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Extract Everything Chapter 33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红Knight ,向前六步,向左两步,击败对方农夫。”

Heath 庄严而又肃穆的命令声在棋盘上响起。

合着他的声音,棋盘上一颗身穿red 盔甲的Knight 雕塑突然开始动了起来,在一阵铿锵有力的‘锵锵’声中,Knight 雕塑大步流星的向前走了六步,接着又向左移动了两步,而这时候刚好来到了敌人的一名农夫面前。

“clang! ”

铿锵有力地金属交织声响起。

Knight 一把拔出了身上的十字剑,一剑用力moved towards 前方的农夫斩了上去,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农夫直被从中轰炸开。

两名学徒看着这一幕不由得头皮发麻,这样的重斩如果斩在人身上那种场面真的没人想看到。

‘还好wizard 都有防御魔法…’两人这时候几乎是不约而同的这样想到。

然而还没等他们高兴多久,Heath 接下来的话就让两人头皮一下子都发麻了起来。

却见站在广场边缘的Heath 突然扭头向着二人说道:“接下来我将要进入棋盘成为一名棋子,只有这样才能参与这幅棋局,假如你们也想要参与的话,也可以进入棋局。”

“不过我需要提醒你们,棋盘里面布置有禁魔魔array ,包括我在内,一旦进入其中就会失去魔法,只能使用我的棋子所代表的能力。”

“什么?”妮丝两人startled 。

魔法对于wizard 来说那就是安身立命的根本,是他们赖以为生的基础,一旦失去了魔法那就跟ordinary person 没什么两样,以ordinary person 的力量在这样的棋盘里面…

想想刚刚那Knight 雕塑的重斩,二人不约而同的咽了口吐沫。

Heath 道:“假如你们不想进去的话,那就在这里等我好了,没什么关系。”

妮丝沉默了一下,而后咬了咬牙齿道:“wizard 大人,我跟你去。”

卡雷特皱frowned :“妮丝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

妮丝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卡雷特,这恐怕是我们唯一能获得Heart of Ocean 的机会,森林岛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凭我们根本连蔓藤都上不去,更不用说据说那里面还有着强大的魔法生物…”

卡雷特道:“我们还可以去其他小岛的。”

妮丝讽刺的道:“不要欺骗自己了,不管是哪个小岛都不是我们这样的学徒能够轻易通过考验的,而现在难得有一位wizard 大人愿意给我们这个机会,我不愿错过。”

卡雷特沉默了一下,最后咬了咬牙齿,也走上前一步:“wizard 大人,我愿意听从您的调遣。”

Heath nodded ,眼前的这盘棋并非是一盘标准棋局,而是一盘残局,残局里面他们每多一个人进入也就等于多了一枚棋子,胜算自然也就多了一分。

拿到两枚棋子后,Heath 接着又道:“妮娜。”

“在。”妮娜嗖的一下飘到了Heath 的身边。

Heath 道:“刚刚的话你也已经听到了,一会儿进入棋盘后听我的安排。”

在国王的战争里面,幽灵也算是一个作战单位。

妮娜道:“好的,主人。”

最后,Heath 又屈膝在地上跪下,双手往中间一拍,继而往地上一按,只见一个六芒星魔array 在地面上骤然亮起,接着魔array 上方腾起一团烟雾,随之而来高高大大的石头人便被Heath 传送了过来。

魔法宠物,同样也是一个作战单位。

连上他自己,现在他已经有五个可控的棋子,这已经达到了这局残局所能容纳的单位上限,Heath 于是也没再继续尝试增加单位。

在棋盘的一角有一块空白的区域,区域上面摆着十字剑、高脚wizard 帽、wizard 手杖、钉耙等各式各样代表身份的器具。

Heath 走入其中拿起了一支代表农夫的钉耙,接着又对妮丝与卡雷特instructed :“卡雷特,你去拿那把十字剑,那是Knight 的身份,妮丝你拿那顶red 的高脚帽与魔杖,那是火焰wizard 的身份,妮娜,你就拿死魂符咒吧,那就是你的幽灵身份。”

“好的。”

“是的,wizard 大人。”

依次做出安排后,Heath 接着拿着钉耙向前面走去,并在对方的Knight 前一段距离内停下。

农夫是棋盘上最弱小的棋子,也是Knight 最喜欢屠戮的对象,就在Heath 停下不久后,对方的Knight 顿时就murderous-looking 的向着他移动了过来。

索性Heath at first 就计算好了距离,对方的Knight 在移动至距离他两步的时候,最大可移动步数画上句点,只有等到下一轮这名Knight 才能继续向前了。

不过Heath 显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妮丝,向前六步,挥动spell 消灭这名Knight 。”

“是。”

火wizard 妮丝在Heath 的指挥下向前走了六步,这是她接着晃动spell 自然地summon 出了一个Fireball Technique 飞向了Knight ,Heath 精心计算过的距离刚好够打在Knight 身上,只听得‘轰隆’的一声,对方的Knight 炸成了一堆碎石。

有了first round 成功案例,大家心里的紧张都消退了不少,obediently and honestly 的听从这Heath 的安排开始了解棋。

“妮丝,往左边两步,释放spell …”

“卡雷特,前进六步,剁掉那个农夫…”

“妮娜,向前两步,吓唬那个贵族…”

“进攻!进攻!”

在Heath 的指挥下,棋盘上的进攻在飞快进行着,随着Heath 的每一道命令声之后,基本都有地方的棋子被‘吃掉’。

然而这并不代表Heath 他们就gained the upper hand ,恰恰相反的是从棋局开始以来他们始终是落在后面。

这是因为这盘残局并不公平,他们所代表的白方这边at first 就已经是处于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的阶段,而对面黑方的棋子却基本上都还保留着,即便Heath 他们几个加入了白方也难于弥补棋子上的巨大差距。

在这样的绝大实力差距下,他们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是陷入的被围攻阶段,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这边的棋子也还在越来越少。

妮丝两人并不擅长棋类,但是这时候也看得出他们的情况明显有些不妙,两人的眼神也不住的向着Heath 扫去,似乎是想要寻求一个答案。

终于,最后妮丝忍不住问道:“wizard 大人,我们这样下去能够赢吗?”

哪知道Heath 的回答却是令她十分费解。

却听得Heath 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