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Strengthen By Adding Points Chapter 389

  第389章 黄长留

  两个神Nascent Soul Cultivator 热情洋溢。

  Luo Yan 听闻黄长留也在,心中便也来了兴趣。

  于是三人一拍即合,结伴同行,不多时,便来到驻地Western Region 。

  广场当中。

  有cultivator 在斗法,声威弥漫方圆several dozen li 。

  “这位Junior Brother 运气真好啊,一来就碰上丁Senior Brother Long 跟顾淼Senior Brother 切磋。”

  丁龙和顾淼吗?

  Luo Yan 心中微动。

  从二人语气中,他能听出二人对丁龙和顾淼多有推崇。

  他心中涌出一丝好奇。

  这丁龙和顾淼,在凌Cloud Sky Sect 一众Infant God 境cultivator 当中,排的上号吗?

  “丁Senior Brother Long 和顾淼Senior Brother 实力如何?能排进Infant God 境前十吗?”他好奇问道。

  “hehe ,前十不敢说,但前二十是肯定的。丁Senior Brother Long 的Azure Dragon bloodline 强横无双,主修cultivation technique 更是Celestial Grotto 级【Azure Dragon 吞天决】……丁Senior Brother Long fleshy body 强大,其一双拳头堪比middle grade Spirit Treasure ,能轰碎所有神Nascent Soul Cultivator 的护movement method 器!”

  “顾淼Senior Brother 同样不弱,罗天霸体,Celestial Grotto 级【玄母body refinement 决】……顾淼Senior Brother 可是纯粹的body cultivator ,fleshy body 之强横,比之丁Senior Brother Long 有过之而无不及。”

  两个cultivator 极尽吹捧。

  而后便拉着Luo Yan ,来到观War Zone 域的一个柜台前:“这位Junior Brother ,光看没什么意思,黄长留Senior Brother 为了让切磋多些乐趣,特意坐庄,准许尔等下注。正好,丁Senior Brother Long 跟顾淼Senior Brother 这场切磋才刚开始,还能下注,Junior Brother 玩玩?”

  两人终于图穷匕见。

  却是充当掮客,拉着Luo Yan 来下注!

  难怪Luo Yan 觉得两人介绍丁龙和孙淼的时候态度敷衍!

  “这位Senior Brother ,玩玩吗?”

  那柜台后站着一位女子。

  肤white as snow ,相貌妖艳,轻柔的嗓音,宛如山间的流水,好似能拨动心弦,令他人情不自禁便要下注。

  “媚术…”

  Luo Yan 无力吐槽。

  些许媚术,自然impossible 对他有用,他也没有下注的打算,shook the head 直接拒绝。

  “不了,我看看就好。”

  说罢。

  他不顾两个cultivator 的强行挽留,果断转身离去。

  下注是impossible 下注的,这辈子都impossible 的。

  “哎哎,这位Junior Brother ?!”

  两个cultivator 好不容易拉来一人,结果人转身就走,这让二人不甘的同时,脸上也露出失望表情。

  “生意不好做啊。”

  “Senior Brother Huang 坐庄,一切公平公正,怎么就不愿玩呢……”

  两人摇头苦笑,而在边上,女子看着苦笑的二人,也乐的咯咯直笑。

  ……

  ……

  观War Zone 域极大,其中cultivator 也繁多。

  Luo Yan 挑选一偏僻角落落座,便抬起头,望向战场中央的丁龙和顾淼。

  两人正在激斗。

  没有绚丽的法光,也没有花哨的动作,有的只是拳拳到肉的贴身搏杀,简单却又实用。

  边上观战的cultivator 都在大声叫好,看的热血沸腾。

  然而Luo Yan 看了一会儿,心中却shook the head 。

  上面两人,看起来打的evenly matched 。

  但在他看来,两人的表演性质过高。

  而表现出来的实力,更是与他想象中相距甚远。

  若这般实力,就能排进凌Cloud Sky Sect 神Nascent Soul Cultivator 的前二十,那这凌Cloud Sky Sect ,就实在太过一般了。

  他又看了一会儿,便打算离去。

  但这时候,一个男子忽然出现在他身后,淡然声音,直入他耳畔。

  “听闻东泉Secret Realm 中,有一人独领风骚,一刀瞬杀雷天宗为首的三天宗数百cultivator 。那人……应该就是Fellow Daoist 你吧?”

  Luo Yan 愣了下,而后回头,looked towards 来人。

  这是一个Infant God 后期的青年,身形高大,气质不俗,而最令人瞩目的是,他拥有一双显眼的黄眉。

  黄长留!

  Luo Yan 眼神顿时一凝。

  在他打探到的情报中,黄长留在凌Cloud Sky Sect 一众Infant God 境cultivator 中Ranked 3rd 。

  其修星主级cultivation technique 黄天不灭法。

  而更有传闻,其乃一株黄Heavenly Immortal 藤转世!

  黄Heavenly Immortal 藤,扎根无垠星空,虹吸星空能量,天生位格便堪比星主!

  而作为黄Heavenly Immortal 藤的Reincarnation Body ,黄长留那一双黄眉,便是仙藤精魄所化,能虹吸星空能量,拥有unimaginable 的mysterious 功用!

  “是我。”

  Luo Yan nodded ,paused 道:“罗某见过Fellow Daoist Huang 。”

  近身相处,更能知悉对面实力。

  在他的感知中,这黄长留的确不俗,尤其是其体内法力,堪称浩瀚,给他的感觉就像是海洋般surging forward with great momentum 且boundless 。

  光是见这一面,他便不枉此行!

  “果然是Fellow Daoist Luo 。”

  黄长留眼中精light flashed ,旋即tsk tsk 感慨:

  “想不到,Fellow Daoist Luo 竟然会来我凌Cloud Sky Sect 。实在是令我宗蓬荜生辉!”

  他面色肃然。

  眸光却渐渐阴冷。

  “Fellow Daoist Luo 也是为了那征伐型Great Cultivator 的考核名额来的?”

  “这是自然。”

  这没什么好隐瞒的。

  Luo Yan 来凌Cloud Sky Sect ,就是为了考核名额。

  他感受到黄长留身上透露出的敌意,眉头忍不住slightly frowned 。

  为何?

  为何他进入凌Cloud Sky Sect ,一个个都找他麻烦?

  难道他跟凌Cloud Sky Sect 犯冲不成?

  “这样啊……”

  黄长留停顿几秒,旋即声音冰冷着感慨:“若最终让Fellow Daoist Luo 得了考核名额,那我凌Cloud Sky Sect ,可就真是贻笑大方了!”

  Luo Yan 默然。

  顿了几秒,才indifferently said :

  “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可笑的,据我所知,Fellow Daoist Huang 加入凌Cloud Sky Sect ,也不过比我早了十五年。我得到名额会让凌Cloud Sky Sect 贻笑大方,那Fellow Daoist Huang 得到,岂不是也一样?”

  他面上渐渐泛起冷笑,又spread out both hands ,眼神讥讽道:“按照Fellow Daoist Huang 的想法,这名额,就该给凌Cloud Sky Sect 那些土生土长的cultivator ,毕竟他们才代表凌Cloud Sky Sect 的正统。至于你我,哪算正统?不过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你?!”

  黄长留didn’t expect Luo Yan 竟如此巧舌如簧。

  一时间,他竟然无言以对了!

  “还有,伱连争过罗某的信心都没有,又有何能力,代表凌Cloud Sky Sect 去参加考核?真让你这样的废物去了,那凌Cloud Sky Sect ,才是真的贻笑大方了。”

  Luo Yan 又冷笑着说了一句,旋即不待黄长留反驳,便一脸戏谑的下线,离开了Star Domain 。

  黄长留站在原地。

  眼皮不断抽搐,一双黄眉也微微抖动。

  他内心怒火在叠加,燃烧汹涌,使得他一张脸变得通红,好似要烧起来一般。

  “竟然说我是废物?!”

  黄长留神情扭曲。

  黄眉一竖,眉心当中,便浮现出一座巍峨Divine Palace 。

  一股terrifying 气息荡漾开来,竟连空间都无法承载,微微扭曲起来。

  隐约之间,能看到其Divine Palace 内垂落one after another 法力长河,竟足有三百之数!

  神Nascent Soul Cultivator 。

  凝聚出一条法力长河,便算正式踏入Infant God 境。

  凝聚出十条法力长河,便算是踏入Infant God 境中期。

  而凝聚出一百条法力长河,便算踏入Infant God 境后期。

  一般神Nascent Soul Cultivator ,凝聚一百条法力长河,便能breakthrough Infant God ,将法力长河化作拱卫Infant God 的法相。

  而黄长留,竟然足足凝聚了三百条法力长河!

  三百条法力长河,这是一股何等庞大的法力?

  普通神Nascent Soul Cultivator ,哪怕是穷尽一生,也根本无法吞吐出如此多的法力。

  也就是黄长留。

  黄Heavenly Immortal 藤转身,以Infant God 之躯,虹吸星空能量,才能化impossible 为可能,凝聚出如此多的法力长河!

  “好好好,真以为成了same sect ,我就拿你无可奈何了么?”

  黄长留连道三个好字,这才sneered ,身体在Star Domain 中斑驳破碎。

  ……

  ……

  另一边。

  Luo Yan 意识脱离Star Domain ,回归本体。

  他才刚回归,耳边便响起多罗摩好奇的声音。

  “Luo Yan ,这不像你啊,那黄长留黄Heavenly Immortal 藤转世,一看就大有来头,你与他作对,这不是courting death 么?”

  多罗摩蛊惑着。

  作为Void Demon 族,他声音带着魔力,天生擅长蛊惑,能挑动他人deep in one’s heart 的欲望。

  “都是same sect ,他能奈我何?难道还能冲到青屋山打我不成?”

  Luo Yan 盘膝打坐,吞吐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脸上表情淡然。

  “真有可能哦。你之前得罪了Law Enforcement Hall cultivator ,等会黄长留冲上门来打你,Law Enforcement Hall 不管不问,你不只有挨打的份?”

  多罗摩laughed ,莫名的兴奋起来。

  上套了!

  之前Luo Yan 都不理他,现在终于理他了。

  他欣喜若狂!

  只要理他,他就有机会,让Luo Yan 一步步落入他的魔掌之中!

  “我相信Law Enforcement Hall 会秉公执法的。”

  Luo Yan 眸light flashed 道。

  “haha ,Luo Yan 你可真搞笑,要不我们赌一赌,看看黄长留冲上门来找你麻烦,那Law Enforcement Hall 会不会秉公执法!”

  多罗摩得意非凡的sound transmission 给Luo Yan ,心中愈发激动起来。

  他在想接下来该怎么做。

  是在Luo Yan 被羞辱后送上一份甜点,帮Luo Yan 增加一点力量,然后以此步步引诱,让Luo Yan 陷入深渊。

  亦或者,直接给Luo Yan 来一个大的,让其实力暴涨,不过代价……自然是马上坠入深渊!

  “赌什么?”

  “就赌……”

  “你配吗?”

  多罗摩心中泛起诡谲心思,正在为Luo Yan 上套而激动,然而他还没说出赌注,就被Luo Yan 轻飘飘的三个字打断。

  “多罗摩,你一介阶下囚,配跟我赌吗?你能拿什么给我赌?”

  Luo Yan 低垂的眼眸中一片漠然之色,似是能穿透空间,望见心脏内的多罗摩:“还有,你这段时间有些聒噪了,好好反省反省吧。”

  “罗……Luo Yan ,你不讲道理!”

  多罗摩心中一片惶恐。

  他不要!

  不要回到那种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灵的状态!

  然而……

  回答他的却是一层层的封印。

  仅是一瞬,外界的一切都变成了漆黑,周围的world 也陡然静谧起来,他又回到了无声的world ,连时间流逝都难以感应。

  “Ahhh !该死的Luo Yan ,你到底要我怎么做?!”

  多罗摩捂头尖叫,一张脸瞬间扭曲起来。

  Cave Mansion 中。

  Luo Yan 再次封印多罗摩后,便倏地起身,朝外走去。

  却是Cave Mansion 外,来了几个不速之客。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