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Inverse Heavens To Change My Fate Chapter 259

  第259章 苍茫大地,一具残尸!(17加更,感谢ak的两个Alliance Leader !)

  Divine Firmament 山,Clear Wind Mansion 。

  Ji Qiu 一时confused ,思绪烦杂,越是去想,依照着敖景的性子,他就觉得这种可能,越有可能!

  虽不知如今距离第三世轮回,到底隔了多么遥远的时间线。

  但就凭敖景如今能达到这等connecting the heavens through the earth 的cultivation base 。

  Ji Qiu 就晓得,当年的时代,与眼下的时代相隔,是决计不会近了。

  就像是他第一世的那位老友,闲来无事,便勾栏听曲的Zhao Haizhen 一般。

  按照Ji Qiu 根据张守一和Divine Firmament Sect 的时间线推敲,这样细细一算下来,起码也得是七八百年前的历史。

  而敖景和大燕,应是更加遥远才是。

  坦白来说。

  若只论好处的话。

  敖景来寻他,对于眼下的Ji Qiu 来讲,自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试想一下。

  能比Ji Qiu Peak 之时,都要强大了不知多少倍的存在

  那最起码最起码,也得is a 万寿无疆的法相True Monarch !

  这and the others 物,说句不好听的。

  真要是降临这小小的Northern Cang State ,什么北沧十三旁门道脉,什么跨海的Great Demon Flood Dragon

  怕不是连人家一巴掌都撑不住。

  然而。

  Ji Qiu 并不是一个见风使舵,看到他人一朝得势,便趋炎附势的人。

  正所谓宁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

  这并不是说,Ji Qiu 不想借着敖景的势,去得到一些好处,毕竟白捡的谁不愿意,虽说有些吃软饭的嫌疑,不过要是有,他也并不会去拒绝。

  他只是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敖景。

  不仅仅是因为此刻身份的原因,其实更深层次的,还有曾经遗留下来的一些历史问题。

  毕竟自己虽说不过春秋一瞬,便回归了主身,根本没有经历多少间隙。

  但有可能这短短数秒时间,在他人眼中,便已经是历尽千帆,足足过去了不知多么悠久的岁月。

  有可能是几百年,也有可能是几千年。

  面对敖景曾经的问题,is it possible that 他Ji Qiu 数百上千年,都想不明白一个答案么?

  有那么一瞬间。

  Ji Qiu 心中有愧。

  不过纵使再是愧疚,他也不知该如何面对那个姑娘。

  因此,道人心下倒是有些自我安慰:

  “哪怕Divine Soul 契约未断,但根据感知,几乎与远在天边无异。”

  “纵使是来寻,也未必就能找得到我。”

  “时间还长,无需介怀,还是以眼下之事为重才是。”

  这样想着,Ji Qiu 强行转移了心绪,不再继续想下去,因为要是再想的话,他感觉就更加对不起敖景了。

  收回目光后,Ji Qiu 看着与Divine Soul 相联的Golden Core ,其上densely packed 的Dao Mark ,却不时划过flashed with blood color ,眸子便不由露出了思索之意。

  “这是,我曾经日夜祭炼的道兵。”

  “属于Primordial Yang 剑的Divine Soul 烙印。”

  感知着上面的波动,Ji Qiu 闭眸:

  “这样看来,reincarnation ,defy the heavens and change the fate ,我虽是以一个全新的身份开启一段段completely different 的人生。”

  “但其实每一世化出的Divine Soul ,都与本我无异。”

  “从True Spirit 的角度来看,我从来都未曾泯灭过。”

  “不然无论是与敖景的Divine Soul 契约,还是这Primordial Yang 道兵之上铭刻的道印,will not 尚且存在着。”

  “有些意思.”

  说起Primordial Yang 剑,Ji Qiu 挑了挑眉。

  此刻,他忽然想起了previous life 最后教诲数年,虽无master and disciple 之名,却有master and disciple 之实的那个brat 。

  “Primordial Yang 道兵尚有我Divine Soul 烙印,未曾消失。”

  “这样讲的话,陈玄应该还没有将其取走。”

  “我当年离去之前,分明告诉了他若是到了Golden Core ,可去那镇元山取走道兵,如今Divine Soul 烙印未断,那小子.”

  想到这里,道人shook the head ,轻声一叹:

  “看来,终究还是命里无缘呐!”

  “罢了罢了。”

  “根据敖景的cultivation base 推断,起码也当是千年前的事迹了,未曾取走Primordial Yang 剑,想必陈玄小子,早就化作了尘土一堆,沦为枯骨。”

  “毕竟谁能挡得住一柄道兵的诱惑?”

  “只是可惜,那小子temperament 、perception 、Dao Heart ,俱都达到了标准,就是aptitude 差了点,不过那一卷Taiping Sutra ,也足以弥补三分才是。”

  “再加上我那storage ring 之中的资源,既这都无法供其达到Golden Core Realm ,也确实算得上是命中当如此了。”

  “既他不能取走,那待到我寻至当年镇元山所在。”

  “Primordial Yang 剑,便合该or for 我所掌!”

  Ji Qiu lightly said 着。

  随后,便以Divine Sense 触动这道禁制烙印。

  而next moment ,他的frowned ,不由有些震惊起来:

  “等等.”

  “这股感知.?”

  此时,随着Ji Qiu 的触动。

  位于Northern Cang State ,人烟罕见,相传就连Golden Core daoist ,都曾陨于其中的绝地禁区之一。

  突然最中心的山峦之下。

  有一处布满禁制的Formation ,稍稍颤动了一二。

  待到Ji Qiu 于Divine Firmament 山突然睁开眼眸。

  他的目光,布满astonished :

  “好近!”

  道人站起身来,在静室之内来回踱步,目光晦暗不明。

  这一刻的Ji Qiu ,将前后诸事宜联系起来之后,又思及陈玄曾言,一拍脑门,当下便低声lightly said :

  “早该想到才是。”

  “Northern Cang State ,两尊Primordial Spirit 道君大战,将一域祖脉spirit root 打得破损,致使Spiritual Qi 溢散,后才慢慢落寞.”

  “再加上千年前,北沧True Monarch 证道法相,自北沧走出,此域这才得名。”

  “而再往前推,刚好合得上一些杂书之中的道域记载!”

  如今Northern Cang State 的旁门一十三道脉,不过都是北沧True Monarch 证道,且在此域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慢慢复苏之后,这才建立而来的。

  若说千年前的景色与眼下之景,用Ji Qiu 这当事者的目光来看,那自然是completely different 。

  都说十年可见春去秋来,百年可见birth, aging, sickness and death ,千年可叹王朝兴替。

  这过了千年之后,道上一句the blue sea turned into mulberry fields ,那真是一点都不夸张。

  当年第三世落幕之前的最后数年,Ji Qiu 也算是随同陈玄,在那荒芜道域行走过的。

  要是和眼下做一做对比.

  前后差距,那完全就是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根本unable to mention on equal terms 。

  怕是连往日里像模像样,曾经游历过的山川大河,此刻再去,都未必能够寻觅得到!

  “这可真是回首一顾,尽是沧桑啊.”

  将一切都串联起来,只觉拨开云雾的Ji Qiu ,顿时由衷的感慨了一句。

  而next moment 。

  “不大的年纪,不曾想感悟却是不少。”

  一道略带着些调侃意味的声音,却是随着他的话语落下,在这间狭窄的静室内响出。

  空气此时,因有异声,瞬间凝滞下来。

  “是哪位Fellow Daoist 莅临我Divine Firmament 山?”

  “不知,可否当面一见。”

  末了半晌,见不到silhouette 与气机何来,Ji Qiu 眼神微眯,并不慌乱,只是语气calmly said 。

  看着模样,道人并未对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有着多少在意。

  但他那一颗不过方才结成的Golden Core ,却是飞速流转,法力涌动,就连整个身躯都绷紧成了一线。

  只需一刻。

  他便能气吞百脉,以气御雷!

  能在他悄无声息的时候开口,且还潜伏进了Divine Firmament 山门,并未引起Mountain Protecting Great Formation 与任何cultivator 的注意。

  光凭这一点,这人来头就决计不小。

  要么是有什么玄奇手段,要么

  就非是丹境daoist ,有可能是更加恐怖的True Monarch !

  无论是哪点,都须得提起精神,不能有一丝松懈。

  Ji Qiu 已经准备好了。

  如果对方心怀恶意,真要是不可力敌,没有任何办法的话。

  那么最坏的打算,便是直接开始轮回模拟,在无限次的defy the heavens and change the fate 之中,寻得那a glimmer of survival 。

  如此虽无法立刻回馈本我,但也总比坐以待毙要来的好。

  似乎感知到了Ji Qiu peaceful 下,那隐藏着的强烈戒备,方才出声的人,复又笑了一下:

  “小子really strong 的戒备心。”

  “不过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非是我自己来的这Divine Firmament 山,而是”

  “你带我来的呢?”

  这话说出,叫得Ji Qiu 顿时一愣。

  “我带你来的?”

  他的眉头皱了皱,有些不解。

  拜入Divine Firmament 以来,他甚少出山,只潜心Cultivation 。

  因为千百万次的风霜磨炼,他早就在一世又一世的模拟之中,历练过无数次了,所以根本不需要和same sect 一样,需要Worldly Desire Refining Heart ,以增进阅历。

  这人道是他引其入的Divine Firmament ,这是何说法?

  道人心中正揣着疑惑。

  而next moment ,天旋地转。

  待到Ji Qiu Divine Soul 归位,再睁眼时。

  他眼前的这方Heaven and Earth ,已非再是Clear Wind Mansion 静室之中。

  “这,这里是”

  看着脚下干裂的大地,以及荒凉肃穆,一片苍茫的景色,Ji Qiu 感到了几分熟悉,随后眸子慢慢收缩:

  “是我当时在补天派,为了铸成补天Dao Body ,七日之中日日追本溯源,Cultivation 一法补青heavenly technique ,所观摩的那道场景。”

  这样一回想。

  那方才在自己Cave Mansion 静室内,略带着几分笑意的声音,与当时that able to support both heaven and earth ,俯瞰一域的silhouette ,所讲道时的声线

  倒是确实。

  有那么几分相似!

  道人念及至此,suddenly 抬头。

  这一眼,当下叫得他眸子一凝,禁不住脚步一退,背后有寒气‘蹭蹭’上涌。

  原本,在他印象之中身担大日,如同烈阳般耀眼璀璨的that silhouette 。

  此时不再able to support both heaven and earth ,只于距他不过数十丈开外的地方,盘膝于地,身躯碎裂,有黑血干涸在体表。

  在他身躯一旁,有一柄断裂的long sword ,碎了一地,根本拼凑不齐。

  他的胸膛上破碎了一个大洞,有一柄战矛从外到内,将其彻底贯穿,钉死在了这片大地之上,连虚空都为之贯穿,根本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这具fleshy body ,神威散尽,彻底风干,甚至连过去了多少年,都完全不知。

  更是彻底颠覆了,Ji Qiu 曾经所看到的那一幕场景。

  如不是这张脸和自己记忆之中,有那么些许相似。

  恐怕Ji Qiu 决计不会认为,这二人会是同一个人!

  “现在,知晓本尊为何会这么讲了吧?”

  “小子,伱很特别。”

  “所以,你能见得到我。”

  之前的声音,再一次于Ji Qiu 耳畔响起。

  this time ,Ji Qiu 的心绪,与方才已是有了些许不同。

  (ps:大早上看到上俩盟,受宠若惊,上架时写的一个Alliance Leader 五更一万,两个就是两万,两万字的话,我看着加吧,尽量还完,还是谢谢大佬了。)

  (ps:另外月末了,大家要是还有多余的月票,麻烦投一下作者君吧,快两千了,谢谢大家QAQ。)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