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Inverse Heavens To Change My Fate Chapter 298

  第298章 大雪滚滚如Azure Dragon ,arrogant and domineering ?杀你如屠猪狗!

  北风呼啸,紧闭的门扉被Ji Qiu 扬袖推开。

  但那后方,来自齐千仞的沉闷之语,却是叫他步履微顿。

  感受到后方传来,那毫不掩饰的恶意,Ji Qiu 侧身,目视了殿内状况。

  只见得,那些本来一派享受模样的divine blood 上卿,此时随着画风突变,便各自停下了眼下的欢愉之举。

  他们的目光,聚焦于一处。

  而那率先发难之人,则是缓缓起身,踏步:

  “阁下,不能就这么走了。”

  “可是我王,给予的恩赐还不够多?”

  齐千仞身上缠绕的绷带,渗出妖冶的血色,他那一双眸子,更是给人一种癫狂之感,令人不寒而栗。

  那惨白的手掌,倚在了腰间盘着的刀柄之上。

  仿佛只要Ji Qiu 给不了令他满意的答复。

  这刀刃就将出鞘,

  然后,杀人!

  看着那迎面而来的cold and severe 凶光,以及偌great hall 内,无一人开口的无形压力。

  侧着身子的Ji Qiu 站立,却是对此置若罔闻:

  “此次请我而来,不是寻常赴宴的么?”

  “既是普普通通的邀请,自然就有应答与拒绝两种选择。”

  “齐王开出的条件不差。”

  “但就算如此,想必我自己,也应有拒绝的权利吧。”

  Ji Qiu 的语气淡淡,双掌隐于袖中,这般讲完之后,便无视了齐千仞的发难,径直大步跨过门槛,入了风雪之中。

  雪势此时,愈发大了。

  见到局势不对,这田氏的族主田恒面色禁不住微变,他忍不住看了眼齐千仞:

  “都统,要不算了吧。”

  作为九卿田氏的族主,其实要分化稷下,然后拉拢震慑的意思,本来就不是他出的。

  这一切,都是王宫那位的授意,他顶多也就只算是个代行之人。

  而且

  最重要的是,那位降下口谕之后,只细讲过拉拢一事。

  至于震慑,则不过一笔带过了去。

  但看着齐千仞这副作态,却好像是要玩真的了!

  见此,田恒心中已经有些想骂人了。

  你想杀人,可以!

  但能不能,别在他田氏的族地中杀?

  真在他这清算的话,那万一事后那两尊若是不爽,最先会拿谁来开刀?

  他们这些divine blood 后裔在齐地享受荣光,但能作为九大上卿的族主,田恒当然是有着自身plot against 的。

  稷下在齐王的刻意纵容之下,早已不再是两三百年前,那副可以任人拿捏的势力了。

  divine blood 后裔是supercilious ,视凡民如蝼蚁,但人家是强是弱,他们心中又岂能不知分毫?

  开什么玩笑,要是稷下真是什么软柿子,in the past 的一年多里,摩擦就impossible 只是那点小打小闹了。

  天可怜见!

  整个齐地的divine blood 后裔,都曾或明或暗,向着齐王抵制过为凡民启蒙。

  毕竟放眼天下,数遍七国,乃至于那神都镐京,都没有过这般道理!

  可那位一意孤行,就是不听,如同疯魔一般,而且往前再数个several decades ,还隔三差五的就去那学宫,想要一窥所谓的超凡profound mystery 。

  结果到了现在,百家之中的夫子、道尊接连成道,成为了足以与他媲美的人物,成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可那位王呐?

  人家研究出来的道理,他却是一分都没捞着,还被忽悠的团团转,白给人家打工!

  眼下事后觉得不对,不爽了,想要弥补,想将桌子掀了,顺便再拉拢敲打一批人才引为己用。

  可以,他们齐地的贵族觉得很对,很支持!

  所以才有了今日,请这近来稷下最负盛名的大贤季子来此,看看能不能叫他接受王血,化作姜齐一支分脉。

  为此,哪怕是用上一些手段,震慑敲打都无所谓。

  不过,田恒却是没有想到,齐王会将齐千仞这个疯子给送来当传信的!

  让他更didn’t expect 的是,

  那Ji Qiu 的脾气也是冲,直接上来就把眼前这尊往日里满手杀孽的刽子手,给怼的下不来台。

  看着场面上的情景,田恒心道不好。

  一言不合之下,貌似事态.将要升级了。

  果然。

  就在田恒复杂的眼神下,齐千仞缓缓离席。

  与此同时,他的五道手指慢慢捏紧,握持在那刀柄之上,全然无视了田恒的话语,只声音淡淡,道:

  “阁下当然可以拒绝。”

  “但若拒绝了齐王冕下的意思,就equivalent to 是忤逆了divine blood 之王的恩赐。”

  “或许王上不会在意。”

  “可,我会在意。”

  声音扩散,传入殿外。

  但那少年,依旧并未止步,而是渐行渐远。

  些许风雪,飘落于Ji Qiu 发丝与两肩。

  眼看着,少年毫无驻足回首的意思。

  齐千仞,终于抽刀。

  随着雪亮的blade light flashed 而逝,只听‘轰’的一声爆响!

  紧接着,

  一道血色的blade glow ,自那长刀抽刃而起,径直从殿内劈开,直斩而出,划破了漫天风雪!

  那浑身溢血的执刀之人,足履猛地一踏,在田恒心疼的眼神下,将great hall 踩出了一道深坑,随后如猛虎出涧般,便是纵身一跃!

  随即杀入了,狂风骤雪之中!

  “给过你机会,你不听,当真好生impudent !”

  “伱们这些凡民,总是如此!”

  “王上为你们建学宫,开百家,行学术,给了你们肆无忌惮,百无禁忌,与divine blood 后裔并驾齐驱的权利!”

  “可你们,却贪婪的享受着这些权柄,全无为王上效命的心思,甚至还敢心生反意!”

  “今日我来已是压低了性子,可你却如此unable to tell good from bad ,这般无君无父,纵使事后王上责罚,我也当斩你不饶!”

  齐千仞提刀踏雪,浑身的筋骨皮膜都鼓胀开来,那溢散的血液沿着他身躯滴落,化在了厚厚积雪之上。

  只听‘滋啦’一声,好厚的一片雪便被腐蚀融化,只余下一道血路残留,颇为渗人!

  作为齐王最好用的一把钢刀,齐千仞不仅享受着divine blood 之王的荣光,同时也负担着王血带来的诅咒。

  而这诅咒,会叫他疯癫,也会叫他性情残忍嗜杀,但与此同时,也会给他带来incomparable 的强大!

  足以位列third rank Great Accomplishment ,换做Golden Core 亦或者Celestial Phenomenon ,便是如同当年的heavenly demon 道主与元主一般的人物!

  要知道,当年若是没有Primordial Yang 剑之利,Ji Qiu ,可未必能是那二人之敌!

  但正所谓,士别三日,亦当刮目相看。

  感受着背后all directions ,皆有凛冽killing intent 袭来,Ji Qiu 独立寒冬,frowned 。

  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这般无端挑事过。

  以往,都是他自个儿去找事上门,却不想this life 逆天改命,竟被人这般对待。

  倒是新鲜。

  不过

  却是差了点意思!

  “季某cultivation 到了今天这般地步,从来都不是靠着神圣的注目,以及齐王的恩典。”

  “你以大势压我,以齐王之名压我,还用着这可笑的言辞,就想独断专行,宣判了我的性命?”

  “overbearing ,不讲礼法,动辄便要杀人.”

  “只因我是所谓凡民出身?”

  “这是什么道理!”

  “在下讲规矩,乃是读书之人,可你一再大放厥词,我若不还以颜色,岂不是任尔跋扈张狂?”

  “狗屁的说法!”

  Ji Qiu 确实未曾料到,这齐王的使臣,竟真at this time 撕破了脸来,一副要取了他性命的样子。

  但就算未料到,他也impossible 弱了这口气!

  今天的行为,说破了天去,他也是占了理之一字,其他不敢说,地上的夫子与稷下的道尊,是一定会站在他这一边的。

  毕竟今日前来,多少也有为稷下面子而来的意思。

  既如此,

  他又何须顾忌!

  不成王与公,在Ji Qiu 眼里,这所谓媲美Golden Core 的上卿

  其实在他手里,早就已经是堆积的尸骨累累,不知多少了!

  可笑此人,还一副supercilious 的样子。

  且再叫他嚣张几息。

  片刻之后,便叫他死在这一场大雪之中!

  Ji Qiu took a deep breath ,体内法力流转,Celestial Phenomenon 武躯一震,只给人一股太Ancient God 岳,屹立于苍茫大雪之中的感触,imposing manner 逼人!

  比之那一言不合,便是执刀杀来的齐千仞,亦是分毫不让,甚至盖压了过去!

  补天之经,合Ji Qiu 根本之法,百家学说,大道经文!

  如今一经运转,imposing manner 恢宏,只如Heavenly Might 临世,气吞四海,神贯八荒!

  天上Divine Lightning ,听我imperial decree !

  即使苍茫大雪滚滚而落,亦是有Nine Heavens Skies Divine Lightning 震颤!

  Ji Qiu 袖袍扬起,手腕盘旋,一缕气团召来Divine Firmament 之雷,暗涵斡旋造化,脚步一扭转过身来,只一掌按下!

  bang!

  Qi Sea 如潮,掀起满道雪浪纷飞扬起!

  那血色blade glow ,与Divine Lightning 碰撞,将这田氏族地正中,顿时炸的一片狼藉!

  但,仍可见得‘crackle ’的Divine Lightning ,更胜一筹。

  lightning 升腾而起,与骤雪汇聚,化作thunder 交加的一道浩大雪龙,横冲直撞,扑向了那先发制人的齐千仞!

  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偌大压力,这率先发难的血影都统,眸中嗜血更甚,未作言语,提刀便杀!

  他身上的血色绷带绷开,露出了底下腐烂流血的躯壳,但其对此并未顾及,手中blade glow 破空,转瞬劈出数十刀,便斩在了那大龙龙首之上!

  虽说imposing manner 上仍旧不输。

  但永远都在破招的路上。

  他焉能赢得Ji Qiu ?

  一时间,偌大动静,打的整个田氏族地震动!

  这田氏的divine blood 后裔,远远观摩着这场人与神裔的厮杀,面上或是惊悚,或是不解。

  他们无法理解。

  一个trifling 的人.

  怎能与神裔争锋?

  只有方才退了正中great hall ,将那几个从中驱逐,并被侍卫带走‘销毁’的舞女救下性命,此时正回身走来,见得大战是以驻足的田姒,才是真的明白。

  为了走到this step 。

  整个稷下,以及Ji Qiu 这位先生。

  究竟付出了多少不可思议的努力与执着。

  这world 上,从来都没有无端的成就。

  那用了无数先贤的心血磨炼,日日夜夜前仆后继,这才最终铺垫而成的前路,本就应是如此。

  也正因如此.

  那,才是比之生而显赫的divine blood ,要更叫人为之着迷的道路啊!

  殿内。

  田恒gloomy and uncertain 的脸上,此时露出的表情,更是令人难以形容。

  里面有懊恼,也有头疼,其中更多夹杂着的则是惊骇。

  他at first ,是在想若Ji Qiu 陨落在了他田氏族地,稷下之后,会生出什么动作。

  但现在看来.

  这素来凶悍的齐千仞,竟然拿捏不下那trifling 少年!

  而且

  旁观者都能看出。

  若是再打下去,那疯狂抽出的blade light ,非但未必会赢下这位稷下出来的诸子,反而自个怕是会有性命之忧!

  简直不可思议!

  一个有迹可循,不过一年有余的少年人,竟然比成名几百年的divine blood 后裔要更强!

  难怪那位王,对于这条路这般着迷,乃至于nurturing a tiger to invite calamity !

  殿inner Qi 氛,一时间有些沉闷。

  不过田恒却是晓得,这两边哪一方,今日都不能死在这里。

  或者说,哪怕是叫稷下的人死在这,也不能干看着,叫齐千仞落败或是陨命!

  于是他环视一周,语气肃穆:

  “诸位前来的上卿,都莫要再在这殿内观戏了。”

  “若我等再不出手拦截,之后将更难处理!”

  “走!”

  本来应田恒之邀,此刻在田氏之内的divine blood 上卿,本就不止他田氏之人。

  还有另外几家,也有expert 前来。

  虽说水平良莠不齐,但总归能够派上用场。

  于是一时间,足有双掌之数的divine blood 上卿,nodded 应允,便一同出了这great hall ,就要阻拦Ji Qiu 与齐千仞这场斗法。

  但,随着一声骏马嘶鸣,以及几十名执Bronze Ax 钺的卫士惊喝。

  场内又有惊变!

  只见手持一柄古朴戒尺,面色俊美严肃的青年,却是骑乘一匹骏马,闯入了这田氏的族地之内,一路上宛如入了无人之境!

  那些身怀稀薄divine blood 的卫士,亦或者普通的田氏clansman ,根本近不得他身来,便被一层无形壁障,彻底隔开。

  青年看着眼前正中大道上,Ji Qiu 卷席满天飞雪,divine might 无量,the more fights the more brave is ,直打的齐千仞节节败退,不停吐血,眸中深处不由露出了astonished 。

  即使,是素来严苛看待世事的法家之辈,此刻名为韩非的青年,却也不得不承认。

  这个少年。

  确实比他游历稷下的这些年里,所见得的一切人物,都要更加出色。

  而当他又看见,那近十尊divine blood 上卿一同出殿,就将生出动作,眸子顿时一凝,手中那柄柄部刻着‘非’字篆文的戒尺,当下横于胸前,也欲出手。

  耳畔,却不由传来一阵笑言:

  “官无常贵,民无终贱,都是this world 下生的凡人,又不是居于天上的神圣,非得分出个永恒不变的高低贵贱,鄙夷我辈,是否太过分了。”

  “兔子急了尚会咬人,何况人乎?”

  “诸位,还是莫要插手此事的好。”

  “毕竟,这本就是那位自己一意孤行,是他自己的意见,与他人何干?”

  身披black clothed ,执钜子剑的middle age person ,在此早已逗留良久,却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

  因为his realm ,本就已经高出了在场的所有人半头。

  此时从开始到现在,都已经看了一遍的墨翟,不再不言。

  都说儒墨为尊,乃百家显学,如今稷下门槛两座白玉碑上,尚有墨子墨翟刻下的语录。

  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兴的是谁,除的是谁,未曾明言,但如今世道,显然是obvious at a glance !

  如今夫子证道,孟轲悟理,作为墨者的领袖,墨家的钜子,他就算不及,想来也不差了。

  起码

  随着他的言语一出,那殿内飞身的十尊divine blood 上卿,包括田恒这位族主,都一同停滞下来,无法再进一步!

  直到,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那本温文尔雅,知节收礼的少年,就这么step by step ,crushing dry weeds and smashing rotten wood 的,以掌为剑,然后.

  在这漫天大雪的映衬下,将那执刀silhouette ,强势suppress and kill !

  “我当能有多强,竟会如此arrogant and domineering 。”

  “眼下来看,不过虚张声势罢了。”

  “杀你,如屠猪狗!”

  看着血流如注的silhouette ,Ji Qiu 淡淡一嗤。

  继而,提其头颅抛掷于滚滚大雪之中,只看着那无头divine blood ,流了一地!

  “完了!”

  一时间,田恒面色惨白。

  那条线.

  被踏破了!

  究竟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他不知道。

  但他田氏,若不请那位被削去了‘王’名的先祖出面,定是难逃王命清算!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