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Inverse Heavens To Change My Fate Chapter 296

  第296章 心有覆海翻江意,何须顾忌?当驾车辇且徐行!

  空气中刮拂着凛冽的风,寒冬到来的First Stage 雪,显得格外寒冷。

  田氏车辇停留于这稷下门外。

  那身穿purple 罗裙的少女,晶莹的眸子看着染上微微白霜的两座白玉碑,看着上面孟轲与墨翟的题字,犹豫再三,终于还是没有驻足。

  执刀的护卫,在这学宫外停留,而田姒则第一次以一名divine blood 后裔的身份,迎着寒风与往来学士的异样眸光。

  走入了这所education for everyone, irrespective of background ,兼容百家的Jixia Academy 。

  她此次来,是代表田氏,请见近来最负盛名的稷下诸子之一,Ji Qiu 先生。

  并请其入世,效命于王,治理齐地。

  早前曾经讲过,这是一所面向所有人开设的学术交流之处。

  无论是divine blood 后裔,亦或者普通凡民,都可以comprehend 其中学说,觅得超凡前路。

  毕竟是立于齐王宫下辖的学派,虽掌权与治理者,皆是孟轲之流的学术expert ,纵使是齐王,也干涉不得。

  但实则名义之上,稷下如今仍是齐地的势力。

  只不过,大部分的divine blood 贵族,都对于这座学宫一直都不屑一顾罢了,而且齐王不出面,他们也无法干涉这座学宫的运行。

  但同样的。

  除却韩非等寥寥之辈外,这座学宫to-and-fro ,去去留留的divine blood 后裔,极为稀少。

  田姒,便是其中之一。

  她是那种很少见的异类。

  哪怕出身齐地显赫的上卿田氏,祖上更是流淌过失去了‘王’名的尊贵bloodline ,但对于凡民提出的超凡之道,她对其,却是格外感兴趣。

  甚至比钻研自己身上流淌的divine blood ,都更要认真。

  自遥远的三晋大地游学而来的法家诸子,韩非Mister Han ,便是流淌着王的divine blood ,但他却并没有因王血尊贵,便放弃了对于知识的求索。

  他选择了,另外一条艰难的道路,倡导法理与规矩,也正因如此,他无法在故国倡导自己的学说。

  是以跋山涉水,这才来到了这座稷下。

  在这座学宫里,诸如这位Mister Han 一般的人物,还有很多。

  在田姒的眼中,他们为了钻研学说,觅得超凡,自身的天资与付出的努力,都是同辈之中绝无仅有的。

  是流淌着divine blood ,只需延续祖上的余晖,便算是达到极限的divine blood 后裔,无法做到的奇迹。

  divine blood 天生注定,王、公、卿、士,每First Rank 都森严苛刻。

  如无王血灌注,提纯自身的bloodline ,那么终其一生,divine blood 后裔们也impossible breakthrough 自身bloodline 上限的束缚。

  出身上卿田氏,田姒名列上卿之列,且是嫡系bloodline ,若是将自身的bloodline 沸腾到极致,当可媲美百家Sect 的领袖诸子。

  但,若是人连更进一步的展望都没有,才是一种悲哀。

  田姒渴求知识,更渴望有朝一日,能够成为天上的神圣,亦或者地上的圣者。

  如姜齐的初祖,地上的夫子,Purple Qi 弥漫整个临淄的道尊,以及有可能做到this step 的季子先生一样。

  那样的人或神,才是她追赶的目标。

  “先生.”

  “如果是你,你会如何做呢。”

  田姒眉眼低垂,看不清心中所想。

  作为田氏的嫡系bloodline ,她很清楚,为何田氏要见Ji Qiu 这位如今风头正盛的稷下大贤。

  因为据说,齐地的王,已经对稷下有些不满了。

  在这片古老的北境大地上,齐地的王,享有着stand by one’s word 的话语权。

  他是在那场血与火的杀伐之中,亲自斩杀或是摘下了一尊尊王冕的人物。

  如今千百载过去,那些个曾经的王,不是化作了just a passing scene ,就是以divine blood 为誓,成为了效忠于齐的古老公族。

  齐王,就是齐地Supreme 的意志。

  往日里,他一意孤行,要叫稷下巍峨耸立。

  那么哪怕是上卿乃至于古老的大公,诸士联合在一起,也无法忤逆他的意志。

  但是,

  这都是过去了。

  在齐王不再愿意叫稷下屹立,叫这凡民的学术超凡,再显得那般Supreme 之时。

  那么稷下,早晚都将不复存在。

  在这一年的时间里,稷下中下层的学士们,便几乎有半数之多,都或多或少,受到过divine blood 后裔的影响。

  诸子建立的稷下学派,本就有不少的学士,主张效命于divine blood ,以自己所学的学说,去治理这个混沌的时代。

  而经过这些时日的酝酿,齐王的恶意,divine blood 的针对一并袭来,一时间,更是叫不少自各地而来的学士,心神晃荡。

  齐地的凡民们不知,但是自其他遥远土地游学而来的他国学士,却是极为清楚,在这片由周天子统御的土地上,其他的古老国度,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能够投效Qi State ,与普通的士族并列,出任一方官吏,并掌管着无数比之自己要更加弱小的凡民性命

  在这个时代,对于没有流淌divine blood 的凡民而言,已经是无法言喻的权贵了。

  powerhouse 挥剑,抽刃向更powerhouse ,勇气固然可嘉,但无论如何,我们都不得不承认,这只是少数。

  更多的人呐。

  他哪怕钻研着最为上乘的学说,但其本质,却依旧是目光朝下,向着更弱者挥拳。

  这是人的劣根性。

  也正因如此,才需要所谓sage 出世,去将这种趋向掐灭,彻底拨乱反正。

  稷下建立这么多年,从而积蓄的实力,绝然不弱。

  哪怕是齐地,在齐王不出的情况下,想要将其颠覆,也几乎将是一件impossible 的事情。

  就像是齐王说的那样。

  nurturing a tiger to invite calamity !

  但就算如此,面对着这种波动时,稷下的诸子与大贤,依旧没有一个露面,与齐王撕破脸来。

  因为直到如今,这些divine blood 贵族所做的事儿,归根结底speaking of which ,都没有踏破那道底线。

  稷下是强,但还没有强大到可以颠覆齐,乃至于取代周的地步。

  哪怕是加上七国所有的百家Sect ,诸学Holy Land ,亦是如此。

  他们在忍。

  忍着这来之不易的平静,与可以无限提升自己的宝贵机会。

  只要不是危机悬于头顶,诸子与先贤,便不愿放弃这座经营了许久许久,俨然已经成为了凡民学术Holy Land 的稷下。

  但,有些人却坐不住了。

  他们想要沿着那条线,再往下探一探,去尝试一下。

  尝试看看,那些开馆授徒,名列诸子的大贤.

  到底是否和他们的名望一般,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难以拉拢!

  虽说没有任何blade light and sword shadows ,但最能杀人的利刃,往往都是隐匿于无形之间。

  田姒踏入稷下。

  她沿着旧日的古道,走向了那一栋栋朱红作漆的ancient wood 阁楼群落,走进了那间悬挂‘太平’的学堂。

  而此时,道经入门,融入补天经内的Ji Qiu ,正巧无事,于堂内讲学。

  如今的他,一袭简单的白净长袍着身,一身气质褪去锋芒,渐入平凡,唯一双眸子熠熠有神,堪称Return to the Natural State 。

  他的目光,与那门外的紫裙少女交汇,但不过须臾便挪了开来。

  而田姒也没有开口,她只是在这堂下寻了处空旷之地,便盘膝落座,静静听着Ji Qiu 讲解精要。

  窗外的雪,仍然在落着,而少年那与年纪并不相符的醇厚嗓音,语调起伏,一直都未多作停顿。

  属于Taiping Sutra 的精要,以及对于夫子的天下大同,对于孟轲的民贵君轻,还有墨翟的舍身取义等诸般道理。

  在这少年口中,皆是have the words at hand ,娓娓道出,简短而又直至本意,使人闻之易懂,几如enlightenment 一般。

  一年多的时间,Ji Qiu 的名声早已打响,是以每每讲学,皆是座无虚席。

  诸子之中最为年轻,而学问最盛者!

  在偌大稷下,数遍诸学士口中,当以他当仁不让!

  直到,one hour 之后。

  这场讲学,才算落罢。

  随着a 士子起身,对着那white robed youth 俯身拱手,继而跨过门槛离去,只余下田姒一人时。

  Ji Qiu 的视线,这才落到了她身上。

  身穿purple 罗裙的少女,矜持而又高贵,是那种落于芸芸人群之中,也一眼便能瞅见的拔尖人物。

  而她的身份,则更是特殊。

  Ji Qiu 自是认得田姒的。

  不仅认识,而且比较熟悉,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少女还当得起他一声disciple 之称。

  因为在Ji Qiu 讲学的这一年多以来。

  少女从无缺席,且每每都是最为认真的那一小撮人之一。

  再加上她的身份,以及从无到有,便能在这个时代Qi Refinement 有成的cultivation aptitude ,都能叫得Ji Qiu 对她有着几分深刻印象。

  见着今日的少女brows slightly wrinkle ,看上去略has several points of 愁容,Ji Qiu 便知她心中有事。

  “田姒,今日讲学,你听得并不认真。”

  white robed youth 单手背负,另一只手握着竹卷,走到了少女身前,轻轻敲了敲她面前的案桌,语气温声提醒。

  而被这声音乍然惊醒,心中一震的紫裙少女,当下就好像是被捉住心事的鼠儿一般,连忙抬头。

  她看着眼前眸子幽深的Ji Qiu ,顿时有些慌乱,purse one’s lip ,知道今日无论如何,都是避不过去,于是有些无奈,便只好应声replied :

  “劳烦先生费心,田姒”

  “今日确实思绪纷杂,未能concentrated one’s mind ,听得先生讲学。”

  少女耷拉着脑袋,心中有些纠结。

  田姒到底阅历较少,虽生于显赫之家,但平素里也没有经过多少winds and waves 。

  此番若非因她与Ji Qiu 有着disciple 渊源,田氏,或者说是受王授意的齐地诸卿,也不会以她作为传讯的导火索,前来这稷下,请Ji Qiu 上田氏一见。

  而且,在Ji Qiu 这等见惯了世事沉浮,从多少蝇营狗苟之中走到今天的人物面前。

  她就好似一张白纸一样。

  只是一眼,便能从内到外,都给看得是清清楚楚。

  Ji Qiu 思考到眼前少女的身份,以及最近齐都的风云变化。

  隐约之间,大致也能晓得,如果矛盾再次升级,那么那位王,亦或者这偌Great Qi State 的诸位上卿,下一步的矛头,将会指向谁。

  “名头太盛了啊!”

  少年心头晃动,猜测出了个五六分来,不由一声轻笑。

  但,却也并未因为自己的猜测,便露出分毫惧怕的意思。

  在模拟之中,稷下的破灭不可制止,但稷下的诸子与sage ,也不是什么吃素的。

  若七国的王血,一同抵制Human Race 走出的超凡,那么哪怕百家如今已有夫子,李耳等证得陆地圣者,以及诸子辉映,接连出世,也impossible 扛得住那天大的压力。

  然而,七国与周,经过了这数千年近万年的演变,时至今日。

  早已是诸王征伐不休,恨不得取缔对方,夺取彼此的divine blood 与权柄了。

  哪怕是模拟之中,齐王愤怒至极,集公卿之力,强势破灭了稷下。

  可有夫子以及诸子在。

  哪怕大势在齐,refrain from shooting at the rat for fear of breaking the vases 下,齐王终究也没有痛下杀手,只是让这座曾经的Jixia Academy ,彻底归墟而已。

  模拟之景,放眼今日,亦是一样。

  哪怕提早了好些年,可若齐地当真要对Ji Qiu 发难,除却古王与大公出手,不然.

  恐怕是拿捏不到他。

  even more how ,他的背后,可还是站着夫子与道尊,以及整个稷下的势!

  就算是模拟之中,齐王虽是发难,也伤及了不少学士。

  可百家的诸子之流,虽有伤残,但那都是与上卿搏杀而陨的。

  作为最上层的棋手,他有着属于他的顾忌,起码,不能直接杀向这些比他要弱小的人。

  而若是这无冕的divine blood 之王,与那些古老蛰伏的大公不出,那么不过媲美丹境的trifling 上卿,若是想要动Ji Qiu

  他就能把这片齐地的天都给掀了!

  even more how ,如今道经入门,百家学说尽纳于胸,Ji Qiu 积累足够,正准备离去稷下,寻朝歌一飞冲天,他又怎会怕了这北境的齐?

  是以,少年心中了然,是以直言不讳,straight to the point 便道:

  “心中纷杂,那必然是心有所忧。”

  “而既有所忧,却又来听我讲学,此事,想来是与我有关吧。”

  “田姒,若是有什么与我有关的难言之隐,尽管与我诉说即可。”

  “伱听我讲学一年有余,虽是出身尊贵,但论好学与aptitude ,当为这学宫cream of the crop 的一撮。”

  “我很看好你的未来。”

  “因此,不必如此拘束。”

  Ji Qiu 娓娓道来,随后眸光平视,直看着眼前的少女,示意她若是有难言之隐,当直言即可。

  对此,田姒更觉愧疚。

  一方面是出身家族,一方面是授经讲学的先生,她即使隐约晓得其中细节,但夹在其中,却也都无力阻止。

  最后,田姒哪怕再是难言,也是没了办法。

  只得声音低沉,将九卿之一的田氏,请Ji Qiu 出面一见,并隐约有叫他出世,为Qi State 效力的意思,告诉了眼前的少年。

  讲罢,看着眼前眸子仍旧没有多少波动的Ji Qiu ,田姒张了张嘴,想了又想,还是有些忍不住道:

  “先生,田姒素来知晓你的学说主张与见解,虽at first 不敢苟同,但一年多来,也折服于了先生的气魄之下。”

  “若是.若是你不愿去的话,只留于学宫,有夫子与李Old Mister 的名在,齐王冕下不出,应是无人敢于强逼与你的。”

  “这样即使事后,被人诋毁几分名望,也总好过.”

  说到这里,少女的声音有些低了下来。

  而Ji Qiu 则接过了话:

  “总好过万一闹得不愉快,被人侮辱下不来台,会显得更加难堪?”

  他话说完,田姒讷讷不言,但那副表情,显然就是一副认同的意思。

  见此,Ji Qiu 顿时失笑了起来,手中竹卷更是摆了摆:

  “田姒啊,你还是不了解先生我。”

  “我这个人,是最不愿意被人架在架子上烤了。”

  “一年多来,稷下学士对于齐地divine blood 贵族,大都多有怨言,这个时候你田氏大张旗鼓,亲自来稷下请我前去,无论我去不去,都落不得好。”

  “既是如此,又何须避之不及?”

  “大大方方的去,堂堂正正的回,才是我辈风采!”

  “且去学宫门外wait for me. ”

  “容我更衣一番,便与你驾车辇同去!”

  说完,Ji Qiu 背身,便往自己的院落大步流星。

  只余下田姒还没彻底回神,尚还在回味Ji Qiu 这一席,干脆利落的话语。

  稷下宫门外。

  待到那铭刻着鸾凤与Divine Bird ,以及属于田氏族徽的车辇,在四匹异种烈马的驾驶下,往来时之地离去时。

  学宫内,有不少人都看到了这一幕景,更晓得了那名声赫赫的季子季先生,到底去了何地。

  此时。

  孟轲于石亭,举着茶水思索,看着石亭外漫天雪落,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常常与他对坐激烈辩驳的black clothed 中年,如今已不见踪影。

  李耳于藏书室中盘膝入座,一派道法自然模样。

  但待到Ji Qiu 出了稷下之时,他的眸中,却突然闪过一缕divine light ,直望向齐王宫的方向,身上的气息,也随即越发浩渺如渊。

  仿佛只需要一个契机,就会悍然出手一样。

  有在法家学派之中,正研究道理,手中掌一支尺状之物的青年,仔细的想了想后,取了一枚拜帖,随后便驾驶马匹,紧随那车辇,亦是出了稷下。

  至于那终日一派温和模样,laughed 的,除却与孟轲辩论时,容易气急骂人的墨家钜子。

  早已Shrinking the Earth into an Inch ,隐于市井,走向了临淄。

  若是将视线放眼这偌大的齐王都。

  便可以见得,腰跨钜子剑的black clothed 中年,有意无意的,就在往那内城上卿的住所,慢慢靠拢着。

  天上的雪,依旧在飘飘洒洒的落下。

  和以往相比,除却更加寒冷之外,好像没有什么区别。

  但,好像也有那么一点不同。

  整座古老的大城,那股子‘势’。

  都在因a trifling 少年,而在不停的改变着。

  至于最终,究竟会变成什么模样,却是不得而知了。

  (ps:今天生日,转眼都二十一了,逐渐变老ing,唉QAQ…)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