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Looking For Immortal Dao Alone Chapter 252

  第252章 南下的张楚岚 张spirit jade 以及Lu Liang

  “……如果把异人蛋蛋Sect 连成一线的话,从你家出发,你grandfather 第一个去的Sect 就是Tang Sect !”

  在Lu Zhen 开始觉醒红手之时,哪都通总部,赵方旭推了把眼镜,看着张楚岚说道。

  “而从公司建立至今,Tang Sect 从没有和公司合作过。”

  “以前Tang Sect 也不是没有过麻烦,但无论损失多么惨重,他们都拒绝公司介入。”

  “但是Tang Sect 这些年做事也很规矩,确实不愧为名门Great Sect ,所以公司在处理他们的事情上一直很小心。”

  “你要去我没意见,但是必须以伱个人的名义去,和你同行的人也是。”

  张楚岚皱眉:“赵总,夏柳青那bastard 想让我去Tang Sect ,肯定是金凤婆婆的意思,我现在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所以也不知道要不要去……”

  他的脸色纠结,has several points of 装出来的意思。

  其实内心里也确实has several points of 纠结。

  他在回到华北之后,为了趁着Lu Zhen 在Tang Sect 的时候,尽快去Tang Sect 一趟,他马不停蹄地先去见了陆瑾

  与陆瑾一番交谈,果然像Lu Zhen 所说的那样,陆瑾对当年无根生与三一门的恩怨闭口不谈,只是把当年三十六贼的名单告诉了他。

  在名单上张楚岚确实看到了Tang Sect 的许新的名字,这更加坚定了张楚岚去Tang Sect 走一趟的决心。

  这时,他想起了前几天才被从总部放出去的夏柳青与金凤婆婆,便试着联系了过去。

  谁知道,他一问无根生的事情,夏柳青就邀请他去Tang Sect 。

  还告诉张楚岚,只有去了Tang Sect ,他才会把当年的事情说给张楚岚听。

  原本张楚岚对走一趟Tang Sect 并没有太大的疑问,但是夏柳青的话又让他陷入了思考。

  毕竟夏柳青与金凤婆婆都是全性的人,而夏柳青那么做,背后是不是有全性的意志?还是金凤婆婆自己为了寻找无根生的线索,所以才想要去Tang Sect ?

  如果是后者,那么肯定是两人也得知Lu Zhen 去了Tang Sect ,才火急火燎地想去Tang Sect 看看。

  不管是什么原因,因夏柳青和金凤婆婆的事情,使全性涉及其中,Tang Sect 的事情就变得复杂起来……

  所以这才有了张楚岚来见赵方旭的事情。

  “你做得很对。”赵方旭shook the head ,“夏柳青那个混蛋……前脚刚被放走,没消停几天,又想找事。”

  “早知道,就多关他两一阵子!”

  张楚岚恶fiercely said :“夏柳青那个old bastard 就喜欢搞事,他还越狱,赵总,咱们就该关他几年再说……话又说回来,夏柳青和金凤婆婆都是全性的人,公司对他们是不是太过温和了?”

  “和全性其他人相比,两人现在说是大善人也不为过,尤其是金凤,本质上就不是恶人。”赵方旭laughed 道,“让他们活着还能引导全性的风气,又不影响大局,所以对两人轻拿轻放,更符合公司和异人界的利益。

  “夏柳青确实是个混蛋,不过有一说一,比全性那些无恶不作的恶棍确实好点……”张楚岚looked towards 办公室内的几人,“赵总,Third Brother 、fourth brother ,对于Tang Sect 这事情我自己没法拍板,还得您几位一起给我商量商量。”

  “几个月前,我好好读着书,上着学,可是哐啷一下,好好的消停日子就是被全性这帮bastard 毁掉了!”

  张楚岚低下头,愤慨道:“现在我刚从西北回来没几天,正想过上几天安稳的生活,但夏柳青this bastard 又盯上了我……”

  激动了,这货越来越激动了……坐在沙发上的徐三和徐四斜眼看着张楚岚。

  张楚岚心中那点小九九自然瞒不过朝夕相处的两人。

  “这有什么商量的,既然夏柳青已经盯上你,那你想去就去一趟呗。”赵方旭说道,“还是刚才这句话,你以个人的名义去Tang Sect ,而不是以公司的名义去就行。”

  “呃……”张楚岚神色一窘,“赵总,我为公司立过功!我为公司流过血!别那么对我!”

  赵方旭patted 张楚岚的肩膀:“就道理就是我刚才所说的,但是实际操作不会那么无情啦。”

  “你要去,我肯定和西南那边打好招呼,照顾你,不过捏,依然不是以公司的名义介入。”

  “那就行!那就行,不是公司的名义……”张楚岚摸了摸脑袋,憨厚said with a smile ,“不是公司的名义,但实际还是公司的人……”

  他早就决定要去Tang Sect ,演了那么多的戏就是为了赵方旭的这句话。

  这也不算他利用公司。

  他为公司做了不少事情,未来也就继续为公司做事,就像他自己说的为公司立过功,所以理应。。。。。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神色startled ,问道:“等等,赵总,四川算哪个大区来着?”

  “西南。”赵方旭说道。

  “西南……”

  想起王震球那张脸,张楚岚心中咯噔了一下。

  那家伙心机太重,绝对是张楚岚最不想打交道的人物之一。

  把心中的乱七八糟的想法压下,张楚岚又问道:“赵总,陆老爷的事情您知道不?多少告诉我一点,Tang Sect 的事情我就以后再说了。”

  赵方旭走回办工作后面:“我知道的和你差不多,细节完全不清楚啊。”

  张楚岚满脸怀疑:”Ai, 您的年纪是经历过那个年代的……又是圈内大佬,我咋感觉你啥都不知道呢?

  赵方旭转身,双手撑在办公桌上:张楚岚,要不要见识一下我的手段?

  张楚岚一惊:“啊?!”

  赵方旭沉腰坐马,took a deep breath ,肉眼可见的气体被赵方旭吸入鼻中。

  both of his hands 掌心向上,平放腰间。

  一声coldly snorted ,他右掌向前猛然退出,一股气劲从他掌中推出。

  气流所过之处,桌面上装满水的杯子晃动了两下,撒出两滴水。

  “怎么样?我的Splitting Sky Palm ?”赵方旭spat out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

  看着水杯的张楚岚有点懵了:“完……完了?

  坐在沙发上的徐四猛然叫了一声“好”,双掌高举,高兴鼓掌道:“开山劈石不算ability ,这样精妙的控制力才是绝妙的地方,你们瞧瞧,这才散出几滴来!”

  张楚岚和徐三无语地looked towards 徐四。

  “我用得着你捧啊!小四!”赵方旭摊手,“我这两下子圈里谁不知道?我早就从圈子退出来了。”

  “而且,你可能不知道,年轻的时候圈里的我就是个小爬虫,你指望我知道那些大佬的事?”

  张楚岚surprisedly said :“那您是怎么当上管理异人公司的老大的?”

  赵方旭said with a smile :“我手段低,但是我觉悟高啊,所以我走的是另一条道路,一条更适合我的道路。”

  徐四继续鼓掌:“精辟!不愧是领导,说话就是精辟!”

  张楚岚无语地rolled the eyes ,从兜里拿出一张白纸,拍在办公桌上:“陆爷的事情您不知道,那这个呢?”

  赵方旭拿起纸条看了一眼,上面是三十六个名字和对应的Sect 。

  “是从陆瑾那里得到的么?记录得没有错,这东西其实如果你直接问我,我也会把名单告诉你。”

  他把名单放回桌上:“这个不重要,还是说说你去西南的事情吧。”

  “你也知道,那帮子南亚人正在西南闹事,而Lu Zhen 也在那边,你要是决定立即就去西南的话,就先去Southwest 分公司那边看看吧。”

  看来真的避不开王震球那个家伙……张楚岚擦了把冷汗。

  ……

  looked thoughtful 的张楚岚走回住处,看到贴着一脸创口贴的张spirit jade 正垂着头坐在门口。

  “Martial Uncle ,什么情况?”打量了几眼张spirit jade ,张楚岚laughed 问道。

  几天前他一回到华北,immediately 就找到了被赶下山的张spirit jade 。

  那时,张spirit jade 正在摆摊给人算命,处于最落魄的时候,对张楚岚当然没有什么好话。

  而且,张spirit jade 为了四张狂中的夏禾,被老Heavenly Master 赶出Dragon Tiger Moun­tain 已经盛传于异人界。

  摆摊算命中的张spirit jade 的心态也正处于峰低,对hypocritical 的张楚岚更加没好脸色。

  可是张楚岚硬是靠着口舌将张spirit jade 拐上了他的war chariot 。

  “决定了么?Tang Sect ?”张spirit jade 没有回答,只是说道,“如果去的话,我会和你一起去,放心。”

  张楚岚在张spirit jade 身旁坐下:“这个先不提,你怎么回事?”

  “我试着挑战了一下……那位姑娘。”张spirit jade 闭上双眼,脑子里想起了自己去挑战冯宝宝的画面。

  听到张spirit jade 的话,张楚岚秒懂。

  这怎么好像专朝脸上打啊……他斜了一眼张spirit jade 的脸庞。

  ”hmph 哼……其实第一次见她就给了我深刻的印象。”张spirit jade 闭上双眼,“这阵子相处下来,怎么说呢……啧……”

  张楚岚不正经道:“哟,怎么着?对人家‘小’姑娘感兴趣了?”

  “little girl 么……我怎么感觉更像一个老Cultivation 。”张spirit jade 轻声说道,“很奇妙,和在Master 身边的感觉一样,哪怕只有一点也好……”

  “犹豫、困惑、彷徨、沮丧、兴奋……一切可以起伏的的连续的情绪和气氛都感知不到。”

  脑子里又想起自己与冯宝宝交手的画面,他继续说道:“能看到的只有安定平和的行动,就连在向我挥拳的时候依然如此,仿佛事情本该如此……一切过后,所剩下的只有平静。”

  他转头looked towards 张楚岚:“她到底是who ?”

  张楚岚说道:“想知道啊?自己去问。”

  “我问过了,她说自己没有师承,身世也记不起来了……”

  说到这里张spirit jade 话音一转,说道:“不要浪费时间了,你其实早就做好去西南的准备了吧?那就早点出发吧。”

  张楚岚眼神惊讶。

  “别装模作样了。”张spirit jade 撇嘴,“你出发之前,连机票都买好了,难道还想瞒我?”

  “hehe ,那就不装了。”张楚岚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机票是买好了,咱们三人的,我,Martial Uncle 你,还有宝儿姐……今天下午就能赶到西南。”

  “Martial Uncle ,我和宝儿姐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你那边也收拾好了的话,我们就立刻出发!”

  张spirit jade nodded :“你回来之前,我已经收拾了。”

  “那就好,我去叫宝儿姐。”张楚岚起身走回屋内。

  总部这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好……

  不对,还有大侄儿马仙洪没见。

  张楚岚的脚步paused ,但是没有停下。

  算了,回来再见……

  现在公司这边impossible 放任马仙洪离开。

  马仙洪和金凤婆婆、夏柳青两人不一样,在曲彤的事情结束之前,或者马仙洪以某种手段获得公司的完全信任,公司impossible 放马仙洪出来。

  但是被公司监禁,至少是安全的。

  “可以建议总部让大侄子和碧游村的那些上根器一起培训,也能多点自由……”

  ……

  Lu Family 村。

  morning sun 升起的时候,Lu Liang 背着一个双肩背包走出了村子。

  他回头看了一眼熟悉的村子,幽幽地sighed 。

  这次回村,太爷Lu Ci 对他很好,不仅处处关心他的生活,还亲自教导他Ruyi Vigor ,使得他的Ruyi Vigor 的cultivation base 提高迅猛。

  但是他总是感觉到村子处处都在排斥他。

  不管他怎么做,都无法让他像以前那样融入到村子里面。

  出了村反而让他感到更为安心。

  “叹什么气?”唯一送他出村的一个delicate and pretty 少女说道,“你有什么心事吗?”

  “没什么。”Lu Liang 转头,“我出村不会太久,你就在村子里等我,最多一个月我就会回来。”

  看着欲言又止的吕琦,Lu Liang 的心情有些复杂。

  在村子里的这些时间,在Lu Ci 的安排下,他已经订婚了……

  原先说是必须成亲之后才让他出村,但是在见到吕琦之后,两人一商量,决定先以夫妻关系相处一段时间结婚。

  毕竟两人都知道彼此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以往还常在一起玩,贸然结婚,相处起来就十分尴尬。

  而且两人的年龄确定也不大。

  或许是因为看好Lu Liang 的缘故,Lu Ci 在这里让了一步,允许他们先订婚,过一段时间再结婚。

  “那你早点回来。”吕琦低下头,“可惜太爷不让我出村,要不然我也能和你一起去……”

  她原本是极为活泼的性格,但是在得知自己要与Lu Liang 结婚后,面对Lu Liang 时,总感觉哪里怪怪的,性子也活泼不起来。

  “以后会有机会的。”Lu Liang 笑着安慰了一句,扭头looked towards 南方。

  据说Lu Zhen 在西南现身,那他的第一站就放在西南吧。

  以他现在的Ruyi Vigor cultivation base 与在自己琢磨下,得到明显提高的Bright Soul Technique ,能与Lu Zhen 交手了吗?

  就算依然不是Lu Zhen 的对手,至少双方的差距应该在缩小吧?

  而他现在应该有资格与Lu Zhen 教授了吧?

  一时间,Lu Liang 心中产生了更多的期待……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