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Only Fall In Love With The S-Rank Goddess Chapter 463

  林木木回谷的时间,比沉顾之前预计的要少得多。

  “你怎么没多陪子清几天?”

  沉顾语气中虽很意外,不过由于Dongfang Yun (替代品)仍有存活可能的事情,沉顾却没因林木木早回的行为生气。

  “因为她在看到你的“尸体”后不久,就告诉我不用担心,她不会为你殉情!”

  说到这儿,林木木故意停下来看沉顾的反应。

  但沉顾的第一反应却是脸现欣喜,然后脱口而出道:

  “那very good !”

  丝毫没有任何失望的表情。

  林木木苦笑了一下打趣他道:

  “我还以为你会因此感到惆怅,哪怕只是短暂的惆怅一下呢!”

  沉顾马上大幅度的摇了下头,很是开心的说:

  “我才没那么bt呢!”

  “也许在某些人看来,愿意为心爱的人殉情是爱的最极致表现。”

  “但在我的角度,我肯定是希望自己爱的人就算与我分开,未来也会有美好的生活!”

  这样的回答让站在沉顾身后的白胡子老人愣了一下,然后便语气郑重的说道:

  “看来你不是一个在爱情上极度自私的人。”

  沉顾感到把是否愿为爱殉情上升到高度,甚至用其去衡量是否“真爱”或“自私”,实在有些过于钻牛角尖了!

  于是他侧转身,让林木木和白胡子老人equivalent to 分别站在了他的左右两侧,语气很是said in a tranquil voice :

  “其实我就是一个ordinary person 。”

  “在没有获得system 前,虽然我也和overwhelming majority 男生一样喜欢漂亮女生,但那个时候,我实际上只拥有喜欢的资格,却没有让对方真喜欢上我的资格!”

  “我不太喜欢诸如拜金、甜狗之类的词。”

  “古代嫁娶都讲究所谓的门当户对,现代恋爱虽说自由化了,但overwhelming majority 人喜欢条件更好异性的情况依然客观存在。”

  “不仅是这两天在谷里的时间,包括从我开始试图主动吸引Su Ziqing 那天开始,我都一直很清楚,如果没有system 的帮助,她那样优秀的女生是impossible 喜欢我的!”

  说到这里,沉顾眼含深意的looked towards 林木木。

  而林木木也非常清楚沉顾目光中的意思!

  然后她并未思考多久的马上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也许你说的对,如果你没有system ,Su Ziqing 、吴佳怡、甚至包括我和许多其他女生,确实真的不会喜欢上你。”

  “但生活中哪有那么多如果?”

  “许多仙侠类小说里的角,难道不也是因为某种fortuitous encounter 才最终成为一统Immortal World 的Supreme 么?”

  “所以,因为事实上你就是成为了Dongfang Yun 后下一任的system 获得者,那后面随着你使用system 所做的事情,到现在形成的结果,便都是你的命运。”

  “对于命运而言,不管是你,还是我,都只能接受,不能重来!”

  “不能重来”这四个字,给沉顾的触动最大。…

  他听后便involuntarily 的转头looked towards 瀑布的方向。

  而林木木一看他的举动,便立刻明白了他现在想的是什么。

  “你当初答应我,不离开我的!”

  尽管实在不想对沉顾说出这种名为提醒,实为束缚的话,但林木木此时已无法自控的想起自己曾经送走Dongfang Yun 时的情景。

  “是的,我是曾经对你说过!”

  沉顾努力让自己的表情显得愤怒:

  “可是当时我并不知道在this world 还有眼前这个地方!

  ”

  紧接着他快速向后退了两步,使得白胡子老人和林木木都处在他侧前方的位置说:

  “在我十几岁的时候,曾经做过这样一个梦。”

  “梦里我被一群坏人追杀得走投无路,直到被迫从一个很高的,现实中跳下肯定会摔成重伤的地方跳下!”

  “可是当我跳下后,身体却毫发未损,落地的感觉只像是从两米高的地方跳下去一样。”

  “在那一刻,我在梦中觉醒了!”

  “再然后,我不再怕梦中的任何敌人,而是主动回身和他们打斗,然后彻底击溃了他们!

  ”

  说到这里的时候,沉顾的right hand 上居然莫名的出现了一把十分锋利的宝剑,同时他的身上也迅速覆盖了一副非常坚固的铠甲!

  “果然~”

  此时沉顾对林木木和白胡子老人的态度,已由假装愤怒完全变成了充满敌意和戒备。

  下一秒,他又看了一眼手中的sword dao :

  “热兵器不行么?”

  “看来这里不完全equivalent to 梦境,还是被某些意识施加了某种限制。”

  “但只要是我的梦境,我就是Sovereign ,你们不要再妄图蛊惑我,甚至控制我了!”

  白胡子老人sighed ,身体形态和模样突然变化,竟然变成了“剧本乐园”策划小白的模样。

  然后语气既无奈又称赞的说道:

  “你做到了Dongfang Yun 当初未做到的事!”

  “当时的他只是坚决认为this world 是假的,却没有主动破解能控制这world 一切的world 观!

  ”

  这样的话已equivalent to 完全承认沉顾的猜测是对的。

  “那你又是谁?你的真实模样也和现在一样么?”

  沉顾looked towards 林木木,可是林木木的模样却是没有丝毫变化。

  “她和我不一样,她只是被我赋予了更多能力和权限的npc而已!”

  小白策划不再隐瞒的替林木木答道。

  而沉顾看林木木的反应,似乎对此早已知晓。

  “所以你的任务,就是帮他把我永远的留在这儿?”

  说到这里,沉顾忽然想通了一件事,恍然大悟般的说道:

  “怪不得当初我表现出喜欢的意思后,以你这么好的条件不但不嫉妒她,还主动帮我创造能吸引和接近她的条件。”

  “我当时还特别奇怪,你为何一面表现出非常想陪在我身边的态度,又在感情上如此大度!”

  “原来你对我的感情全都是假的!你只是一直在替他在我身边监视我罢了!

  ”

  得出如此结论的沉顾,对this world 再无任何留恋。

  他拿着剑飞快向瀑布的“穿越区域”跑去,丝毫不担心飞流而下的瀑布水会让他失去system 这件事!

  他要回到真实的world ,哪怕会失去system ,失去在this world 已得到的所有,他都不想在这里多呆上一秒钟!

  【system 正在遭受严重破坏】

  【请立刻脱离危险液体】

  【system 马上就要消失】

  【请立刻脱离危险液体】

  【不————】

  96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