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Extract Everything Chapter 33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Heath 道:“赢?我们为什么要赢?”

妮丝与卡雷特一愣。

妮丝皱frowned ,疑惑道:“wizard 大人,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我们在这里难道不是为了赢下这盘棋吗?”

Heath 理所应当的shook the head :“当然不是。”

妮丝与卡雷特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看得出两人满头满脸的问号,只可惜Heath 却并不打算向他们多解答什么。

他只是简单地道:“好了,你们照着我说的走就是了,现在轮到你了卡雷特,向前12步…”

棋盘继续。

尽管妮丝与卡雷特内心都有许多疑问的地方,不过事到如今也只能将心底的疑惑暂时压下来听从Heath 的安排,毕竟他们两个是不懂棋局的,现在身在棋盘上除了充当好一枚棋子外也没有别的好办法。

就这样,在Heath 的指挥下,他们所代表的白方一直与黑方接连过招,在绝对的实力差距下,他们的棋子一颗接这一颗的被吃掉,颓势十分明显。

不过Heath 却像是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他只是继续淡定自若的指挥着棋盘。

这样双方对垒了数十个回合之后,Heath 这边毫无毫无意外地落入了下风,甚至已经步入了绝境…

“bang! ”一声巨响,漫天的碎石分崩离析。

白方一名身穿盔甲的Knight 雕塑在黑方Knight 挥舞的heavy sword 下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被打的稀烂,沉重的十字剑坠落在地上发出‘哐当!’一声。

妮丝与卡雷特像是被这声音给吓了一跳一般,皆是面色一白。

他们头皮发麻的看着那满地的碎石块,脸色皆是十分难看,眼中更是写满了惊惶。

最后一个了。

这是他们最后一个可活动的雕塑棋子,这个棋子落幕之后棋盘上白方的棋子除了国王外就只剩下他们几个了,而国王按照规则在棋盘上是不能拼杀的,换句话说,接下来双方棋子的较量就必须得由他们几个棋子去对抗。

而要知道,现在棋盘上剩下的黑方棋子至少还有数百名,单单凭他们几个怎么可能会有胜算。

两人面色入土的齐齐looked towards Heath ,想要看看这位wizard 大人现在的表情如何。

然而当他们看过去后却是不由得一愣,与他们所料想的不一样,Heath 脸上依然找不到半点的慌张,仍就如同之前那样一副淡定的样子,像是一切仍在他的掌握之中。

甚至于他的嘴角还带着一点欣喜,就好像现在陷入绝境的不是他们而是对面的黑方一样。

而下一秒,他们很快就知道Heath 这份从容是从何而来了。

却听Heath 忽然道:“妮丝,向前20步。”

听到命令的妮丝subconsciously 的looked towards 前走去,然而当她走到第19步时却是忽然一愣。

她连忙向Heath 道:“wizard 大人,超出棋盘了。”

在经过19步后,此刻的她已经站在了棋盘的边缘,假如再向前一步,那势必就会走出棋盘。

岂料Heath 仍然坚持的道:“照我说的话做,别管前面是什么,继续向前。”

妮娜皱frowned ,她虽然对这种棋局了解不深,但起码的规则还是知道的,毕竟国王的战争是continent 上十分流行的棋盘游戏,不管是Mortal World 还是wizard world 。

而按照《国王的战争》的rules of the game ,棋子一旦走出了棋盘就沦为了废子,也就是说,如果她现在走出棋盘那么她就没用了。

只是这里毕竟是Heath 说了算的,她一个小学徒也impossible 去忤逆一名wizard 的意思,见Heath 一再坚持,妮丝也只能继续向前一步,一脚踏出了棋盘。

现在的妮丝就彻底失去了作为一名棋子的能力,只能像一个废子一样在棋盘外观战,再也无法给棋盘提供半点帮助。

换句话说,Heath 在一点作用都没发挥的前提下就损失了一子,而且是在这种己方棋子本就已经不多的情况下。

他究竟要干什么?

没等妮丝弄明白,Heath 接下来的操作更是让她看不懂了。

“卡雷特,向前12步。”

是的,与妮丝一样,卡雷特在前进了11步之后发现自己也来到了棋盘的边缘,接着一脚踏出了棋盘。

好嘛,本就不多的棋子现在更是没有几个了。

Heath 难道是放起了吗?

正当大家这样疑惑的时候,Heath 接下来的操作更是令两人惊掉了下巴。

“妮娜,到你了,向前6步。”

“然后是…石头人…”

“最后是我!”

是的,Heath 不单把妮丝与卡雷特送出了棋盘,接着又是几道命令下去,把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棋子都接连送出了棋盘。

this time 整个棋盘上面就只剩下大营区域内孤零零的国王还继续站在那里,而与之相对等的是周围黑方棋子densely packed 数以百计,老早已经将大营给团团包围。

棋局进行到这个份上已经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了,毕竟国王在棋盘之中活动范围是有限的,在这样的包围下根本impossible 有任何胜算。

妮丝与卡特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皆是扭头looked towards Heath ,很是不明白他现在难道还有什么翻盘的办法不成?如果没有的话,那他这一脸淡定的样子到底是?

在两人目光的瞩目下,Heath 却神色自若的patted 膝盖,而后道:“我们走吧。”

妮丝与卡雷特一愣:“去哪儿?”

Heath 道:“当然是继续向前寻找Heart of Ocean 啊。”

妮丝疑惑道:“那不管棋盘了?”

Heath sneered :“我们来这里难道不该是为了Heart of Ocean 吗?难道你是来这里为了下棋的?”

两人一愣。

他们转过头看看棋盘,而后又看看脚下的地面,猛然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了。

卡雷特恍然大悟的道:“so that’s how it is !”

“wizard 大人,您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没打算下赢那盘棋,而是at first 就做好了让我们走出棋盘的打算!”

一听卡雷特的话,妮丝也反应过来了,不由得mouth opened wide 。

Heath smiled and said :“你们才反应过来吗?”

卡雷特说的没错,Heath at first 做的打算就不是赢下这盘棋,而仅仅只是从棋盘上穿过,到达棋盘的另一端。

反正按照规则来讲,下一轮是轮到他们来走的,而只要他们一直不走,对面黑方也就不能动荡,而他们这些走出棋盘的棋子都是可以自由活动的。

那么,接下来继续探索这地牢就可以了,何必must 在棋盘上分割胜负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