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Not Cultivate Immortality, I Have To Cultivate My Soul Pet Chapter 43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5

  第439章   我叫赵法鸣,今年二十二岁,是斗魂Academy 大三中的天才。

  我一直对天才这个词语很不感冒,因为我觉得像我这样的innate talent ,用天才来形容只是一种贬低。

  哪怕在genius gathering 的斗魂Academy 也是如此。

  王者杯,全War Zone cream of the crop 的年轻一辈汇聚一堂的综合对战比赛。

  前两年,我只是看。

  这一年,我打算参加。因为这一年很特殊。

  当然,以我的实力,前四可能有点难,但前八应该还是很轻松的。

  第一赛区,hehe ,大致扫了一眼,没有那几个变态的家伙。

  赛区种子,稳了。

  ……

  那个Wang Che 的霸震天有点厉害,但赛区种子,我应该还是可以的。

  ……

  嗯,安野这个变态的家伙,居然也被打败了,要是他再拿出其他Soul Pet ,我必不是对手。但我发现,我挺克制他的,如果遇上,他若是不用其他Soul Pet ,我有很大概率能赢,成为第一赛区的Seeded Contestant 。

  ……

  很好,果然遇上了,第十天最后一把,看来,这是宿命的相遇!狭路相逢,powerhouse 胜!只要他没有拿出第二只Soul Pet ,我必赢!   ……

  龙息风场,heaven helps me !看来God 都是站在我这边的。地形,Soul Pet ,Martial Spirit ,我全占优!

  王炸开局,我怎么输?   ……

  空位锁,神附灵,中招了!   在天空,这是我的地盘!一切都在按照我所计划的那样,完美进行!Martial Spirit 进化,Soul Pet 合击,组合魂技,太完美了!天才般的攻势构思,没有任何Soul Pet 和Soulbind Master 能在这种强度的攻击下,还能完好无损!无死角的攻击,连站在霸震天身上Wang Che ,都impossible 来得及唤出第二只第三只Soul Pet !   这就是大意的代价!

  我赢了。

  第一赛区的Seeded Contestant ,稳入十六强,接下来只要再赢一场,就已经达到了我的预期目标。

  ……

  我…输…了。

  此刻。

  赵法鸣失神的看着前方imposing manner 滔天的霸震天。

  “impossible ,这absolutely impossible! ”

  赵法鸣muttered ,“这种强度的攻击下,它怎么可能完好无损?而且还变得这么强?不,这是幻觉,这一定是幻觉!”

  bang!   下一瞬,只见那只霸震天背后的翼骨微动,恍若瞬移般,飞至风王鹰的身边!   一发波动拳如瞬移般轰了过去,快得不可思议!

  Soulbind Master 看傻眼了,作为Soul Pet ,风王鹰也是看傻眼了。

  满脑子都在想,这只霸震天为什么能在神灭风暴中完好无损地走出来?

  直到this fist 袭来,触不及防,吃了个满拳。

  一拳之下,它瞬间被轰飞,体形变化,直接变回了原样,翅膀歪扭地从in midair 坠落。

  另外一边的梭舟小灵和逆反魔偶吓得一个机灵。

  梭舟小灵很机智,直接空间穿梭到了赵法鸣面前。逆反魔偶则是对着霸震天咆哮一声。

  此时处于红面状态的魔偶,进攻性很强,fearing nothing in Heaven or Earth !   然后熊宝就欺身而上,飞到它面前,那巨大体型形成的阴影,将其笼罩。

  魔偶浑身冒出一阵阵冷汗,红面直接消失,被吓出了蓝面,瑟瑟发抖。

  “它们主力已经没了。”

  Wang Che patted 熊宝的肩膀,“等着对方认输就行了,这些就不用欺负了。”

  从cultivation base 的角度来看,风王鹰是主力,经过Martial Spirit 进化临时成为了超凡Soul Pet ,没有了它,这两家伙虽然也依旧很强,但cultivation base 较低基本上已经不行了。

  “ao !”

  熊宝nodded ,looked towards 对面的赵法鸣。

  Wang Che 也看着。

  熊宝在战斗方面的innate talent ,从这一场已经完全看出来了。

  全程Wang Che 没有怎么指挥。

  但from the very beginning ,熊宝大概就感觉出来,对方会怎样来对付它。

  神formidable power ,得开启之后才有效。

  如果at first 就施展,必定会露出马脚,所以哪怕它自己被控制住,也没有immediately 用蛮力挣脱。

  没错,空位锁加上神附灵,两大王牌魂技,确实将熊宝控得死死的。

  但是,泰坦真身是免疫控制的,只不过那两大王牌魂技叠加之下,使得那一招的控制强度太高。

  如果那时候施展神formidable power ,也可以直接免疫空位锁。强行挣脱,也不是impossible 。

  可如果是那样,接下来必定是一番苦战。

  而且,和霸王力一样,同时开启泰坦真身,施展这两种先古霸王之力,会极大消耗Soul Power 。

  那么打,显然就和之前的安野一样,甚至更加不乐观。

  一旦对方稍有察觉,利用梭舟小灵,以闪避为主,不再攻击,硬托熊宝。

  结局必定是熊宝Soul Power 不足,含恨退场。

  可如果事先不使用神formidable power ,不挣脱锁链,那么对方必定会趁此机会,发动最强的力量进行攻击!

  熊宝立刻抓住了这个机会…

  直到对方放出一连串的究极大招!   尤其是那精神冲击融合而成的组合魂技!

  使得神formidable power 得到了最大的体现!

  四道strong wind scattering the last clouds 形成的组合魂技,尽数被神formidable power 吸收殆尽!   这比起之前和安野打的时候,通过霸王力吸收的气力还要远超!

  至此,熊宝的实战训练,算是全部完成了。

  但从神formidable power 和霸王力来说,说无敌确实很无敌。

  可如果用不好,被吊打也是轻松的事情。

  一上来就开,那显然会被这些强大的选手摸透吃死。

  刚经过和安野的战斗后,后面几天的战斗,有几场都是打得颇为艰难的,因为许多选手已经摸清了霸王力的效果。

  明白了效果,自然会去规避。

  其中有几位选手,也是走的赵法鸣的路子,不近战,以属系攻击对敌。

  但比起赵法鸣来说,就要差不少,而且地形也不是场场都是Wang Che 劣势。

  直到遇到了赵法鸣。

  他总结了前面熊宝的所有战斗,从开始到结束,可以说都有着还算不错的攻势布局。

  然而嘛…此时的熊宝,已经不是第一天的熊宝了。

  在最后关头,开启神formidable power ,逆转局势!   Wang Che 对此是比较满意了。

  他还想着,如果这场熊宝输了,那么接下来要是去争夺十六强的位置,怕不知道又要经过多少苦战。

  场上,很安静。

  龙息风场中的天空能量,已经尽数被刚才那几发strong wind scattering the last clouds 给吸收殆尽了。

  此刻的观众,脑子里都有些懵。

  赵法鸣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了,看着自己的divine wind 鹰又看着对面的霸震天。

  很苦涩,尤其是心中历程,简直像是坐过山车一样,从高空中猛地坠落下来,那强烈的失重感,让他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

  “气力魂技无效,属系和精神相结合的魂技,也无效?它还能吸收?”

  赵法鸣闭上眼睛。

  这fuck 谁打得过?   当然,如果提前知道的话,赵法鸣感觉自己不会输得这么惨。

  “我认输了。”

  赵法鸣sighed 。

  didn’t expect ,居然还是连对方的一只Soul Pet 都没打过?   想一想,好像第一赛区的其他选手,也没有打过。

  不丢人。

  赵法鸣心中宽慰了不少。

  随着赵法鸣的认输,这场比赛宣告结束。

  他没有头铁选择继续打。

  打还是能打的。

  但有什么意义呢?

  最后受伤的,还是自己的Soul Pet 罢了。

  哪怕是还有一丝胜利的希望,赵法鸣都是不会认输的,比如风王鹰没有被对方一拳打下去。

  但显然,对方趁着这个机会,直接断绝了他最后一丝希望。

  非常的果决。

  “结束了。”

  Wang Che patted 熊宝的肩膀,“接下来就是八强赛,四强赛,半决赛,决赛。嗯,应该就不止你出场了。”

  “ao ao ao !”

  熊宝更激动了!

  终于,要和big brother second brother 一起战斗了吗?   我会不会too weak !   不,我when the time comes 绝不能给big brother second brother 丢脸!   而此时,观众们也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发出了一声声吵杂的哗然之声!   仿佛在为这场胜利,而感到不可思议!

  也在为这第一赛区,这一路比来的过程,而感到不可思议!

  一只霸震天,真就将整个赛区的选手,都压得抬不起头了?   一时间,观众纷纷都在讨论这只霸震天…

  尤其是这最后一场,是怎么赢的?

  那最后形态的霸震天,究竟是什么?   in midair 。

  天王们很沉默。

  尤其是星炎天王。

  他looked towards 一旁的龙斗天王,两人对视一眼,此刻,竟是有些感同身受。

  “如此强大的属系组合魂技都能吸收…这只霸震天,到底是什么情况?”

  星炎天王slightly frowned 。

  “输了就输了呗,还能是什么情况?”

  龙斗天王摆摆手,“好家伙,气力魂技无效就算了,这属系魂技还能无效。先古时代应该也没有这么逆天的古魂兽吧?总impossible 是把几只Soul Pet 的优点集中到一起了?”

  其余天王纷纷笑了。

  “琉璃天王,你学识最广博,对历史上的古魂兽也知道的比较多。”

  星炎天王咳嗽一声,“我就不去问何教授了,你知不知道?余锦,你和何教授那么熟,应该也是知道的吧?”

  Oracle 天王smiled and said :“我知道,但知道的不多。琉璃天王应该懂得比我多。”

  琉璃天王想了想道:“那应该是神formidable power ,是先古时代的凶獠Swallowing Heaven Beast 所掌控的霸主之力。先古时代,这Swallowing Heaven Beast 和熊霸族是敌对关系,didn’t expect 能在现代看到它们两者的霸王之力,还是在一只Soul Pet 身上同时看到两种霸王之力。”

  “这只霸震天,确实unique and unmatched 。”

  “不过还是太幼小了,cultivation base 不高。想要完全掌握这两种力量,还得很长时间。”

  “未来的九洲杯,说不定能看到完整形态的两种霸王之力,这些先古时代的mysterious power ,到现代大部分都已经绝迹了。”

  说到这,琉璃天王faintly smiled and said ,“其实我们现代的Soul Pet ,开发出来的基因特性,inheritance 觉醒,就是对Soul Pet 潜力更深层次的开发。并不逊色于先古时代的霸王之力。但一般至少都得万年cultivation base ,才能开始开发出基因特性,十万年cultivation base 才能比较完整的出现。”

  “inheritance 觉醒,超兽魂装,Martial Spirit 进化,极限魂技,机械合体等等。都是我们近代开发出来的强大力量。”

  “对比先古时代的霸王之力来说,其实都不逊色。”

  “甚至,会更强。”

  众多天王纷纷nodded 。

  Soul Pet 和Soulbind Master 所形成的现代社会,都是在向前发展的。

  先古时代或者陨古时代的魂兽虽然很强,所掌控的力量也都是十分mysterious 。

  但和现代的Soul Pet 以及Soulbind Master 比起来,是绝不会强过的。

  现代的Soul Pet 和Soulbind Master ,只会更强,掌控的力量也会更强。

  只是在这个阶段,Soul Pet 都属于基础阶段,打好基础,稳固cultivation base ,将自身的所学会的魂技掌握,在战斗中开发魂技的多样化。

  不会涉及更高层次的力量。

  王者杯,能出现基因特性,以及Martial Spirit 进化,都算是不错的了。

  不过即便是出现了,也只是刚踏入门槛,在这方面,Soulbind Master 和Soul Pet 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要putting it that way …”星炎天王感叹道,“Wang Che 的这只霸震天,未来也会有inheritance 觉醒,也会有Martial Spirit 进化,极限魂技,机械合体等等。它这算不算,结合先古和我们近代的力量于一体的Soul Pet ?”

  “这是必然的。”琉璃天王slightly nodded 。

  “所以,这只霸震天,不知道最后会达到怎样的高度?”

  天王们谈着谈着,眼神就开始闪烁起来。

  “别忘了,这小子还有两只Soul Pet ,还没有登场过。”龙斗天王心心念念道,“他这进入十六强,剩余就剩下四场比赛了。不过十六强,他如果还想只用一只Soul Pet ,应该是不太可能的。”

  “我看了一下,其余几个赛区的,有几个确实都挺厉害的。我们有几位天王的dísciple ,貌似也折戟沉沙了。”

  “这有啥?”星炎天王丝毫不觉得丢脸,“master 领进门,他们虽然是我们的dísciple ,但Soulbind Master 一途,变化无穷。那万兽山的机遇,连我们都无法干涉,他们能在里面获得什么,都看自己。”

  “我们的master ,也没几个是上一辈的天王。”

  “War Zone 的天才,从来都不缺。缺的是有多少能走到最后…”

  “玉霞天王,我发现你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一直看着那边…这么精彩的比赛,你都不感兴趣吗?”

  星炎天王说着,忽然looked towards 另一位天王。

   额,忘了章节名了,还有一章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