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Inverse Heavens To Change My Fate Chapter 299

  齐千仞死了。

  那滚烫的divine blood ,泼洒在茫茫大雪之中,其中蕴含着的灼热伟力,仍旧残存不散,令人心悸。

  但他,终归还是没了性命。

  作为血Shadow Guard 的都统,齐王的近臣,齐千仞的实力,在整个齐地的上卿之列,都是最为Peak 的那一批次。

  他死在了田氏的族地。

  若是那位Ancient Divine Blood 之王晓得

  必将,在这偌大的临淄王城,引起一阵不小的震动!

  田恒眼睁睁的看着Ji Qiu clapped ,将缠绕绷带,浸满血迹的大好头颅,就这么丢掷在了地上,眸中终于露出了忿怒的火焰:

  “Ji Qiu ,你可知道,你杀的是谁?!”

  本来,若是没有这突然冒头的二人横插一脚,他们应是能拦下Ji Qiu 的动作,不叫事态发展到这等无可挽回的地步。

  可,现在说什么都是晚了!

  方才结束一场大战,轻吐一口白气的Ji Qiu ,此时听得那怒喝质问,眸子瞥了左右两眼。

  在见得两道熟悉的silhouette 时,他的心中了然,也晓得稷下诸子,到底是个什么态度,因此未曾率先回应田恒,只是对着二人稍稍颔首:

  “麻烦两位先生了。”

  “另外,给稷下添了麻烦,在下深表歉意,事后还请传讯一声祭酒大人。”

  “就说,之后Ji Qiu 必有所偿。”

  韩非从马背一跃而下,手中握着那柄戒尺,墨翟背着双手,依旧在向着那些殿前的divine blood 上卿,施加压力。

  在闻得Ji Qiu 话语后,韩非shook the head :

  “本就是他人先挑事端,谈不上麻烦。”

  “另外,虽说我非是稷下出身,但孟祭酒的为人,我也算是了解几分,想来季先生更应知道。”

  “他老人家,并不会将此当做麻烦。”

  这面色冷峻的青年话语才刚落下。

  另一侧,墨翟虽是未答,但却缓缓抽出了腰间的钜子剑。

  Shua!

  剑刃出鞘,没有任何花里胡哨。

  那是一柄,散发着黝黑流光的古朴long sword ,剑身平平无奇,但随着black clothed 中年单臂举起,却是有一种独有的气魄与Dao Rhyme ,流转其间。

  作为拥有Sword-Heart Illumination innate talent 的Ji Qiu ,他只一眼,就能看出墨翟的剑,有着自己的道,已是入了化境。

  这世间的剑客,多都是只知挥剑,或是练习剑招,学了个a half move ,就敢妄称自己sword technique 已成。

  但实则,却都不过尔尔罢了。

  哪怕是cultivator ,大多也亦是如此。

  在Ji Qiu 眼里,只有做到真正遵从自己内心出剑的人,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剑客。

  而这种人,稀少无比。

  Ji Qiu 自诩曾经执掌Primordial Yang ,也以追本溯源法,将一生所学化作一门紫霄剑经,对于sword dao 有了不凡造诣。

  可他却并不认为,自己是一名纯粹的sword cultivator 。

  因为他的剑中无神,只有绝强的术,就如同是画龙无睛一般,虽是强横到可以压服一切敌手,但说到底,却难以算得上是极诚于剑。

  起码,不如眼前墨翟出剑出的这般纯粹。

  嗡~

  一股无形的sword rhyme ,从那柄钜子剑上流出,缓缓扩散在了this world 一隅。

  使得偌大的田氏族地,都只余下黑白两色。

  甚至将茫茫雪景,都给盖压了下去。

  “我这个人,极其讨厌出剑和动用martial power 。”

  “但当powerhouse 挥剑向弱者,或是蛮横无理之辈,以强权强行欺压他人之时。”

  “那么,我便会出剑。”

  墨翟仗剑而行,踏在这只余下黑白两色的Heaven and Earth 之上,语气平静,看不出什么powerhouse 的威风八面。

  Ji Qiu 双眸注视,只在他的身上,看到了一种勇气。

  一种.匹夫一怒,人尽敌国的气概!

  墨者之道,非黑即白!

  若不是白,那就是黑!

  “季先生,话中为何会有请辞之意?”

  “难道是因为,用着属于自己的力量,去惩戒了一权贵之士,便因此惴惴不安不成?”

  “大可不必如此。”

  “稷下、夫子、孟轲、李耳.兵、法、纵横、阴阳,乃至百家!”

  “从来都是讲道理的地方。”

  “而天下间,从来都没有他人要杀你,你还要仰颈授首的道理!”

  “你们说,是也不是?”

  墨翟踏步往前,仗剑跨阶,一人横于满座divine blood 上卿之前,言行合一,于刹那间,便掌握了全局气场!

  绝对的差距!

  哪怕Ji Qiu 久经沉浮,听得墨翟沉稳有序,却又铿锵有力的话语,也禁不住被其激的心绪起伏。

  以言语调动人心,再辅以实力,才会叫人心悦诚服!

  哪怕是那些个divine blood 上卿,诸如田氏,亦或者其他几家,哪怕处于对立面上,心下也不得不服。

  这人,说得对!

  田恒也知,墨翟所讲述的,都是大实话。

  但齐千仞作为齐王的使臣,就这么死了,他也得给一个交待!

  得证明,他确实拦了!

  于是顶着迎面而来的压力,田恒语气沉闷:

  “墨翟,你稷下,当真要保他?”

  “汝等可知,齐王乃是如今仅存,也是最古老的七王之一,曾经壮年之时杀伐无匹,动荡岁月里的古王,都在他的手上,染血了不止一尊之数!”

  “就连我田氏的源头,曾经的‘陈’,亦是在这个过程之中化作了过往云烟,连王血的权柄,都被剥离了出去。”

  “稷下乃至于你们凡民的超凡,开辟到了如今,也不过只有数百年历史,纵使是说破了天,也不过只有近千年罢了!”

  “你们拿什么忤逆王的意志!?”

  田氏悠久之前的源头,也是有过王血流淌的,但那都是许久许久以前的事迹了。

  那位蛰伏自封,以抵御腐朽的王,摘下了王冕,将权柄奉上,成为了齐的属臣。

  连同为divine blood 之王,都斗不过流淌着神圣之血的姜齐之主。

  even more how ,是这trifling 凡民?

  田恒的话,是告诫,也是警示。

  但,实则早在墨翟出手之时,这一切便早已有了答案。

  持剑的墨翟,看着田恒只以话语唬人,丝毫没有动手,也没法子动手的模样,面色仍是未变,只纠正其话语,道:

  “非是墨翟要保季先生,更不是稷下要保季先生。”

  “而是我等,在保稷下!”

  “Ji Qiu 不过只是稷下一道缩影,今日就算矛头不对准于他,亦会有兵、法、墨、儒,或是其他百家大贤,前来赴你田氏,亦或者九卿他人的宴。”

  “甚至还有可能,是那姜齐的王血后裔,亲自施压,都非impossible 之事。”

  “今日退后一步,明日退后一步,day after day 下去,稷下的门槛,早晚将不复存在!”

  “往前一年多来,多有士子受辱,眼下尔等,又欲杀我稷下大贤,已是跨过了thunder pool ,若我辈再不表明态度,稷下的风气,就将彻底陷入尘埃!”

  “齐王再强,也不能折了我等风骨!”

  “at worst ,散了这学宫,我诸子百家,换个地方,依旧存在!”

  言辞铿锵作罢。

  墨翟手腕一翻,直劈a sword light ,将那一侧一排青铜像,直接拦腰斩断,warn others from following bad examples !

  随后with a flick of sleeve ,看着Ji Qiu 与韩非二人,只道一声:“走!”

  回首望去,竟是无一人敢拦。

  待到三人大步流星,出了这田氏的大门,那sword intent 所化的Black and White Qi ,才是稍稍散去。

  这百家里的学说领袖,一派大贤。

  单拎出来一人,都不比Ji Qiu 要弱,甚至像墨翟这等踏出半步的存在,还要更胜于他!

  蒙昧时代之前,能够开辟一道学说的先贤,便是这般强大。

  而三人出了田氏那古老的府邸。

  到了外界。

  只见天上雪势稍停,取而代之的,则是Celestial Phenomenon 骤改。

  从那临淄王城的内城深处,也就是九卿之府共同拱卫的那座王宫上空。

  有一层令人心悸的气息,缓缓溢散而出,虚幻的盐粒化为white 洪流,好像要将整座临淄天穹,彻底淹没。

  那是属于王的权柄。

  但,这偌大临淄的上空,却并非只有这一股力量存在。

  自那外城边缘,古老的学宫内有ancient bell 敲响,道音流转,此前曾震惊世人的Purple Qi Rising From The East 之象,再次缓缓浮现.

  它在那高上云霄,与那王的权柄,隐隐对峙。

  墨翟踏出门槛,手掌按在钜子剑上。

  他抬头,看着两道气息各自雄踞半边天际之时,不由slightly smiled ,随后手指抬起,指向那天空对峙的两道浩大气机,便道:

  “季先生,且看。”

  “即使并非有人示意于你,但从凡民之中走出的同辈们,还请见证。”

  “无论何时,只要我辈仍旧走在正确的道路之上。”

  “那么have the same origin ,在面对那些无法抗衡的权柄之时,便总会有人当做薪火,走在前方,去为你照亮前路,肩抗天倾。”

  “哪怕是王,”

  “也不能剥夺了凡民,仅剩的尊严。”

  “现在,已经不是几百上千年前,那个蒙昧acknowledge allegiance 的时代了。”

  “我等,誓要追溯上古的薪火,将这个沉沦黑暗的world ,彻底点燃!”

  “为此,当矢志不渝,砥砺前行。”

  张开双臂,墨翟微微昂首,眼眸轻闭,如是说道。

  而本来事出突然,已经准备好提前跑路的Ji Qiu ,对此也不禁有些触动。

  那显化而出的Purple Qi ,分明是沉浸于藏书室内,终日研究道法自然的李耳所化。

  至于其对抗的是谁,则更是显而易见。

  能够媲美法相True Monarch 的divine blood 之王,就坐镇在这临淄王城,而齐千仞陨落,他没有理由察觉不到。

  那权柄所化的natural phenomenon ,便是他宣泄怒火与不满的方式。

  可显然,稷下这次因Ji Qiu 之事,没有选择退让。

  看得见的地方,有墨翟仗剑而来,韩非长驱直入,更有李耳硬撼姜齐之主,大有一副撕破脸来的征兆。

  至于看不见的地方。

  想来夫子,孟轲,以及百家其他诸子之流,也没有对此不闻不问。

  他们,都在默默关注着Ji Qiu 的一举一动。

  这次的视线,Ji Qiu 看起来虽只是孤身一人,从容前来。

  但实则,他不过是整个凡民、稷下、乃至于百家的缩影!

  他的选择,他的干脆利落、crushing dry weeds and smashing rotten wood 。

  便是所有的诸子,所有的纯血Human Race ,对于所谓divine blood 与神圣,第一次堂堂正正的抵制!

  正如他在斩了齐千仞时,话语之中所讲述的那样。

  你可以开口,但我永远保留选择的权利。

  都是地上行走的生灵,真当可以永恒不改,永远做那Supreme 的独裁者不成?

  天下没有这等恒古不变的道理!

  真真切切,脱离了模拟带来的那股情绪,直面这个时代之后。

  Ji Qiu 终于融入了这个时代,融入了这群诸子与sage 的行列。

  他看着天上交缠的natural phenomenon ,突然开口:

  “姜齐之主,不会at this time 发难。”

  少年的话语,带着几分笃定。

  对此,墨翟与韩非侧目,眸光之中都显得有些诧异。

  要知道,齐地与稷下,如今已不是局势紧张这么简单了。

  说一句with swords drawn and bows bent ,势同水火,毫不为过。

  眼下演变到这种情况,说实话,无论是诸子亦或者sage ,其实心里都已经做好了掀桌的准备。

  成则保留稷下,不成at worst 出齐而至四方,与其他各地的百家一般,再寻再建一处Holy Land 便可!

  反正,只要学说不灭,凡民的启蒙精神,便将如薪火一般,永燃不绝。

  “何出此言?”

  韩非沉吟问道,墨翟虽未开口,眼神亦是附议。

  “只是猜测,但近一年多的时间,随着夫子和道尊接连证道,齐王仍未有什么大的动作,便可以看出一些来。”

  “齐王,是Ancient Divine Blood 之王,曾经mysterious 而又强大,但有一个他无法忽视的事实。”

  ‘那就是如今七国的王”

  “都已经老了。”

  “哪怕曾经再是peerless grace and elegance ,剥夺了无数的王血权柄充盈己身,可在岁月的腐蚀之下,他们终究不是天上的神圣。”

  “数千上万年的时光,已经将曾经辉煌的divine blood ,演变成了一种挥之不去的诅咒,齐王,也不例外。”

  “眼下他不出手,应是在谋划着什么东西,以前是想要谋取百家的法,至于现在想要做些什么,却是不得而知。”

  “但看着这一幕对峙,而不是直接出手suppress and kill 我来。”

  “便可以看出,眼下这位齐王,并不想动手。”

  结合模拟之中的些许推断,Ji Qiu 冷静的分析。

  正如Ji Qiu 所说的一样。

  若齐王当真无所顾忌,王威无量。

  他压根不会在这里蹦跶的这般欢快。

  其怎能不以thunder 手段,直接suppress and kill 他来,随后集结acknowledge allegiance 于齐的几位古老者,以及诸多divine blood 上卿,一起覆灭稷下?

  时间,不在乎你怎样拥有,而是你怎样去利用。

  既然,这位齐王可能暂时选择了蛰伏。

  那么亲面divine blood 之王的威压,便只能留待日后了。

  而Ji Qiu 有理由相信,待到下一次再见。

  他,将会以全新的身份与实力,去亲自掀起,颠覆这个时代的浪潮!

  不过在此之前,他却暂时熄灭了就此跑路的意思。

  准备收拾收拾去稷下,在重塑人道荣光之前,

  最后见上祭酒孟轲一面。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