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Not Cultivate Immortality, I Have To Cultivate My Soul Pet Chapter 50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2

  第504章 is it possible that ,给忘了?   Eastern Flower Warzone ,北江洲,林海学府。

  六月中旬,本应是烈日炎炎的暑热之际,然而此时的校园内,无数的学生穿着的却是加厚的深衣。

  连许多火焰系Soul Pet ,都套上了许多特制的隔绝导soul artifact 。

  不然,便会被空气中的寒气侵蚀,降低cultivation base 和生命。

  in midair 漂浮着一艘钢铁般的机械军舰,纯冰色的舰体,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般笼罩着整个林海学府。

  压抑的气氛,continuously 蔓延在校园内。

  在校园的中央,排起了一条长长的队伍,学生们一边搓着手,一边陆陆续续地在这条队伍长龙的后方不断涌入。

  “小萝姐,这又是征召吗?”

  宛若长龙的队伍中,王卡sighed 。

  “知道还问?”

  旁边的白小萝没好气地说道。

  “小萝姐,你消息广…你说,寒潮之下,我们War Zone 北方真的已经沦陷三个洲地了吗?”

  后面的卢迪忍不住问道。

  白小萝紧了紧衣裳,指着手腕上附着的月刃,“不然呢?我家里生意都快破产了…哎,我们还算好的,隔壁的War Zone ,已经沦陷半个War Zone 了。”

  “但我听说今年军方向我们学校征招的名额已经少了很多啊。”王卡忍不住问道。

  寒潮的第一年,寒气东来,War Zone 温度普遍大降,土壤发生改变,冻死了无数的作物。

  那一年,War Zone 向各大学府征兆农植专业的学生以及相关领域的Soulbind Master ,着手修复土壤。

  那一年,市面上的各种魂植资源,农植作物,价格大幅上涨,人心惶惶。

  好在War Zone 有中央把控,寒潮推进速度不快,寒气改变的土壤也很快在一干农魂师的带领之下渐渐修复,至少能保持正常的农植运作。

  但在第二年…

  “是少了…”白小萝低声道,“因为已经没办法改变了,寒潮推进速度增加,三洲人民撤离,生命寒线已经迅速开始朝我们这边拉近了。”

  “或许,再过一年,北江洲也会撤离…”

  “所以现在已经不征兆农魂师了,而是征兆的…志愿军,要往前方辅助守卫生命寒线。”

  “you two 这点实力,我看还是算了,别去了。”

  白小萝瞅了两人一眼。

  三人对视一眼,相互瞅了瞅,又looked towards in midair 的军舰。

  超凡机械Soul Pet ,云空母舰,冰雪号。

  其实这种母舰他们从未见过,也没有听说过。

  更不知道War Zone 居然还研究出了这么terrifying 的机械Soul Pet 。

  据说上面搭载的零式械Divine Weapon ,足足有上万名,每一名都拥有超越两万年的cultivation base ,一同守卫生命寒线。

  所谓生命寒线,即是寒潮推进的人类防线。

  这个消息当时War Zone 公告出来的时候,很是振奋人心。

  “寒潮在我们历史上不是没出现过…为什么this time 会这么夸张?”

  王卡和卢迪看着那huge monster ,很有安全感,但莫名又后背发凉。

  “这个问题已经有些过时了…”

  白小萝helplessly said ,“寒潮爆发不只是我们这里…七大War Zone ,不同的地理位置,都有爆发。远不是历史上那些正常的寒潮…一年前网上还猜测一片,现在公告已经出来了,联邦说得很清楚,是那些异族遗留的祸根。”

  “你信吗?”

  “我不信。”

  “那不就得了。说实话,冰原洲那种环境,trifling 寒潮算什么?强大的寒ice attribute Soul Pet ,就算绝对零度都不惧,trifling 寒潮算个鸟?以我们War Zone 的实力,根本impossible 怕什么异族遗留的祸根…”

  王卡哼哼sneered ,“但是,你感受一下这寒气!我们Soulbind Master 稍微等级高点,根本不畏寒。可这寒气却能渗入身体,连Soul Power 都无法隔绝。异族能留下这些祸根?要是那么厉害,当初我们人类和魂兽早就灭绝了!”

  “这么简单的逻辑,谁信啊!”

  “说是征召我们辅助守卫生命寒线。总impossible 告诉我们,我们的敌人,就是这些寒气吧?”

  “还有天王…我听说我们War Zone 已经失踪好几位天王了…还出动了百万年级别的Soul Pet ,连这种云空母舰级别的机械Soul Pet 都公诸于世,连敌人都不告诉我们?”

  几人对视一眼。

  三人窃窃私语,大致是有些愤愤不平。

  寒潮的两年,War Zone 虽还算稳定,但动荡的情绪,已然是早已漫开了。

  当然,许多Soulbind Master 心中都隐约has several points of 想法和猜测,只是不会说出来。

  “你们的敌人,自然不是这些寒气。”

  这时,旁边传来一道嘶哑而低沉的声音。

  几人转身一看,正是一位穿着军服的middle-aged man 。

  “征召你们这些学生,也不是真让你们去辅助守卫。”

  middle-aged man 看了几人一眼,也看了这一条长长的队伍。

  “那是让我们去做什么?去看戏吗?”王卡皱眉问道。

  “没错,就是让你们去看。”middle-aged man indifferently said ,“去学…”

  “……”

  说完,middle-aged man 就向前方走去。

  留下错愕的三人。

  “靠!当我们这么不堪吗?”卢迪忍不住说道,“好歹两年前我们也是王者之杯的冠军队伍…”

  “最后一届吧?”王卡低声道,“这两年都没举办过王者之杯了…第一年寒潮爆发时本来正要举办,结果耽误了…去年也没有,今年估计也不会有了。”

  “Senior Sister Shen 去年就已经跟着云教授去了前线的寒潮研究院…一年都没回来了。”

  “Brother Wang 就更神了,两年多都没消息了…”

  “说不定现在就在前线呢…”

  “我靠,我也觉得!”

  “那我们必须得去了!”

  ……

  见着两人声情并茂地交谈着,越说越兴奋,白小萝不由twitched his lips 。

  这两年,她听过一些渠道,打探了一下Wang Che 的消息…

  好家伙,失踪了。

  学校说的是休学进修,得三年时间,然而三年时间快到了,影儿都没有。

  哪怕一丝消息都没有。

  Senior Sister Shen 更打听不到。

  时光荏苒,再Legendary 的人物,经过这两三年不断冒出的major event ,也渐渐绝于民耳。

  两年多,学校都换了两批学员了…

  只是…

  半天后,白小萝和两人登上了军舰,望着渐渐变小的林海学府,心中生出莫名的预感,仿佛是最后一眼似的。

  “小萝姐,以你的身份,应该不用和我们一起被征召吧?”

  “我有点像小沈了,她在前线一年多,我家里都快破产了…我能有什么身份?”白小萝耸耸肩,“我这个富婆已经破产了,只能去跟小沈混了…”

  “……”

  云空母舰飞向高空,moved towards 前方无止无尽的飞行者,穿越了一片片wrapped in silver and white 的山川大河……

  中京洲与冰原洲的交界处,原是驶向Eastern Sea 的怒江,此时已经变成了冰河。

  在冰河边上,远处寒潮笼罩,朦胧生雾,从高空俯瞰,景色竟是还有些美。

  然而若是细看感受,却无法感受到生机。

  第三寒潮研究基地。

  一年前Eastern Flower Warzone 建立的特殊机构。

  第一和第二两个寒潮研究基地,已经沦陷在前面两个大洲之中。

  这是第三个。

  Oracle 天王站在基地上方,往前方的朦胧寒潮。

  雪白的脸色,让她原本极有韵味的脸庞,此时宛若寒Ice Queen 般,充满了森冷的寒气。

  “Ming City War Zone 那边据说已经研究出能抵抗寒潮的特殊导soul artifact 了。”

  “只要能给Soul Pet 装备上,Soul Pet 将不再受到寒潮的影响…面对寒潮里面的那些死亡生灵,我们或许就有一战之力了。”

  Oracle 天王身边,依旧穿着white 研究服的何嬛slightly frowned 说道。

  ”oh?” Oracle 天王indifferently said ,“他们那边的寒潮推进速度,有减缓吗?”

  “并没有,反而加快了。”

  “根据我们的研究,那些死亡生灵…有极大概率,是先古时代的魂兽尸躯经过无数年mutation 而成,尤其是经过那些Foreign Race Invasion ,引发this world 的能量变化后…”

  “官方说是异族留下的祸根,倒也完全没错。”何嬛微微摇头,“但不完全是…这些生物,可能关乎先古时代的秘辛…”

  “研究不出来的。”Oracle 天王声音低沉,“从无溯冰宫出现开始,我们War Zone 早就有scholar 猜测到了。因为那种力量Immemorial 怪,不太像是我们现代的力量结构。”

  “复活的先古墓地…中央Soul Pet 研究基地那边是这么叫的吧?”

  “半年前,我亲自前去万兽山,询问那几位Great Saint 的时候。他们听说此事后,神情非常古怪,然后通过secret technique 唤醒了一位先古Holy Spirit 的Remnant Soul 意识。结果呢?讲诉此事后,那位先古Holy Spirit 的Remnant Soul 意识直接散了…”

  “怕了呗。”

  “换句话说,那无溯冰宫在先古时代,恐怕也是极其古老而terrifying 的mysterious power 。”

  “那个时代都没研究清楚因果缘由,我们现在更研究不清楚了。”

  “其实以我的猜测,还有几位老教授的猜测…”何嬛犹豫了一下,“觉得,认为这事儿可能和无溯冰宫的那枚Soul Pet 蛋有关系。”

  “有可能是那枚蛋被带离了无溯冰宫的原因。”

  “可那枚蛋很早就被带走了…”Oracle 天王微微一愣,“而且,早就交给王…你的意思是,让我们把它带回来试试?”

  “寒潮中蕴含的特殊能量,并非当初那些异族的暗魔力,而是一种死亡冰腐的力量…反正,不是我们现代的寒ice attribute Soul Pet 具备的。”

  “那种冰封,还惨杂了Power of Time 。那些带回来的ice sculpture ,解冻后,其中的魂兽,大都已经老死。”

  “这可不是简单的冰封就能做到的。”

  “不然这些寒潮也没有那么难对付。”

  “而那只Soul Pet 蛋,根据琉璃天王当时的研究结论,本身蕴含寒冰和Power of Time …和这寒潮的力量,有密切的关系。”

  “我听懂你的意思。”Oracle 天王nodded ,“你是想让我们将Wang Che 带回来是吧?”

  何嬛nodded 。

  “其实我也想。”Oracle 天王沉默了一会儿,“毕竟我答应过他父母…但墨玉星那边情况复杂,现在不能贸然前去。”

  “是现在不能,还是以后不能?”何嬛suddenly asked 。

  “我听说了,云空天王,在一年前率队抵御的时候,已经消失在寒潮中了…目前还没有消息。”

  何嬛说道。

  “……”Oracle 天王。

  “而云空天王,据我所知,他的Soul Pet 具有Spatial Teleportation 能力,是当时五位将Wang Che 和那两只远古霸主传送到墨玉星的天王之一。”

  “我father 说,想要通过空间跃迁定位到墨玉星,你们五位天王,少了一位都无法做到。”

  “因为距离…非常遥远…”

  “……”Oracle 天王。

  “你都听说了,那还问我做什么…”Oracle 天王低声道。

  其实何嬛的猜想,一年前War Zone 就有诸多教授scholar 有过这种猜想了,想过将Wang Che 带回来,关键是那只冰蛋!   只不过那时还是担心墨玉星空间不稳定,一旦五位天王施展空间跃迁出现了问题,搞不好就是五位天王的性命。

  War Zone 不敢贸然决定。

  打算推迟一阵。

  然而didn’t expect 后来云空天王出事了,现在人找不到了。

  随着寒潮情势愈发紧急…

  那枚冰蛋的重要性,也愈发的关键。

  “半年前,我们尝试过一次,失败了。”Oracle 天王说道,“空间系的魂兽太过稀有,云空天王的那一只足足有二十万年的cultivation base ,目前War Zone 没有这种空间Soul Pet 。”

  “而且墨玉星的空间坐标较为特殊,当初去的时候,War Zone 将坐标的密码发给了五位天王保管。想要去墨玉星,须得五位天王合一才行。以此作为防备。”

  “并且每年都会更换坐标密码。云空天王消失在寒潮的时候,War Zone 这边的备份密码都还没来得及更新。”

  “换句话说,就算有二十万年cultivation base 的空间系魂兽,或者Soulbind Master 。没有云空天王手中的那份坐标,光靠我们四位天王,是无法定位到墨玉星的。”

  “……”何嬛。

  “所以…他这是回不来了?”何嬛无语了。

  Oracle 天王沉默了。

  其实丢失一个墨玉星不算什么,毕竟那只是一个荒星。

  但Wang Che 在里面,尤其是那枚冰蛋,虽说也不一定和寒潮真有多大的关系,但也属实是要了老命。

  “目前来说,是这样的。”

  Oracle 天王sighed 。

  “那就把他一个人扔到那颗荒星上?”何嬛语气有些怒意。

  “别激动,其实有办法。”Oracle 天王咳嗽一声,“云空天王的那个空间坐标记号,我这边可以进行推算…”

  “要多久?”

  “……”

  “没有寒潮的话,很快就能推算出来。”

  “那现在呢?”

  ”Not good 说…如果我们解决不了寒潮的话…大概…百年内?”

  “百年?就算寒潮能我们能扛过去,他的尸体在那边都化成黄土了。”

  “……”

  “他当初说要留在荒星cultivation ,撑个several decades ,应该是没问题的,而且他大学学的就是种田,innate talent 很高,死在那边不太可能。”

  “……”

  ——

  墨玉星,东华历2023年六月中旬。

  三年时期已到。

  “我该回去了…”

  “所以,他们人呢?”

  Wang Che 感受着安静的墨玉星,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is it possible that ,给忘了?”

  at first ,Wang Che 觉得应该不太可能。

  直到又过两年,Wang Che 可以确定:   应该是忘了。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