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Looking For Immortal Dao Alone Chapter 249

  第249章 倒霉的水鹿与对红手的探索

  red 之炁出现的刹那,昏迷中的水鹿似乎受到了影响,猛然睁开眼睛,发出一声惨叫。

  它再次挣扎着站起,像是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被红手影响了?”

  Lu Zhen 睁开双眼,red 之炁从体表消失。

  他的左手向前一挥,身前的水鹿便在一股柔力之下滚动到了two zhang 之外。

  水鹿虚弱地挣扎了片刻,哀鸣几声,又陷入了昏迷。

  只是这时在昏迷之后,水鹿的身躯还在不断的抽搐,显然,还是在承受巨大的痛苦。

  红手能够无形中影响他人的身体,在碧游村之时,Lu Zhen 就从那个“曲彤”身上感受过红手的这种特性。

  水鹿应该是在他觉醒红手时,被失控的红手所影响。

  Lu Zhen 的双眼已经变成crimson ,身体表面也隐隐可见失控的红炁冒出。

  他不敢靠近水鹿,担心自己再次影响到水鹿的健康状态,只是感知到水鹿体内的炁并没有消散,也即没有mortal danger ,便让其躺在原地休息。

  这家伙够倒霉的……

  Lu Zhen 的眼神有些怜悯。

  之所以没有把水鹿丢开,是担心他自身在觉醒红手时,这家伙被周边的食肉动物趁机吃了。

  只是didn’t expect 红炁在觉醒后会失控。

  好在这家伙命虽然不好,但是够硬……

  “这就是红手?”

  Lu Zhen 低头looked towards 自己的right hand ,不再关注水鹿。

  red 之炁从全身向他的右臂汇集,如同火焰一般熊熊燃起。

  麻木的right hand 迅速恢复知觉。

  片刻之后,他的right hand 已经没有多少大碍,而给他不适感的内脏也完全恢复了正常。

  “really strong 大的红手……”

  Lu Zhen 的right hand 握了握拳,由衷地发出感叹。

  身体的某个限制被breakthrough ,他的身躯瞬间变得更轻松无比,意识中顿时产生了可以控制自身的身体做出细微变化的观念。

  无论是内脏所受到的损伤,还是右臂的麻木,在红手能够在微观的程度上,作用于他的肉体组织的情况下,都能够得到迅速的治愈。

  不过,Lu Zhen 对于自己红手的觉醒过程仍然存在疑问。

  之前在他进入第三劫的时候,他感知到自己的躯体正在发生某种变化,使他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力大为增强,正是Bright Soul Technique 的红手即将觉醒的标志。

  可是尽管已经经历过红手觉醒的过程,Lu Zhen 却依然糊里糊涂,不知道自己为何能够觉醒红手。

  从七魄入手,提升自己对肉体的控制能力,再以蓝手控制自己的思维,刺激自身的意识,间接地刺激自己的身体,的确是如他设想的那般,使得自身的红手觉醒。

  但是为何只有Lu Family 人能够在刺激之下觉醒红手?

  假如他不是Lu Family 人,那么不管以什么方式刺激,最多增强一些对身体的控制力,绝impossible 达到八奇技之一的双全手这种层次的在围观上对肉体的操控。

  纵观异人界诸多的异能与cultivation technique ,没有一种在cultivation 到Great Accomplishment 之后,能够对躯体的控制达到这个层次。

  去除一些过于离奇的想法,包括Lu Zhen 在内的Lu Family 人之所以能够觉醒Bright Soul Technique 的红手定然与自己的bloodline 有关。

  或许当年端木瑛正是以双全手在Lu Family 的bloodline 中留下了种子,甚至于改造了下一代的基因,才令Lu Family 具备了觉醒双全手的潜能。

  当然,这是Lu Zhen 根据自己模糊的记忆而做出的猜测。

  如果猜测为真,之前他在觉醒红手时,以及红手觉醒之后的现在都没有觉察到身体的异样,可以猜测端木瑛的双全手的cultivation base 定然远在此时的Lu Zhen 之上。

  或许只有当他继续深入挖掘双全手的潜力,使得双全手的觉醒程度更深之后,他才能发现自己bloodline 是否被动过手脚。

  red 之炁出现在手掌之中,Lu Zhen 知道自己的双全手虽然已经觉醒,但是并未完全觉醒。

  他的觉醒过程与他印象中的Lu Liang 的觉醒方式与过程完全不同。

  在他模糊的记忆中,Lu Liang 觉醒红手的规程应该是在绝望、憎恨等一些负面情绪的刺激下,才完成了这一过程。

  而他没有什么情绪刺激,完全凭自身的Cultivation ,自然而然地觉醒红手,这便导致他的觉醒似乎有些缺陷。

  Lu Zhen 并不感到失望。

  既然避免了Lu Liang 那种觉醒所带来的负面作用,那么理应承受一些缺陷。

  red 之炁消失,拘灵遣将的黑炁出现在Lu Zhen 的手掌之中。

  肺部一阵清凉,好像有一阵风从肺部之内升起,七魄再次被抽到Lu Zhen 的掌心之中。

  以拘灵遣将控制的Spirit Physique 都只有三魂,他原本不大确定拘灵遣将能否影响,甚至控制七魄。

  觉醒红手,进行尝试之后,他才确定拘灵遣将能够控制七魄。

  不愧为八奇技之一……

  每一门奇技都代表了一条羽化的捷径……

  进一步探索开发之后都有无穷的潜力。

  现在,对于拘灵遣将,Lu Zhen 的探索远远达不到高profound 的层次。

  虽然他对Bright Soul Technique 的蓝手的了解较为透彻,但是对刚觉醒的红手的理解,所以对于Bright Soul Technique 的探索也不能算是深刻。

  手上的七魄开始分裂,分成七个重叠的illusory shadow 。

  与之前一样,每个illusory shadow 各有不同的神态。

  想要进一步分开七魄,Lu Zhen 却无法做到。

  Lu Zhen 有种直觉,只有在制魄一道上的cultivation base 更深厚,他的红手的觉醒程度才会进一步加深。

  七魄一离体,三魂顿感恍惚,产生了不稳的趋势。

  Lu Zhen 的right hand 向腹部一按,七魄顿时回归肺部。

  七魄入体,Lu Zhen 顿时感受到了生命的厚重之感。

  spat out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Lu Zhen 已经知道自己Bright Soul Technique 下一步的开发方向。

  首先便是通过拘灵遣将摸索魂魄之道,以求进一步觉醒Bright Soul Technique 得红手。

  在拘魂制魄一道上,他的Cultivation 尚浅。

  再则是摸索Bright Soul Technique 的运用,向端木瑛的层次迈进。

  可以说,现在的他在双全手上的Cultivation 不仅不如端木瑛,应该也远不如曲彤。

  想起在碧游村上曲彤以Bright Soul Technique 展现出来的层次,他自己现在肯定做不到。

  而且那个状态的曲彤应该还有所隐瞒,未必展现出了她在Bright Soul Technique 的真正的cultivation base 。

  自己觉醒红手之后,Lu Zhen 愈加感觉到双全手的terrifying 。

  如今,他有些明白他在碧游村所杀的的人明明是曲彤的样貌,也会双全手,却又why not 是曲彤本人。

  如果进一步开发双全手,在意识操控与对身体的控制都达到他所设想的层次,那么借住他人的躯体再造一个“Lu Zhen ”也未必做不到。

  当然,他现在离这个层析还有些距离。

  Lu Zhen 现在对曲彤更为忌惮。

  只论双全手的话,不知是以何种方式觉醒的曲彤或许already not in 端木瑛之下。

  不过,话又说回来,在Bright Soul Technique 上他是不如曲彤,但若是生死相博的话,他有自信,死的一定会是曲彤,除非曲彤通过修身炉,达成她自身的目的……

  虽然Lu Zhen 感觉到觉醒有些不尽意,似乎只完成了一半,但是Lu Zhen 还是非常满意。

  就算以红手如今得觉醒层次,除非瞬间杀了他,或者彻底使他的炁陷入混乱,否则已经极难杀死他……

  “试试现在的恢复能力……”

  Lu Zhen 有些期待的looked towards 自己的right hand ,以左手食指的指甲在小臂上一划,一道半指长的猩红的伤口立即出现。

  鲜血当即流出。

  在Lu Zhen 的意念之下,红手的红炁出现,从伤口处像火焰一样冒出。

  流着鲜血的伤口立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痛感消失,皮肤外表在眨眼之间便恢复了原样,连一点伤痕都不留,仿佛刚才所见都是幻觉。

  不过流下的鲜血还是留在了他的手臂上,缓缓地滴落到地上。

  这种恢复能力并不是万能,还是有其限制所在。

  如果受伤太重,流血过多,那么即使他以Bright Soul Technique 恢复了伤势,还是会损伤气血。

  但是他的肾炁一直在continuously 地生发精气,足以弥补他损失的气血,所以这点对他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如果换做他人,在重伤的情形下,凭借Bright Soul Technique 红手的能力虽然可以使得气血生发,弥补损失的气血,但是终究也要消耗人体的精力或者本源之炁,毕竟人体的气血与精力都impossible 无端生出。

  如果觉醒Bright Soul Technique 得红手之人,精力有限的话,impossible 做到无限地恢复伤势以及损失的气血。

  这点算是Bright Soul Technique 的一个限制。

  擦掉手臂上的鲜血,Lu Zhen 以Bright Soul Technique 的蓝手隔绝了自己对痛感的感受。

  他面无表情地握住自己左手的食指。

  skeleton 摩擦的清脆声响传出,食指便非正常的扭曲向后,然后软绵绵地垂下,看样子是骨折了。

  red 之炁从meridian 中涌出,包裹住住了他的食指。

  不到十秒钟的时间,这跟食指便已经恢复如初。

  Lu Zhen 活动了一下自己的食指,发现运动如常,没有任何不适。

  他感觉到,现今的红炁不仅能做到使得自身的骨折迅速复原,甚至于就算他斩下这跟手指,他也能理应红手再次生长出一根手指。

  不过这应该也是他目前所能做到的极限。

  他如今还做不到像曲彤,或者印象中的Lu Liang 一样,使得四肢再生。

  七魄控制躯体,可是在他的意念发出相应的命令之后,他感觉到自己通过七魄控制的身体还是与他的意念有所隔阂,并不能完全按照他的意念行事。

  正如之前所想,这应该就是他在制魄一道上的cultivation base 够的缘故。

  有时间也该多看一看医书,了解人体构造,应该对红手恢复身体伤势有所帮助……

  觉醒Bright Soul Technique 的红手能够有力地助他恢复伤势是一个方面,而另一个方面则在于他对自身躯体的控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

  “Eagle Claw Art ……”

  他right hand 成抓,从身躯的脊背之上,到肩膀,再到胳膊、小臂、手指……每一块skeleton 与肌肉都融入了这一抓。

  动作行云流水,顺畅自然,真如一只苍鹰现身此处,隐隐的啸声似鹰鸣一般刺耳。

  右爪幻化成残影,在他身旁的树干上一闪而过,便像利器一样,将小半边的树干抓去。

  “比那老者强还要上不少……”

  Lu Zhen 有些诧异地扔掉手中抓下的树干,looked towards 自己的手指。

  Eagle Claw Art 是他在秦岭之中杀了那个鹰爪门的重瞳老者之后,从其记忆中所学会得cultivation technique 。

  之前虽然有所cultivation ,但是并不重视,反而更为注重从老者身上学到的“沾衣号脉”等strength emission skill 。

  不重视鹰抓功只是因为这东西对于他而言可有可无,作为一种技巧对于他也没有太大的帮助。

  与人交手之时,他随手一拳或者一掌,比起这鹰抓还要管用。

  但是在他的对自己的身体的控制力增强之后,再次使用这鹰抓功,所造成的威势比起他自己想的还要强上不少。

  能够抓出鹰鸣一般的啸声,已经是老者记忆中鹰抓功Great Accomplishment 的体现。

  在老者的记忆中,他们Sect 加上Sect Founding Ancestor 也少有人能够达到this realm ,而老者自身距离this realm 也差之甚远。

  可是Lu Zhen 却在老者的基础之上,一举就达到了this realm 。

  这就是对身体的控制增强之后所带来的益处。

  只论拳脚功夫,他也在迅速接近黄宁儿与那如虎and the others 所处的层次……

  时间匆匆而过。

  到了下午十分,Lu Zhen 才完全调整好心态,也适应了自己现今的身体状态,勉强能够控制住红炁。

  看了眼躺在他two zhang 外,还是处于昏迷状态的水鹿,Lu Zhen 起身,向水鹿走去。

  奄奄一息的水鹿的嘴角还带着鲜血,应该是在他的红炁失控中,造成的内伤。

  这家伙原本就只剩下一口气了,现在更惨,连这口气也快没了。

  Lu Zhen 伸手按在水鹿的心脏部位,再次为水鹿稳定体内紊乱的炁。

  这次水鹿不仅是炁紊乱,浑身的气血也陷入了紊乱,加上heartbeat 忽快忽慢,肌肉还在不停的抽动,Lu Zhen 猜测是内分泌出了问题。

  红手的恐怖就在这里。

  无形之中影响生物的内分泌,让人死于无形之中。

  稍微犹豫,红炁从Lu Zhen 手中涌出。

  对于水鹿的这个状态,只有Bright Soul Technique 的红炁能够控制,但是Lu Zhen 并不确定自己贸然用不熟练地红炁去操控水鹿的身体状态,会不会失手使水鹿“意外”身死……

  他的手正要按下,忽然兜里的手机响起。

  “终于来了吗?”

  红炁暂时散去,Lu Zhen 拿出手机。

  这个时候联系他的只有西南的郝意了。

  而他把手机放在身上,为的也正是这个电话……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