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Inverse Heavens To Change My Fate Chapter 302

  魏赵边境,涌动无尽black liquid 的天堑。

  有一白袍youngster ,踏着穹顶的风,默默注视着下方的一幕景。

  自继承了玄商王血开始,打Ji Qiu 成就了Dao Foundation 之后,那bloodline 的沸腾与呼唤,便无时无刻不在引导着他。

  但,当他真正踏足到了那bloodline 指引之地时。

  玄商的王血,却又渐渐沉寂了下去。

  不过Ji Qiu 无比确定。

  这无边无尽,染上一片black 的茫茫大海,正是掩埋了朝歌ancient city 的地点!

  “到了,就是这里。”

  他的眸子微凝,与曾经摹拟之时的记忆,渐渐重叠。

  古老的王,沉没在了那千疮百孔的青铜ancient city ,被时代所遗忘,他的四肢被截断,头颅被锁链缠绕,只能困于那张象征王权的宝座上,forever ,never seen the daylight 。

  象征着Totem 的Divine Bird ,羽翼与神性被尽数剥夺,那堆积在祭祀台上的皑皑白骨,便是它仅剩的几分痕迹。

  玄鸟纵使有不Death God 性,却也终究被打落神坛。

  王威镇压Nine Provinces ,亦只能落得个悲凉收场。

  Ji Qiu 此时,仰望阴云缭绕,暗自昏沉的穹天。

  即使未曾踏足,心中仍是没来由的,有了几分沉重。

  “此方world ,那天上的神圣”

  “与古老的Celestial Court ,是否会有联系?”

  如今他的Divine Soul Sea of Consciousness 之中,尚还有补Heavenly Supreme 遗留下来的一缕印记。

  that 曾经如此强大伟岸的人物。

  却仍旧在纪元之末的厮杀之中落败,被那天外而来的神将一柄战矛,洞穿了补Heavenly Dao 躯,神死Soul Destruction 。

  若,此世之神圣神祇,与Ancient Celestial Court 当真有所联系。

  那么人若想要伐神,究竟该要有多么强大,才能做到?

  Ji Qiu 皱眉,片刻shook the head 。

  “想太远了。”

  “when we get to the mountain, there’ll be a way through ,when the boat gets to the pier-head, it will go straight with the current 。”

  “眼下,还是踏入朝歌,最为紧要。”

  目视下方黑海,Ji Qiu 眸中闪烁着野望。

  在模拟之中,他知晓,朝歌虽早已沉没腐朽,但其中仍旧存在可Seizing Heaven and Earth Good Fortune 之物,能够叫他在短时间内,以补天Dao Body ,达到Golden Core Realm 的Peak 。

  这很关键。

  因为,以他如今对于道与法的comprehend ,只需要达到法相的门槛之前。

  那最后的True Monarch 之位,便可一朝踏破!

  而当务之急,就是证道True Monarch !

  也只有成就了True Monarch ,法天相地,才能有搏杀古老之主,divine blood 之王的资格!

  不然,连参与到之后厮杀征伐的资格都没有。

  心中念头一定,Ji Qiu took a deep breath ,随即自hundred zhang 高空纵身往下!

  一stream of light ,尽管渺小。

  但浩瀚无边的black 洪流,在见到那silhouette 越来越近时。

  本来波涛汹涌,浪花不断,一望无尽的无边黑海,却突然从中一份为二,裂开了一条直通深处的浩浩大道!

  而在那深处最低端的尽头.

  Ji Qiu 看到了,一座锈迹斑斑,通体泛着azure glow 的古老巨城,千疮百孔,就那么屹立在那遥远的彼端。

  Golden Core daoist ,目光可破虚妄,可看清several dozen li 之外的景象。

  随着Ji Qiu 将目光投去。

  迎着black liquid 拍面而来的寒风,他看清楚了那city 之前,有块巨大的残破stone tablet 伫立。

  即使被风霜baptism 的看不清楚字迹,但那stone tablet 上面,依旧用着奇特的篆文,深深浅浅,歪歪斜斜的留下了‘朝歌’二字。

  朝歌!

  玄商的都!

  这一刻,Ji Qiu 呼吸一凝,体内本来平息的bloodline ,倏忽沸腾了起来,而且要比之以往,更加强烈!

  不仅如此,随着玄商王血越发纯粹,越发炽热,连带着他那一身庚金Inextinguishable Body 的cultivation ,都已开始变得更加凝练!

  他的气血迸发,连通Heaven and Earth 二桥,近乎勾连Heaven and Earth ,一拳一掌,皆涵Heaven and Earth Might !

  放眼他所见过的武道expert ,哪怕是Peak 之时的岳宏图,与眼下的他相比,怕是也只在almost on par 。

  想来,也唯有当年那陨了数百年,仍旧尸身不腐、金身不败的大燕太祖,那等半只脚踏入了天人之境的Martial Dao Great Sect 师,才能盖压过他吧!

  Ji Qiu 落下身来。

  他走在这滔滔black liquid ,因他到来这才分开的道路之中,一路前行。

  脚下的土地,常年经受着腐朽的black liquid 浸染,因此潮湿松软,坑坑洼洼不断。

  而在这一条古道之上,Ji Qiu 抬眼,见到了不少疑似许久之前,残存的古老痕迹。

  驻足于一柄倒插入地的战矛旁,Ji Qiu 伸出了手,想要抚摸这柄锈迹斑斑的利刃,却是在手掌触碰的那一瞬间。

  这战矛便如同纸屑一样,化作了飞灰,从Ji Qiu 还未握紧的掌间散开,未曾留下分毫痕迹。

  诸如此类的残兵断戈,一路之上,到处都是。

  Ji Qiu 默默的注视着。

  以他的眼界来看,这些残留的兵戈,都是那种以High Level spirit material ,再辅以mysterious 的古铜材质,继而锻造而成的兵器。

  每一柄,都不逊于Dao Foundation cultivator 使用的Spiritual Artifact ,而且其中的well-known figure ,甚至可以媲美法宝。

  像是这些残有灵韵的物件,一路上也是没有少见。

  只可惜。

  这些曾绽放过辉煌,伴随着他们主人搏杀的百战锐器。

  随着千百年的光阴逝去,早已连最后一抹灵光,都已消耗殆尽。

  只余下徒有其表的外形,还在无声诉说着遥远之前,那一场席卷Heaven and Earth ,动乱Nine Provinces 的大战。

  无声的大道,只有海风与寂静。

  Ji Qiu 一路前行,不曾为任何事物驻足。

  前方的朝歌越来越近,而一路遗留的事物,也越来越多。

  不仅有散乱的矛戈,同时还有残破的战旗、腐朽的古铜甲胄、以及.

  越来越多,连skeleton 都不完整,掩埋在松软黑土之下的断肢残骸。

  那些

  应该就是曾经玄商时代,隶属于Human Race 的warrior 了。

  而如今,只需一阵轻轻的微风,他们存在过的最后一抹痕迹,就将被彻底抹去。

  Ji Qiu 不是那个时代的人。

  但只需要稍稍感受一二,便不免得有些触动。

  他们的敌人,是如此的强大。

  但为了那尽头的青铜ancient city ,为了所谓的王,哪怕奋战到了最后一刻,甲胄破损,兵戈断裂,他们也未曾俯首后退。

  属于人的荣光,总有些东西,是无法抛却遗忘的。

  直到,Ji Qiu 走到了那巨大的青铜ancient city 面前。

  他抬头。

  看着这座死寂的城。

  以及

  那道隐于black robe 之下,盘膝于city gate 之前的渺小silhouette 。

  干瘦枯槁的silhouette ,就好似一具死尸与石像一般,在那破旧古老的city gate 之前,盘膝入定,motionless 。

  在此人的身上,感知不到任何气息,就好像与之前所见的那一堆尸骸,没有什么区别。

  但,Ji Qiu 却知道。

  若是自己想要进去朝歌。

  那么,此人就必须让开。

  因为这座掩埋于无边black liquid 之中的玄商ancient city ,本来.就应该是由他this lineage 前来镇守的。

  可事到如今啊。

  风水早已变迁。

  最初,也是最古老的,曾与周天子同代并肩,亲自颠覆了玄商的divine blood 之王——初代晋主,因divine blood 燃尽,早已陨落而终。

  至于他的继任者,本应该继续统御这片三晋大地。

  但在他继承divine blood ,继承权柄,继承晋掳掠而来的‘鼎’时,

  如今占据这片土地的三王,却是一同出手,发动了隐于史书背后的——‘黑夜之变’。

  他们取缔了晋主的统治,夺取了他的权柄,自行加冕为王,而那位可怜的successor ,一切的一切都被剥夺,相传早已陨落。

  但,Ji Qiu 模拟之时来过朝歌,是以有过那段时间的记忆。

  因此,他知晓那位继任的晋主未陨。

  而且,就在眼前。

  他的眸子,注视着眼前之人。

  【晋主】

  【生于divine blood Royal Family ,为最Ancient Divine Blood 之王——初代晋主的唯一嫡系,他继承了王的bloodline ,神圣的权柄,为地上最为Peak 耀眼的存在。】

  【他曾见证了他的Royal Father 雄踞三晋,虎视Nine Provinces ,足以与神圣的周媲美,超然于诸国之上。】

  【他曾追随他的Royal Father ,覆灭过large and small 的王国,以添入晋的薪火,延续王血的统治与这片古老的国度。】

  【但再是强盛的存在,也终归会有腐朽之日。】

  【晋主不似周天子一般,有着天上神圣的加持,作为最古老的源头诸王,他的divine blood 连年征战,终究还是到了枯竭之时。】

  【在最后一次延续life essence 失败之后,初代晋主祭祀神圣无果,无奈divine blood 燃尽,终归消亡,而后他的嫡子秉承荣光,加冕为王。】

  【那一日,晋地的十余位古老者,站在那三尊青铜great cauldron 之前,与诸卿士族共同宣誓,见证了新王当立。】

  【可却在加冕的当晚,晋主祭炼‘晋’的权柄,与那象征气运的Nine Cauldrons 之时,却被三王大公一齐杀来,群起而攻之。】

  【那一日的黑夜,染上了无边血色,有divine blood 咆哮,古老者含恨。】

  【那一日之后,晋主divine blood 萎靡,三鼎被夺,almost fallen ,后以大秘之术,避于无边black liquid ,朝歌古迹之前。】

  【等待着,颠覆这三晋统治的机会。】

  【模拟评价:Ancient Divine Blood 之王,本应显赫当世,却落入无边plot against ,终为他人,作了嫁衣。】

  以推演之法,默默窥视着眼前之人的人生轨迹。

  Ji Qiu 赫然便见到了。

  这片古老的三晋之地,曾经的主人。

  也就是曾经周取代玄商后,镇压朝歌与那位人王的狱卒。

  不过随着世事变迁,the blue sea turned into mulberry fields 。

  曾经的狱卒,早已失了Fiefdom ,与囚徒没有了多少区别。

  若不是这无边black liquid ,与这朝歌古迹,只有流淌着玄商血液,以及执掌‘钥匙’的晋氏王选,才能踏入。

  三王虎视,数遍这天下Nine Provinces ,恐怕都未必能够有他一席容身之地。

  感受到了眼前生灵的气息。

  晋主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中,闪烁着血与火的颜色,直视着眼前的Ji Qiu 。

  当晋主看到了Ji Qiu 那一身毫不遮掩,隐约与身后被封存的朝歌古地有所共鸣的bloodline 时。

  终于不再如泥塑一般,而是稍稍抖动,继而站起了身来:

  “玄商的后裔”

  晋主嘶哑的声音,缓缓在这青铜ancient city 前响起:

  “我们做一笔交易,如何?”

  他将自己的black robe 兜帽摘下。

  露出了底下藏匿着的枯萎赤发,惨白容颜。

  如今距离那三王之乱,已经过去了近千年。

  这位曾经的divine blood 之王,被连续剥夺权柄与王血之后,早已在this realm 之上,岌岌可危。

  他虽还未到疯癫与自燃的程度,但实力早已衰弱到了极点。

  但,他的手里仍然还执掌着,其他不为人知的奥秘。

  那就是.

  晋主的手里,握着连那镐京之中的周天子,都不曾拥有的东西——

  曾经被天上神圣亲自封印的朝歌,开启的钥匙!

  Ji Qiu 看着这道silhouette 缓缓起身,并没有拒绝,而是露出了笑容:

  “阁下,可是三晋之土的末代divine blood 之主,晋王冕下?”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

  那对面赤发丑陋的silhouette ,面上微变,隐约有了些痛苦的表情浮现。

  直到片刻后,方才缓缓平复下来,稳定了心神。

  即使在这black liquid 底下,孤寂王city gate 前憋了一千年!

  他,依旧没有忘却那段刻骨铭心的记忆。

  “玄商的后裔,你是如何知晓,孤之来历的?”

  默了半晌,沉闷的声音,自晋主口中道出。

  不过片刻,他却是讽刺一笑:

  “算了,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孤确为曾经这片土地永恒的王,但,那已是黑夜之变前的历史了。”

  “现在,这里应该是叫做魏,而北边的,则是赵!”

  “魏氏和赵氏,蝇营狗苟之辈,篡我权柄,夺我晋之divine blood ,可他们却不知我晋之lineage ,到底世代镇压着什么!”

  “天上的神圣不回应孤,周天子不投来目光止戈,任由孤落得今日局面。”

  “所以,我一直在等,等你们这些曾经觉醒了玄商bloodline 的人,到这里来!”

  “只是可惜,曾经岁月里的玄商后裔,都已基本上被斩尽杀绝,即使尚且存在,也是稀薄无比,难以回应你们bloodline 的呼唤,寻到这Lost Ancient City 。”

  “但,孤终究还是等到了。”

  晋主目视着Ji Qiu 。

  “失落岁月之前,名为玄商的时代,最后一尊人王。”

  “即使被神圣分尸,可却依旧未曾陨落,不过是被永恒的囚禁了。”

  “而晋,则是为了镇压朝歌,而建立的古老国度!”

  “这是天上的神圣,亲赐的分封!”

  “孤手里执掌着通往朝歌的钥匙,只可惜.”

  “孤虽有‘钥匙’,但却无法踏入这座ancient city ,更无法与那人对话。”

  “不过,你却可以。”

  “因此.”

  “我要与你做笔交易,玄商后裔。”

  他伸出了干瘦的手掌,随后于虚空之中缓缓握紧:

  “孤执掌了‘初火’的权柄,只要能够.我便能再度归来!”

  “而这ancient city 之中,有天命玄鸟的inheritance 馈赠,那是只有你们人,才能获得的东西。”

  “孤给你进去朝歌的钥匙。”

  “你,也并不需要给我什么inheritance !”

  “孤只需要一滴Divine Bird 之血,那对于里面的ancient city ,并不算珍贵!”

  说着说着,晋主的眼神中,透露着疯狂:

  “我辈的目的,都是一样的!”

  “什么神圣,什么周天子,什么古老诸王,都是一群自私自利的疯子,是该chopped up ten-thousand times by a thousand blades 的猪狗!”

  “孤今日等到了你,自是孤命中有所转机!”

  “孤要让你继承玄商的inheritance ,与孤一起,颠覆这个世道!”

  “朝歌里面的东西,即使被神圣摧毁,但遗留下来的,依旧能让你ascending to the skies with a single leap ,甚至媲美神圣!”

  “玄商后裔,告诉孤,你的选择!”

  “愿不愿意,做这一笔交易?”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