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Looking For Immortal Dao Alone Chapter 251

  第251章 我有一法,谁能一观?

  郝意捏了捏眉心:“他们又在闹什么事?”

  自从那帮南亚人到了西南以后,就没安生过多长时间,不是抱怨说饭菜不合不合他们习俗,就是抱怨某处没有照顾他们的宗教信仰,弄得郝意烦不胜烦。

  好在南亚人不会在这里待不长,马上机会被打发走,郝意才没有发作,一直忍耐了下来。

  现在一听到南亚人又在闹腾,郝意没有感到一点奇怪,只是感到有点疲惫。

  南亚人怎么着也算是国际友人,而且来人expert 众多,说实话,要是闹起来,以西南这点人手,加上一路监督南亚人南下的毕游龙几人也应付不了南亚人。

  哪都通的员工指向门外,连忙说道:“郝叔,那些南亚人想要和我们公司的人论法!”

  “论法?”郝意一愣,“怎么个论法?”

  “他们说是对我们的technique of cultivation 感兴趣,想要和我们切磋。”哪都通员工的神色变得更为愤怒,“我们原先都像郝叔说的一样,并不想闹出什么乱子,也不想在这个关头和他们做什么切磋,可是他们把公司的门堵了!”

  “他们还放下话来,要是我们不能胜过他们,也找不到人胜过他们,那么他们就一直堵在门前,不让我们出门。”

  “好大的口气!”郝意一拍桌子,冷笑着起身,“那个乔哈里Master 下场了吗?”

  “没有,现在下场的只是他们的Disciple 级的人物。”

  “球儿呢?”

  “球儿已经过去了,但是……球儿不一定能赢,那几个家伙自信满满,看起来ability 不低。”

  “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郝意拿起水杯,向嘴里灌了口水,匆匆走向门外,“既然都来了,你再受累,去通知一下毕董……万一要是动起手来,这责任我可不担。”

  说完这话,脸色沉重的郝意已经走出了办公室。

  这事往小了说,不过是南亚cultivator seeing others do what one loves to do, one is inspired to try it again ,想要与西南分区的人切磋。

  但是网大了就说,就是对方所说的“论法”。

  这个说法实在歹毒,简直就是将西南大区放在火上烤。

  “论法”论到最后,定然有个高低,公司赢了还好,但要是输了,消息一旦传出去,不止西南这边,恐怕整个公司都会颜面扫地。

  而且,不用别人说,要是在南亚人手上吃了亏,他郝意也没脸出门了。

  “这些南亚人就喜欢找麻烦……”

  他步履匆匆地走到公司的大门前,看到五六名员工已经围拢在大门前,而王震球已经下场,正在与人切磋。

  对手是一个留着短发,身形高瘦的南亚人。

  对方的异能与土相关,出手之间,地面炸裂,钻出众多凝聚而出的尖刺。

  看起来与地行仙有些相似,但是又有不同。

  这人的异能也能影响地面,但是还多了一种制造尖刺的能力。

  那尖刺上反射着金属光泽,显然仅用地面的泥土impossible 凝聚出这个东西。

  而王震球已经动用了Divine Spark 面具,且隐隐处于上风,看起来颇为轻松。

  两人的destructive power 巨大,片刻时间,就将大门周围的several feet 毁坏得不成样子。

  好在西南分部选址的时候就考虑过这些原因,故而才把分部位置选在郊区。

  所以两人的交手动静尽管不小,但是也不会惊动到ordinary person 。

  看到郝意走来,围观的员工给郝意让出一条道。

  郝意走到最前方,视线扫过对面站着的四五人,又looked towards 脸上似覆盖着厚脸面具,灵动如同猴子的王震球。

  “不是说论法么?怎么就打起来了?”郝意皱眉。

  站在他身边得一个员工说道:“对方称实战最能体现自身的technique of cultivation ,球儿也没惯着他,就打起来了。”

  就在这时,王震球忽然爆发,一棍子扫碎地上的尖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向对面的南亚人。

  在突然爆发之下,他的速度爆发了一大截,对方躲无可躲的情形下,只能以双臂硬接王震球一棍。

  巨大的力量之下,南亚youngster 向后划出一米之远,才卸掉手臂上传来的巨力。

  郝意身后的哪都通员工一齐叫好。

  对方不是王震球的对手,看样子,最多十几招,王震球就能把对方打得找不着北。

  但是郝意心中却没有那么乐观。

  他甚深知动用了Divine Spark 面具的王震球已经是全力出手,应该也是考虑到了公司的面子问题,想要do it quickly 。

  现今看起来王震球占据上风,其实已经是超出了王震球自身的预料。

  加之对方还有几个expert 在围观,没有下场,而西南这边在年青一代却只有王震球一人撑场面……

  南亚youngster 将抖动不止的双手放下,双眼炯炯地looked towards 对面的王震球:“你是我见过最强的同辈人之一……你的technique of cultivation 就是这里独具特色的Cultivation 方法之一吗?很有趣,在南亚我从来没有见过类似的Cultivation 方法。”

  通过Magical Artifact 转述,他的声音虽然有点诡异,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听懂他的意思。

  “伱也不弱,但是在这里却算不了什么,据我所知,很多人都能收拾你。”王震球挥舞着棍子,laughed 道,“别怪我没提醒你,在这里比我强的不少。”

  “是么?”南亚youngster laughed ,对王震球的话明显并不相信,“老一辈能胜过我的不少,但是youngster ,我不认为你们能有几人可以和我交手。”

  他扫视了一眼围观的哪都通众人:“自从我入境以来,见到的cultivator 中,同属youngster 的,我没见过比你强大的。”

  “而到了你们这里,我发现情况也是一样,别怪我诚实……如果这里的cultivator 都是这样的水平,我会为自己的北行感到失望。”

  “你会为你的盲目自大后悔。”王震球轻笑一声,颇有一些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的意味。

  他像猴子似的挠了挠下巴,right hand 一挥,身体骤然前冲,手中附上瑰丽的五彩之炁的棍子再次扫向南亚youngster 。

  ……

  gloomy face 的毕游龙走到郝意身侧,正听到南亚youngster 所说的最后一句话,当即said with a sneer :“好大的口气,当真以为来了几人就可以在这里横行?”

  “南亚人是有备而来,这所谓的论法恐怕也不是心血来潮的随意行事。”郝意皱眉说道,“我看他们的北上之前,应该就定好了目的。”

  “目的?除了Lu Zhen ,他们还有其他目的吗?”毕游龙coldly said ,“难道还想顺便打压一下我公司的威势?”

  “看他们行事,这个probability 也有。”郝意分析道,“他们在西北丢了大脸,说不定就是想瞬时打压我们,再杀了Lu Zhen ,把面子和里子都找回去。”

  “而且,那个罗伯特见过赵董以后,直接南下见南亚人,双方肯定形成了某种默契。”

  毕游龙向侧面的一栋建筑上的某个窗户撇了一眼,very ruthless 道:“他们最好别想太多,否则能不能走出国境,顺利回国就没有人知道了……”

  “还是毕董您硬!”郝意转身,laughed 地向毕游龙竖起一根大拇指,“在董事会里,要说谁的手段最硬,谁都比不上您!”

  毕游龙看着王震球与对手的交手,神情remain unmoved :“南亚人还没到齐吗?”

  “只来了一个乔哈里,其他人应该到了西南,只是没有现身。”

  “Lu Zhen 那边联系上了吗?”

  “已经联系上了。”郝意立即说道,“他会在约定的时间赶来公司。”

  毕游龙nodded :“那就好,还有Tang Sect 那边,尽快调查处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要分出胜负了。”

  “球儿要赢了。”郝意也looked towards 交战双方。

  ……

  “你的人好像不是对方的对手。”

  拿着咖啡的罗伯特站在窗前,饶有兴致地俯视着公司大门处王震球两人交手的场景。

  “这是你收的最小的Disciple ?Cultivation 好像不怎么样……这个东方youngster 倒是厉害,我这个ordinary person 也能看出你的Disciple 快输了。”

  sit cross-legged 在床上的乔哈里没有说话。

  罗伯特也没有在意,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地说道:“你们属于南亚,和东亚这里相似的地方不少,都痴迷于Cultivation ,痴迷于通过某种方式,让自己的Life Level 得到提高。”

  “而且你们双方都习惯于用苦修的方式来折磨自己的意志和身体……呵,多年cultivation ,也比不上我贝希摩斯的一点点药剂,这么看起来,你们真是够可怜的。”

  乔哈里淡淡说道:“不经磨砺,生命怎得解脱?你们的人一身力量得来的那么简单,丝毫不经苦修,怎么来的资格见神呢?凡人总是需要以苦修证明自身的对神的虔诚。”

  罗伯特回头looked towards 乔哈里,问了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神是omnipotent 的吗?”

  “自然,无论你们所称的上帝,还是我们所称的湿婆,均是omnipotent 。”乔哈里slightly nodded 。

  “既然神是omnipotent ,那祂定然早在创造Heaven and Earth 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那些人得救,哪些人会被丢入地狱。”罗伯特晃了晃手里的咖啡,“凡是得救者,就算不进行所谓的苦修,也能得救,而凡是注定被上帝遗弃者,就算是苦修一辈子,最终也得不到拯救。”

  乔哈里睁开双眼:“那么,如何判定一个人是否会得救?”

  “凡是被上帝选中者,自然会有征兆。”罗伯特的right hand 食指举起,“而我们通常认为,这个征兆就是成功。”

  “上帝的选民绝对不会是一身低声下气,活在垃圾堆里的懦弱者。”

  他的双眼爆发出混杂野心的自信的光彩:“无论是在政治、经济、科学上,还是在体育上,凡是有伟Great Accomplishment 就的extraordinary and refined 者,皆是上帝的选民,因为只要上帝才能创造出如此优秀的个体……”

  “所以我们渴望成功,渴望证明自己的价值,渴望证明自己是上帝非凡的造物,从古至今都是这样。”

  说道这里,他slightly paused ,said with a smile :“正是在这个信念的刺激下,我们西方才能用自己脚踏遍world 每一片陌生的土地,创造出非凡的文明,并且将继续引导人类文明的发展方向!”

  乔哈里沉默稍许,才说道:“heretic 的成功也是获救的征兆?”

  罗伯特摇头:“当然不是,上帝只拯救自身的信徒,但是不管是heretic 的一生,还是信仰上Emperor 的一生,都早已被上帝注定。”

  他夸张地摊开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都在上帝的掌握中,所以我从来不关心heretic 。”

  乔哈里叹息一声:“成功便是被拯救的征兆,神不关心成功之下的罪恶么?”

  “who 能瞒过上帝呢?”罗伯特虔诚道,“上帝omnipotent ,无所不知。”

  “我信仰之湿婆与你虽说之上帝不同。”乔哈里缓缓起身,“我们相信生来痛苦,凡世遍布罪恶,遍布荆棘,故而我们毕生所追求的便是从物质world 解脱,脱离Life and Death Reincarnation Cycle 的束缚。”

  “解脱之道有三,一为知识之道,即对物质和精神进行苦思冥想的哲学探讨,从而达到梵我唯一,neither born nor dying 的realm 。”

  罗伯特looked thoughtful 道:“我听说,科拉纳Master 就是以追求知识与智慧为毕生之道。”

  “不错,这是科拉纳之道。”乔哈里一步迈出,已经到了窗户前。

  “解脱之道,第二乃是行为之道,即严格地按照达摩的规定履行义务,但又不能对行为的结果抱有指望,因为行为本身就是目的。”

  “若对行为有得到报偿的欲望,则无法求得解脱。只有wholeheartedly 地奉献,神才会使人得到解脱。”

  他向下看了一眼在王震球手下即将战败的南亚youngster ,继续说道:“三是虔诚之道,即虔诚地对神赞颂礼拜,诚心供奉,此为最容易得到的解脱之道。”

  “这便是我之道。”

  他的右脚抬起,再落下时,已经消失在原地。

  ……

  第二次出手,王震球与南亚人的交手更快,强度更为剧烈。

  在王震球即将取胜之时,郝意与毕游龙的双眼都放在了对面站着的南亚人身上,已经做好阻止南亚人插手的准备。

  场上,没有任何意外发生,王震球一棍子将南亚youngster 打得吐血倒回,身形迅疾追上,又是一棍子砸向南亚人的肩膀。

  见王震球胜利在握,围观的哪都通员工都有些兴奋。

  郝意与毕游龙看着砸下的棍子也sighed in relief 。

  这个时候,还没有人插手,事情应该稳了。

  两人心中刚出现这个念头,忽然神色一变……

  乔哈里仿佛appear out of thin air 一样,毫无征兆地出现在王震球的棍子之下。

  他right hand 一拂,鼓胀的衣袖撞击在王震球的棍子上,生生地将王震球震得向后退去。

  冲出的郝意一把接住王震球,与王震球同时后退了两meter away ,才稳住了身形。

  “乔哈里,你要做什么?”郝意脸色难看地shouted 。

  不是对手……王震球擦掉嘴角的鲜血,戒备地looked towards 乔哈里。

  刚才自己手中的棍子与对方的衣袖撞在一起,上面的劲力便如clay ox entering the sea ,瞬间即消失无踪,使他没有一点反抗之力地被震退,还顺道伤了他的内脏……

  这种cultivation base ,他远不是对手。

  在两人身后,面色阴沉的毕游龙右脚已经上前了一步,看着乔哈里的眼神也是充满戒备。

  他身后的哪都通员工也跟着上前几步,隐隐间将乔哈里围在中间。

  场面瞬时变得压抑起来。

  在乔哈里身后,站着的几个南亚来的青年却没有动作,只是将崇敬的目光投向了乔哈里的后背。

  站在楼上窗户旁的罗伯特,也在看着乔哈里。

  此时,身为所有人的目光的聚集点的乔哈里的脸上不见一丝的惧意。

  他扫视一眼哪都通众人,目光在毕游龙与郝意身上重点停留了片刻,然后缓缓伸出自己的right hand ,faintly smiled and said :“我有一法,谁能一观?”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