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Inverse Heavens To Change My Fate Chapter 300

  大日凌空,照耀万物。

  早前那一场大雪,如今已渐渐停歇,只余下地上厚厚一层,还在暖阳的照耀下,渐渐融化。

  Ji Qiu 赴田氏邀约,本已心中有数,却不料那齐王宫的血影都统齐千仞实在overbearing ,是以被迫无奈,只能出手轻易将其suppress and kill 。

  事后,王威笼罩临淄,却被李耳显化漫天Purple Qi 拦下,齐王出于某种顾忌,并未彻底撕破脸来。

  在这种局面之中,Ji Qiu 本欲就此离去。

  但念在墨翟韩非,以及李耳等诸子大贤如this cauldron 力相助,是以还是先行回了稷下。

  欲与祭酒孟轲,正式辞别。

  然后,遵循那bloodline 沸腾的呼唤,去古老的三晋大地,去往那大海的深处,将青铜玄铁浇筑的沉没ancient city ,再度寻回。

  待到一切准备齐全之时。

  才是清算这齐地争端,最后的终局!

  稷下。

  穿过两侧绿荫缭绕的长道,踏过诸子留名的128 栋redwood 阁楼,Ji Qiu 来到了这座学宫的正殿。

  那位,曾经一手缔造稷下的学宫祭酒,孟子孟轲先生。

  此时,就在那长廊一侧,静静的等候着他的到来。

  与以往未有不同,仍是面色温和,一袭灰衫的老人,此时正hands behind back ,好像早就知道他会前来。

  看到少年have endured the hardships of a long journey ,眉宇间一抹murderous aura 未散。

  孟轲打量一眼,在这长廊之前,slightly nodded :

  “好手段。”

  “齐王近侍齐千仞,名震临淄,齐地九十六大城无不晓其都统之名,可谓是divine blood 后裔之中,hid the sky with one hand 的权贵!”

  “他为齐王效命几百年间,伐北燕,伐南楚,一口刀下饮了不知多少同辈divine blood ,声威赫赫!”

  “却不想,竟在一场大雪之中,被季先生给斩了。”

  吹了口气,孟轲悠然一叹:

  “从来不被重视的凡民,将高贵的divine blood 上卿头颅摘下,从今日开始,季先生的声名,想来就将自齐地而始,传遍天下了!”

  老者的语气,带着几分调侃意思。

  对此,Ji Qiu 却是不闻不问,只撩起袖袍,cupped the hands ,便道:

  “孟祭酒说笑了。”

  “失手斩了那齐王的使臣,无异于是亲手打了divine blood 之王的脸面,事后还要稷下与李Old Mister 出手,替我出面与王宫对峙。”

  “Ji Qiu 实在愧疚。”

  “如今Qi State 形势波谲云诡,变化莫测,而我的存在,无异于是一道导火索,无时无刻,不在挑拨着齐王那根敏感的神经。”

  “说不定,他就将在之后的某一日因我之故,出手与稷下为难。”

  “因此,Ji Qiu 眼下,是来辞别的。”

  Ji Qiu 一口气说完后,眼前的老人并不意外。

  反倒是一路跟来的墨翟,眉宇扬了扬,略有些不满:

  “之前在路上不都说了么?”

  “稷下不会因为这种事情,便对季先生放任自如,道家的那位出手,不正彰显了我辈态度?”

  “就在这稷下呆着,除非齐王下定决心,要扫平稷下,不然在那一日来临之前,这里便永远都是Supreme 的学术Holy Land ,不容任何他人亵渎!”

  墨翟的言语激烈,显然在这件事情的从属上,他对于Ji Qiu 的态度极其坚定。

  反倒是normally 里更显温和的孟轲,却是轻轻摆了摆手:

  “脾气收一收,这么着急做甚么。”

  “季小友,细说?”

  老人的眸子,永远都是那么的平静,就好像永远will not 生气一样。

  Ji Qiu 从没见过孟轲急过,他永远都是那么的和善,与夫子那高大伟岸,晓之以理,以及李耳道法自然,终日comprehend 妙道不同。

  他好像,性格真就是这般。

  对此,Ji Qiu 再度拱手回应:“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稷下的百家学说,一年多来,我已尽数观阅,融入己身,剩下的,便是效仿诸贤,走遍天下了。”

  “待到千帆过尽,想来,便是我踏足山巅之时。”

  this remark 语,说的有些许狂妄。

  毕竟说到底,他不过只是一尚未及冠的少年而已。

  但,眼前的稷下祭酒,却是选择相信了他。

  孟轲笑了。

  说实话,这种话在任何一个youngster 的口中说出,作为祭酒的孟轲,都会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开口呵斥,道其一声not knowing the immensity of Heaven and Earth 。

  可唯独Ji Qiu ,他不会去这般说他。

  这当然不是因为Ji Qiu 的身份地位,以及近乎与他之前比肩的实力。

  他这么说,只是因为他见过这个少年,身怀的innate talent 以及对于知识的严苛,究竟达到了一种怎样terrifying 的程度。

  所谓的圣者,永远都不是口头说说,便能够做到的。

  “去吧。”

  “old man 相信你。”

  孟轲走上前来,以一名长者的身份,patted Ji Qiu 的肩膀。

  作为一手将他带入稷下大门的祭酒。

  他这动作,同时也代表着,他答应了Ji Qiu 的请求。

  “那么,Ji Qiu 便拜谢祭酒大人了。”

  “诸子同道,我会one after another 拜别。”

  “之后出了稷下,我将轻装出行,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临淄,不叫齐王以及那些古老者投下目光。”

  “给稷下添了这般多的麻烦,Ji Qiu 实在惭愧,是以待到成道,”

  “定会one after another 还来!”

  只在这长廊古道,还未进那阁楼之时,这场短暂的会面,便已经落下了帷幕。

  看着少年举止稳健,毫不拖泥带水,便折返而去的silhouette ,墨翟有些无语:

  “孟old fogey ,你又糊涂了?”

  “这天底下,哪里有比稷下更好的学术Holy Land !”

  “我墨者行走四方,耳目遍七国,墨翟当年亦是执钜子剑游遍了天下,那周天子祭祀的镐京,我甚至都去过。”

  “我哪里能不知道,齐地之外,是何等水深火热的情景?”

  “在这稷下好歹还有李Old Mister 能保住他,可出了齐地呢?”

  几百上千年的时光里,诸子百家,无数先贤,能够有半圣乃至于Saint 之姿的,数来数去,也就只有双掌之数。

  Ji Qiu 在墨翟看来,哪怕shocking and stunning ,不逊于学派领袖,但终归还是太过年轻了。

  他没有真正见识过这个天下的残酷,墨翟怕他不懂。

  怕他脱离了这等求学环境后,不进反退!

  然而此时,孟轲却看了他一眼:

  “你先别那么急。”

  “夫子曾和我说过一些秘辛,那是只有季小子弱小之时,才能看出的端倪。”

  “因此在我看来,他出齐,自是有他的考量,说不定是福非祸。”

  “看一看真正的天下,也不失为一种好事,因为不走进真实,你所追求的,则永远都是雾里看花,皆虚妄也。”

  “而且,话又说回来”

  “你觉得,若稷下目前夫子未归,只有李耳作以震慑,如何能叫齐王按捺性子,而不出手擒杀一只蝼蚁?”

  老人话说的casually 。

  墨翟适时frowned 。

  然后只在电光火石之间,

  他的手掌,便按在了剑柄之上。

  black and white, two colors 浮现,sword light 划破长廊!

  墨者的领袖曾说过。

  他不喜动用martial power 与剑去解决问题。

  但这事儿,唯独在与稷下祭酒辩论之时,不作数尔。

  以往,他这剑一出手,哪怕孟子踏出半步,素来都被称作儒脉第二人,second only to 夫子,也impossible 不做任何抵挡。

  可眼下,

  他这black and white, two colors 夹杂sword qi ,竟只抽出了剑鞘,便被一只看似old man 的手掌,轻轻握住:

  “现在,懂了吗?”

  bang!

  阴阳消逝,Heaven and Earth 又恢复了本来的多姿多彩。

  墨翟退后一步,心中虽是有所预料,但面对这般悬殊的差距,仍是大为震惊。

  过了半晌,这black clothed 中年才恍然大悟,随即收sword enters sheathe 。

  “难怪。”

  “齐王乃是divine blood 之王,纵使腐朽,可仍不会惧怕普通的同辈,再加上齐地还有两尊古老者,虽只是宣誓效忠,未必会助齐王,但这些要素,也不能叫他失了颜面才是。”

  “除非,他断定自己若是出手,恐怕在短时间内,未必能够做到自己想要做的。”

  “再加上英雄迟暮,没有万全把握,并不选择出手,实是情有可原。”

  “你的出现,与Ji Qiu 的推论,都有道理。”

  “这样看”

  墨翟神色复杂,望了临淄王宫一眼。

  “那位的心情,想来,也somewhat 五味陈杂吧”

  “只是可惜,虽说稷下的建立,脱不开他的功劳,但只一心追求力量,却舍弃了其中的根本,无异于neglect the root and pursue the tip ,我百家超凡起源,哪里能以这种心态,求得Great Accomplishment ?”

  “不过是illusion 而已啊!”

  稍稍感慨作罢。

  墨翟深深的看了眼孟轲,第一次未作任何辩驳,只是patted 两袖清风,在这暖阳照耀,大雪未消之际,端正的行了一式古礼:

  “恭贺儒脉。”

  “又添一sage !”

  老人见此,亦是肃容回应。

  待到作罢,他看着Ji Qiu 离去的方向,这才道:

  “每一个人所追寻的道路,都是不同的。”

  “他人的规划,看似最好,但却未必适合每一个人。”

  “夫子、李耳、你,我,亦或者其他famous throughout world 的百家诸子,每一个人的道路,其实都是无法复刻的。”

  “你应该相信他们自己。”

  “就像你相信自己的道一样。”

  Jixia Academy ,128 栋朱红楼阁,有百家诸子,五十九位。

  Ji Qiu 拜别李耳,请辞同道,轻装解囊,就要踏上离去稷下的道途。

  在这个过程中,他极为低调,并不引人瞩目。

  不久前斩了齐千仞,虽说齐王出于某种原因,并未出手,但这偌Great Qi 地,对于Ji Qiu 而言,已经是出了稷下,便unable to move a single step 了。

  通缉与布告,估摸着过不了几日,就将传遍整个齐地的九十六座大城,悬赏他这一颗大好头颅。

  虽说Ji Qiu 并不惧怕那些麻烦。

  但若真有不知深浅的divine blood 前来狩猎,亦或者引起了什么不必要的变数,他也未必能够过得顺遂。

  是以,不如悄无声息,早早离去。

  待到大道成矣,再堂堂正正的走回来,介了那时,谁敢多言?

  Controlling Qi 而行,屏息凝神。

  眉目俊朗的少年人,踏出稷下门槛,随后回首,看着to-and-fro ,去去留留,却并没有注意到他silhouette 驻足的诸多学士,突然一笑。

  this life 的步伐,终归是迈出去了。

  shook the head ,不再留恋,一步迈出,便如缩地成符,so close, yet worlds apart 。

  他很快就穿过了这与内城相比,显得尤为残破,且到处都充斥着海盐与腥味的外城,走到了那浪涛滚滚,最开始睁眼的渭水河畔。

  这道横贯南北,直通齐地大半的江海,依旧似当时模样,不以Heaven and Earth 运行而更迭。

  站在江畔的上游最高处。

  少年迎风而立,衣衫猎猎,看着那在他眼中越发渺小的临淄之城,一双眸子清晰而又明亮。

  其中,蕴藏了数世的沧桑,以及立身此世,观百家经籍,与夫子大贤论道,后而生出的诸般感悟。

  “天之运行,四时交替,岁岁年年,无有止息,无有差错。”

  “Heavenly Dao 自古高难问!”

  “我辈cultivation ,追寻的便是登峰造极,以达到媲美这种天意的程度。”

  “而在路上追求的,则是道。”

  “我在second life ,为谋求Master Zheng 高看一眼,以先人之言,博得其震惊之至,但那时,其实我自己对此,亦是如雾里看花,未有多少了解。”

  “直到后来追求太平,革天下鼎,第三世肃清寰宇,再造人道,以及此世听百家言,晓诸子理.”

  “我才在Qi Refinement 飞仙的过程之中,真正摸索出了属于我的Dao’ .”

  “修到了如今,其实,‘太平’已不足以将其尽数囊括。”

  “我想要做的,应该是以我自己为度量,去为这天下,制定一道规矩!”

  “王朝腐朽,是以我高举太平旗,将其颠覆!”

  “人心魑魅,demon 乱世,是以我要将其肃清一空,再造寰宇!”

  “而此世若divine blood 当道,神圣高居Nine Heavens ,那我若心中不顺,又该作何?”

  “当然是,将这束缚Heaven and Earth 的枷锁,彻底轰开!”

  “不然,岂能当得来此走一遭?”

  Ji Qiu 观海,心中clear comprehension 。

  而那一颗曾在previous life ,被张子厚断定impossible 再次增长的文心,突然膨胀跳动,随后化作尺丈文气,高悬于他神Soul Sea 上!

  未著五经,不成四书,但,这布Dao Realm 的成就,他终归是成了。

  而且还是where water flows, a canal is formed !

  这一切只因,previous life 没有能够承载Ji Qiu 的果。

  但this life ,他已在稷下开道,开宗讲学,又于离去之时,观淄水大江东去,有感Heaven and Earth 变迁,终知未来所行!

  是以,已知前路,诸子之名,not just in name only, but also in reality !

  “这份道理,当囊括寰宇,气吞天下,虽无多少深奥学问,但却直至核心,若无革一切之鼎者,难承我道!”

  “却是不知,此世,还有谁可继我之后,承我之果?”

  Ji Qiu 指尖缠绕着精神化作的气,那是由内向外,显化而出的力量,与借法Heaven and Earth ,completely different 。

  这样想着,他望向了西方,laughed heartily ,于是不再驻足,以气御身,而跨百里江水。

  便随即,飘然离去!

  【20岁:大雪纷飞,你斩齐王使臣,引偌大临淄风云变化,此后为觅前路,一飞冲天,自别稷下,往三晋之土而寻朝歌。】

  【在淄水河畔,你在那睁眼之时的原点,借Heaven and Earth 与江水得悟,心中立下大志,要以己心代天心,为this world ,立下一道规矩!】

  【自此,只属于你的学说开辟,this life 的辉煌也就此开始,拉开了序幕!】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