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outer sect daoist ,overbearing !

  Divine Firmament 山外,Flying Cloud Peak 。

  此峰虽位于Divine Firmament 山门之外,但也算是这处连绵山脉之内,颇为傲立的main peak 之一了。

  其山径蜿蜒曲折,山势陡峭,险峻异常,但山巅却又雾霭缭绕,有Spiritual Qi 阵阵升腾,似从云间而落,故此名曰Flying Cloud Peak 。

  山上青石阶梯铺路,exotic flowers and rare herbs 遍地,Spiritual Qi 氤氲的古树躯干散发华光,有purple clothed 道人落于道路一旁,攀登而上。

  灵台法会开办了三日,除却Cold Mist Temple 、Primeval Origin Mountain 的真传早已到了法会之外,这山道两侧,几乎每每隔个一小段,便能见到Divine Firmament inner sect disciple 的silhouette 。

  毕竟是二十年一度的盛会,虽common disciple 难以前来,但有了些许cultivation 的Controlling Qi Realm Inner Sect ,sect 对此是不做约束的。

  因此,随着Ji Qiu 踏足于Flying Cloud Peak 山道上,耳畔听闻的窃窃惊呼之声,几乎是从未绝于双耳之间。

  “快看,那人是不是新近晋升的Dao Foundation Martial Uncle ,Ji Qiu 季Martial Uncle ?”

  “玉簪紫袍,墨发飞扬,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那股令人窒息的spiritual pressure 肯定是他呀!”

  “季Martial Uncle ,今年貌似才不过二十岁出头吧?竟就能有这般cultivation base ,当真是我辈楷模!”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灵台法会似乎是三十岁还是二十五岁之前的年轻真传,便都可以参加?”

  “那这样算下来,季Martial Uncle 虽举行了晋升大典,但可还未正式任职呢,若是有他出手,Five Sects 之内还有谁能比之更强?!”

  有不少赶赴而来的Disciple ,看着才不过刚刚落下,便复又飞身化虹,向着那法会道场而去的purple clothed silhouette ,禁不住羡慕道。

  其中,又有female disciple 目光似含春色,带着憧憬之意,望向那已飞驰而去的silhouette ,久久未曾缓过神来。

  要知道,Ji Qiu 本就面容俊秀,非同凡俗,眼下身着Divine Firmament 紫袍,又有Dao Foundation 和Vajra 境所炼就的一身Stainless Body ,光是那股气质,就已是飘逸如仙。

  衣袂被风吹拂而动,猎猎作响,从虹光中望见他那依稀影子,正可谓是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也。

  因此,也无怪乎这些Disciple 这般姿容。

  踏入Flying Cloud Peak 上,那占地开阔的法会道场,Ji Qiu 一眼望去,便见得有诸多身披他派服饰,但身上气息却颇为不凡的silhouette 。

  其中,尤以最上首的一僧一剑客为最。

  these two people 身上不经意间流露而出的那股imposing manner ,直给Ji Qiu 一种心惊肉跳般的感觉。

  那种气息,他曾只在张守一与墨虞身上觉察过几分。

  “丹境daoist .”

  “应当就是之前墨daoist 所说的,Cold Mist Temple 与Primeval Origin Mountain 的expert 了。”

  一双眸子轻眯,Ji Qiu 看着这算起来不过才几十余人的空旷道场,以及那隔着老远望向此处的Divine Firmament Sect 人,并未止步,只是神色坦然,往着李秋白与墨虞所在的方向而去。

  此时,场间正有人斗法论高。

  Ji Qiu 抬眼一见,便看到了那之前一袭red-clothed 的沈云溪,此时正于场中与人论道作法。

  只见她手中道诀一掐,瞬息间便演化出了Ninth Water Yin Thunder ,如倾覆之水般连绵不绝,又有雷声滚滚隐匿其中,俨然是一副得了真传的模样。

  那与她斗法者,头顶戒疤披着僧袍,一副苦行僧打扮,但面对沈云溪thunder technique 攻杀时,却是毫不示弱,以腕间佛珠Spiritual Artifact 化为御敌之法,一时间竟是斗了个你来我往。

  但Divine Firmament 五雷毕竟是旁门级的Absolute Art ,虽沈云溪不过才悟出一道,但也非是common disciple 可以比拟的。

  就比如这个被济源紧紧盯着的Cold Mist Temple 门人,纵使勉强战上了几个回合,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却也不是对手,随即就败下了阵来。

  “Fellow Daoist ,you let me win !”

  于场中赢下了斗法,沈云溪潇洒施了道礼。

  而那对面衣袖被电的发黑的和尚对此,也只得面色苦楚无奈一笑,双掌合十之后,便往着那面容慢慢泛黑的老和尚身后行去。

  一时间,倒是无人继续下场。

  Ji Qiu 走到了李秋白身畔,先是对墨虞道了一声,后又和李秋白Divine Soul 交流道:

  “掌教Senior Brother ,法会进展的如何了?”

  之前张守一虽说有Ji Qiu 这年轻Disciple 在,同辈自然无人能是其对手,法会拔得头筹已是预见之事。

  但三日时间,李秋白连一Dao Talisman 都没传来。

  这种作态,无疑是很说明了一件事实。

  看着沈云溪于场下,red-clothed 飘飘驾驭thunder technique ,一副女中豪杰无人能当的模样,Ji Qiu 心中暗自腹诽:

  “这所谓Five Sects 共同举办的法会,其余Four Sects 的年轻真传,不会连一个能与沈云溪抗衡的都没罢?”

  不过想来,却也是在情理之中。

  要知道,Divine Firmament Sect Sect Founder 张守一,用来作为根基的Qi Refinement 大法与术法Divine Ability ,可都是源于正宗inheritance 。

  虽不是紫霄真传,但落在这偏僻小地,试问Northern Cang State 哪个Cultivation 法脉,能有其高?

  严格意义上来讲,他Ji Qiu 最多只能算是个意外。

  同代之中另外九个真传,就比如眼下这在五Thunder Dao 碑前悟法多日的沈云溪,就已经算是佼佼之辈了。

  不然sect 也impossible 任由她在传法殿内,逗留那般多的时日。

  “进展如何?”

  “当然是如你所见了。”

  听到Ji Qiu Divine Soul 之语,李秋白看了他一眼,面上一副unperturbed 的模样,随即便回应:

  “Five Sects 灵台法会论道,历代以来虽多有胜负,但到了this generation ,Cold Mist Temple 、Primeval Origin Mountain 、落阳观、长春府这四脉,却并无多少显赫人才。”

  “我Divine Firmament lineage thunder technique 精湛,本就同阶难逢敌手,而沈云溪this girl ,更是在五Thunder Dao 碑前comprehend 了整整三月,虽自不及你,但也算是多有收获。”

  “就凭借这一手葵水阴雷,便是颇为不凡,所以能展露如此风采,自是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

  李秋白话语说到了这个份上,Ji Qiu 自然心领神会。

  合着,貌似自己都不用动手,这场法会就定下了基调?

  若Zhen Ru 此,倒是还省却了一番功夫,倒也好。

  想到这里,Ji Qiu 也不再多言,准备继续观摩场中变化。

  但Divine Firmament Sect 坐得住,有人却坐不住了。

  济源面色有些晦暗,看着门下带来的杰出真传,竟连一个女娃都解决不掉,不由更是坚定了心中所想。

  “这Divine Firmament Sect 如此强横,后代人杰辈出,那掌教李秋白几乎有成丹之姿,还有那传法殿的首座崔清河,也是False Core 大能,这也就罢了。”

  “didn’t expect 年轻Disciple ,一个个也都非是凡俗,这样下去,待到这二人里有谁成就丹境,此后千载,可还能有我派容身之地?”

  济源担忧不无原因。

  眼下Cold Mist Temple 还能借着他这个Ancestor Master 的势,来这Great Jin 厚着脸皮招揽些Disciple 门人,可若是Divine Firmament Sect 再添两个丹境,那莫说是来招揽Disciple 了,怕是整个漠北,都将沦为了Divine Firmament Sect 的地盘!

  一方Sect inheritance ,fresh blood 是必不可缺的,此外还有各处spirit vein 灵地,亦是同理。

  而若放任Divine Firmament Sect 继续下去.

  那后果,自不必说。

  Cultivation ,就是一场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旅途。

  今日不把你吞并,来日必将无我容身之地!

  于是乎,老和尚不着痕迹的看了眼那Primeval Origin Mountain 的负剑玄烨子。

  后者见此,自然心领神会。

  于是,他随即侧头瞅了眼身后背剑的Disciple ,昂了下头,随即便对着四方朗声开口,道:

  “此次灵台法会,倒是叫本座好生见识了一番Divine Firmament Sect 年轻真传的风采,果真不愧是Senior Brother Zhang 的disciple !”

  “想来,我Four Sects 应也没有Disciple ,会是这little girl 的对手了。”

  说罢,玄烨子于Cold Mist Temple 、落阳观、长春府环视一圈,看着济源默不作声,那另外两派Dao Foundation Realm 的带Captain 老也噤声不语后。

  随即向着Ji Qiu 这个方向望来,looked towards 墨虞又道:

  “因此,那灵台山Secret Realm 之后的权限,就由Divine Firmament Sect 去管辖便是。”

  “不过在那之前,本座收的一个direct disciple ,才不过刚入Dao Foundation 之境,时年二十八岁,此次也来了这法会。”

  “这child 素来听闻Divine Firmament thunder technique 颇为不凡,一直心向往之,此次有机会前来,不知Your sect 可有年轻Disciple ,或是初入Dao Foundation 的expert ,前来与其讨教一二?”

  “另,我想问问Fellow Daoist Mo ,Senior Brother Zhang 究竟状况如何?为何还不出面?”

  “要是身体真有状况,本座倒是有一味治疗圣药,若Senior Brother Zhang 需要,可低价转于他老人家,用以治理一二。”

  先是叫身后那背着long sword ,眼角锐利的Disciple 上前,随后玄烨子又语气带着关切的询问。

  不知道的,还以为其与张守一关系多好。

  但实则了解过后,却能感受到其话语之中潜藏的意思,竟是句句不离overbearing 。

   推荐一本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