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Extract Everything Chapter 33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pa ta !啪嗒!”

昏暗的地牢之中,突兀的响起了几声light sound ,几道silhouette one after another 的落到了地上。

站在地面上,Heath 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这里是一处地下空间,光线十分昏暗,只模糊的能够看清大致的轮廓,大致是一块空地,地面很光滑上面似乎是铺设了瓷砖的样子,大地上似乎还立着一些雕塑还是什么。

妮丝问道:“这里是哪里?感觉好像很宽敞?”

卡雷特道:“好浓郁的黑dark element ,而且我还嗅到了一股腐朽的味道,有人在这里施展了死灵spell 吗?”

妮丝一边往前摸索着过去,一边说道:“太黑了…”

“别动!”

Heath 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似的,突然抬起手拦住了妮丝。

妮丝疑惑道:“发生什么事了吗?wizard 大人?”

Heath 没有过多解释,只是丢下一句:“站在这里别动。”

说罢便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往前走去,只是他走路的动作却十分奇特,并不是呈直线的往前走去,而是一跳一跳的,就好像是小child 在玩的跳格子游戏一样。

这样向前跳出去几十米后,他才停下脚步,接着念动incantation summon 出一个Fireball 来。

Fireball 照亮了周围五米左右的光景,依稀可见在Heath 跟前立着一个架起来的火盆。

Heath 端着Fireball 继而笔直向着空中一放,Fireball ‘咻’的一下笔直的射上天空,继而‘轰’的一声在空中炸开,而后呈伞状向着周围落下来。

“bang bang bang! ”

一连串清脆的爆炸声突兀的响起,这处空间中一个火盆接着一个火盆的被点亮,而随着这些火盆的亮起,这处空间的光景也彻底暴露在了众人的眼前。

而随即,两位学徒involuntarily 的便mouth opened wide 。

此刻他们才知道,这时候他们正身处于一处极为宽敞的广场上,广场上贴满了黑白相间的瓷砖,一块瓷砖大概半米左右的直径刚好够一个人站立,而此刻他们每个人都正好立在一个瓷砖当中。

除了他们与火盆之外,在这瓷砖之上还立着一座座的雕塑,雕塑的形象有身穿盔甲的Knight 、头戴王冠的国王王后、衣冠楚楚的贵族、乃至手拿钉耙的农夫等等。

“这…这个是…”

忽然,卡雷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惊讶的道:“棋,这…这难道是魔法棋阵吗?”

魔法棋阵,这指的是wizard world 里面的一种以魔法与棋盘相结合的魔array 。

wizard 们大多数都喜欢一些治理方向的游戏,棋盘类游戏就是其中之一,外加上棋盘倜然具有一定的迷惑性质,因此许多wizard 就喜欢将魔法、陷阱等于棋盘相结合起来并布置成魔array 用来守护宝库抵御外敌等等。

久而久之这类魔array 还单独形成了一个小的魔array 类别,也被称作魔法棋阵。

Heath nodded :“是的,这就是个魔法棋阵。”

说着他指了指妮丝的跟前,又补充道:“所以我刚刚才让你不要乱动。”

妮丝一愣,subconsciously 的往脚跟前看了一眼,而这一看之下顿时‘啊!’的惊叫了一声。

这时候她才有发现,在她的脚跟前是一块black 的砖石,而砖石上赫然布置着一个圆形的六芒星中央嵌着一个三角的徽记,熟知wizard 各类符号的都知道,这是魔array 的徽记。

她连忙道:“谢谢,谢谢wizard 大人。”

如果不是Heath 的及时提醒,现在的她恐怕已经一早中了魔法陷阱了,而在这棋盘上的魔法陷阱在触发前都是不知用途的,也许这一下下去她就已经被传送出去了。

不过她的感激此刻Heath 却是听不到了,因为Heath 的心思已经完全放到了眼前的棋盘上面。

魔法棋阵!

normally 里Heath 本人对于棋类游戏以及建立在棋类游戏上的魔法棋阵也是十分感兴趣的,也阅读、收集过大量的魔法棋阵,只可惜一直都没有碰到善于使用棋类array 的wizard 也就一直没有大展身手的机会,倒是想不到今天在这地牢之中却给他碰上了。

‘就看看normally 里所学的成果怎么样吧!’

心中这样想着,他开口说道:“一会儿听我的指挥,我让你们走哪里,你们就走哪里,知道了吗?”

paused ,他又补充道:“如果捣乱的话可don’t blame me for being impolite 。”

丢下这句话的时候他特意往话语之中加入了一点【威慑】同时将中等wizard 层次的spirit strength 往外释放出去,这来自wizard 层次的威亚一压下来,顿时令两名学徒keep quiet out of fear 。

“是…是…”

随即,Heath 也没再耽搁,当即开始了对这个魔法棋阵的破解。

不同于其他魔array 可以借助暴力由外至内的破解,魔法棋阵一般都布置的十分精巧closely linked with one another 与严丝合缝,从外破解的话十分不易,需要很高阶的实力,一般一个wizard 级的魔法棋阵至少需要中等甚至是高等wizard 级才能破解。

而眼前的这个魔法棋阵单单从其复杂程度上来看就不会低于中等wizard 级,依Heath 现在的实力要想通过外力破解是几乎impossible 的事。

不能从外面破解那就只能通过内部了,而这也就是魔法棋阵正确的解法,也就是下棋。

站在棋盘上,Heath 视线扫过眼前的棋盘开始对棋局进行分析,既然要下棋自然是要先了解清楚这个棋局才知道怎么开始。

此刻如果是换做其他不懂棋局的wizard 的话这时候恐怕只能被迫放弃,不过对于Heath 来说的话这就不是问题了,这些年来借助system 强大的提取功能外加上自身的一点兴趣hobby ,他所提取到的棋局、棋谱不胜枚举,包括他自身的综合水平也丝毫不亚于一名棋局Master 。

通过刚刚的观察Heath 很快就摸清了眼前这盘棋局的路数,这是一盘标准的‘国王的战争’。

这种棋是continent 上常见的棋类游戏,有点儿类似于Earth 的国际象棋,同样有国王、王后、Prince 、Princess 、Knight 、农夫等等对应各个角色的棋子,两边的棋子相同,通过扮演这些棋子击败对方就算作赢。

大致了解清楚这盘棋局后,Heath 正式开始了破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