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Strengthen By Adding Points Chapter 444

  第444章 彼岸之桥

  Shua!

  须菩提眼中黑light flashed ,直接冲了上去。

  他身上有Buddha’s radiance 升腾而起,化为一尊巨大的佛陀,将他包裹在其中。

  这Buddha’s radiance 所化的佛陀拥有unimaginable 的强大defensive power 。

  它双手合十,golden Buddha’s radiance 拔地而起,化为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的city wall ,挡在须菩提和宝玉身前,意图阻挡下Luo Yan 的一击。

  bang!

  golden light 与city wall 相撞。

  那拔地而起的city wall ,不堪重负,瞬间开始颤动,出现one after another 皲裂。

  仅仅几秒之后。

  golden city wall 便砰的一声彻底炸裂,连带其后方的佛陀illusory shadow 都被golden 光柱冲刷,直接裹着须菩提,向远处落去。

  “不愧是愿盟Number One Person 。这等防御,就算一般的Celestial Realm cultivator ,只怕也很难撼动。但可惜,你遇到了我,遇到了此时的我。在你追上来的一瞬,你的命运,就已经注定,将被我凌虐,fiercely 插进大地!”

  Luo Yan 沐浴在golden light 当中,如仙如神,脸上带着冷冽笑容。

  他望着远处的须菩提,golden 的眸子微微闪动,身后的natural phenomenon 随之开始变化。

  那书写众生命运的Heavenly Dao 命书翻开了。

  属于须菩提的那一页浮现在他眼中。

  那是一道时光长河,那是属于须菩提的命运。

  Luo Yan 一眼望去。

  便尽览须菩提的过去和未来,知悉了须菩提的一切的底细。

  他clearly understood 了须菩提下一秒要做什么,也clearly understood 了须菩提下一分钟要做什么。

  他的目光,顺着须菩提的River of Destiny ,不断延伸,意图洞彻须菩提最后的宿命。

  然而他只窥见一年后的一幕,那时候须菩提居于一座宝刹中盘膝冥想,安然无恙,依旧未死去。

  而River of Destiny 再往后,则是雾蒙蒙一片,变得不可窥视,不可预测。

  “竟然没死…真是可惜啊。”

  Luo Yan 脸上露出惋惜之色。

  交感Heaven and Earth ,窒息天命,所产生的natural phenomenon 【Heavenly Dao 命书】,只能让他窥见未来一年。

  这或许是因为Heavenly Dao 命盘已经破碎。

  又或许是因为Heavenly Dao 命书只是natural phenomenon 。

  须菩提未死,令Luo Yan 颇有些惋惜。

  因为这就表示,他无法击杀须菩提,获得心碑悬赏。

  还好,clearly understood 了须菩提一切秘密的他,也知道须菩提未曾死去的原因。

  须菩提cultivated 一门大术,有那道大术在,这场考核中,便没有人能够将他彻底杀死。

  那是一道mysterious 到了极点的大术。

  既然是Luo Yan ,也怦然心动,恨不得宰掉须菩提,将之夺来。

  然而拥有那道大术的须菩提是无敌的。

  即便是此刻Heaven and Earth 交感的Luo Yan ,也只能发出无奈感慨。

  这时候。

  Luo Yan 身后传来一阵space fluctuation 。

  下一瞬,black light 随golden light 一并tore the void ,显露出须菩提的silhouette 。

  此刻的须菩提,已经变得半佛半魔。

  他一边面颊沐浴golden Buddha’s radiance ,圣洁如佛子。

  另一边面颊却demonic energy 森然,狰狞可怖,仿佛world 最扭曲最恐怖的魔物。

  他撕碎虚空,出现在Luo Yan 身后,恐怖的气息弥漫而出,使得Heaven and Earth 动摇,space distortion 。

  而他的拳头,已经先他一步,轰向了Luo Yan 。

  this fist 无比惊人。

  蕴含无尽的能量,也包容数门星主级之上的拳道Divine Ability 。

  一拳轰出,能量化为洪流,洞穿three thousand miles ,连阴暗的Heaven and Earth 都变得炽亮。

  这太快了。

  从须菩提tore the void ,到this fist 轰出。

  连一刹都未过去。

  这般的出手速度,放眼这次考核,没有人能够躲开。

  只可惜。

  他遇上了Luo Yan ,遇上了早就clearly understood 他未来的Luo Yan 。

  bang! !!

  无尽的能量宣泄在Luo Yan 的身上。

  然而这只是一道残影,真正的Luo Yan ,早就须菩提动手的一刹,就tore the void ,挪移到了他处。

  “慢,太慢了,这样的速度,可摸不着我!”

  Luo Yan 站在远处,风轻云淡,声音带上了一丝兴奋。

  这种看穿了对手的感觉,令他深深的着迷,一种无敌的信念,也随之而诞生。

  他眸光微移,身后的natural phenomenon 中,代表权柄的王剑氤氲divine light ,随即化为一抹金线,朝须菩提斩去。

  也就在权柄王剑斩去的一瞬。

  须菩提的眉心中激射出一把golden 小剑。

  小剑上刻满铭文,可瞬间斩入虚空,横跨空间,斩进Luo Yan 眉心,宣告Luo Yan 的死亡。

  这是须菩提的杀招,却被Luo Yan 提前clearly understood ,在golden 小剑刚脱离须菩提眉心时,以权柄王剑直接斩了过去。

  顿时间,那golden 小剑便直接破碎,连带须菩提都无法抵挡,被权柄王剑盯着眉心,轰入下方的大地。

  bang!

  Heaven and Earth 震动。

  须菩提被插进沙土之中,深埋不知多少里。

  这是代表权柄的王剑。

  强大到了极致,能让任何人都acknowledge allegiance 在权威之下。

  Luo Yan 嘴角噙起一丝满意微笑,随即目光微移,looked towards 遥远处的宝玉。

  “宝Junior Sister Yu ,或者说何青青,伱来找Senior Brother 我,不打声招呼,就打算直接走了?告诉Senior Brother ,你这是要到哪去?”

  several hundred li 外。

  刚刚转身的何青青身子一僵,眼中涌现出无穷惶恐,身体也忍不住微微战栗。

  随着被Luo Yan 注视,她只觉自己被一座world 镇压,那恐怖的压力,不仅作用在她的身上,更作用在她的心灵上。

  仿佛只要她有任何轻举妄动,都将遭受thunder 猛击,走向consigned to eternal damnation 。

  “你不是慈悲,你到底是谁?”

  何青青竭尽全力,转过身来,眼神惊恐的望着Luo Yan 。

  她接触过Luo Yan 。

  也对Luo Yan 的强大有一个认知。

  然而此刻的Luo Yan ,却远远超出她当初的认知,已经强大到了unimaginable 的境地,甚至连须菩提这and the others 物,都不是他的一合之敌。

  这令她不敢置信。

  无法相信同一个人的实力,会在短短半个小时内发生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的变化。

  “人活在这个世上,一切名号都只是虚名。Junior Sister 可以叫我慈悲,也可以叫我Luo Yan 。”

  Luo Yan 望着何青青,脸上笑容依旧。

  而地底不知多深处。

  须菩提在奋力挣扎,他身上的气息越来越恐怖,方圆several hundred li 的大地都在震颤,好似Earth Dragon 要翻身。

  下一瞬,他的身体直接虚化,破碎为幻影,摆脱权柄王剑的镇压。

  再出现时。

  他已是来到Luo Yan 的身后。

  只是,还没等到出手,权柄王剑便提前他一步浮现,像是等候已久一般,顺势插进他的眉心,再次将他轰向无穷远处。

  这一幕太惊人了。

  就像是未卜先知一般,诡异恐怖到了极致。

  何青青看的胆战心惊,对于Luo Yan 的强大,更加清晰了一分。

  她看了眼远处只能挨打的须菩提,颤声道:“慈悲Senior Brother ,你到底想做什么?”

  Luo Yan 就在等这句话,当即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我需要一座行宫,你们Heavenly Devil Sect 的primordial Demon Palace 就很不错。”

  何青青瞳孔微缩。

  这人,不仅诡异的知道了她的真名,甚至还知道了他Heavenly Devil Sect 的Sect Protecting Treasure primordial Demon Palace 。

  莫非,此人精通占卜之数,能clearly understood 冥冥中的未知?

  “Senior Brother 的要求……”

  何青青想说什么。

  但只说了几个字,就被Luo Yan 直接打断。

  “我知道你想说元始Demon Sect 在第一宝库,而你暂时无法打开第一宝库。”Luo Yan 知晓了一切,calmly said :“这都不要紧,第一宝库会打开的,只是primordial Demon Palace 只认你们Heavenly Devil Sect 的Disciple ,所以我需要你帮我收取primordial Demon Palace 。何青青,只要你愿意投靠我,我可准许你,跟随在我身边,替我掌管primordial Demon Palace 的一切事物。”

  他的话蕴含莫大的信息,令何青青惊颤。

  然而他这种aloof and remote ,仿佛施舍恩惠般的姿态,却又fiercely 刺激到了何青青,令何青青眼中浮现一丝不甘。

  她何青青何and the others 也?

  Heavenly Devil Sect 万年难得一出的绝世Heaven’s Chosen 。

  singlehanded ,便暗算了愿盟Number One Person 须菩提,并且将其掌控,成为手中的兵器。

  她心中有傲气,怎可能直接投靠Luo Yan ?

  “慈悲Senior Brother ,你的确很强。但是……”何青青双眼化为漆黑,神色凝重的同时,又闪过一丝狡黠。

  然而Luo Yan 接下来的话,却如同晴天霹雳,让她眼中的那丝狡黠瞬间凝固,一张脸直接煞white as snow 。

  “但是这具身体不是你的本体,只是幻魔所化,对吗?”

  Luo Yan 视线又移动。

  落向不远处,某个空无一人的空间。

  “只可惜,你控制着幻魔,无法距离太远。所以真正的你,只能藏在这儿。”

  随着Luo Yan 讥诮的声音响起。

  其身后的帝王natural phenomenon ,猛然挥出一拳。

  一道恐怖力量横贯而出,轰碎那方空间。

  空间破碎,森森demonic energy 汹涌而出,然后是一头头扭曲的Void Demon 族。

  这些Void Demon 族,都有Law Manifestation Realm cultivation base ,此时咆哮着冲向Luo Yan ,意图将Luo Yan 灭杀。

  这些都是何青青控制的Void Demon 族,每一个都极其强大,是Void Demon 族中的well-known figure 。

  Luo Yan 未动一步。

  他身后的帝王natural phenomenon 便已冲了过去,与一众Void Demon 族厮杀。

  在帝王natural phenomenon 的手下,一众Void Demon 族脆弱如薄纸,难敌might of a single fist ,很快就被荡灭,化作精纯demonic energy ,消散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何青青,怎么样,投靠我。我可以准许你,重建你的Heavenly Devil Sect ,让你的Heavenly Devil Sect 重现往昔荣光。”

  Luo Yan 对Heavenly Devil Sect 控制Void Demon 族的手段和很感兴趣。

  Void Demon 族是Human Race 共同的死敌。

  他心中觉得,this method ,不该埋没在岁月中,而是应该发扬壮大,成为Human Race cultivator 对付Void Demon 族的Divine Weapon 。

  “我有的选吗?”

  何青青一身black skirt ,终于显现。

  她白皙的脸蛋上带着苦涩笑容,望着Luo Yan ,慢慢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你当然没得选。但日后,你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Luo Yan 朝何青青勾了勾手指,命令道:“过来。”

  何青青迟疑少许,飞到他面前。

  她衣袂微扬,青丝飘飞,宛如一尊Fairy ,妖媚中带着三分幽怜。

  她来到Luo Yan 身前,微微俯首,声音苦楚道:“还望慈悲Senior Brother 怜惜。”

  她楚楚可怜,令人忍不住心生怜惜,想将她搂入怀中。

  Luo Yan extend the hand 指,抬起何青青的面颊,炽热的眼神不加掩饰,上下端详这张bringing calamity to the country and the people 的妖媚脸蛋:“美,真是美!我Luo Yan 这辈子见过的女人当中,若以姿色而论,你可入前五。只是可惜……”

  他shook the head ,眼神中露出一丝惋惜。

  “可惜什么?”何青青biting the lips ,幽怜的眼眸中,带着一丝好奇。

  “可惜,你不太聪明。明知我clearly understood 了一切,竟然还敢施展乱Divine Art ,意图迷惑我。”Luo Yan shook the head ,眼神变得冷冽,当即lips slightly moving ,施展婆娑天音,反制何青青的乱Divine Art 。

  一个个诡异的字符陡然响起,回荡this world 。

  何青青意图被揭穿,脸上刚露出惶恐之色,便听到了这婆娑天音。

  她先是错愕,随即变得恐惧,脸上露出挣扎之色。

  没过几秒,她脸上的挣扎之色就disappeared ,转而浮现一抹绯红,痴痴的望着Luo Yan 。

  而后。

  她的呼吸变得炽热而急促,眼神迷离朝Luo Yan 冲了过来。

  “婆娑天音……”

  看着何青青的变化,Luo Yan 一挑眉头,连忙展开黄Heavenly Immortal 图,将何青青直接收了进去。

  呼也儿创造的这门婆娑天音,最是克制Female Bodhisattva 。

  Luo Yan 本以为施展之后,会将Female Bodhisattva 渡化,不想,竟然还有其它妙用,连何青青这and the others 物,都不受控制,直接凌乱。

  若非他Dao Heart 坚定,指不定要和何青青贴身肉搏,战上三天三夜了。

  “收服了何青青,便能接触Heavenly Devil Sect ,也算是一笔巨大收获。至于须菩提……”

  Luo Yan 回头looked towards 被权柄王剑插入地底,仍在不断挣扎的须菩提,眼神中浮现出一丝忌惮。

  何青青觉得自己控制了须菩提。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须菩提Cultivation 的大术,唤做彼岸之桥。

  彼岸与现实之间相隔无垠的距离,超越时间和空间。

  他立于彼岸,遥望岸对面的众生,天生便立于不败之地。

  何青青的控制,只是暂时的。

  须菩提最深处的心神,立于彼岸,依旧未被控制,只要他想,他就能从彼岸归来,重新掌控身体,摆脱对何青青的控制。

  而届时的须菩提。

  将变得更强,更加恐怖。

  既然是此刻与Heaven and Earth 交感的Luo Yan ,也很难再这样压着他打。

  “这次Heaven and Earth 交感知悉天命,是因为庞Great Destiny 恢复了Heavenly Emperor 塔部分威能,而Heavenly Emperor 塔为Heavenly Dao 命盘的碎片所铸……这种状态正在逝去,命运重新变得不可捉摸。罢了,这须菩提就不管他了,先回去,得到那座宝库中的资源再说。”

  当状态结束,身后的natural phenomenon 将one after another 消失。

  Luo Yan 虽然依旧很强,但不会像现在这么强。

  他沉吟少许,便调转方向,化为一道遁光迅速远去。

  也就在他离开后没多久,凝固在in the sky 的Heavenly Dao 命书,权柄王剑等natural phenomenon 便one after another 破碎,而须菩提也重新从大地中钻了出来。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