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Inverse Heavens To Change My Fate Chapter 304

  Ji Qiu 走至了这朝歌ancient city 的尽头。

  他踏上了数十丈的石阶,驻足在那残破不堪的王殿之前。

  锁链的晃动,stone pillar 的玄纹,还有那一声声直冲入耳的沉闷之音

  于此刻,浓雾缭绕之际,一同充斥于Ji Qiu 五感之间。

  那方才于脑海之中,隐约出现的神魔之像,如无意外,便是这殿内镇压之人,曾经留下的余威显化。

  血液在沸腾,Ji Qiu 低头,看着手臂表皮下,那流动不止的玄商之血,took a deep breath 。

  然后脚步上前,双掌探出,缓缓拨开了这如有一层隔阂的黑雾。

  继而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便径直踏入了名为‘商’的王殿内!

  一刹那,

  Heaven and Earth 隔绝。

  他,迈入到了这座朝歌城的最深处。

  黑雾在他眼前散去,寒风被阻隔在了外界。

  Ji Qiu 跨过了那残破的门坎。

  入目而来的,是断壁残垣,腐朽的青铜器物破损不堪,但依稀能够看得出几分残存的辉煌。

  往日里诸侯跪拜,八方共主的云端great hall ,如今已是彻底坍塌,显得空旷而又破败。

  唯余那表面黯淡无光的三足青铜great cauldron ,上纹山川大河,尚且屹立于殿内中心,给这王殿,留下了最后几分威严。

  相传,古老的Human Race 曾以天下气运与Peak spirit material ,铸九座气运great cauldron ,以分镇Nine Provinces 山河,定四海风波。

  那九座great cauldron ,每一Dao Cauldron 都是气运Supreme Treasure ,甚至在这片Nine Provinces 之上,要比之普通的道兵都要来的terrifying ,可享一州大势加持,suppress and kill 同阶无敌!

  Nine Cauldrons 合一,更是可为大地之主,堪比镇压Holy Land 底蕴的圣者之兵,甚至更胜一筹,无限接近镇世divine object !

  眼前这王殿内,巍峨伫立的鼎,想来就是其中之一了。

  只是不知道,究竟是哪尊Nine Cauldrons ,还有就是

  为何玄商败亡,这座鼎依然未曾遗失?

  但那都不重要,或者说并不是眼前最重要的事情。

  Ji Qiu 昂首,望向那顶端,aloof and remote 的鎏金王座。

  在他的视线之中,东南西北的四方高大stone pillar ,其上皆有比之人的大腿还要粗壮的锁链,一路延伸,直至王座之前,似是在缠绕着什么。

  apart from this ,尚有另外五道烫金锁链,从这great hall 上方的檐角垂落下来,与那四方stone pillar 的链条一同,自all directions ,紧紧锁住了那张王座之上的事物。

  或者说锁住了一个人。

  那是一颗看不清面容的头颅。

  他的血肉早已干枯,从锁链缝隙里,依稀可以看见那紧紧贴着颅骨的表皮。

  那一双瞳孔幽深,散发着如同火焰一般的色彩。

  即使被九道玄纹弥漫的锁链遮掩,仍然异常显眼,叫人一眼望去,便能知晓。

  他.是活的。

  锁链微微晃动,比之Ji Qiu 在殿外时,要稍稍弱去了些许。

  而方才那三句震耳欲聋的发问,其声源主人,显然正是这颗被九道锁链扯住,高高悬空于那青铜王座之上的头颅,所发出的!

  他好像是一位囚徒,凄惨而又悲凉,被禁锢在了曾经属于自己的王座之上。

  但,哪怕落入如此处境,他却依旧能叫人一眼见得,便心神摇曳,禁不住想要去了解他的故事,了解此人!

  【商王辛】

  【玄商最后一位人王,亦为玄商数十代积累之后,first 集祖血Great Accomplishment 者。】

  【他的降生充满了Legendary 色彩,一双眸子之中带有重影,宛若古之Saint ,可see through fabrications ,降生能言,三岁有千钧重力,可生撕虎豹,搏杀异种。】

  【他缔造了蒙昧时代的气血武道,激发人身的穴窍与伟力,可叫普通凡民,达到开山断江,ten thousand man but without a match 之境!】

  【在他少年之时,威名就已遍镇Nine Provinces 之内,扬于八百诸侯之外,后及冠加冕,是日烈阳不坠,天有飞虹,继而Nine Cauldrons 齐鸣,shocking the world !】

  【继人王位,统御Nine Provinces ,其执兵戈之刃,统八百诸侯,扬鞭于境外诸夷,将玄商的荣光,播撒到了Nine Provinces 的每一个角落!】

  【玄商鼎盛,有Swordsman 力可开山,有巫觋勾动Heaven and Earth ,驾驭风雷,有martial artist 气血如fire beacon ,直冲云霄,有诸侯镇压四海,拱卫Nine Cauldrons ,立Nine Provinces 正统!】

  【随着玄商的辉煌越发昌隆,人们的目光不再满足于大地,他们对于古老以前传下的只言片语,那些所谓的神圣祭祀,也不再敬畏顾忌。】

  【Royal General 开辟属于人的时代,他将旧时祭拜古老神祇的旧巫扫入了历史的尘埃,破山伐庙,大力提拔自主超凡,Insights Heaven and Earth 自然的巫觋。】

  【他将超凡的道路编撰统计,铭刻于古老mysterious 的甲骨之上,浅显易懂,传诸天下,待到后来,走到路的尽头,诸如王,甚至足以比肩神圣!】

  【但在极尽辉煌过后,天暗了。】

  【八百诸侯之一的周,将玄商摒弃的旧时神祭之物尽数收拢,他们将其中神圣留下的神性,尽数汇聚于一处,在大周的都镐京,锻造了祭天台。】

  【随后,请来了天上的神祇,成为了最初的divine blood 之国,他们举起了反叛的旗帜,以神圣的名义,杀往朝歌。】

  【王率领着Nine Provinces 大地,cultivation 超凡的人,与divine blood 以及天上的神圣搏杀,那些神圣忌惮着镇压天下气运的Nine Cauldrons ,不敢下界而来,只以projection 降临。】

  【天命玄鸟、王、最初的巫觋一度镇压了动乱。】

  【却在最后,被来自背后的力量,彻底颠覆,功亏一篑。】

  【他并未陨落,只是被封禁在了朝歌之中。】

  【有些存在,想要他与其并列,但古老的岁月过去,曾经的王,依旧并未acknowledge allegiance 。】

  【只要一息尚存,那就终将有再度归来的机会!】

  【模拟评价:divine blood 治世之前,最后一尊人王,绝Heaven and Earth 通镇压天下,纵使天上神圣,亦是对其endlessly afraid 。】

  看着那被锁链束缚的商王辛。

  Ji Qiu 昂头,双眸绽放divine light ,以模拟之法,推演了他的一生轨迹。

  见得之后,顿是更觉神异。

  降世能言,天生重瞳,生撕虎豹

  这是一个孩提能够做到的事情?

  若不是推演的轨迹摆在这,Ji Qiu 甚至都以为,这位也是哪尊Ancient Supreme Expert ,带着记忆Samsara Reincarnation 了。

  想起方才在殿外,商王辛的三句询问,Ji Qiu 面色肃然,当即cupped the hands :

  “殿下,如今距离玄商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数千近万年了。”

  “眼下,是divine blood 治世的世道,周氏的天子分Feng Tianxia ,流淌着sacred blood 脉的后裔,断绝了古老之前的超凡道路,slave 着凡民,缔造了根深蒂固的bloodline 统治。”

  “外界如一潭死水,即使有新生的开Daoist 于无光之中前行,可在偌Grand Era 的浪潮之下,却是依旧薄弱无力。”

  “我名Ji Qiu ,追溯玄商的bloodline 呼唤至此,唤醒殿下。”

  “目的只有一个。”

  “那就是,想要在短时间内变得更强,变得足以颠覆这个时代!”

  “另外,是否能有办法,将殿下从这朝歌城中,解放出来?”

  空旷败落的王殿,只有这一袭白袍youngster ,与那被九道锁链束缚的一颗头颅。

  待到Ji Qiu 话语刚落。

  本来轻微晃动的锁链,突然不受控制的,又开始更加剧烈的抖动起来:

  “数千近万年?”

  “divine blood 治世?天子的时代?!”

  “呵”

  低沉的嘲讽,伴随着阵阵莫名的笑,从那上首王座的头颅口中传出,震得锁链crash-bang 响个不停。

  然后,便是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积蓄了足足数千年的怒意喷涌:

  “一群心比天高的鼠辈,老鼠!”

  “吾为此世,开辟了通天之道,纵使是凡民,也有登天之阶,可周氏的共主,却是背叛了八百诸侯,Nine Provinces Human Race ,收拢天下神圣之祭,以请那些天外的生灵而来!”

  “只为了贪恋权柄,与更长的lifespan ,何其可笑!”

  “自己disappointing ,不能凭借自己的ability ,堂堂正正从这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获取力量,却选择去走这些歪门邪道,他莫非真以为,自己能登天成圣否?!”

  愤怒的斥责之音,响彻了整座great hall 。

  这位古老岁月前的王,就这么在这座曾经的宫内,被封印沉寂了几千年!

  若是没有Ji Qiu 的踏足,没有晋主亲自背弃了往日的契约,他根本连清醒与对话的资格都没有!

  商王辛,可不是什么老年人,他能达到今日的成就,甚至还不足百岁!

  正是性烈如火,斗志昂扬,春秋鼎盛的岁数。

  可却被终日禁锢在了曾经的王位上,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憋屈至极。

  一通发泄过后,他才注视着眼前顶住自己威压,尚显calm 的youngster ,缓了好大一会儿,才用原本的声音,继续道:

  “Ji Qiu 。”

  “你的身上.流淌着我玄商的bloodline ,能在这个年纪达到这种realm ,简直世所罕见,不逊于吾!”

  “但,此世既为divine blood 所统,朝歌显然乃是重中之重,会被镇于绝地,光凭这四方天柱,连通九dao divine force 锁链,叫吾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便可见一斑!”

  “你,又是凭何手段,才入的这朝歌?”

  商王辛的声音隆隆,猜不清喜怒,可话语里的质问,却是尽显无疑。

  他.

  曾在最关键的时刻,被最重要的人背叛,至此Nine Cauldrons 散落,气运一溃,才被that 至强的神圣降下真身,一举擒下。

  数千年的孤寂,已是让他摒弃了曾经的英雄fearless ,变得有些顾忌猜疑了起来。

  哪怕,眼前这人是正统的玄商bloodline ,纯粹至极,不知是当年哪lineage 王血传下去的后裔,素未谋面,可也不可尽信!

  枕边人都有可能是敌人,even more how 是只有一面之缘的后裔!

  对此,Ji Qiu 并不意外。

  或者说,在有过模拟之中的大致记忆后,他就早已经有了准备。

  催动法力,大手一挥。

  方才于朝歌城外,其与晋主的言语与谋划,便化作留影,呈现于了商王辛的面前。

  看到了法力留影,与那真切不似作伪的对话。

  再加上Ji Qiu 缓缓讲述,娓娓道来的事情背景。

  又过了半刻。

  那只余下头颅的人王,才终于一声长叹,有些快意: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

  “贪婪无情之辈,又继承了那有所残缺的divine blood ,如何能落得什么好下场?”

  “只是可惜,那周氏的天子过了如此之久,竟还没有死透,实在可惜!”

  “玄鸟之血?呵”

  “那divine blood 后代的小子,倒是懂得颇多。”

  “他想要,那就给他就是。”

  “只要,他能够承受得住后果与代价!”

  说完,商王辛直视眼前的Ji Qiu :

  “你想要变强,快速的变强,颠覆这个时代?”

  眼见回到了正轨,这位久远之前的王,似乎接受了他的话语,Ji Qiu slightly nodded :

  “不错。”

  “如今我积累足够,前路弹指便可踏破,只差能够补足realm 的资源。”

  “朝歌虽已沉没许久,但其中的底蕴,想来还是存在着的。”

  “今日,殿下给予我资源。”

  “来日,若有方法,我必助殿下脱离枷锁,重见天日!”

  Ji Qiu 言辞铿锵有力,语气真挚。

  而直到此时,商王辛才对于Ji Qiu 的言语,感到了认同。

  这天下间呐。

  熙熙攘攘,皆为利来,皆为利往。

  不是他不信Ji Qiu 。

  只是至少,经过利益各取所需,继而搭建的桥梁,总归要比空口白话,来的更加叫人相信。

  以往的商王辛,可能对于这些并不在意。

  但如今的他,早已和数千年前,that 睥睨天下,王威四海的人物,再也不同了。

  忆往昔峥嵘岁月,如今只剩满地狼藉,商王辛从沉寂中复苏,一时颇为惆怅。

  不过,他还是答应了Ji Qiu 的话。

  “你既与吾同出lineage ,理应受我inheritance ,这是应该的。”

  “至于资源.”

  商王辛陷入了沉吟。

  紧接着,好似下定了决心:

  “朝歌城中,确实也有。”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那本来殿内中心,黯淡无光的三寸青铜great cauldron ,突然微微摇晃。

  next moment ,其伫立的残破地板,便缓缓凭空虚浮,继而慢慢升起.

  紧接着,露出了藏匿于商王宫地下的一处通道。

  Ji Qiu 就站在一丈之外。

  此时他沿着那向下的阶梯,稍稍往里瞥上了一眼。

  就能看到其中堆积的皑皑白骨,露出了一角。

  那是一只体型庞大的生灵,虽已死去,但仍旧余威未散。

  并且skeleton 之上,还留有暗red 的印记。

  种种特征,正彰显了她的身份,正是那.与玄商并存的Divine Bird ——

  天命玄鸟。

  看着那一角白骨,商王辛的眸中流露出了悲哀:

  “纵使强大如她,神性亦是被磨灭了。”

  “唉”

  “她若是不选择去保或许不死的神性,依旧能够叫她struggling on whilst at death’s door ,Rebirth from a drop of Blood ,存活至今才是。”

  “现在想来,皆是吾一人之过。”

  “吾的War General 、Imperial Tutor 、巫觋,从偌大Nine Provinces 朝拜而来的八百诸侯.”

  “都陨了啊!”

  那一双留有余影的重瞳,在悲哀过后,收拾了下心情,随即望向了Ji Qiu 。

  当下,one after another 玄奥的经文。

  随着那重瞳刻印,自商王辛的双眸,便映照到了Ji Qiu 的脑海之内。

  【获得Holy Land Level inheritance ——万劫不磨身!】

  【是否,追本溯源?】

  “朝歌当年的资源,大都已尽数投入到了连绵不绝的战争之内,早已损耗一空,丁点不剩。”

  “但Divine Bird 陨落之后,她身上残余的divine blood ,却是保留了一些,还有铭刻着她神性的神骨,可能还余有几块。”

  “前者,可助你Perfection 己身,你可截取一滴,留给那晋主,其中自有后手,可以制衡于他。”

  “至于后者,可锻成诛神之兵,斩诡破邪!”

  “还有吾传你的这篇法,乃是我玄商至高inheritance ,比你one’s own cultivation 气血武道的那篇,要精妙不少。”

  “你可借这仅剩的divine blood ,尝试更进一步!”

  “待到之后,吾再告诉你,如何才能破这枷锁,叫这朝歌与吾.重现世间!”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