌人是否徐帮帮众。”

  众人恍然。

  徐少手底下的人也太多了吧,这是怕surging waters flooded the Dragon King temple 呀!

  “一定。”

  当即众人保证,以一种火热拼搏姿态,在Xu Xiaoshou 解除了Formation 封锁之后,charge ahead 刷积分。

  “tsk tsk ……”

  不远处一阵牙酸的声音传来。

  Xu Xiaoshou 转头,是辛gu gu 揉着屁股在搞事情。

  他said with a smile :“你又怎的了?”

  辛gu gu twitched his lips ,mystifying 道:“可以的呀徐少,三言两语的,又是一帮人帮你去刷积分了,你现在可是Points List 榜三了,估摸着when the time comes 他们的积分一结算,直接甩开榜一十条街。”

  Xu Xiaoshou 挑眉:“十条街?才这么一点?”

  辛gu gu :“……”

  “受到诅咒,被动值,+1。”

  ……

  小徐帮的情况稳定了。

  Fire Element Grandmaster 开始cultivation ,其他Grandmaster 出去赚取积分。

  Xu Xiaoshou 则是在等。

  他在等下一枚道则源石的出现。

  同样,也趁着这点时间,用Fire Element 源石的坐标,勾引更多的小徐帮未来帮众们过来。

  这个时候,其实已经能瞅见Formation 外面围起来了不少人。

  “很好。”

  Xu Xiaoshou 于是提着Black Sword 藏苦,也不打扰手下Grandmaster 们cultivation ,自己慢腾腾走了过去。

  “是时候把Formation 的障眼效果解除,让我的未来帮众们,进来cultivation cultivated ,hehehe ……”

  ……

  云仑mountain range ,南部地区。

  荒野乱石地上,barren 。

  一个面容年轻的白发矮个男子,赤裸双脚,以高于地面约莫一寸的距离,漫无目的飘着。

  “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啊……”Ye Xiaotian 心中很是苦闷。

  是的。

  他是偷渡者。

  封印了cultivation base ,改变了容貌之后,作为Heavenly Mulberry Spirit Palace 的院长大人,他跟内院的子弟没有一起,但确实也进了云仑mountain range 之中。

  所图自然不是试炼,而是其他。

  “桑old man ……”

  手摸胸怀。

  怀中,very quiet 躺着一封带有浅浅炙热气息的信。

  Ye Xiaotian 本是不想蹚这浑水的。

  桑老乃圣奴无袖这件事,at first 他也是真不知道。

  在怀疑之后,也让赵西东前去调查了,后续调查结果出来,也就没有了然后。

  知道又如何?   不知道又如何?

  Heavenly Mulberry Spirit Palace 有自己的立场,桑老不让灵宫众人知晓他的Second Layer 身份,怕的也是拖累自己人。

  Ye Xiaotian 本以为,他放下,顺带着放开了桑老,也就无事了。

  可事情,却完全没有顺着他的预料方向去发展。

  八宫里一役,桑七叶中了圣神殿堂爱苍生一箭,入魔被俘,Xu Xiaoshou 报复式的加入了圣奴……

  这些,Ye Xiaotian powerless 。

  他根本也没法去阻止。

  就算能,也不想阻止。

  人各有志,劳燕分飞。

  大道朝天,各走一边。

  桑老既然选择了圣奴,那就意味着,彻底跟Heavenly Mulberry Spirit Palace 断开联系了。

  八宫里那会,别人观不到,Ye Xiaotian 用空间画面见证了桑老被俘的全程。

  可以说。

  如若他Ye Xiaotian 想,哪怕桑老入魔,一个Spatial Teleportation ,他也能将之救回。

  但无用。

  救回来,又如何呢?

  爱苍生的一箭,别说是他王座realm 的Ye Xiaotian 了,连太虚的桑老都回天乏术。

  救了人,接下来呢,看着桑老死?

  不救!

  Ye Xiaotian 选择和过往“彻底断绝”联系。

  这次前往East Heavenly King 城,护送内院子弟征战云仑mountain range ,本也就只这一小事。

  奈何,临别之时,昔日内院dísciple ,如今圣奴子弟兵的洛雷雷,送来了一封信。

  一封带着浅浅烬照气息的密封之信。

  只给他Ye Xiaotian 一人看。

  也唯有他能解封。

  “彻底断绝……”

  Ye Xiaotian 想着自己此前决断,挣扎了整整三天时间,而后选择了解开封漆,查看一眼。

  再后,他便后悔了。

  如若不解开那封信,这个时间点,他已经回到了Heavenly Mulberry Spirit Palace ,继续偏居于他那unremarkable 的一角灵宫,做个大势之下的局外人。

  可解开了信,Ye Xiaotian 也就来到了此。

  “祸害啊……”

  气骂一声。

  Ye Xiaotian 手从怀中信封之上拿开,摇摇头,目光一眺,眸底深处转动两轮隐晦难察的繁复formation diagram ,目中画面,也已经成了另外world 。

  外人窥探不到。

  但他这时所看到的world ,已经是远在遥遥无边外的Heavenly Mulberry Spirit Palace 了。

  “怎么样了?”Ye Xiaotian 问道。

  耳畔,很快传来了灵事阁Great Elder 乔迁之凝重的声音:   “Ye Xiaotian !你真想好了?”

  “辞呈我已经帮你写好递上去了,流程没有问题,估摸着等圣神殿堂审核完,院长一职,这两天就会易主。”

  “老肖那边,我也帮你劝了,他愿意接任新院长,只是……”

  乔迁之的言语之中满是担忧:“只是,你真愿意接桑old man 那个烂摊子?当初我们从圣宫出来,可就已经说了,再不过问世事,他背叛了我们,你也要步他后尘?”

  Ye Xiaotian 脚步如常,继续漂浮。

  便连云境world 这等玄奇divine object ,也没能窥探到他这个Space Attribute 的道境王座,在云仑mountain range 中和外界沟通的这般小手脚。

  乔迁之的话,没有让Ye Xiaotian 起半分波动。

  他嘴唇不动,声音就传了过去:“毕竟也思考了三天时间,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没必要劝我了。”

  乔迁之叹息道:“最多两天,辞呈必帮你催下来,接下来你所要做之事,和Heavenly Mulberry Spirit Palace ,毫无半分关系。”

  他说着,语气愈发激动:“但这两天之内,你给我乖乖藏好了,要是敢连累到灵宫的little fellow 们,我拼死,也要把你给剁了喂鹅!”

  “放心。”Ye Xiaotian 莞尔。

  顿了一下,他嘱咐道:“老肖那边,你也跟他说一声,顾家三brother 来找我聊过了,他们没有问题,老肖那女disciple ,放心让她走吧,前程似锦。”

  乔迁之还是有着怒气,嗤息道:“前程似锦?就怕也要被卷入到是非之中,抽不得身!”

  Ye Xiaotian 不语,没有回应。

  再沉顿一下,他再转移话题:“你呢,Heavenly Mystery Technique 的研究,那最后一关breakthrough 了没?”

  “什么Heavenly Mystery Technique !”乔迁之怒骂道:“Ye Xiaotian 你给我记住了,两天后,你就不是Heavenly Mulberry Spirit Palace 的人了,在外面给我守口如瓶好吧!我那不叫研究Heavenly Mystery Technique ,我只是针对天机傀儡,分析了数十年而已!”

  而已?

  Ye Xiaotian twitched his lips ,心道你这不是研究道穹苍的Heavenly Mystery Technique ,还能是啥?   若非如此,你个糟old fogey ,也不至于这么多年,心心念念的灵阵一道,还杵在出圣宫时候的水平。

  “放心,我不会说漏嘴的。”

  Ye Xiaotian 继续往前漂浮,一遇到人,他的身形teleportation 到several hundred li 外的另一山头,而后继续往前漂。

  “所以,你成功了吗?”

  对面一阵沉寂。

  隔了好久,乔迁之才长叹一声,说道:“你东西过来,我也就成了,但是,this time 只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你我之间,毫无瓜葛!”

  Ye Xiaotian 微笑:“那是自然。”

  眼睛一眨。

  画面消失不见。

  那几近隔了东Heaven Realm 半界之地的sound transmission ,失去了空间力量的维系,乔迁之也impossible 再传得来话。

  “Xu Xiaoshou ……”

  Ye Xiaotian 唉叹一声,掏出怀中信封,最后一次摊开。

  其上字不多,歪歪扭扭的,就那么几行。

  “黑夜将至,曙光未临。”

  “既于大势,谈何超脱?”

  “我之圣奴,你之空间。”

  “烬照不死,Dao Severing 不成。”

  “云仑mountain range ,圣源晶石。”

  像蛇一般扭曲的字眼,丑得不成人样,Ye Xiaotian 也就依照昔日关系,勉强读懂。

  “我Dao Severing ,还要你送死?”

  “呵。”

  Ye Xiaotian 冷笑,摇着头,翻着白眼,再上下仔仔细细、一字一停瞅了几遍,嗤鼻道:“附庸风雅!”

  而后。

  他才望向最后一行。

  那一行藏在角落之中的,真正能让人看得懂的话语。

  “我那傻disciple ,就拜托你了——桑七叶。”

  第一百二十六次掏出信纸。

  这一回,Ye Xiaotian 忍了忍,终于下定了决心,将之高举。

  “嗤~”

  早该在数日前便粉碎的信纸,在Power of Space 的切割下,化作powder ,最后飞扬入了一道细密的space crack 之中。

  一切烬照痕迹,消逝于无人问津的空间碎流。

  Ye Xiaotian 仰头望天,一脸暮色。

  “桑old man ,以前怎的没发现你有这么重的心机呢?”

  “人都死了这么久,这信,又是什么时候写下来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