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Inverse Heavens To Change My Fate Chapter 347

  第347章 吾辈平生夙愿,不过仅此而已!

  当Ji Qiu 与墨翟到了那一间草庐前,最后看到的一幕,便是那名为长桑君的医家魁首,对着Ji Qiu 身侧的那布衣老人slightly smiled 。

  随即,化尘而去。

  天上的微雨还在下着,只是更大了,那弥漫Heaven and Earth 的草medicinal smell 儿愈发浓郁,好像是随着最后一味缺失的主药加入,所以衍变出了某种升华。

  生Spiritual Qi 回到这片大地。

  于高处俯瞰整个Wei Country 的一百余座大城,还有那些个不计其数的小镇与村落,可以明显见得,与之前瘟疾缠世,一片苦哀的景象彻底不同的是。

  本自随着瘟气入了internal organs ,堪称回天乏术的民众,经过一尊大能献祭自身,以为救世大药而化于偌大魏土,他们那颗微弱的心脏,终是慢慢恢复了之前的跳动。

  无论是Divine Blood 后裔,亦或者普通凡民。

  当这些人挣扎的站起身来,将属于生命的‘心火’续上后。

  他们的神色之间所浮现的,一个个尽是茫然,仿佛是方从Gates of Hell 前走回,那痛苦的回忆还在频频袭上心头,所以什么都记不得了。

  但冥冥之中,却又有记忆,叫他们心头有所察觉。

  那就是,他们本应是已‘死’之人。

  不过是有人用着自己的道,将他们从死局中带了出来而已。

  他们不知那人是谁。

  但看着从天而降,下起驱散瘟疾的这一场微雨时。

  每个人的心中,却都不约而同的,有着淡淡的悸动升起。

  或许,从今天过后。

  魏的‘瘟’与‘疾’,就再也不存了。

  这是在此之时,存于每个人心中的clear comprehension 。

  而大部分人,或者说几乎所有人,对于此中的细节,都是一无所知。

  可,只要有人知道不。

  只要做到了,无论知与不知,其实,

  都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不是么?

  医家,草庐前。

  众多disciple 面露悲戚之色,赶赴而来的墨翟,自是听到了长桑君的最后一句话,因此停了下来,有些感伤:

  “我和这位认识的时间不长,也就是入了魏境,才有了几分交情而已。”

  “他是医家框架最早开辟的几位先行者之一,一直身处Wei Country ,不曾去往稷下立过学说,也不曾著书立传,广收disciple ,名扬四方。”

  “until now ,都是秉承着所谓‘医者’理念,做着最为纯粹的事情。”

  “此番以己身而渡整个魏境的芸芸苍生,他年我辈若是能扫清蒙昧,这芸芸青史,当有其一笔也!”

  Ji Qiu extend the hand 来,触摸着那若有如无的光点,亦是一叹:

  “会有那一天的。”

  后世他扫清天下,虽已断代。

  但那些灿若星辰般的名讳,即使不被大众晓得,可却依旧在典籍之中,留有一笔浓墨。

  简简单单,三言两语代过的一角,曾几何时,或许也曾surging forward with great momentum ,如同史诗,被无数人所铭记着。

  就如同是那一盏盏高悬于上的薪火一般,即使微弱,却也未曾磨灭。

  二人驻足于此。

  那本随侍于长桑君身侧,身形瘦弱修长,看上去颇为儒雅的男子,此时站起了身子。

  他名为扁鹊,是医家除却长桑君外,最得医家精要的诸子。

  而随着长桑君的逝去,他那一身医家之根,也已尽数传授于他,这便代表着自今日始,百家之一的医家魁首,便随之换了人选。

  向着长桑君羽化的方向叩首作罢,扁鹊望向木栅栏外驻足的Ji Qiu 与墨翟,拜了一拜:

  “两位先生。”

  “师长临逝之前,曾一观魏都大梁动乱,因此我辈晓得,这魏土千载阴霾,能终于今日,两位功不可没。”

  “平生夙愿得偿,我替师长与诸位医家同道,谢过二位了。”

  他的声音诚挚。

  followed closely from behind ,那环绕周遭的医家disciple ,也是望向二人,即使眸中难掩悲色,可却依旧蕴含着浓郁的敬意。

  “我辈,谢过二位先生!”

  魏巫王以及苦神君立下的这尘封腐朽之统治,叫得这瘟疾之灾,在Wei Country 蔓延侵蚀了上千载。

  能终于今日,那一手造成之人,只在此片土地而言,是确确实实的功在千秋!

  只是对此,墨翟不声不响的侧了下身,有些避让。

  墨者讲究事了拂身去,不求名与利。

  况且话说回来,此事决定性的因素,也并非是他,他若受此一拜,实是心中有愧。

  毕竟墨翟自个儿不觉得,自己能比以身Dao Transformation ,挽此天倾的长桑君,要来得更加重要。

  至于Ji Qiu ,则是显得有些怔然,不过慢了半拍后,这位white clothed True Monarch ,亦是摆手摇头:

  “严重了。”

  “我与长桑君虽素未谋面,但他之功绩,整个魏土的芸芸诸民,却都不可不忘。”

  “若非他舍道出手,这终年不散的魏土大瘟,我拿之亦没有任何方法。”

  “这一拜,还是用来送别长桑君吧。”

  说完,Ji Qiu 有些感慨的看着眼前的扁鹊。

  他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医家的诸子,而今的魁首。

  此前在赵王城。

  曾在有一段时间里,Ji Qiu 也听闻过这位医道圣手之名,并在东君负伤时,见识过他那妙手回春般的医道之术。

  毫不夸张的讲,他对于医道的造诣,已是不逊色于长桑君了。

  而经此一役,当长桑君羽化后的Essence, Qi, and Spirit ,如enlightenment 般,注入扁鹊的心神。

  想来,假以时日之后。

  这位魁首,也当能继承其师长之名,成为当世Peak 的,苍生大医。

  二人于这简陋的医家院落中,寒暄片刻,送了长桑君最后一程。

  便见得那沉浸在悲意之中的众多医家disciple ,便一个又一个的起身告辞,欲要周游诸城,查漏补缺,看看有没有去了瘟气,仍旧有性命之危的诸民。

  如今,虽长桑君已去,但医家之志,却还未堕。

  斯人已去,于wind and rain 飘摇之时徒留追忆,是为不智。

  真正应该去做的,是背负着这生死性命之重,继续砥砺前行。

  如此,才不负那‘医者’之名也!

  看着庭院前去去来来。

  Ji Qiu 与墨翟并肩。

  二人抬眉,望向拨开云雾,见了晴天的云霄,即使一扫Wei Country 尘埃,可心情却也是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或许,也唯有度尽此世苦厄Calamity Tribulation ,将那顶上Star River 之中的诸神眸光尽数剔除。

  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海晏河清,whole world at peace 罢。

  “季先生之后意欲去往何处?”

  墨翟背手,忽然开口。

  “我想将Wei Country 之事传讯于秦政,叫他收拢此境,然后收拾收拾,便往Chu State 走上一趟。”

  “之前我应下了一个承诺,所以此去南楚,意图刺王杀驾!”

  Ji Qiu 想起之前与干将的承诺,再加上收拢Nine Cauldrons ,正好顺路,于是回应。

  “那何不与我一并回返东齐,先斩姜齐,再平南楚?”

  “我听闻道家那位因你之故,Divine Ability Great Accomplishment ,于之前遥隔半个Nine Provinces ,便取走了西秦之主的性命,已然当世无敌!”

  “此去正好,将Nine Provinces 这些旧日的诸王斩个干净,随后请那周天子,摘了冠冕,便是天下安生!”

  侧过身子,墨翟不由发出邀请。

  而对此,Ji Qiu 却是laughed ,遥望东方:

  “眼下与此前,早已是大不相同。”

  “当年我离去稷下,诸子百家的诸位,并未确定掀起变革之风,所以无论姜齐之主如何试探,稷下will not 表态。”

  “因此就算夫子与李Old Mister 能够镇压一国之王,也会心有顾虑,以be worldly-wise and play safe 为主,不会用出全力。”

  “但现在已经不同了。”

  “姜齐之主,焉能是道尊的对手?”

  “君只管去。”

  “待我功成身退之际,想来这天下之间,Divine Blood 的统治,也将就此落下帷幕!”

  Ji Qiu 的语气带着自信,墨翟hearing this ,稍显惊愕,但待到感受着那股子醉来狂气不肯收的豪情后,也不禁有些被其感染,心绪稍稍回升了几分:

  “若是这样。”

  “那我便祝先生此去,一切顺遂了。”

  “正如此言一样。”

  “诸王皆落幕,姜齐,又岂能免俗?”

  待到那天上大日洒下光来。

  二人随即告别,各赴一方。

  只余下原地有一株桑树苗儿,在那照破云雾的光线下,飞速成长着。

  招摇之间,便已成参天之状,点缀着方才停歇的微雨,沐于轻轻吹来的微风,随意摆动着泛绿的枝芽。

  仿若人间,换了新天。

  赵王政,三年。

  西秦之主陨于函谷关下,王政披坚执锐,举虎狼雄师十五万,遣古老者叩关,以bloodline 正统之名,破函谷而长驱直入。

  此役,连破西秦七十六城,后镇一古老公侯,并西秦入赵,自此统御两国。

  濒临咸阳的Ancient Battlefield 。

  风沙拂过面容,露出了秦政隐于其下的坚毅与killing firmness 。

  刀剑横插于地,无数旗帜折断倒塌,大地血迹干涸,有无数坑洼裂痕。

  飘扬着‘赵’与‘政’的旗帜,是此地唯一仍然挺立不倒的火种。

  它昭示着这处战场最后的胜利者,究竟是属于谁。

  长吁一口气。

  秦政收起那柄Ji Qiu 曾为他请来的王道之剑,然后站在一具巨大的ancient corpse 之前,一双眸子睥睨四野,如腾飞穹霄的True Dragon ,俯瞰着那些落败者。

  他身怀西秦最后的血,是不可忤逆的继承人。

  但总有些心怀叵测,意图执权之辈,想要乘乱而起,取缔西秦,所以用他弑杀了初祖的事迹,抵制秦政的收拢。

  可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那具ancient corpse ,便是此前西秦赫赫有名的一尊古老者,他想要与秦政掰一掰手腕。

  所以,他陨了。

  满是血迹的铠甲,为秦政增添了几分嗜血的气魄。

  望向苍茫大地,那些簇拥自己的悍卒们。

  秦政高举手臂,而在他背后,旌旗猎猎!

  “大风!!”

  这shouting loudly ,宛如触发了导火索一样。

  一瞬之间,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的嘶吼声followed closely from behind ,阵阵不休!

  “起兮!!”

  伴随着轰鸣唱罢。

  待到太阳落幕,翌日再度升起。

  寰宇之内,皆为王旗!

  东齐,临淄。

  那座最古老的王宫。

  有一只drenched with blood 的手臂,跌落于地,缓缓从王阶之上滚落下来。

  曾经aloof and remote ,俯瞰尘世的姜齐之主,此时目光森冷。

  一成不变,统治了齐地数千载的姜齐王室,发生了政变。

  九卿之一的上卿田氏,其bloodline 源头的古老者,颠覆了临淄,妄图替代了他,做这偌大东方的主人。

  本来,姜齐之主视他不过为clown 。

  但.

  其竟勾结了Jixia Academy ,并引出了几尊恐怖如斯的大能人物!

  尤其是,眼前之人。

  姜齐之主从未想过,在他眼皮子底下,只不过是被他看作探寻新道之工具的凡民们,竟然能在短短近千年的时光中,走到this step 。

  昔日的王者,看着眼前那浑身上下清气环绕的道人,喉咙几度滚动,终是道出了声:

  “既然有着如此经天纬地般的威能。”

  “why not 想着成为一代王侯,称宗做祖?”

  他看着自己跌落的手臂,便知自己决然不是眼前这道人的敌手。

  常年收集稷下的情报。

  姜齐之主识得此人的身份。

  诸子百家,道家lineage 的执牛耳者,名为李耳。

  事实上,就在不久之前,他也收到了西秦之主陨落,疑似道脉高人隔空出手的消息,当时他只觉得unimaginable ,并未在意。

  却不想,竟真的是事实。

  他虽知晓自己的lifespan 不多,也想过很多死法,只是令姜齐之主自己都没想过的是。

  在最终到来之前。

  将他的一切取走之人,竟不是那天上曾经赐予过他权柄的神圣。

  而是

  一介凡人。

  待到又是一番交锋,却被那清静无为的道印给打的Divine Soul 蒙昧之际。

  朦朦胧胧间,在生命流逝的最后关头。

  姜齐之主,只听见了最后一句话语入耳:

  “杀你,不过是因道不同而已。”

  “王侯公卿,称宗做祖”

  悠悠一叹作罢。

  这尊古老的王者失去了意识。

  唯只余that 道人巍然屹立,将那座经过大战,略有些黯淡的giant cauldron 收起,随后hands behind back ,如万物之初,万物之始:

  “几千年的时光过去,哪怕是Divine Blood 之王,也免不得归于尘土。”

  “这些俗世的权柄,如不是为了道,那将毫无用处。”

  “有些东西若是开始不懂,那么终其一生,也是不会懂的。”

  望向一夜过去,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的齐地。

  李耳的眸中深邃,仿若看穿了一切。

  其实,Ji Qiu 模拟之中的稷下破落,不过是因为选择不同而已。

  以稷下解散,行蛰伏之举,并非是怕了姜齐的王。

  只不过是因为在那些魁首眼中,在一切的时机未曾到来之前,不能一举颠覆地上Divine Blood 的统治,那么短暂的意气争锋,便将毫无益处。

  可现在不同了。

  当Ji Qiu 以一只蝴蝶的身份,将这场变革之局掀起。

  那么得到了法相Primordial Physique 系的完善,变得更加deep and unmeasurable 的道家魁首,suppress and kill 姜齐之主

  不过nodded 而已。

  因此,姜齐的覆灭,也早已在Zhao State 生变的那一天开始。

  便已成定局。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