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Inverse Heavens To Change My Fate Chapter 222

  第222章 今朝趁势冲霄起,不信人间有白头!

  天元六年,燕皇赵牧兵变的第六个年头。

  这一年,发生了一件在偌大南燕,引起了无边震动的事情。

  那就是鄂王岳宏图于岳州府城之中,迎前Crown Prince 之嫡女赵紫琼归,坐镇中枢,奉为正朔!

  时年,鄂土六州之人道官印,其中气数尽汇于赵皇玺中。

  维持了多年的平静,终于连表面都将不再遵守。

  鄂王土,一处山庄内。

  万卷藏书于架中陈列,这里算是此世乱象已起后,记载藏书最多最全之所,all-inclusive ,无论杂文经卷,旁门奇巧,皆有收藏。

  其中几乎每一卷末尾,都有它们的主人亲自提笔注释,凡流传出去,于外界各处书院书塾之间,当为世所罕见的经典,为人珍藏拜读,不敢忘怀。

  阳光正好,自外窗的缝隙透入,照在了那披着白袍,一身儒雅气息的儒士身上。

  背着雪落之后的微暖阳光,年迈的儒士侧着头,将手中竹木所做的竹卷,放回了木质书架之上,随后念叨起了之前听闻的消息,语气不由有些感慨:

  “过去了这么些年。”

  “终于要开始了么?”

  从怀中掏出了一枚jade pendant ,张子厚打量了眼那上面所铭刻的‘徽’,末了有些怅然的shook the head :

  “可惜了,你若是不死于宫廷之争,这燕赵天下,又怎会落得如今这等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的局面?”

  “本来,你才是我等选中的那个天子才是啊”

  前Crown Prince 赵徽,曾为Zhang Clan 门生,这个事情很少有人晓得。

  而张子厚作为教授过赵徽一段时间儒学的teacher ,他很清楚那个当年于他门下求学的youngster ,是一个锐意进取,有志于天下的人物。

  可自古Imperial Family 出无情,那般出彩的人物,终究还是死在了权位之争中。

  张子厚本不欲掺和此事。

  但近些年来的变化,却是叫他不得不出面,做出选择。

  不然江山倾颓,江淮以北的六州再出动乱,绝非是玩笑之言。

  老者叹罢。

  是日捧一书卷,轻身离去,往南而行。

  南燕的Peak 存在,儒脉以张子厚开辟显学为尊,天low-level province 府文人,但凡取其经文一角,皆可自称一声Zhang Clan 门下,为其门生。

  而他今日往南燕一十二州。

  所为的,不外乎就是铺路。

  为了给那位继承了徽Crown Prince 遗志的嫡系,重掌大位所铺。

  他这今日这一去,十二州府的各处Aristocratic Family 宗族.

  谁不得给他三分薄面?

  或许待到最后,终究还须得兵戈相见。

  但在那之前,只要能为赵紫琼揽三分气数,那么大势所趋之下,民心所向为何。

  自是不言而喻。

  而北境之中。

  北元苦苦等候了数年的机会,终于传出了确切的消息。

  当鄂王岳宏图,终于真正在明面之上扶起了赵紫琼后,得到了讯息的北渊王,于府中不由冷笑:

  “雄踞天下六分,终究按捺不住了么?”

  岳宏图以抗击北元起家,一路南征北战杀伐无数,铁骑踏遍六州土,一路打到了燕门关前,将曾经被北元铁蹄践踏的土地,尽数复还。

  这些年来兢兢业业,虽为王,但裂土一方自给自足,俨然与南燕越发疏远,这般行径,又在今朝扶持一女娃儿正名,究竟图谋是为哪般?

  “打吧,且叫你们打吧。”

  “待到尔何时起兵渡河而下,与那江南燕皇与十二巨室碰撞之时,便是我北元,真正一统天下之日!”

  北元四王三圣,除却三圣为demon 巨擘,听调不听宣各领一方疆土外,剩下的四王,都是出自北元嫡系,与那位天可汗一般,乃半妖之属。

  他们虽实力不如称霸一方的Great Demon Great Demon ,但却胜在忠心。

  若北元天可汗真正下令,顷刻间,便足以汇聚五十万大军,陈列于燕门关前!

  一旦南下,纵使是岳宏图当面,也绝然拦截不住!

  作为嫡系的北渊王,等待了这个机会已经太久太久。

  而眼下来看。

  似乎战端将起,已不远矣!

  反观燕门关内。

  黄沙漫天,疆土边境,有solemn killing aura 弥漫。

  千疮百孔又修补完全的古老边关,依旧巍峨耸立,一望无际的city wall 上,身披甲胄气血充沛的兵卒,手持兵戈,向北而望。

  “怎么样,还算是适应么?”

  城关之内,驻守于燕门关内的主将张宪,看着那校场之中腰跨long sword ,正面目严肃训练着手下黑压压兵卒的辛幼安时,迈步走了过去,淡笑开口询问。

  作为被鄂King’s Heir 看重的人,辛幼安也不负各方所望。

  单骑过燕门,请鄂王首肯后,又转而复回北境,将一手拉扯出来的十万义军,都一并带到了南境鄂土之上!

  其中不少老弱年幼之兵,来到之后被革除下来,送于周边乡镇安定,但饶是如此,也留下了三万精锐。

  这三万人,被张宪大手一挥,都交予了他自己掌管,在鄂王Eight Tribes 外,又添了一部军职,号曰飞虎军!

  而其主帅的人选,便是辛幼安自己,这也是当时鄂王岳宏图亲自拍板定下的事情。

  如今大半年过去,这支新立的边军,已经算是初步适应了鄂王军的军旅生活。

  他们在辛幼安的训练下,飞速的从本来散漫无组织,无纪律的模式改变,开始变得与其他兵卒exactly similar 。

  甚至in the bones ,还蕴藏着曾经于北境风霜磨炼出的tenacious 与果决,这都是极为稀少而又可贵的品质!

  此时,正当青年的辛幼安得逢明主,南下而来,可谓high-spirited and vigorous !

  他执腰间剑训练士卒,待到听着一侧前来的Sect Master Yan 将张宪询问出声,当即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回应:

  “好叫张帅知晓。”

  “这大半年时间以来,辛某日日练兵,已是叫麾下将士洗去了往昔散漫,若有战,他们就将是战场之上,最为骁勇的兵卒!”

  “这点,还请放心!”

  说罢,right hand 握拳击胸,辛幼安目视着前方校场这些斗志昂扬的兵卒们,踌躇满志。

  放眼望去,只见着千人为一方阵,足足十方大阵的兵士整齐划一,一双双的瞳孔之中,似乎燃烧着火焰。

  那些火焰便是心气,若是汇聚在一起,当成燎原之势,燃尽一方!

  而为兵者,最不能少的,便是心气!

  张宪见此,当即laughed heartily ,面色带着些欣赏之意:

  “不错,不错。”

  “岳世子看人的眼光,还是很准的。”

  “好好准备吧,幼安。”

  这主将patted 他的肩膀,随后遥望北方,叹息一声:

  “如今鄂王为Little County Lord 正名,想来往后,北境将再不太平。”

  “到了那时,必将有无边战乱连绵掀起。”

  “伱我既为军中之将,便当以死志报效明主,定不能叫元狗踏前一步!”

  此时,张宪的语气沉重,可谓语重心长。

  同时伴随着话语起伏,他那一身凝练到了极致的气血,也不禁稍稍散出了几分气息。

  光是略一感受,便能察觉得到,已经是浑厚到了一种hard to describe 的程度。

  这是筋骨皮膜肉tempering Perfection ,几乎勾连Heaven and Earth ,打通Celestial Phenomenon 二桥的征兆!

  当Ji Qiu defy the heavens and change the fate ,再活一世,改变了鄂王府的命运后,随着这只蝴蝶煽动翅膀。

  同时,还有着其他本该陨落的人物,也开始转变命运,开始了他那显赫的一生!

  而张宪,便是其中之一!

  作为与鄂王岳宏图同一时期崛起的人物,纵使不如,但得了岳宏图真传之后,他又岂会差上太多?

  想来,至多不过再过数载。

  他就将成为继鄂王岳宏图之后,这鄂王六府六州之内,第二尊的Celestial Phenomenon Martial Saint !

  未来还长。

  至于这until now 都默默守在岳宏图背后的将领。

  当他真正证就Celestial Phenomenon 后.

  怕是整个天下,都得为之震惊罢!

  来此巡视飞虎军,观阅不久,张宪slightly nodded 罢了,looked towards 远处而去。

  作为燕门关守将的他,职责还有很多,自然不能耽搁太久。

  而辛幼安看着那身材魁梧的将领大步离开校场,将目光收回,继续督视着操持兵戈的袍泽部下们,又念及Ji Qiu 的赏识,心中豪情不由顿生。

  不过片刻,作为舞文弄墨的豪放词家,一首千古名词,便在他目光向北而望之际,于脑海之中生出了雏形。

  随后刹那间,当下脱口而出: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

  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

  何须白发生?!”

  充斥着lofty sentiments and high aspirations 的豪放之词,慨然自这眉目昂扬的披甲骁将口中颂出,响彻于校场之上,词句清晰,但听闻者,无不心血昂扬。

  只见着校场上下内外,兵卒闻得其将帅之志气后,顿时挺起手中兵戈,raised high ,整齐划一,铠甲肃杀鸣啸,皆有unyielding 之志!

  待到a long whistle 罢了,辛幼安双眸锃亮,同时他那一身文道Cultivation ,也是愈发深厚!

  隐约之间,甚至有于诗词之道上,establishing the sect 的造诣!

  “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

  轻声呢喃,辛幼安抽剑而出,向北而望,目光灼灼。

  “总有一日,我要重现祖父所期。”

  “叫得北境祖籍之土,重归人道正统!”

  “而这,便是我辛某一生所愿!”

  春秋倏忽过,旦夕之间,已去数载。

  又是一年寒霜落,瑞雪发新芽!

  岳州府城外,一处山野间,随着Heaven and Earth 一声闷雷乍响.

  顿时之间,滚滚Thunder Tribulation 无边而落!

  在电闪雷鸣之中,有Old Daoist 迎劫飞身而起,沐浴穹天之上的lightning ,周身daoist robe 变得残破,浑身上下,都被漫天紫雷,劈的是焦黑不易。

  但就算如此,他却依旧盘膝屹立于半空之中,一双浑浊至极的眸子,却似the spring comes upon a withered tree 般,有了一丝明亮的光。

  属于曾经紫霄daoist 华阳都的Dao Rhyme ,足足八年光阴过去,终究被清微子彻底悟透吃透。

  而在八年后的今日,随着心念一起风云动,这Old Daoist 当即知晓,今时今天,就将是他证道Golden Core 最好的时机!

  若言大道之基乃Dao Foundation 。

  那么由得Dao Foundation 蜕变而来的Golden Core ,便是大道之根!

  since ancient times ,法力的根本Golden Core ,就只能成就一次,哪怕是Seize Body For Rebirth ,道意领悟已定,下一次成就的Golden Core ,也一定是定数。

  所以说,又有丹成无悔的说法!

  虽说清微子取华阳都馈赠,成就丹境此生无望更进一步,然而,这一关他也不能有丝毫小觑!

  随着内外火炼,Pill Dao 雏形烙印道意,清微子那本来有着几缕裂缝的Dao Foundation ,也开始慢慢愈合,随后变得圆润光滑。

  当那象征Pill Dao 雏形的Dao Foundation ,开始变得玄纹缭绕,golden light 灿灿,灼亮圆润后

  就昭示着,Golden Core 已成一半!

  而剩下的,就要看着这Heavenly Tribulation ,究竟能不能撑过去了。

  只要渡过,那就是得道年来八百秋,道一声daoist ,Heaven and Earth 齐贺!

  而渡不过去.结局自不必说。

  当此时,Heaven and Earth Thunder Tribulation 齐落,声势浩大,几乎响彻方圆十里。

  隔开老远,都能见得那不断被lightning baptism 的道人silhouette 。

  而在远处,正有几人在观摩着这一幕的发生。

  其中,一身披云纹衣袍,着玉簪束发的俊秀青年,默默注视着这一切。

  此时,他的目光似有流光转动,紧紧观摩着清微子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的动作,不曾放过一丝一毫的细节。

  而且,这青年身上的Spiritual Qi 深厚弥漫,隐有溢散而出的迹象,想来也is a 不世出的大cultivator ,纵使不入Golden Core ,也当不远矣!

  当他见到清微子丹气结成,一身精气玄光尽皆内敛,随后与Thunder Tribulation 做最后博弈时,终于低声道:

  “成败,就在此时!”

  果然,随着青年话语声落。

  高渺云天之上,待到最后一道lightning strike 下,滚滚乌云终于散去。

  随着缕缕清风吹拂而来,Heaven and Earth 晴朗,clear blue sky ,只余下thunder 余威未散。

  但,那被Thunder Tribulation baptism ,一身daoist robe 千疮百孔的Old Daoist ,却是洗尽铅华,熬过了最后一道Thunder Tribulation ,终于踏出了那最后一步!

  随着烟岚飞雾,瑞霭祥云于天幕浮现。

  Old Daoist 本来濒临枯萎的气象,顿时一扫而空!

  随后,饱含喜悦的a long whistle ,当即自清微子腹中一泄而出:

  “丹成middle grade ,我道成矣!”

  时隔八载,华阳都的期望,终于落成!

  紫霄lineage ,又有丹境daoist 出世!

  大幸!

  (ps:卡文,晚了点,憋死了,二合一。)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