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Inverse Heavens To Change My Fate Chapter 258

  第258章 哪怕跨越时空,我亦会前去寻你!

  “好远啊”

  感受着Divine Soul True Spirit ,那微弱的一如风中残烛般,似乎转瞬即逝的一点儿波动,敖景双眸照破这殿外玉墙,穿过了层层屏障,望向了那遥远的东方。

  那一点儿突然出现,却又微弱到近乎不可寻觅的气机,就是在那个方向。

  不知,几百万几千万里之长,更不知要跨越多少方界域。

  但,总归还是寻到了。

  将肩上的烟纱褪去,女子着一身宫装,以一根七彩发带,将背后长发束起,随后迈动步伐,出了这仙殿水宫。

  她this step 走出。

  层层禁制,无穷壁障,转瞬消退。

  殿内的侍女,哪怕身上无穷气机缭绕,搁在外面都是一方Great Demon ,可掀起无边巨浪,搅动一方风云。

  但在这女子面前,也只能trembling with fear ,不敢多言。

  “敖景,你要去哪?”

  当这穿着一袭青金宫装的女子,踏出水宫,一双jade foot 落在长阶尽头,门槛之外时。

  一道自西海核心之地传来的道音,于这八方长阶拱伏虚空的水宫内外,悠悠响彻。

  “你如今的cultivation base ,距离Divine Soul 蜕变,化为Primordial Spirit 的realm ,也就只差了一步之遥而已。”

  “过了这一关,那才是Life and Death Book 上除姓名,纵使纪元消磨之劫降临,你亦可选择自封一地,独善其身,静待下一纪的到来。”

  “如今大世开启,却又是落幕之时,时间已没了多少。”

  “外界正是一片乱象,伱距离最后一关,不过只差一步,又非应劫之人,有何要紧之事,须得出了西海道域?”

  这声音回荡宇内,语气苍茫,水宫仙殿范围之内,但闻此音者,无不是body trembled 。

  西海之主,妖圣魁首!

  他的存在,就好似一尊Legendary ,是Monster Race 之中当之无愧的Peak powerhouse ,此世数个Great Golden World ,百家诸道争鼎,其皆亲眼见过。

  除却那些个自上个纪元遗留下来的古老道统,和那些自封不灭的old monster 外,纵使是有Primordial Spirit 存世的当世Holy Land ,也决计不敢撄其锋芒。

  听到这厚重的sound transmission ,敖景抬头:

  “Old Ancestor ,我出关,自是有非要我去处理不可的事情。”

  女子声音平淡,并没有多少波动,对于这声音置若罔闻,随即化作一道光柱,就欲破开Sea Territory ,入了云霄。

  “Primordial Spirit 之关,须得Divine Soul 无漏,但我之Divine Soul ,却是缺了一角,若是不能补上,当难证得Primordial Spirit ,纵使我承您bloodline ,亦是如此。”

  “往日里,是我不欲掐灭过往,踏出那最后一关。”

  “但现在,却是机缘到了。”

  “若是不能去见上一眼,那纵使活到了寿数尽头,我也不会心甘,更impossible 破境功成,封得圣名!”

  她的语气强烈,稍稍溢散的些许气机,更是将这座浩大水宫,给震的隆隆直鸣。

  女子无视了那道劝诫之音,三步跨出,已是穿过了数thousand zhang Sea Territory 之深,随着一阵stormy sea ,翻涌狂袭。

  西海之上,敖景一袭宫装迎风吹动,以发带束起的长发末梢飘飞不止。

  她看着瀚海碧空,万里如洗,感受着那微弱到近乎磨灭的Divine Soul 联系,took a deep breath ,根本没有犹豫多久,便往东方一路飞渡而去!

  而此时,西海深处。

  在这偌大Sea Territory 的中心,一方道域的Spiritual Qi 根源,敖元盘踞于spring 旁边,上百年没有怎么动弹过的身躯,此时抖了抖身子。

  “逝水东流,老一辈已然落幕的bits and pieces ,这些年轻一辈,也开始逐渐绽放出属于他们的rays of light 。”

  纪元之末,Heaven’s Chosen 辈出。

  South Mountain Range 诸域,有运朝如同大日,赫赫升起,在短短一千余年的时间里,便举一朝之气数,锻出气运Supreme Treasure ,镇压底蕴,雄踞一方独霸,可叫板Holy Land 。

  有道人一只手镇压了七大正宗的联手抵制,一枚宝印一手thunder technique ,破局而出,后又极尽升华迈出了最后一步,在短短时间之内,成为了万载以来,最为年轻的Holy Land 开辟者。

  魔脉修者,有巨擘化身myriad forms ,比肩悠久古史之中的heavenly demon 。

  更有Heaven Blessed Genius ,古来横推无敌手的年轻Heaven’s Chosen ,白发red-clothed ,执一柄剑,为大劫之子,不过八百年,便走尽了他人一生的道路,证得Primordial Spirit 果位!

  兵家兵仙,Martial Arts 巨擘,儒脉半圣层出不穷!

  西海之主,被诸域共尊为元圣的老者,念叨起这些后,慢慢站起身来,背着双手,目光望向敖景破虚离去的方向,brows slightly wrinkle :

  “但。”

  “本圣这唯一的嫡系后裔,又究竟在想些什么呢”

  “不过是微末之时的些许相伴,在Eternal Inextinguishable 的漫长旅途之中,短暂的一如彗星坠落一般,转瞬即逝。”

  “为了这点儿执念,却要自缚Divine Soul ,难出Primordial Spirit ,无法封号称圣,是为哪般?”

  “这次闹出如此大的情绪波动,又以成道为由,可一千多年了,要是能觅得,又何至于到了今日?”

  “唉”

  老者叹息罢了,shook the head 。

  敖景为True Dragon 一脉的descendant ,又是最为纯正的Imperial Family bloodline 。

  作为Primordial Spirit Level 数的Great Demon 圣,对于她的前尘往事,敖元又怎可能不会调查清楚。

  是以,他对于敖景为何困于最后一关之前,可谓heart is like a clear mirror ,再是了解不过。

  而今纪元即将落幕,是此世最后的辉煌。

  极尽辉煌过后,便是无法言喻的末世。

  到了那时,万灵都将寂灭,数遍诸域,无论正宗、旁门、Unorthodox Path ,亦或者末流修者,都将迎来落幕,哪怕Holy Land ,也大半无法幸免。

  只有那些最为古老的道统,以及破境Primordial Spirit Level 数的存在,才能保障以自封,亦或者行reincarnate and recultivate 之法,暂避劫难。

  在这种情况下。

  不证Primordial Spirit ,去遍观这般多的儿女情长,又有何用?

  到头来,若不能跳出Sea of Bitterness 。

  也难免沦为枯骨一具,葬身在历史的风沙之中,彻底消磨于无形。

  毫无意义。

  但,作为Old Ancestor 的他,却又无法去当面劝阻。

  这种路,只能由当事人自己去走,旁人的说道并不会起上任何作用。

  “算了,任她出去走走吧,也未必就是坏事。”

  “如今她的cultivation base ,各方Holy Land Holy Lord 、古老道统道主不出手,谁人能是她之敌?”

  “无论此行是死了心也好,变得更加偏执也罢。”

  “那千百年都难以消磨的念想。”

  “想来,也总归该作个了结了。”

  不谈西海wind and rain 。

  此时的Ji Qiu ,于Divine Firmament 峰巅与李秋白筹谋罢了。

  察觉自身有异,当下匆匆而归,便于Clear Wind Mansion Cave Mansion 之中入了静室,盘膝于蒲团之上,双眸微闭,气息绵长。

  他在观想。

  观想自己以太平道意化作Dao Rhyme ,再度结成Golden Core ,与Divine Soul 映照之后,所发生的某些意想不到的变化。

  “这是.”

  Divine Soul 内视,Ji Qiu 看着几缕与自己纠缠不休的契约烙印,神色略有些许怪异。

  对于这Divine Soul 契约,他自不陌生。

  正是当年与敖景缔结,Divine Soul 相契而留下的那一道。

  “第三世的经历不是已经结束了么?”

  “而且我身为岳无双的那一世Divine Soul ,在将Primordial Yang 剑封于镇元山后,也彻底消散在了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早已不复存在了。”

  “为何这道契约.”

  Ji Qiu 想起那张相伴了several decades ,在最后时刻似哭似笑的pretty face ,一时真身证得Golden Core 的喜悦,也被这突然勾起的回忆,稍稍冲淡了几分。

  轻轻引动法力,在这Divine Soul 契约之上波动了下。

  随后,道人Divine Soul 一颤,瞬间心神牵引,有了些许恍惚。

  他.

  好像在极为遥远之地。

  感受到了一股与他Divine Soul 相联的气息。

  那气息浩大、mysterious 、强盛,仿佛只需一息,就能将他泯灭于无形。

  Ji Qiu 在这一Divine Sense Strand 影响之下,就仿佛无边大海之中的一calm boat 般,只需要一道浪花轻轻拍打,就足以令他倾覆,彻底沉入海中,陨去性命。

  不过好在,在这两者缔结的契约之中,他却是占据了主导地位。

  因此哪怕那另外一人cultivation base 通天,实则也并不能威胁得到他。

  但。

  Ji Qiu 想起了曾经在Divine Firmament Sect 传法殿,感悟五thunder technique 时,那追本溯源所见到的一幕景,心中隐隐有了道预感:

  “这Divine Soul 契约,是我与敖景缔结的,按道理来讲,只需五百年一至,便将会自行消散。”

  “然而现在看来.”

  “貌似that girl ,她并没有选择解开,反而一直耗费心神,将其维系到了现在。”

  Ji Qiu 有些苦笑。

  通过这道契约,他能够隐约感知得到,如今的敖景一身cultivation base cultivation ,早就达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

  就算是他前世全盛之时,与其对比,也不过如同一只大一些的蝼蚁罢了。

  “当年最后一别之后,我传来Eastern Wilderness 一不知名的道域,现在看来,纵使大燕相隔甚远,但想来也应在this world 之中.”

  “等等!”

  “按我如今的cultivation base ,都能感知得到敖景的气息,那么她无疑也能感受到我的存在。”

  “修者越到后面,进境便是越发晦涩艰难,往往数百上千年参禅悟道,苦苦修持,都未必能够求得一个breakthrough 。”

  “而那道Divine Soul 契约,于敖景而言,无疑是一个极大的束缚,在这种情况下,她度过了不知多么悠长的岁月,到达了这般强大的地步,却仍是不愿将其断掉”

  道人越想越深。

  他想起了二人在那渝江海礁石上共饮,随后那女子强颜欢笑,道了一声:

  “五百年还没到,你可别死了啊”

  念及至此,道人一个shivered 。

  到了最后,更是不由抚额一叹:

  “她”

  “不会来找我吧?”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