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Inverse Heavens To Change My Fate Chapter 306

  Ji Qiu 俯下身子。

  打量着这枚神异的玄鸟之蛋。

  他的耳畔,听着商王辛那略带怅然的话语,眸中罕见的露出了意外。

  模拟之中,并没有过关于这玄鸟后裔的记载。

  “看来,在文字推演之中,自己还是太过弱小了。”

  “即使怀有玄商后裔的王血,但在实力至上的时代,仍也无法获取得到所有的inheritance 。”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承受不住其中的重量,那么就必然会遭到相应的backlash 。”

  “模拟之中承受不起。”

  “但是到了如今,却也未必!”

  Ji Qiu 将手掌,放置于那稀薄的divine blood 上方,掌心向下。

  随后准备齐全,目光中流露出了一缕坚毅与果决。

  玄鸟之血,蕴藏着incomparable 的神性与力量,哪怕只是一滴,都有着不俗的威能。

  而若是in a spurt of energy ,将此地积累的所有divine blood 都尽数化为己用。

  他就有可能得到前所未有的天great good fortune !

  但与之相对的。

  也将冒着巨大的风险,一个不好,甚至有陨落之危!

  不过,这world 上从来没有什么天大的好事,是不需要去赌的。

  既然站在了这,Ji Qiu 自然就impossible 选择转头离去,对着这等机缘置若罔闻。

  正所谓,天与弗取,反受其咎!

  不管是不是冥冥之中的命数,为他推演好了既定的轨迹。

  反正摆在面前的变强机缘,他Ji Qiu 自踏入道途以来,便从来没有放弃过任何一类!

  是我的,我全都要,岂会踌躇不前?

  “到底能不能够缔造出一个崭新的时代,尚且太远。”

  “但,凡世之艰辛,不外乎踏与不踏,如是而已。”

  “在下若是能将这玄鸟遗留的divine blood 尽数吸收,一飞冲天,作为报答与交换,自当庇佑其之后裔,日后平安顺遂,一世喜乐无忧。”

  “要是做不到,那可能也就只是一纸空谈罢了。”

  反掌之间,Ji Qiu 便将那足足上百滴玄鸟divine blood ,所汇聚而成的divine blood 水潭,吸了个九成。

  紧接着盘膝入定,语气沉着冷静。

  白袍youngster 双眸一闭,白净的额头,有赤红玄light flashed ,next moment 顺着面上的纹路,一直蔓延到了整个身躯。

  当divine blood 入体,未消片刻。

  Ji Qiu 就已经有了反应,只觉得被一团炽热的火焰所包裹着,不停灼烧,永不平息。

  那股恐怖的力量,好似能将整个人的身躯给burn to ashes ,连一丝渣滓都不剩下。

  若不是他根基坚挺,既有Celestial Phenomenon 武躯支撑,又有Qi Refinement cultivation ,无时无刻不在洗刷全身,怕是早就已经彻底崩溃了去。

  只是就算这般,

  面对着如此恐怖的压力,他也只能艰难的转化着其中神性,稍有不慎,就将落得个body dies and Dao disappears 的局面!

  待到那玄鸟赤血,渗入到了他的四肢百脉,三十六大穴窍,以及体内的每一个角落时。

  属于补天Dao Body ,那股Seize the Worlds’s good fortune ,充盈己身道途的威能,才在Ji Qiu 的催动下,毫无遮掩的展开!

  一刹那,Dao Body 的波动,取代了整个商王殿内in the last ages 的空寂。

  商王辛本来闭上眸子,陷入回忆的表情,也随之有了变化。

  那束缚着他头颅的九根锁链,又开始‘crash-bang ’的颤动了起来。

  后世几千年。

  除了天上的神圣。

  他好像.又看不透了一人!

  “何等霸道的力量!”

  商王辛的一双重瞳,死死的盯紧那道盘膝silhouette ,不放过其中任何一丝错漏细节。

  他的眸子,能够see through fabrications ,照见真实。

  这youngster 吸收divine blood 的每一道步骤,在他的眼中,都没有丁点秘密可言。

  但,正因如此,他才震惊!

  从未有过,从未见到过的力量,正在以一种不可想象,不可琢磨的方式,在飞速吸收那玄鸟divine blood 里所蕴藏的神性!

  而且还是尽数吸收,不余分毫残渣浪费的那种!

  “Seize the Worlds’s good fortune ”

  “this child ,身上除我玄商lineage 之外,到底还有多少秘密可言?”

  复杂的神色,于重瞳影中一览无余。

  与此同时。

  那青年周身白袍,燃起了火,并在其背后描绘成了一道illusory shadow 。

  那是黑金与赤红互相映衬的玄鸟illusory shadow ,栩栩如生,就好似是从那庞大的骨架之中脱生,活出了second life 一样。

  玄鸟与youngster 的身躯重叠,继而相合为一,附在了他的背后。

  奇异的赤红之火仍旧燃烧不灭,却又不焚烧他衣物分毫,如同他肢体部位的延伸,又好像是天生神异的先heavenly divine ability 。

  在这骨架之内,火焰映衬之时,Ji Qiu 起手,于商王辛的注视下,又运转起了一门奇特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

  那是他最为熟悉的武道法。

  万劫不磨身!

  曾观玄鸟Nirvana 不Death God 性,再结合自己武道理念,最终缔造而成的一道古老篇章。

  此刻,眼前的youngster 不过刚刚接受inheritance ,竟就在refining divine blood 时,无意识的,以一种extremely mysterious and abstruse 的姿态,毫无晦涩的径直施展了出来!

  尽管其流淌着玄商bloodline ,又恰好得玄鸟divine blood 灌溉,天时地利人和尽皆加持之下,修此Divine Art 的难度,已是大打折扣,但即便如此!

  毫无任何参照,只有脑海之中那one after another 冰冷的文字.

  他又是怎么做到只在这须臾之间,便入了门道,并以其中万劫不磨的Divine Sense ,去对抗着divine blood 蕴藏的炽热焚烧之火?

  高悬于青铜王座上的王不解。

  这世间,竟还能有比之少年时的他,更加shocking and stunning ,更加妖孽的存在!

  一眼便知真法道!

  unimaginable !

  曾经古老的断代史前,那些Ancient Era 的皇与圣们,是否能够做到这种程度?

  不知,所以大为震撼。

  但,其实事实与商王辛所想的,并不相同。

  【以追本溯源法,comprehend 《万劫不磨身》!】

  只在Ji Qiu ,催动补天Dao Body refining 这一身玄鸟divine blood 时。

  他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以及充分利用divine blood 的神性,便将方才略略一观,几乎与之have the same origin 的武道篇章。

  以追本溯源法,开始comprehend 了起来。

  梦回古老岁月,见证pinnacle 的存在演法。

  然后溯本归源,映照我身,以成大道!

  无数次的施展此法,他早已摸清,追本溯源并不会影响外界的时间线。

  再加上这门万劫不磨身,几乎就已是为他量身定制的,与道经的晦涩难懂completely different 。

  所以,Ji Qiu 堂堂Innate Dao 体,再加上追本溯源,二者一齐发力,将这门Saint Level Absolute Art ,入了门道,并且加以施展,定能做到!

  所以,也就造成了商王辛眼下所见的这一幕发生。

  他所不知道的是,

  之所以,在他眼里shocking and stunning 的youngster ,能够一遍就将他这门万劫不磨身给comprehend 透彻。

  其实,其中有一大半的原因,还是要归根于他自己的功劳。

  毕竟——

  若无前日因,

  何成后世果?

  跟随着追本溯源法的引导。

  Ji Qiu Divine Soul 一晃,梦回古史,亲眼见证了名为玄商的时代,最后也是最为Peak 的一战。

  伟岸的玄商之都——朝歌,天幕赤红如血。

  大地燃烧,蔓延了整座古老的青铜ancient city ,曾经数代乃至于数十代人的积累,被彻底烧成了灰烬,战火弥漫,所到之处,尽是满目疮痍。

  天上有十数道凌空虚度的巨大projection 显现,他们俯瞰着这片哭喊声、喊杀声、厮杀声、哀嚎声充斥着的土地,面上的神色虚幻而又淡漠。

  “玄商王,八百诸侯已灭,Nine Provinces 社稷倾覆,大周的天统将要建立,你还不俯首,卸下王冕?”

  浩荡无边,布满murderous intention 的大音震动Heaven and Earth ,滚滚音浪席卷着这座大城,其中夹杂着incomparable 的恐怖之声。

  那是——

  一手托着雷轮,脚踏乌云的purple clothed 神将,厉声呵斥的声音。

  此声自天而落,凭音便可镇压千里,不视人间苦,只兴师问罪。

  Ji Qiu 此时,以一位旁观者的姿态,驻足在那未曾衰败,仍旧辉煌的商王宫高台前。

  他默默仰头,看着那天上神圣降下的隆隆审判之音,目光之中夹杂着些许奇异。

  这些神圣

  并没有他之前,想象的那般强大。

  起码,连和补Heavenly Supreme 纵天一战时,那凭空落下的黑手,万分之一媲美的资格都没有。

  虽说那神性隐约似乎have the same origin ,但若真要比较起来,无异于是light of firefly ,欲与皓月争辉,overestimate one’s capabilities 。

  在Ji Qiu cultivation 至今,目前见到过活生生的supreme powerhouse 里。

  这些存在单拎出来,都未必能够打得赢古之Azure Dragon ,比肩Primordial Spirit 的敖景。

  在他的眼里,那一身青金法衣的姑娘,一双‘柔弱无骨’的绣拳,别的尚且不论,那站立于诸神圣最前的purple clothed 神将,应当是扛不住的。

  虽二人无法跨越时空交战,但这却是Ji Qiu 冥冥之中的直觉。

  不过,却也无法否定这些神圣的强大。

  因为祂们,确确实实,超越了法相之境。

  此声落下。

  朝歌城里的喊杀声也濒临落幕。

  Ji Qiu 一路走来,所见得的那些个墓碑,都是Nine Provinces 大地,各处Human Race 诸侯朝拜玄商的尸骨所立。

  而在这商王宫处。

  那三尊在Ji Qiu 不久前的记忆之中,屹立在门槛梁柱之前,死而不倒的silhouette ,此时并未陨落,周身气机正值鼎盛。

  而且他们的realm .

  尽皆足以与那天上的神圣比肩!

  但纵使如此,玄商一方的气数,貌似也是走到了尽头。

  连番大战之下,皆是an arrow at the end of its flight 。

  三人对视一眼,望向那沉默无声的王宫内部,尽是长叹一声。

  “王上,也许这就将是吾等君臣,最后一面了。”执掌ancient sword 的大Swordsman ,抚摸着掌间那柄伴随着他从仆役身,受王提携,一路杀成了王朝第一骁将的ancient sword ,面上留恋不舍。

  “背弃人身,跪于天外蛮夷,荒祠Evil God ,必将受后世absolutely 人唾弃!”那位极人臣,一身朱红长袍,性烈如火的高大silhouette ,看着偌大朝歌布满的divine blood 后裔,eyes wide staring angrily 。

  “只是可惜,我得上古wizard 堂内inheritance ,还未觅得断代史前,真正的Great Expert 之姿,却就要与这些宵小拼死一战,唉.”戴着面具,手执木杖的巫觋主祭,shook the head ,似在可惜,不过却也未退。

  三人共同对着殿内一礼。

  随后爆发出身躯内蕴藏着的伟岸力量,纵身一跃,便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杀上了充斥暗红之色的穹天!

  这都是曾经站在了玄商顶点的人物!

  Ji Qiu 不知其姓名,但那每一段沉重的话语下,都代表了一段曾经辉煌的历史。

  可惜,在这段追本溯源截取的时间内,他们并不是主角。

  所以.不过是一句话过后,属于他们的片段,就将彻底翻篇。

  随着这三人杀上天幕。

  赤红的颜色更加深重,隐隐有神圣喋血,化作血雨落在了大地上,带来了名为‘诅咒’的腐朽事物。

  神圣的血,竟会叫地上的生灵陷入疯癫。

  何其嘲讽可笑。

  而当此时。

  随着那大战越发激烈。

  殿内之人,好像终于完成了他的某些谋划。

  于是乎,只听见一声咆哮乍起。

  继而九道great cauldron 齐鸣,十方华光,将偌大青铜王殿震得‘嗡嗡’作响!

  山川河岳,无尽江海,飞禽走兽,Nine Provinces 生灵的大势,

  都好似in this brief moment ,汇聚在了殿内某道silhouette 之上!

  知晓前戏已去,Ji Qiu 精神一振,当下神色紧绷,不愿放过后续的分毫细节。

  在他的视角内。

  一道身披玄黑衮服,披散着black 发丝,身材高大,伟岸到足以able to support both heaven and earth 的silhouette 。

  此时运转着名为‘万劫不磨身’的武道古篇,缓缓踏过了门槛,睥睨天上神圣。

  他的筋骨皮膜,周身大穴都好似在震颤!

  举手投足间,脚步的每一次踏动,都能影响Heaven and Earth !

  每一滴血,更是有着强横到极致的oppression !

  那漫Heavenly God 圣,in this brief moment ,都被他的imposing manner 给盖压了下去!

  商王辛!

  玄商的人王!

  时间就此定格,Ji Qiu Dao Body 天成,注视着这尊人物身上,那Great Accomplishment 的万劫不磨身,开始了不停的推演与comprehend !

  独特而又涵盖不朽的气息,渐渐在他身上凝成,与此同时,那外界的身躯,吸收玄鸟divine blood 的神性速度,也开始变得更加迅速,融洽

  而待到Ji Qiu 一眼万年,comprehend 有成之际。

  这方Heaven and Earth ,终于再次转动!

  此刻,那殿内玄商Nine Cauldrons ,聚拢了Nine Provinces 气数的大阵摆成,气运喷涌,仿佛能Changing the Heaven and Switching the Earth 。

  持Nine Cauldrons 气数,Martial Arts Opening Heaven 的人间之王,只一声叱:

  “寡人聚八百诸侯,Nine Provinces 之鼎于商宫,以这Nine Provinces 浩土千年气数,合为我一人之身。”

  “今日,尔等当真以为,能尽诛我玄商?”

  “寡人万劫不磨身Great Accomplishment ,Rebirth from a drop of Blood ,Undying and Inextinguishable ,又合人间之气,试问汝等天上神祇,如何杀吾,如何能杀?”

  言罢,他看着那三尊玄商expert 浑身浴血,搏杀神圣,Wind, Rain, Thunder, Lightning 震动Heaven and Earth ,也不欲多言。

  只挥拳震天,便要将这漫Heavenly God 圣,尽皆肃清,将那背后的Star River ,都捣穿出了一个窟窿!

  事实上,他也确实做到了。

  在Ji Qiu 的注视下。

  眼下的帝辛与那颗被困锁束缚的头颅,完全不同。

  此刻的他,就好像is a 真正无敌的王一样,纵横捭阖,无人可挡,那十数尊神圣,除却真身下凡而来的那寥寥二三外。

  剩下的illusory shadow ,皆是被他拳掌之间,directly attack the root of the problem ,一轰而散!

  然而.

  就在他聚Nine Cauldrons 合为一气,以百般谋划,将要一拳打穿局势,起码能保住眼下的朝歌ancient city 不坠之时。

  他那汇聚到了Peak 的人道气运,却是在达到Peak 之际,没来由的由盛转衰,甚至寸寸龟裂了起来!

  那朝歌great hall ,本来Nine Cauldrons 合一的气数,被人从中出手,阻断了开来!

  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必将是本就熟悉此阵之人!

  一时间,那connecting to heaven penetrating the earth 的silhouette ,平白无故于虚空一个踉跄,一身实力甚至遭到气运backlash ,一时间从极致的Peak ,慢慢划落!

  他猛地回首,注视that 自王殿走出,silhouette 洁白朦胧,如同皎月一般的女子silhouette 。

  眸子顿时猛地收缩,不敢置信:

  “你”

  “为何如此?!”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