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Strengthen By Adding Points Chapter 447

  第447章 lured the tiger away from the mountain

  “葬龙渊中死气浓郁,我等直接进入,必然会被压制。为今之计,只有等愿盟那群cultivator 出手,先净化掉葬龙渊中的死气,我们才能进入其中。”

  星coalition cultivator 不擅长净化。

  所以净化葬龙渊的任务,只能交给占据另一座great hall 的愿coalition cultivator 。

  只是Star Alliance 跟愿盟是死敌。

  那群愿coalition cultivator 不主动出手,他们也不好过去催促。

  “Senior Brother Yu don’t be impatient 。那群愿coalition cultivator impossible 放弃葬龙渊中的第五宝库,他们之所以久久未有行动,无非是在等。等他无量天的须菩提到来。只可惜……”

  宫无恙laughed ,眼中闪过一抹诡异,说道:“我刚收到消息,须菩提遭受Heavenly Devil Sect 余孽的暗算,已经被Heavenly Devil Sect 控制。这些无量天的cultivator ,是再也等不来须菩提了。”

  “什么?须菩提被Heavenly Devil Sect 余孽控制住了?”

  余成眼中爆射出一道精光,脸上露出不敢置信之色。

  那可是须菩提。

  愿盟公认的Number One Person 。

  甚至很有可能,是此次所有参加试炼的cultivator 中的最powerhouse !

  连那等powerhouse ,都遭了Heavenly Devil Sect 余孽的暗算,那是否证明,Heavenly Devil Sect 余孽,才是他们此次试炼的最大敌人?

  “是啊。我也didn’t expect ,Heavenly Devil Sect 竟然还有余孽活了下来……不过Senior Brother 也不用担心什么,据我收到的消息,那Heavenly Devil Sect 余孽,也仅仅只有Law Manifestation Realm 后期的cultivation base 。虽是法相,但在这贫瘠破败world 中成长起来的法相,又岂能跟你我相比?”

  宫无恙露出冷笑,眸中有rays of light 闪烁,显示incomparable 的自信。

  鼎盛的Heavenly Devil Sect 尚且没有他玲珑Immortal Sect 强盛。

  被extinguish sect 的Heavenly Devil Sect ,他们又有何惧?

  “说的也是。若Heavenly Devil Sect 那些余孽真有实力,就不会sneak attack ,就不会直到如今还没出现在你我面前。不过他们若真控制了须菩提,那也多少会对我们造成一些麻烦。”

  余成思索着。

  很快。

  他又抬头looked towards 宫无恙,开口问道:“那帮无量天cultivator 知道这个消息了吗?”

  宫无恙corner of the mouth raised ,said with a sneer :“这消息是从愿盟那边传过来的,他们如何不知?只是他们除了等还能做什么?他们只能寄希望于这消息是假的,须菩提不久后就会归来。不然,没了须菩提的无量天,就好比一堆clay chickens and pottery dogs ,又岂是我玲珑Immortal Sect 和太昊Immortal Sect 两Great Immortal 宗的对手?”

  余成hearing this ,却shook the head :“宫Junior Brother ,你太小看无量天了。就算没了须菩提,无量天也很强大,不弱于我玲珑Immortal Sect 。就好比那金弥撒,携三千Vajra Protector ,每一个Vajra Protector ,都拥有Law Manifestation Realm 的实力,三千Vajra Protector 齐出,即便是我,也只能暂避锋芒。”

  宫无恙脸上闪过一抹诧异:“金弥撒?就是那个golden 皮肤的光头?他竟然拥有让Senior Brother 避退的实力?”

  “暂避锋芒而已,算不上避退。我若愿意付出代价,杀他易如反掌。”余成显然不愿多说,随口敷衍两句,便instructed :“好了,伱卜算吧,到底还有多久,也好让我心里有个底。”

  若打开第五宝库的时间实在太长。

  那他便要先breakthrough Law Manifestation Realm 。

  唯有如此,他才能心安,才有底气应对可能到来的种种危机。

  “是,Senior Brother 。”

  宫无恙闭上双眼,施展卜算之法,开始卜算第五宝库开启的时间。

  他开始了繁琐的计算。

  不多久。

  他眼眸便猛然睁开。

  “就在今天!”

  “就在今天?”余成眼神一动,脸上显露出笑容,“那帮秃驴等不及了吗?没有须菩提,他们竟然也要动手?”

  “不是,第五宝库不一定在今天打开。我只是看到了宝库打开的契机,那契机,就在今天来临。”宫无恙说道。

  “契机?”

  余成还想询问些什么。

  但这时候。

  远处的天空,忽然有大动静传来。

  “有人过来了!”

  余成和宫无恙对视一眼。

  余成伸手一指,在身前幻化出一面水镜,只见水镜当中,一群愿coalition cultivator 正乘坐一艘艘楼船,从远处飞速赶来。

  这批愿coalition cultivator many people ,竟然接近百人。

  而为首者,更是气息强大,意气风发,身上的Buddha’s radiance 映照苍穹,足足弥漫three thousand miles 。

  其人未至。

  但Buddha’s radiance 已经弥漫而来,宣示着自己即将到来。

  “这人是谁?这么大的派头,就不怕得罪人?”宫无恙脸上露出冷笑,施展法力,驱除弥漫而来的Buddha’s radiance 。

  “是释厄天的宝善,也是愿盟中极为强大的一位人物。”余成看着镜中silhouette ,眼中露出一丝凝重。

  “释厄天?”

  宫无恙感觉自己在哪里听过这三个字。

  一阵思索后,忽然一拍脑袋,恍然道:“须菩提会被Heavenly Devil Sect 余孽sneak attack ,就是因为去找这释厄天cultivator ,在我收到的消息中,释厄天也损失惨重,折损了不少cultivator 。didn’t expect ,遭受如此重大的损失后,这宝善竟然还如此张扬。”

  “是吗?”

  余成laughed ,未说什么。

  而这时候。

  宝善携带近百cultivator ,已是降临魔龙宫,落在三座great hall 正中央的广场上。

  他脸色并不好看。

  在遭遇Heavenly Devil Sect 余孽,狼狈逃窜之后,他纠集了释厄天幸存Disciple ,重新组织出了一只队伍。

  但是回去找Heavenly Devil Sect 余孽报仇是impossible 的。

  他带着队伍,四处游荡了一会儿,收到了第五宝库的消息,于是便带着人赶了过来。

  一方面想着分一杯羹,另一方面则是想着人多力量大,Heavenly Devil Sect 余孽再找上门,他也无需太过畏惧。

  “Senior Brother ,三座great hall ,都被霸占了。”这时候,有释厄天Disciple 小声sound transmission 道。

  “无妨,那座great hall 中不是还是很多空院子吗?走,我们过去。”

  宝善左右看了看,伸手一指太昊Immortal Sect 所在的great hall ,带着手下,便大步走过去。

  三座宫殿都巨大,由很多院子组成。

  而太昊Immortal Sect 仅仅十来人,根本impossible 占据所有院子。

  宝善也没想着跟太昊Immortal Sect 为敌,只想着院子空着也是空着,他住进去,权当是废物利用。

  可谁想。

  还没等他踏上great hall 台阶。

  great hall 内,便有coldly snorted 声响起。

  “hmph! 哪来的和尚,这座great hall 伏某占了,你要是胆敢踏入一步,tak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consequences 。”

  伏清波?

  宝善在心碑上见过伏清波的名号,知晓其乃是太昊Immortal Sect Number One Person 。

  他愣了一下,随即眼中闪过一抹阴沉。

  他不敢跟须菩提和常观心and the others 为敌,难道还怕你一个星coalition cultivator ?

  因而他同样coldly snorted ,一步就踏上台阶,身上涌现出强大imposing manner ,朝宫殿内太昊Immortal Sect 几个Disciple 激涌过去。

  “伏清波,这魔龙宫无主之地,又不是你太昊Immortal Sect 的地盘,你能住,我宝善why cannot 住?”

  强大的气息,如同风暴一般,透过墙壁,席卷向内。

  bang!

  此时,one silhouette walked like a dragon and stepped like a tiger ,从宫殿内走出。

  他一袭azure daoist robe ,一头长发披在肩上,身形高挑,丰神如玉,看上去颇有些delicate and pretty 。

  但随着silhouette 迈步而出,terrifying pressure 如汪洋般倒卷而来,当即便让宝善瞳孔骤缩,一身imposing manner 消散,随即如遭重击,deng deng deng 连退三步。

  他每一步落下,都会在地面留下一道深坑,连同整座断龙崖,都猛然震动,仿佛不堪重负,将要崩碎。

  三步过后,他脸色瞬间通红,眼眸一颤,便狂喷出a mouthful of blood 。

  竟是已然身受重创!

  “宝善?哪里来的蝼蚁,也敢在我伏某面前show off one’s military strength 。”佛伏清波站于台阶上,居高临下,脸上带着一抹不加掩饰的讥诮。

  “宝善Senior Brother ?”

  “Senior Brother 你没事吧?”

  宝善身后,一众释厄天Disciple 都面如死灰。

  他们跟着宝善,一路上就没好过。

  先是遇上Heavenly Devil Sect 余孽,近千人的队伍只剩下不足百人。

  然后又遇上这太昊Immortal Sect 的伏清波,unfathomable mystery 跟这伏清波斗了起来,人家仅是走出来,便震伤了他们的宝善Senior Brother ,也让他们一个个鲜血乱涌,好不难受。

  显然。

  实力差距太大了。

  他们又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

  若不是对宝善知根知底,他们都要觉得宝善是灾星转世了。

  “我没事。”

  宝善擦去嘴角的血迹,让身后numerous cultivators don’t be impatient ,随即脸上挤出一抹笑容,朝伏清波cupped the hands 道:“既然伏Fellow Daoist 不愿接纳我等,那就算了。”

  说罢。

  他径直转身,来打广场一角,拿出一件须弥treasure ,化为一座ninth layer 阁楼。

  他竟然直接怂了!

  “算你识相。”

  看着认怂的宝善,伏清波coldly smiled ,便打算转身,返回宫殿。

  而观望这一切的金弥撒和和余成,也不由shook the head ,对宝善感到失望。

  连伏清波的脚步都无法抵挡。

  这宝善的实力,比他们想象中弱了许多。

  若实力弱也就算了。

  关键这认怂也认怂的太快了,若多抵抗两下,他们也会高看这宝善一分。

  “这就是你说的契机?”

  余成看了眼广场上的宝善,忍不住询问宫无恙。

  “这……”

  宫无恙陷入迟疑,沉吟少许后,道:“他有伤在身,不敌伏清波也是正常。”

  余成shook the head :“小伤罢了。”

  他正失望。

  忽然间。

  一声猖狂大笑声,忽然从远处传了过来。

  “jié jié ,宝善Senior Brother ,你何至于落到如此境地?谁在欺负你,告诉我,让我慈悲,来为你撑腰!”

  怪异的大笑声,宛如惊雷,回荡整片苍穹。

  这笑声无比恐怖,震动着众人的心神,令众人血液沸腾,都忍不住抬首,looked towards 远处的天空。

  只见极远处,一抹golden light 洞射而来。

  仅是两三个呼吸,便化作一个身披袈裟,tall and mighty 的和尚。

  和尚邪魅狂狷,身上涌动着terrifying 气息,甫一出现,便静谧了时空,让整座魔龙宫,变得落针可闻。

  “慈悲?是你?”

  宝善看着来人,感到不可置信。

  慈悲?

  他要为自己撑腰?

  “当然是我。”

  Shua!

  Luo Yan 落在地上,patted 宝善的肩膀,掷地有声:“说!谁欺负你,是他吗?”

  他豁然转头。

  双目中爆射出两道golden light ,携带unimaginable 的terrifying 威势,轰向了站在宫殿内的伏清波。

  really strong !

  伏清波expression congeals ,不敢托大,抬起手掌,施展Great Divine Ability ,朝两道golden light 抓去,意图将两道golden light 直接磨灭。

  然而两道golden light 的formidable power 太强大了。

  与他的手掌碰撞,竟然‘嗤’的一声洞穿了他的掌心,从手背上炸出,带走了一片blood mist 。

  “好雄浑的法力!好brilliant 的Divine Ability !”

  伏清波感到骇然。

  这个叫做慈悲的和尚,显然比宝善更强,至少要强大一百倍!

  “慈悲?你想跟我打?”

  伏清波捏紧拳头,将掌心的鲜血捏的粉碎,眼中露出incomparable 的兴奋之色。

  慈悲?

  他没听过这号人物。

  但这不妨碍他觉得这个叫慈悲的很强。

  他已经很久没遇到这样evenly matched 的对手了。

  这让他感到兴奋。

  打算将眼前的这个和尚,直接撕成碎片!

  他身上的bloodline 力量开始复苏,一股令Heaven and Earth 悸动的气息开始涌动。

  this aura ,moved towards 魔龙宫所有cultivator swept away ,首当其冲的便是宝善entire group 。

  宝善眼皮跳动着,害怕极了。

  可望着身边be eager to have a try 的Luo Yan ,他又sorry 开口制止,于是只能退后半步,站到Luo Yan 身后。

  “真是强大的bloodline ,若能吞掉你的bloodline ,我的实力,必然能更强一分。”Luo Yan 舔了舔嘴唇,望着伏清波,也露出兴奋之色,随即拔地而起,向远处冲去:“伏清波是吗?这儿人太多,我施展不开来手段,你过来,我们去beyond a thousand li ,大战一场!”

  “好,如你所愿!”

  面对Luo Yan 的邀战,伏清波眼中也露出兴奋之色,随即一踩地面,激射而出,朝远处的Luo Yan 追了过去。

  看着one after the other ,飞速远去的二人。

  宝善,金弥撒,以及余成,脸上都露出grave expression 。

  伏清波实力极强,在此次试炼的所有cultivator 中,必然可排入前五。

  而那唤做慈悲的和尚也不弱,或许有跟伏清波争锋的实力。

  他们都didn’t expect 。

  试炼才刚开始,这样的两个人物就碰面了,甚至要直接展开大战!

  “他们…就不怕when the sandpiper and the clam fight each other, it’s the fisherman who benefits 吗?”

  余成and the others 都有些不敢置信。

  然而接下来一幕,却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只见两人one after the other ,遁出several hundred li 。

  这时候。

  那唤做慈悲的和尚竟然tore the void ,施展虚空挪移,又跑了回来。

  旋即。

  令他们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慈悲,竟然直接挪移进了太昊Immortal Sect 的那座宫殿,然后对秦落衣展开了猛攻!

  “对不住了!但只有你,在余成in mind 的分量才足够重。也只有擒下你,才有让我有机会,救出我要救的人!”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