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Inverse Heavens To Change My Fate Chapter 303

  晋主握拳,背对着那古老的青铜之城,呼吸急促。

  他看着眼前远道而来,一身bloodline 纯粹,气息浑厚直逼divine blood 之王的youngster 。

  眸子里燃烧着的,是属于不甘的一片赤红。

  凭甚么!

  他要在国破削王之后,继续为divine blood 后裔,驻守镇压着玄商?

  凭什么!

  周天子明明可以出了镐京,叫Great Jin 之土永远存在,却选择了漠视?

  凭什么天上的神圣,要不回应他的呼唤。

  凭什么三晋那些宣誓效忠的宵小,却要篡夺他的权位?!

  “既这天下掌棋之人,都想要叫孤成为历史,彻底掩埋于过去,去当个死人!”

  “孤,又怎可能叫你们如愿!”

  晋主心中冷笑着。

  他如今的life essence ,还没有走到尽头。

  不管今日,这玄商后裔是否会答应他,这背后沉没的青铜ancient city ‘朝歌’,他都会亲自给他开启!

  不为别的。

  就是为了叫这一成不变的Nine Provinces ,叫这三家分裂的三晋土地,彻底颠覆!

  相传当年陨落的天命玄鸟,divine blood 之中蕴藏着不灭的火,只需要一滴,就能叫他以权柄之力,重焕新生。

  但就算是做不到,或是这youngster 事后背信弃义

  也是无伤大雅!

  因为,只有最Ancient Divine Blood 之王,才对于那个失落的时代,有过记载与印象。

  他们明白,曾经玄商的王,到底是怎样terrifying existence !

  那是哪怕天上的神圣降临,做圣者姿态,都无法在地上彻底将其灭杀,湮灭的人物!

  纵使是得到了钦定赐福的divine blood 之主——周天子!

  也不及那人!

  即使最后,他依旧不敌无敌的神圣。

  可,只要能叫曾经覆灭的玄商,再度留下inheritance ,亦或者是其他变数!

  那也足够叫这些地上显赫的执棋者,喝上一壶了!

  这是最坏的情况,若是自己无法恢复如初,at worst either the fish dies or the net splits ,一起都别好过!

  看着浑身上下,都充斥着戾气的晋主。

  Ji Qiu 没有直接开口,而是打量了下他,举止有些沉吟,似在权衡。

  但实则,他的内心早就已经有了选择。

  之所以沉默不语,吊着眼前的晋主。

  不过是在做做姿态罢了。

  并且,

  他还有些怜悯。

  到底是经历了些什么,才能叫一尊昔日的divine blood 之王,到了今日的癫狂局面?

  “他心中对于赵、韩、魏三尊divine blood 之王的怒火与愤恨,怕是当世无人可出其右了。”

  “若是能有制衡手段,那行驱狼吞虎之策,完全可以叫这晋主去搅动一时风云,让这三晋大地的divine blood 之王与divine blood 后裔,陷入焦头烂额之中。”

  “再不济,也能把原本的一潭死水,彻底搅浑。”

  Ji Qiu 心下思索。

  而在模拟之中,晋主背后的那朝歌ancient city 。

  也确实有能叫他成功蜕变的手段,并且可以对其,加以制衡。

  于是,顺着晋主的眸光注视,Ji Qiu 轻轻颔首:

  “阁下的这笔交易,如果我能做到,自然可以答应。”

  “但在你背后的这座青铜ancient city ,我从未去过,与里面你口中所谓的that 王,更是素未相识。”

  “且不说什么其他的inheritance ,只单言你所讲的那一滴Divine Bird 之血,我当真能够从中觅得?”

  Ji Qiu 话语里,带着些模棱两可。

  虽有模拟之时的记忆,但那画面与情景的灌输,虽是真情实感,但到底还是不如亲身经历。

  而且其中有些东西,都是如雾里看花,看不真切。

  所以,他自己其实也没有万全把握。

  但与Ji Qiu 不同的是。

  心中早已想了此事近千年的晋主,却是完全不在意这些。

  他听到Ji Qiu 的回应,只是露出了难看的笑容,并未率先答复,只是慢慢转身,面对着那道宽阔、宏大、古老的巨大青铜city gate 。

  缓缓走上前去,并将干枯瘦弱的手掌,按在了上面。

  随后,口中泛出了低语:

  “俯瞰天下的神圣,地上行走的诸王,共同见证.”

  “将忤逆的人王,将不该存有的朝代,彻底封存于无边逆流,以晋之王血,神之权柄,以作封禁”

  “将审判之人的头颅,四肢,躯干,分镇于四海八荒!”

  “将古老的王城,彻底抹去!”

  他的声音,渐渐高昂。

  这是当年,初代晋主在神圣的见证下,在古老的三晋大地立下王朝,并镇压朝歌的封印祭词。

  至于今天,时过境迁,the blue sea turned into mulberry fields 。

  他的后裔,却是用着他曾经教授的方式与钥匙,去反其道而行之,亲手

  将曾经封印的古老巨城,再度开启,并叫它——

  重见了天日!

  古老的青铜city gate ,开始‘嗡嗡’颤鸣,不停抖动着!

  而晋主那一身black robe ,于此刻却突然燃烧起了熊熊火焰,如同自燃一般!

  他那本来枯萎的赤发,被火焰点灼,那惨白面容泛起了威严。

  执掌‘初火’的权柄,此刻的晋主,仿佛一尊True King 者,屹立在庞大的古铜city gate 之前,以火为薪,可焚烧一切!

  那沉没了朝歌,随着Ji Qiu 到来而divided into two ,露出宽广大道的滚滚black liquid ,此时随着天边暗沉,狂风怒号,竟掀起了滔滔海浪,连绵不休,好似能将一切尽数埋葬!

  至于晋主。

  他那触摸青铜古门的手臂,black 的袖袍寸寸龟裂,露出了潜藏于底下的道道赤红纹路。

  滚烫的王血,从晋主的手掌传出,连通他那权柄的力量,将烙印在硕大city gate 之上,那one after another 复杂玄奥的古老纹路尽数填充。

  偌大的青铜古门随着被王血浸染,发出了氤氲azure light ,逐渐溢散,并且开始愈发猛烈的震动起来!

  甚至连门扉.

  都有了些微松动!

  一寸.两寸一丈.two zhang

  由得mysterious 的古铜浇筑,有着无边伟力的city gate ,那本来附着其上的无形屏障,被晋主以王血浸染,彻底失去了神效。

  而他伸出的那只手臂,更是blood vessels 爆开,赤red 的血液流淌着,一滴又一滴的落在了松软的黑土上。

  但其对此,却是浑然不觉。

  只是微微仰头,看着那缓缓打开的古老city gate ,甩了甩王血淋漓的臂膀,继而张开了双臂,似是在拥抱着自己的杰作,laughed heartily :

  “果然,果然!”

  “只有流淌着纯正的玄商bloodline ,亲自踏足到这朝歌之前,这古老的青铜巨城,才会打开!”

  “不然,纵使孤能解开这city gate 的枷锁,可却始终也无法叫这大门打开,踏足一步!”

  正说间,晋主转过了头,看着一身bloodline 沸腾,与那敞open the city gates 的朝歌深处,隐有共鸣的白袍youngster ,道:

  “你会寻找到的。”

  “孤的父镇压了此地几千年,孤自黑夜之变,失去了王名后,也在此枯坐了上千年。”

  “这千年时光,从未有过像你这样的玄商后裔,踏足此地!”

  “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不仅如此”

  “你,也必将肩负重复你们Human Race 昔日辉煌的重担!”

  “所以,这朝歌里存在的东西,你必将都能尽数取走,又岂能只有trifling Divine Bird 之血?”

  说罢,晋主大手一挥:

  “去吧。”

  “孤期待着,你能够得到怎样的造化!”

  “最好在出来之后,便能掀翻了这片天!”

  他的眸子里,夹杂着几分不易察觉的艳羡。

  不过转瞬之间,便被更加浓郁的愤恨给覆盖。

  他恨这片土地上的ruler ,是恨不得生啖其肉,饮其血,抽其筋,将其挫骨扬灰的那种恨!

  所以一切能够与赵韩魏乃as for Zhou Tian 子为敌者,他都无比希望,能够将那些人的头颅摘下,以泄他心头这股气儿!

  晋王身上燃烧着火焰,他深深的看了眼那被迷雾遮盖,看不清楚的朝歌内部。

  随后,慢慢走到了一侧,默默注视着Ji Qiu 。

  在这位被削去王名,既是囚徒,也是狱卒的divine blood 之王注视下。

  Ji Qiu 看着前方深处,隐约有火光闪烁的迷雾通道。

  沉吟了下。

  对着晋主nodded ,回应出声:

  “但愿如此。”

  紧接着took a deep breath ,便stride proudly ahead ,跨过了两侧古铜巨门,迈入其中!

  long long long .

  就在他走入了朝歌之后。

  那方才张开的大门,复又缓缓晃动,继而‘轰隆’一声,彻底封闭,就好似从未打开一样。

  见此,晋主嘿了一声,也不恼怒。

  千年以来,若是这朝歌自己能够踏足,又何须由得他人前来?

  但不管如何,如今他的目的已经达到。

  至于这朝歌ancient city ,与其中的存在,究竟搭ignore 自己。

  他毫不在意。

  “天子.诸王”

  “你们已经显赫了太久太久。”

  “活了数千近万年,尚不甘心,还想如神圣一般,forever 的长存下去?”

  “变革的动乱种子,已经播撒下来,属于曾经的时代,已经即将回归。”

  “在这个神圣隐匿的世道,你们如何能继续维持你们的神bloodline 治,aloof and remote ?”

  “孤就要眼睁睁的看着,看着你们one by one ,被彻底从神坛之上拉下,如最古老前时,跪在祭天台前,祈求神圣垂怜的模样,exactly similar !”

  “当狗的岁月已经快要遗忘。”

  “但自今开始,孤要叫你们,尽数回忆起来那段难忘的岁月!”

  “这,便是覆灭我晋氏的代价!”

  这赤发燃火,双眸如血的晋主,背手望向black liquid 覆海翻江,天边乌云密集。

  随后忽得coldly smiled ,站立在这古老的朝歌之城前,轻声呢喃。

  诉说着有可能出现的未来一角。

  Ji Qiu ,迈入了朝歌。

  他踏着浓郁的迷雾,在方才走入这座青铜ancient city 之时,后方的两扇大门,就已经缓缓的闭合而上。

  对此,他并没有多做驻足。

  只是沿着眼前的迷雾,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

  大地渐渐变得焦黑。

  是与外界被black liquid 浸染的土壤,completely different 的种类,更像是一场焚烧一切的战火蔓延开来后,所留下的茫茫焦土。

  焦黑的碎石子,铺垫在Ji Qiu 脚下的古道上,而在这沿途的道路两侧,则有one after another 的火炬,其上燃烧着星星点点的火光。

  尽管微弱,却是并未黯淡。

  他一路走着,看到了一道又一道伫立的墓碑,那上面被迷雾遮掩,看不真切。

  但依稀能够见得,都是铭刻了名字的。

  而且在墓碑前,还留有一些all kinds of strange things 的物件。

  有断了半截的残破巫杖,有只余下剑鞘,剑刃毫无踪影的青铜古鞘,有铭刻着古老花纹的青铜古盔

  此外,枪、戈、甲胄.等等,不一而足。

  这里的一切,都保存的比方才朝歌城外,要更加完好。

  并且,尽都是附有灵韵之物。

  换句话来讲,就是这些物件的主人生前,起码都是独当一面,如Ji Qiu 一般,可establishing the sect 的Golden Pill Sect 师!

  而诸如此类之物。

  一眼望去,整个古道两旁,足有数百。

  Ji Qiu 见此,顿觉震撼。

  不过只是一座失落的都,就有数百尊能够与Golden Core 争锋的人物存在?

  而且,还尽数都葬在了这里,墓碑耸立!

  这.

  那从其中诞生,更进一步的存在,又该有多少?

  Ji Qiu 抬头,沿着这大道一眼望去,在那迷雾最深处,依稀可以见到一座雾中great hall 。

  他的步履加快,脚步都掺杂着风。

  掠过那one after another 墓碑,Ji Qiu 并没有探寻这座古老的朝歌遗迹,他只是摒弃了其余杂念,一路向前。

  直至

  到了那尽头的great hall 之前。

  那,是一座断了檐角,被四根硕大的stone pillar ,插在了东南西北四边,将原本的宏伟大气尽数破坏的great hall 。

  它屹立在高大的stone platform 之上,要想通往其中,还得迈过一道长长的古阶。

  Ji Qiu 一眼望去。

  在那古阶之后的殿门stone pillar 前,看见了被灰尘遮盖,只余下半边的牌匾,铭刻着‘商’字。

  森冷的寒意,与浓郁的迷雾,将此地覆盖。

  Ji Qiu 踏上足有数十丈之高的古阶。

  step by step ,走到了上方的殿门门槛之时,方才驻足。

  他看到了,有三具千疮百孔的尸首,互为犄角,屹立于此。

  一者手持木杖,头戴面具,看不清面容,倚靠着stone pillar ,低垂着首级。

  一人执掌ancient sword ,颅骨被一道大洞洞穿,就连血液都已风干,只余一片黑迹。

  还有一人,身披着长袍,像是官中显贵,他瘫坐在地,连胸前都被轰开,面色惨白灰败,早已气绝多时。

  但,纵使人已陨落。

  他们身上携带着的‘气’。

  却仍是叫Ji Qiu 心中深深悸动。

  那都是,比他要更强一筹不止,悟出了道的人物啊!

  足以与法相True Monarch ,mention on equal terms !

  可最后,仍是凄惨的死在了这王殿之前!

  “他们死前面对的,到底是何等存在”

  感到后背有些凉意上涌。

  Ji Qiu 目光缓缓抬起,向那大门敞开,被黑雾遮掩的王殿内部望去。

  这一眼直视。

  突然。

  商宫,晃动了起来!

  crash-bang !!

  清亮的锁链扯动之声,随着他的到来而不停响起。

  那四根插在这王殿东南西北的通天stone pillar ,此时黯淡的花纹再度明亮,像是在镇压着这座古老的宫,不叫其生有异动!

  有什么存在,因为Ji Qiu 的踏足,醒了过来!

  “今为何世?”

  一声沉闷。

  “此世何年?”

  二声沙哑。

  “为谁执掌?”

  三声,已是穿破了束缚,直入Ji Qiu 耳畔!

  一时间,Ji Qiu 在脑海之中,只单单因这声音入耳.

  便仿佛见到了,一尊从古史神话中走出的神魔,able to support both heaven and earth ,shaking the old illuminating the new !

  他有种错觉。

  这人,不应被这座王殿束缚。

  他本就应生来骄傲,屹立于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气吞寰宇,俯瞰一切!

  他便是.

  “玄商最后的人王”

  “辛!”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