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Inverse Heavens To Change My Fate Chapter 223

  第223章 八年之后,时过境迁,tangled and complicated ,大幕将开!

  看到那胸中一气喝出,随后缓缓而落,周身渐渐退去腐朽,重新焕发生机的道人,Ji Qiu 起身:

  “恭祝观主,证得daoist !”

  此言一出,掷地有声。

  如今,时间如流水过,自从当年风波过后,已去了八年时间。

  这八年里,清微子得华阳都馈赠,随着Ji Qiu 来到了鄂king realm 内,终日潜心钻研Golden Core profound mystery ,终于在不久之前,将华阳都的紫霄道意,领悟Perfection 。

  并于今日心神有感,一举破境Golden Core ,在寿终之前,重新又活出了一世!

  成此景后,回顾半生,不可谓不百感交集。

  清微子身形落下,看到一直于远处山丘盘膝观摩的Ji Qiu 上前恭贺,心中唏嘘过后,顿时回应出声:

  “老道我Cultivation 近三百年,若是没有当年daoist 给予馈赠,此生想来都难以窥视此境profound mystery 。”

  “掌教Heaven Warping Genius ,又得补天派sect protecting 道术,修成了补天Dao Body ,如今积累许久,想来距离这Golden Core Realm ,也当不远了罢?”

  双手揽于袖中,清微子颇为感慨称道。

  这么长时间,对于Ji Qiu 当年所得到的造化,他也算是知晓了几分。

  其中既包括了敖景的真dragon body 份,同时还有Ji Qiu 曾至补天派,将补天派的Dao Body inheritance ,给取了出来。

  后者若非是前几年时Ji Qiu 借他之手,安顿补天派cultivator ,恐怕清微子都还并不知晓此事。

  也正是从那之后,清微子才算是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为什么华阳都在临终之前,会对于Ji Qiu 寄予如此厚望。

  毕竟补天派的补天Dao Body ,在记载之中,可都是二三十载内,必成Golden Core 的Heaven Blessed Genius !

  even more how Ji Qiu 乎?

  听得老道此言,这青年道人顿时slightly smiled :

  “快了,快了。”

  此言并非是自谦。

  八年时间,曾经于长生山上搜刮而来的资源,堪称是海量。

  而Ji Qiu 为了不使根基虚浮,稳妥起见一点一滴的吸收,时至如今,已经是达到了False Core Perfection Realm ,并且还将太平道意化作了Dao Rhyme ,逐渐烙印于一颗Golden Core 之上。

  若是他想,即刻起便足以与清微子一样,召Golden Core 劫,只需crossing tribulation 波,就将成就Golden Core daoist !

  然而,要真就这么成就Golden Core ,却未必能做到丹成high grade 。

  所以,他还想去等待一个契机。

  毕竟要做,就要去做最好的!

  太平道意最为契合的事情,自然就是whole world at peace 。

  而此世八年风波过,燕门关兵戈相交,与北元多有厮杀,再加上鄂王府与南燕的关系紧张,已然彻底撕破了脸皮。

  若是为了止戈而去。

  时时刻刻,Ji Qiu 都能有心念通达之时,而待到那时,想来证得Golden Core Great Dao ,也不过就是唾手可得罢了!

  这就是为何每逢破境前,cultivation 之士都会遇到所谓‘bottleneck ’的原因所在。

  而当历经千帆,有过经历之后,这种bottleneck ,自然也就会随之disappeared 。

  听到Ji Qiu 胸有成竹的回答,清微子看了他一眼,当下laughed heartily :

  “掌教从不会讲无把握之事,眼下既然这样说,那想来便是了!”

  “今朝老道已破境Golden Core ,我准备不日就向鄂王辞别,随后南下,重返紫霄!”

  “据掌教当面描述,想来那长生Sect Lord Mo Tianxing ,八年时间也未必能够修复伤势。”

  “老道此去,定要将旧日基业重新夺回,再开我紫霄山门!”

  想起那昔年的仙山福地,百余年来沦为他人所掌。

  清微子日思夜想,时至如今,终于有机会能够重新夺回,心中一时便不由激动不已。

  但Ji Qiu 此时,却是开口制止了一句:

  “老观主于sect 之情念深厚,我深晓之。”

  “但既然都忍耐了这么多年,咱们也不差再等一段时间了。”

  “放眼如今天下,虽长生教吃瘪,可不愿看到紫霄复起的邪道派系,却还有不少。”

  “比如血海道、杀生寺、Puppet Sect 等邪魔Great Sect ,绝然不会对此坐视不理。”

  “所以,咱们还是得再等等。”

  “待到我证得Golden Core Great Dao ,我当以紫霄掌教之名,广传天下,重新establishing the sect ,替我紫霄正名,以回馈华daoist 之希冀!”

  道人于方才破境的清微子面前一同分析,随后慨然陈词。

  “那掌教,准备何日破境Golden Core ?”

  清微子见此,又发问道。

  “这八年以来,南燕怨声载道,新皇主政武断专横,任用小traitor 邪,使得万民心中不满,民心早已分崩离析。”

  “如今,经过大儒张子厚推动名声,得六州气数加身的Little County Lord 羽翼已丰,再加上如今我鄂王军已渡过江淮,割据淮州,南燕局势一触即发!”

  “此刻,我欲南下,助赵紫琼登临大宝。”

  “而我的Golden Core Great Dao ,便将在这一场道途内,定能成之!”

  八年时间,曾经得到岳宏图馈赠的赵紫琼,合六州气数,眼下的Cultivation 与Ji Qiu 相差无几。

  鄂王军南下淮州,已算是露出獠牙,而南燕朝政事到如今,早已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开来。

  曾经与鄂王岳宏图并称‘南燕双壁’的八武侯之首,太兴侯韩昌文未曾回应燕皇赵牧出兵北上的旨意,继续于太兴州领兵自守。

  太兴州位于南燕一十二州最南部,地处偏远,而不出兵也不领兵的话

  意思很显然,就是想要听调不听宣了。

  太兴侯这目前南燕明面之上,only one 位Celestial Phenomenon Realm 的Martial Saint Level 人物不出面领兵,其他被燕皇提拔上来的wine skin and rice bag ,自然更加不敢。

  毕竟过去八年,北境除却岳宏图外,可是又添上了一位Celestial Phenomenon Martial Saint !

  那人,就是曾经岳宏图手边的副将,都统鄂王军Eight Tribes 的副帅张宪!

  眼下的北境,不谈两尊Celestial Phenomenon Martial Saint ,以及那位儒道大家的支持。

  就单单只论猛将如云的Vajra 境将领,以及足足五十万装备精良,锐意进取的兵卒,普天之下不算北元,就没有哪一方势力能够碰瓷!

  哪怕是那些出尘世外的邪demonic path 派,或是什么栖息山林的Great Demon Great Demon ,也没一个能惹得起的!

  在这种情况下,所有势力都得衡量一个因素。

  那就是一旦鄂王军能够扛得住北边的压力,这南燕一十八州未来,究竟谁主沉浮?

  这个问题,值得深思。

  而南燕一十二州的一十二巨室,便在这个节骨眼上,已经联络上了北境,想要派出自家之人,见一见赵紫琼。

  南燕一十二巨室,代表着南燕一十二方Great Influence 。

  里面有百年士族,也有手握兵权的将领,其中的代表人物,便是于太兴州屯兵的太兴侯韩昌文,还有就是,张子厚所出身的横渠Zhang Clan 。

  君择臣,臣亦择君。

  当今燕皇,得位不正,又依仗邪demonic path 脉,自然不得各方看好。

  以前是没得选择。

  现在有了更好的选择后.

  不是谁都愿意继续为了燕京守门,从而平白被鄂王军铁蹄践踏的。

  南燕一十二巨室,其中半数之多,都有人掌州府官印,他们可以清晰的感知到,赵皇玺的大势在北,而不在南。

  这也就昭示着,鄂王岳宏图说赵紫琼乃皇玺加身,掌燕赵天命的说法,非是作伪。

  光是此一点,就已经把当今燕皇的脸面,给按在地上摩擦了。

  眼下,赵紫琼于鄂王府内将六州气数集合,已是到了最后的临门一脚。

  她已经做好了准备,不日就将南下,去离阳州见一见南燕的十二巨室。

  若成,将南燕一十二州的官印气数,也一同聚集于赵皇玺中,那么想来再过不久,她就将成就一尊掌半壁江山的气运empress !

  到了那时,凭借她与紫霄的渊源,再加上鄂王府lineage ,Ji Qiu 成就Golden Core ,再开紫霄山门,想来成功概率,自然大大增加!

  Ji Qiu 话语方才落下,作为教授了赵紫琼五年的teacher ,清微子又岂能不了解其中内情,一时间顿时如enlightenment 般,不由认同nodded :

  “嗯这样来看,掌教所言有理,此事确实是我太过心急了些。”

  “紫琼也算是我紫霄门墙之徒,她要去见那南燕的一十二巨室,老道作为师长,自当也要替她撑腰。”

  “如今我已证道Golden Core ,为普天之下第一流,南燕的太兴侯不出,除非是燕皇京师的邪demonic path daoist 出面,不然无人能是我敌手。”

  “是否需要我一同前去?”

  待到清微子此言一出,Ji Qiu 瞬间一笑便道:

  “当然。”

  “有一尊Golden Core daoist 坐镇身侧,再加上如今我鄂王府大军马踏淮州,那南燕一十二巨室所开设之地,就在离阳州的离阳侯府,他们又岂敢有所异动?”

  “如今彻底cast aside all considerations for face ,北境战乱已启,不过有张将军坐镇,也并无太大意外,但想要再抽调过多人手,却亦是比较困难。”

  “若能和平解决,接手一十二州的气数,倒还可以。”

  “而若不成”

  Ji Qiu 沉吟片刻。

  “那也就只能用强的了。”

  微风吹拂过,道人面上如春风般,看似举止温和。

  但,他所认定的事情。

  却从来都没有过任何更改。

  这,就是蕴藏于in the bones 的王道。

  又可以叫做,内圣外王!

  南燕,离阳州!

  曾经,Ji Qiu 来到过这里。

  而那一次来,他上了曾经的紫霄峰,将当时的长生教八百disciple 尽皆斩尽,随后尽释万余名handyman 凡人,声震天下,甚至引得一尊Golden Core 追杀而来,最后将其逼退,returned in low spirits after failing !

  直到现在,长生山附近的村镇,还有不少人家立下过长生牌位,供奉着他这尊有道真修的。

  这些沾点仙家色彩的东西,往往最抚凡人心。

  而但凡是离阳州有点名望的家族门第,对于他的名号,will not 不晓。

  此时。

  离阳州城,南燕八武侯之一,有着Vajra Great Accomplishment Cultivation 的离阳侯赵景府中。

  来自南燕一十二巨室的势力中人,汇聚一堂。

  满座衣冠翩翩,如同白鹤欲举,往来之人,俱都华衣高冠,举止谈吐非凡。

  他们的出身,都是这南燕最高层级的权贵,不仅仅是表面风雅,同时内在之中,也都是读书养性的儒士,或是Martial Arts 有成的人杰。

  今日,这些来自南燕all influence 的人,要在这离阳侯府之中,等候一位尊贵的客人到来。

  离阳侯赵景此时一身侯服,正与在场all influence 的代表说说笑笑。

  这些人中,有出身横渠Zhang Clan 的张子厚后人,也有太兴侯亲自示意前来的亲信将领,一个个的来此,就是为了见到那位燕赵唯一的嫡系Imperial Princess 。

  没有任何一方势力,想要当鄂王与燕皇之间的政治牺牲品。

  而长达八年的open strife and veiled struggle 之中,鄂王府所展现的实力,以及赵紫琼身怀赵皇玺的正统表现,都叫他们不得不正视一件事情。

  那就是相较于当代燕皇来讲。

  貌似更有可能稳定江山,更有可能于未来大放异彩的.

  会是那位曾经徽Crown Prince 的嫡女,赵紫琼。

  所以,他们今日才会前来。

  看看那位被鄂王岳宏图扶持出来的存在,到底值不值得下注与追随。

  而此时,周旋了一圈之后,离阳侯赵景与其他各州巨室的人物,都在静静的等待着正主到来。

  今天是暗中约定好的日子,时间正在一分一秒的流逝。

  但在那之前,这位侯府的主人却alone ,行到了角落。

  在这里,正有一面色calm and composed ,身背剑匣靠墙而立的青年,默默驻足。

  他的衣着朴素简单,似乎与在场之人格格不入,就仿若是这侯府之中的仆役一样。

  然而,此人身上所透露而出的那股子imposing manner ,却远远不止如此,他周身的气质就仿佛是一柄利剑一般,叫人一眼见得,便不由望而生畏。

  最起码的,让看得出来与其熟识的离阳侯,言语之中都不由带起了三分敬意:

  “你这些年,到底去了哪里?”

  “竟然.真被你跨出了那最后一步。”

  “南越sword pond 复兴有望啊!”

  听着离阳侯赵景的感慨,杜白抱着手臂,望了他一眼,并未正面回答:

  “这不是回来了么。”

  “刚一回来,就听你说了近些年的major event ,那南燕的皇权更替,竟然牵扯如此之广,倒是有些意思。”

  “鄂王岳宏图扶持的赵紫琼,就当真叫伱们这般看重?”

  青年的话语中,带着些许好奇。

  对此,离阳侯赵景随即解释:

  “你乃是脱离outside the Mortal World 的Cultivation 之人,自然不晓得气运所向的赵皇玺,究竟代表着什么。”

  “就这么说吧,若是那位走通Sovereign Dao ,就单凭着那一枚赵皇玺,她就是这南燕一十八州的正统,乃是真正的万民所向,而身怀大destiny bearer ,自当无往而不利也!”

  “就比如趁势而起的燕太祖,再比如那北境的大元天可汗,便是如此!”

  “秉承气数而生,再加上鄂王岳宏图的庞Great Influence ,当今燕皇与之一比逊色不少,毕竟,他也拿不出什么让我等能够满意的筹码。”

  “所以,诸君这才起了别的心思。”

  “比如,将官印之中积累的冥冥气数,都交给这位未来的女皇,前来达成一笔交易。”

  “反正这些东西,没有赵皇玺,得位不正的燕皇赵牧,他也聚集不起来。”

  离阳侯论及其中隐秘,不由娓娓谈道。

  至此之时,这青年才慢慢nodded ,眸中闪过了几分looked thoughtful 。

  此时,待二人正聊间。

  门外,便有一张拜帖,奉上侯府。

  随着一袭purple clothed ,peerless grace and elegance 的silhouette 惊鸿一现,伴随着那白袍道人的silhouette ,带着entire group 一同到来。

  正主终至,大幕将开。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