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Store My Comprehension Chapter 470

  第470章 五年

  Cultivation 无岁月,时光似流水。

  很快,五年悄然而失。

  Profound Yellow World 。

  Northern Sea 。

  Chen Daoxuan 身着white daoist robe ,站在波涛汹涌的海边。

  在他面前,一具类人型躯体正不断凝聚,仔细看去,这具躯体的skeleton 、血肉、meridian ,正在一点点诞生。

  但在成型的最后光头,这具躯体却直接崩溃了。

  “啵——”

  血肉直接炸碎,海滩上顿时一片猩红血肉碎末。

  血肉碎末崩到Chen Daoxuan 身前,自动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挡住,没有溅射到他white 的daoist robe 上。

  “还是不行吗?”

  Chen Daoxuan sighed ,“不到造物境,想要创造spirituality 生Life Fruit 然是没有丝毫可能。”

  五年时间,Chen Daoxuan 的Great Dao Realm advanced by leaps and bounds ,距离造物境也只是一步之遥。

  至此,距离他和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约定好的十二年,也只过去了一半。

  但估计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也didn’t expect ,Chen Daoxuan 能够进步如此神速。

  按照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的估算,Chen Daoxuan 也只是有有一定希望能在十二年内breakthrough 到造物境。

  若是他能成功在十二年内breakthrough 到造物境,那不必多说,Chen Daoxuan 将获得一次千载难得的一次机缘。

  若他无法做到十二年内breakthrough 到造物境,即便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想要提携他,Chen Daoxuan 也抓不住这次机缘。

  经过在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府邸的这五年Cultivation 。

  Chen Daoxuan 已经知晓,他只是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诸多备选名额中的一位罢了。

  在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府邸,像他这样的后辈,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选择了很多。

  当然,Chen Daoxuan 自然不会怨恨对方。

  毕竟breakthrough 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Realm 的机缘千载难得,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恰巧又有一个推荐名额,盯上这个推荐名额的cultivator 注定数不胜数。

  在这些备选的名额里面,overwhelming majority 人未必是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真心想要选择的对象。

  有许多是迫于人情和无奈,才给了对方一个争取推荐名额的机会。

  而Chen Daoxuan ,却是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真心看好的那个人。

  否则,以Chen Daoxuan 的背景实力,绝不会被一位准八劫Heavenly Venerable 如此提携。

  退一万步,即便六年后Chen Daoxuan 的实力不足,没有获得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最终的推荐名额,他本人也丝毫不亏。

  因为按照这个cultivation speed ,六年后Chen Daoxuan breakthrough 到造物境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甚至,Chen Daoxuan 下一秒就晋升到造物境,也不是impossible 的事情。

  这意味着,在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这里的十二年Cultivation ,至少节省了Chen Daoxuan 外界数百年乃至上千年的苦功。

  否则,以Profound Yellow World 中的那一百多位Nascent Soul True Monarch ,猴年马月才能将Profound Yellow World 扩张至三十万公里直径。

  比起来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府邸之前。

  Chen Daoxuan 的Profound Yellow World 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两者根本unable to mention on equal terms 。

  而这次fortuitous encounter ,也是Chen Daoxuan Cultivation 以来,所获得的最大机遇。

  论对他的帮助,某种程度上,甚至连Myriad Stars Sea inheritance 都比之不上。

  虽说Chen Daoxuan 知道Myriad Stars Sea inheritance 来头极大,但True Monster Realm 的界妖之祸迫在眉睫。

  Myriad Stars Sea inheritance 对他将来的帮助再大,也及不上现在快速提升他的cultivation base 和实力。

  因为Chen Daoxuan 坚信,以他Sea of Consciousness 中的Golden Sutra 文,即便没有Myriad Stars Sea inheritance ,他将来的成就也不会低到哪里去。

  对Chen Daoxuan 来说,眼下的问题才是最急迫的。

  看了眼沙滩上的血迹,Chen Daoxuan 挥了挥手,沙滩再次干净无暇。

  nodded ,Chen Daoxuan body flashed ,消失在Profound Yellow World 。

  如今他卡在造物境门槛,继续secluded bitter cultivation 已经作用不大,Chen Daoxuan 静极思动,准备出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府邸,在Heavenly Venerable 山附近游览一番。

  只是他刚走出Profound Yellow World ,便看到一道遁光朝他飞了过来。

  Divine Consciousness 一扫,Chen Daoxuan 看清来人,便站在原地等待起来。

  “灵夕Fairy 。”

  远远看到来人,Chen Daoxuan 便朝对方拱手一礼。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的女儿冉灵夕,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的一对女儿中,冉灵夕是younger sister 。

  比起elder sister 冉仙媛,younger sister 冉灵夕要更活泼一些。

  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有很多备选cultivator 的事,还是这位灵夕Fairy 告诉他的。

  而且据这位灵夕Fairy 预测,Chen Daoxuan 是所有备选的Primordial Spirit 道君里面,获取名额希望最小的那个。

  因为其他cultivator 早就已经达到了造物境,有的甚至已经晋升造物境道君多年,说不定只等一个机会,便能自行breakthrough 到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Realm 。

  跟这些cultivator 相比,仅有world 境fifth layer 的Chen Daoxuan ,希望自然是最渺茫的那个。

  这也是为何Chen Daoxuan 在这深渊前Cultivation 这么久,几乎没有看到其他备选cultivator 的原因。

  因为其他备选cultivator 早就晋升至造物境道君,Great Dao Realm can’t advance ,只能静待机缘,或者自行breakthrough 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Realm 。

  但比起自行breakthrough 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Realm ,借助机缘breakthrough 到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cultivation base 的把握却要大十倍不止,这种机缘,当然没有任何人愿意错过。

  这位灵夕Fairy 背着小手,穿着一身粉色百褶裙,遁light flashed ,便来到Chen Daoxuan 身前。

  她歪着小脑袋looked towards Chen Daoxuan ,said curiously :“咦,怎么你今日既没有Cultivation ,也没有去扩张你的Profound Yellow World ?”

  在冉灵夕的印象里,Chen Daoxuan 这些年就像一个cultivator of painstaking cultivation 。

  整日除了Cultivation 就是Cultivation 。

  哪怕是她偶尔来这深渊前comprehend 大道,这位名叫Chen Daoxuan 的cultivator 也是毫不理睬,似乎对方根本不在意她的身份一般。

  这让从小便被众人捧在手心的冉灵夕Fairy 升起了隆重的好奇心。

  而后,她借助向Chen Daoxuan 透露推荐名额情报作为条件,二人才慢慢熟络起来。

  当然,这也只是她自认为的熟络。

  尽管这位灵夕Fairy 的cultivation base 已经达到world 境一层True Monarch 的层次,但在Chen Daoxuan 眼中,这位灵夕Fairy 只是一个child 。

  在temperament 上,跟他Chen Family 族学中学习的孩童并无区别。

  在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的庇护下,这位灵夕Fairy 被保护的very good ,以至于她根本不知道这世上还有疾苦、还有争斗,更不知道Human Race 正面临着界妖这个巨大的威胁。

  在她的world 中,Heavenly Venerable 山和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府邸Celestial Grotto 内的生活,便是她的全部。

  Chen Daoxuan 看着一脸疑惑的冉灵夕,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我Great Dao Realm 已晋升至world 境fifth layer ,暂时遇到关卡,想外出Heavenly Venerable 府散散心。”

  “啊?你晋升至world 境fifth layer 了?”

  冉灵夕startled 。

  她的cultivation base 比Chen Daoxuan 低太多,根本看不出Chen Daoxuan 的深浅。

  但她听mother 说过,Chen Daoxuan 来Heavenly Venerable 府前,仅有world 境三层道君的cultivation base 。

  这才短短六年时间,对方居然breakthrough 到了world 境fifth layer ,这个速度

  想到她自出生起,整天便对着True Monster Realm 吞噬凤陨界逸散的Dao Accumulation Cultivation ,却至今也未能breakthrough 到Primordial Spirit 道君,不由一阵气馁。

  并不是father 天资纵横,诞生下的子女就天资逆天的。

  作为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的女儿,尽管她的spirit root 是上spirit root ,跟普通cultivator 比起来颇为不错,但跟真正的天才相比,上spirit root simply 算不上什么天资优秀。

  当然,跟spirit root 相比,high-rank cultivator 更看重的,往往是perception 、temperament 。

  而这些,冉灵夕的表现更差。

  这也是为什么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明明有着一对女儿,却选择培养其他后辈的原因。

  实在是他想提携都没有机会提携,aptitude 太差!

  暗暗惊叹一番Chen Daoxuan 的Cultivation 速度,冉灵夕便将其抛之脑后,她眼睛一转,当即想起什么,贼兮兮道:“这么说伱岂不是要将Profound Yellow World 挪移到内域world 中来啦?”

  “en? ”

  Chen Daoxuan 听到这话,猛地惊醒过来。

  对啊,他都忘记这回事了。

  随着他晋升至world 境fifth layer ,已经具备挪移Profound Yellow World 的能力了。

  Profound Yellow World 自诞生之初,便一直漂浮在临近凤陨界的endless void ,但随着界妖和Human Race 的战争越来越近,Profound Yellow World 暴露的风险也越来越大。

  Human Race high-rank cultivator 全都选择将自己开辟的world 转移到内域world ,自然有它的道理。

  沉吟片刻,Chen Daoxuan 抬起头道:“many thanks 灵夕Fairy 提醒,我这次外出,正好解决此事。”

  孰知听到这话,这位灵夕Fairy 顿时来劲了。

  “哎哎哎,你带我一个呗,我长这么大,还从未出过Heavenly Venerable 山万里范围呢。”

  说着,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盯着Chen Daoxuan 。

  但Chen Daoxuan 对她的这番态度simply 不买账,摇头道:“Fairy 恕罪,没有Heavenly Venerable 准许,我可不敢贸然带你出去。”

  “hmph! 你等着!”

  说罢,冉灵夕抬起头,冲着天空大喊,“爹,我要跟Chen Daoxuan 出去看他挪移Profound Yellow World ,这对女儿将来Cultivation 也有帮助,爹,你就答应我这个要求吧,好不好!”

  说着,冉灵夕双手合在一起,不断祈求。

  这时,天边这才传来一声叹息:“去吧,去吧,老夫疗个伤都不得清净。”

  “啊?”

  得到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的回应,冉灵夕高兴的简直要蹦起来,兴奋道:“谢谢爹!爹爹最好了!”

  this time ,没有声音再传来。

  不过Chen Daoxuan 能想到,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此刻肯定笑的很开心。

  但Chen Daoxuan 却不开心了,他只是Cultivation 遇阻想要出去散散心,却并没有给人做保姆的打算。

  只是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都发话了,他又能说什么。

  他现在虽然刚来广元界不久,但知情人士肯定在他身上打上了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的标记。

  对此,Chen Daoxuan 也并无多少反感。

  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对他如此提携,再加上他几乎位于Human Race cultivator 顶端的cultivation base ,有他做自己的靠山,Chen Daoxuan 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很多人想要这样的靠山还找不到呢。

  Chen Daoxuan 能找到这样的靠山,也的确是瑶光城之战,他的表现折服了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

  否则,以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的cultivation base 和实力,断不会对他一位world 境三层道君如此青睐。

  至于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同意自己的女儿冉灵夕跟Chen Daoxuan 出去,也是他知道Chen Daoxuan 的实力。

  表面上,Chen Daoxuan 的实力虽然只有world 境fifth layer ,但实际上,他却拥有超过两千只五星道兵。

  有这么恐怖的力量庇护,在这内域world ,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还真不担心会出什么状况。

  因为能够让Chen Daoxuan 和冉灵夕出现危险的cultivator ,必定是那些高阶Heavenly Venerable !

  而那些Heavenly Venerable ,哪怕是看在他的面子上,也不会为难两个小辈。

  既然是百分百安全,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有什么理由不让女儿出去逛一逛呢。

  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知道,他常年镇守瑶光城,对女儿的成长本就关心不够,能够让女儿开心一下,也是他这个不称职的father 所能为她做得为数不多的事情之一了。

  Heavenly Venerable 山山巅。

  两道遁光从山巅上的一座府邸飞了出来。

  正是Chen Daoxuan 和冉灵夕两人。

  “啊,终于又能出来啦!”

  “haha ,Chen Daoxuan ,你看那朵云,是不是像一只老虎,还有那,哎,你别走啊,等等我!”

  “.”

  一路上,冉灵夕唧唧喳喳个没完,Chen Daoxuan 只觉自己不是在跟一位Nascent Soul True Monarch 同行,而是领着一位四五岁的稚童。

  冉灵夕的疯劲发泄了一会儿,终于稍稍安静了下来。

  见状,Chen Daoxuan slightly relaxed 。

  但next moment ,冉灵夕转头looked towards 他道:“咱俩下山后去哪玩?你想好了吗?”

  “我”

  “我知道有个地方,非常好玩,我带你去好不好?”

  说罢,又瞪着无辜的大眼望着Chen Daoxuan 。

  Chen Daoxuan 张了张嘴,半晌,nodded :“听灵夕Fairy 的。”

  “Aiya ,你别总算灵夕Fairy 灵夕Fairy 的叫我,你直接叫我冉灵夕好了。”

  冉灵夕小手一挥,heroism reaching to the clouds 道。

  “好。”

  就这样冉灵夕聊十句,Chen Daoxuan 回一句,两人很快就下了Heavenly Venerable 山。

  这还是Chen Daoxuan 来到广元界后,第一次好好接触this world 。

  上次来到这里,他直接被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带着飞到了Heavenly Venerable 山,以五河Heavenly Venerable 的遁光速度,若不展开Divine Consciousness 的话,别说看沿途的风景了,Chen Daoxuan 连反应都反应不过来。

  this time ,他带着冉灵夕,遁光速度在他眼里可以用慢悠悠来形容。

  Chen Daoxuan 本就是Cultivation 长了,有些精神疲惫,想要出来放松放松。

  apart from this ,他也想打听一些事情。

  但冉灵夕不这么想,步行下了Heavenly Venerable 山,冉灵夕二话不说,拉着Chen Daoxuan 便朝她预想好的地方飞了过去。

  Chen Daoxuan 则慢悠悠跟在她身后,静静思考接下来的Cultivation 安排。

  直到冉灵夕惊喜的声音传入耳中,Chen Daoxuan 这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

  “到了,就是这里!”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