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Not Cultivate Immortality, I Have To Cultivate My Soul Pet Chapter 29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09-14

  第290章 冰灵Ancient God 树

  “Fire and Ice Two Layer Heaven 啊这是…”

  Wang Che 看了一眼。

  遗迹中的考验都是里面的魂兽布置。

  那么这冰山fire sea 是什么魂兽布置的?

  直接横穿过去,Wang Che 并不认为自己的身体现在具备这个强度。

  Wang Che 将目光落在一旁的小毛虫身上。

  小毛虫:“……”

  小毛虫立刻后退一小步。

  “咝唔咝wu! ”

  小毛虫叫了一声,表示自己也承受不住。

  “不,你可以的。”

  Wang Che 说道。

  小毛虫赶紧shook the head ,望了那座冰山fire sea 一眼。

  它能感觉出来,这不简单。

  不是普通的火焰和冰山组成。

  其中肯定有什么玄机。

  Wang Che laughed ,心道小毛虫跟在自己身边这么久。

  别的没学会,对于危险的感知倒是更敏锐了。

  这一关自然不简单。

  原因嘛,Wang Che 踏上冰山后,发现Soul Power 都凝滞了,无法使用。

  意味着只能凭借身体强度,硬抗这冰山fire sea 。

  无法使用魂技。

  同样的,没有Soul Power ,小毛虫无法火焰觉醒,一个魂技都用不了。

  同时,更诡异的是,那看着炽烈的fire sea ,却没有让Wang Che 感受到灼热。

  反而,更冷了。

  这种冷,像是魔法伤害一样,直窜骨髓灵魂。

  身体多强也一样。

  “那一起上去?”

  Wang Che 看着小毛虫。

  小毛虫nodded ,这还差不多。

  不能让它一个Soul Pet 扛下所有。

  小毛虫刚走上冰山fire sea ,浑身就打了一个冷颤,体型仿佛都缩小了几分。

  电磁剑鞘都暗淡无光。

  没有了Soul Power 流动,这件导soul artifact 内部停止了运转。

  走了几步,Wang Che 就退了下来。

  小毛虫更是直接退到了冰山之外。

  刚退出去,就感觉全身都温暖了许多。

  可想而知这温度多低。

  “咝唔咝wu! ”

  小毛虫对着Wang Che 叫了一声。

  表示扛不住呀。

  小毛虫现在几乎对火焰免疫,尤其是进入火焰觉醒后,对火焰都有很强的免疫与吸收。

  当然,仅限于正常的火焰。

  要是将小毛虫扔进太阳里面去,它一样得蒸发了。

  作为天关火种的最后一关,一般能闯到这一关的选手这些年都没几个。

  来到这里的,试了一下,大部分都直接放弃了。

  无论是从冰山那边攀登上去,还是从火山那边攀登上去。

  都要承受穿透力极强的寒意,渗入骨髓灵魂。

  Wang Che 看着那燃烧着的熊熊火焰,不禁laughed :   “这怕不是骨灵冷火…”

  当然,是什么火焰不重要。

  而是走上这冰山后,Soul Power 凝固,只能凭借fleshy body 硬抗上去。

  这就很难了。

  没有了Soul Power ,单凭fleshy body 想要抵抗如此寒意…

  中高阶魂师自然能做到,但这个阶段的魂师是做不到的。

  Wang Che 没有选择继续登山,任何关卡考验,自然绝不是为了让选手不通过。

  即是考验,那肯定就有玄关profound mystery 。

  猜透这点就行了。

  “天关火种…效仿先古时代的人类,设置的考验。想要取得火种,须得置之死地而后生。”

  Wang Che 抬头望了一眼那座冰山。

  上方漂浮的火种,近在咫尺。

  对任何Soulbind Master 来说,攀登一座several hundred meters 的高山,那就是吃饭喝水般容易。

  但现在,却遥不可及。

  遗迹的关卡,都是在发生变化的。

  一旦有人发现了关卡的mysterious ,闯了过去,关卡明年就会发生新的变化。

  像是这一关,设立以来,目前还未有人通过。

  “向上为死,向下呢?”

  Wang Che 带着小毛虫,走到了冰山被分割开的中间。

  冰山divided into two ,中间自然出现了一条宛若深渊般的地狱沟壑。

  下方的寒意更甚,同时有寒冰与烈焰交汇,比起上方看上去更恐怖。

  Wang Che 看了一眼,laughed 。

  他走上前两步。

  “咝唔?”

  小毛虫立刻走过去,拉住了Wang Che 的脚,用尾巴指了指上面。

  表示我们要不要再尝试一下?   显然,小毛虫以为Wang Che 是要跳下去。

  这要跳下去,连回头路都没有。

  还不如再尝试登一下山。

  “山攀不上去,我们往下跳过去。”

  Wang Che 没有过多解释。

  小毛虫一愣,探出脑袋看了下面一眼,连连摇头。

  这样下去不是送死吗?   下面比山上还要恐怖!   “我先下去了。”

  Wang Che 说道。

  说完,他摊开双手,如信仰之跃般,跳了出去。

  小毛虫愣了一秒,也没多想,唰得一下跟着跳了下去。

  此刻,通过直播看着这一幕的无数观众,都是看得头皮发麻,吓出无数冷汗。

  连讨论的声音都完全没有了,一个个无比紧张地看着。

  这些年也不是没有选手来到这一关的,但却没有一个像Wang Che 这么做的。

  在寒风与cold flame 的呼啸中,Wang Che 感受到了寒意不断侵入全身。

  皮肤仿佛都变成了冰色。

  掉在Wang Che 背上的小毛虫,都变成了一只冰毛虫。

  不断下坠间,Soul Power 依旧是凝滞了,像是被锁住了。

  Wang Che 知道,这应该是进入了一位强大魂兽的特殊空间。

  未必是空间魂兽制造的,而是一种特殊的域场,不过相对来说,没有Divine Void Dragon 或者泰坦giant beast 那么强。

  也没有魂土的覆盖。

  小毛虫趴在Wang Che 的背上,大声叫唤着。

  虽然看着很怕很怂,但Wang Che 跳下的同时,这little fellow 却也没有多想就跳了下来。

  但很快,小毛虫身上的冰霜开始融化了。

  温度渐渐升高。

  寒冰与烈焰融合形成的雾气,渐渐消失。

  all around 的景象开始缓缓变化。

  一抹翠绿,开始出现在眼前,紧接着不断扩散。

  很快,小毛虫揉了揉眼睛,看着远处。

  只见一颗通天大树赫然出现在眼前,all around Fruit Tree 灵花遍地,地面上更是草茸茸的,那小草的气息,让小毛虫感到无比的真实。

  那冰山裂开的下方,寒冰与烈焰融合的深渊之中,竟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所在之地?   同时。

  小毛虫从Wang Che 的背上跳了下来,看着周围的景象,感觉自己在做梦。

  它趴在草丛中,滚来滚去,似乎在呼吸着这里的气息。

  就在这时。

  “人类少年,didn’t expect 你能来到这里!”

  那颗通天大树簌簌颤动,speak human’s words ,发出一声苍老的古音。

  这棵古树很有意思,它并非翠绿。

  相反,一边是冰blue ,一边是赤炎色。

  只有头部一小节,是翠绿色。

  看着很玄。

  “你是魂兽,冰灵Ancient God 树?”

  Wang Che 看着这株大树,“刚才的关卡,就是你设立的?”

  “你还认得我?”

  苍老的声音,颇has several points of 惊讶。

  Wang Che slightly nodded 。

  在古代魂兽图鉴中,Wang Che 见过这种魂兽。

  是一种很mysterious 的草Wood Element 魂兽。

  现代已经没有任何记载了。

  Wang Che 也只是在图鉴中见过。

  具体情况,Wang Che 并不了解。

  只知道这种ancient wood ,掌握着Ice and Fire 的力量,同时它的生命极其强大,拥有悠久的lifespan ,不会轻易死去。

  “我在此些年,看别的人类少年来到这里,都是奋力向上爬。你为何会想着往下跳?”

  冰火ancient wood 缓缓问道,“冰山之下,明明比冰山上危险数倍,还无法回头,火种也不在下面。”

  这个问题,通过观看直播,许多看得惊心动魄的观众,也是极其费解。

  “因为向下无生。”

  Wang Che said without thinking ,“登上冰山,虽然都知道这冰山无比艰难,但都有退路,坚持不下,即可退回。”

  “冬农节发展至今,这天关火种的寓意,除了代表当年先古时代的人类意志,还包含了陨古时代人类和魂兽在毫无退路的condition of certain death ,获得那一缕希望,如燎原之火般,从而燃烧the entire world 的意志。”

  “自然,是没有退路的。”

  “上山可悔,入渊无路。我想,大概只有在这种境地中,才有可能见到真正的火种。”

  Wang Che 看着冰灵Ancient God 树。

  冰灵Ancient God 树沉默几秒,然后发出了几声苍老的笑容:

  “didn’t expect 你们这些人类少年中还真能有人想到这点。”

  “能想到还不算什么,但你能有勇气敢赌,真敢跳下来,确实非同凡响。”

  “现在的人类少年果然是一年比一年厉害了。”

  话音落下。

  冰灵Ancient God 树顶部那一抹翠绿微微盛开,露出了一抹翠绿的rays of light 。

  那rays of light 不是火焰,却仿佛代表着什么。

  见到这一幕,Wang Che 便知道自己想的都是对的。

  那才是真正的火种。

  天关火种的规则,是带回火种。

  实际上,却没有规定火种的模样。

  许多选手先入为主,认为就是一种火苗。

  实际上,寓意着希望的火种,自然不会只是火苗而已。

  “火种,便在我头顶,让你的Soul Pet 且来拿吧!”

  “我原地不动,只用与之对等的cultivation base ,能不能拿到,就你的Soul Pet 的ability 了。”

  Wang Che laughed 。

  这种考验就相对容易多了。

  因为在这里是可以动用Soul Power 的。

  冰灵Ancient God 树的实力不好说,以Wang Che 的Divine Consciousness 还感应不出来。

  不过它应该是这遗迹的大佬,就算没有十万年的Soul Power cultivation base ,也不会差太多。

  只用与之对等的cultivation base ,自然是对Wang Che 的考验了。

  “该你们表演了。”

  Wang Che patted 旁边躺在草地中的小毛虫和后面的磁力剑。

  锵~!

  磁力剑出鞘,lightning 电弧宛若游龙般蔓延在all around 。

  它飞了出去,带着one after another lightning ,与此同时,小毛虫轻巧一跃,飞到了磁力剑的背上。

  御剑Flying Insect !

  也就只有正儿八经地战斗,小毛虫才有机会站在磁力剑的身上。

  两家伙将目标对准了那头顶的绿色rays of light 。

  冰灵Ancient God 树Motionless As Mountains ,但两边的树枝却化作漫天长鞭,席卷而来。

  “rua~!”

  小毛虫却丝毫不惧,从磁力剑脚下猛然跃起,张口发出一道咆哮。

  粗壮的虫丝喷涌而出,一Dao Insect 丝宛若焰火般盛开,化作densely packed 的丝线,竟是直接与冰灵Ancient God 树的长鞭缠绕纠结!

  冰灵Ancient God 树微微一愣,脑中不由冒出了几个问号…

  这是只啥?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