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Strengthen By Adding Points Chapter 449

  第449章 给你机会

  “走,我们进去,he he 酒,叙叙旧。”

  他乡遇故知,Luo Yan 心情不错,便邀着刘昊朝宝善放出的阁楼走去。

  宝善等释厄天cultivator 连忙让出一条道,拱卫着Luo Yan ,将Luo Yan 迎入其中,他们看着Luo Yan 身上比自己还奢华的袈裟,又看了眼Luo Yan 那比自己还澄亮的光头,都挤出笑容,不敢说什么。

  “Benevolence Dao 友,你也逃出来了?那须菩提呢?他如何了?”这时候,宝善凑了上来,眼带curiously asked 。

  据他从手下那儿得来的消息,Luo Yan 一群人,之前遭受着须菩提的追杀,以须菩提的terrifying 实力,这Luo Yan ,应该没有逃脱的可能才对。

  “他?我怎知他如何了?许是疯魔了,也可能还在被Heavenly Devil Sect 余孽操控,谁知道呢?”Luo Yan 回头看了眼宝善,说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那那群跟你一起逃跑的cultivator 呢?我听Junior Brother 们说,Benevolence Dao 友以一Celestial Grotto 之宝,容纳了他们,带着他们一起逃跑……”宝善又追问。

  这才是他凑上来的主要原因。

  那群跟Luo Yan 一起逃跑的cultivator ,有一半都是他释厄天Disciple 。

  此时那些Disciple 生死未卜,他这个Eldest Senior Brother ,心中怎能不急切?

  “他们?”

  Luo Yan step one stopped ,脸上流露一闪即逝的悲怆,随即indifferently said :“我带着numerous cultivators ,被须菩提追杀。我本以为我空间挪移,能够甩掉他。谁想,我法力耗尽,都未能摆脱他。他追上我,我以黄Heavenly Immortal 图阻挡。结果他的攻击强横无双,竟然洞穿了黄Heavenly Immortal 图……黄Heavenly Immortal 图破碎,再无法容纳cultivator ,八百cultivator 也appear out of thin air ,不得不面对须菩提。”

  他说到此处,便止住了话语,再次转头,朝阁楼走去。

  后方。

  宝善脸色几变,眼神疯狂闪烁。

  Luo Yan 的意思。

  显然就是那些人都被须菩提杀了。

  可他并非愚昧之人,不会听信Luo Yan 的一面之词。

  什么须菩提的攻击洞穿了黄Heavenly Immortal 图?

  什么八百cultivator 被迫面对须菩提?

  要知道,须菩提面对的是八百个cultivator ,不是八百只鸡。

  须菩提虽然很强,但也根本impossible 将八百人全部诛杀。

  可现在,是所有人都死了,所有进入黄Heavenly Immortal 图的释厄天Disciple ,一个都没再联系他。

  “这Luo Yan ,当我傻吗?”

  宝善心情阴郁。

  他有种预感。

  他那些Junior Brother ,都是被这Luo Yan plot against 了,他们很可能就被关押在Luo Yan 的那张黄Heavenly Immortal 图中!

  “宝善Senior Brother ,我觉得我释厄天失踪的那些Disciple ,并非是被须菩提所杀,而是被他镇压在他那件Celestial Grotto 之宝当中。他是星coalition cultivator ,面对瓮中之鳖,岂可能会放过?甚至他假扮愿coalition cultivator ,很可能就是为了暗算我们,想要将我们一网打尽!”

  一个释厄天Disciple ,走到宝善身后,sound transmission 说道。

  “我如何不知?”

  宝善脸色阴沉,看了眼那人,道:“你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好好招待他,我去无量天那边,跟金弥撒谈谈。”

  说完。

  他瞥了眼Luo Yan 的背影,便转身,朝金弥撒所在宫殿走去。

  他实力不如Luo Yan 。

  别说强迫Luo Yan 交出他释厄天Disciple ,就是想看看黄Heavenly Immortal 图,都没有任何可能。

  但这不要紧。

  他不行。

  还有无量天。

  作为愿盟最强大的势力,即便须菩提不在,依旧有金弥撒这等supreme powerhouse 坐镇,能让余成和伏清波忌惮。

  只要说服金弥撒,裹挟无量天,那他便有了直面Luo Yan 的底气。

  一路畅通无阻。

  他禀明来意后,很快便见到了金弥撒。

  “释厄天宝善,见过Senior Brother Jin 。”

  宝善极其恭敬,moved towards 金弥撒,行了个佛礼。

  在愿盟当中。

  无量天是公认的最强势力。

  既然他为释厄Heavenly God 婴境Eldest Senior Brother ,面对无量天cultivator ,依旧需要恭敬相待。

  “宝善Junior Brother ,我听过伱的大名。你的小兵解术,即便是我,都畏惧三分。”金弥撒皮肤鎏金,看上去颇有些令人畏惧,然而其人却出奇的和蔼,他伸手指向一个空着的蒲团,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Junior Brother 先坐。”

  “many thanks Senior Brother 。”

  宝善坐下,看着和蔼可亲的金弥撒,心头微微凛然。

  这金弥撒不显山不漏水,甚至之前,他都没将这个人放在眼中。

  可此时见了,他才知道,这金弥撒也极其强大。

  那鎏金的皮肤,竟然交织了Dao Mark ,拥有incomparable 的terrifying defensive power 。

  他甚至觉得,即便是自己的小兵解术,都不一定能能将这金弥撒抹去!

  “Junior Brother 过来找我,是因为那个Luo Yan ?”金弥撒盘膝而坐,笑着问道。

  “是。其实之前,他曾假冒我愿coalition cultivator ……”

  宝善当即将一切娓娓道来。

  从Luo Yan 假冒愿coalition cultivator 接近他,再到Luo Yan 以黄Heavenly Immortal 图带着数百cultivator 逃离,结果那数百cultivator 不知所踪。

  说完一切,他才clenched the teeth ,恨声道:“Senior Brother Jin ,我怀疑我那些失踪的Junior Brother 被这Luo Yan 镇压在他那件Celestial Grotto 之宝中,不知Senior Brother 能否助我,去找那Luo Yan 问个清楚?”

  “这……”金弥撒朝太昊Immortal Sect 和玲珑Immortal Sect 所在的宫殿看了眼,眼中露出一抹迟疑。

  “Senior Brother Jin 无需担心那two sects 。Luo Yan 之前的所作所为,已将那two sects 得罪彻底,他们现在,巴不得Luo Yan 吃瘪,被你我打压。”宝善said with a sneer 。

  若非如此。

  他怎敢来找这金弥撒?

  早拍拍屁股溜之大吉了。

  “好,正好我也要问问他,须菩提Senior Brother 现在境况如何。”

  金弥撒沉吟少许,终是nodded ,答应了宝善。

  无论如何。

  Luo Yan 是最后一个见过须菩提的。

  打定主意后,他跟着宝善,出了宫殿,moved towards Luo Yan 所在的阁楼走去。

  “宝善Junior Brother ,那Luo Yan seeking revenge for the slightest grievance ,不是什么易于之辈。你我过去,仅是交谈,absolutely 不能冒犯他。”走到阁楼前,金弥撒忽然开口。

  他能看出Luo Yan 很强。

  如今无量天少了个须菩提,实力已经大减,做不宜在树立强敌。

  “好。”宝善nodded 。

  只要能达成目的,他也不想跟Luo Yan 这样一个妖异的家伙为敌。

  两人走入阁楼。

  此时。

  Luo Yan 已经跟刘昊叙完了旧。

  他转过头,笑眯眯着望着出现在楼梯口的宝善和金弥撒,说道:“两位,有什么事就快说。”

  “Benevolence Dao 友,能否将你的黄Heavenly Immortal 图拿出来,让我看看?”

  有金弥撒在身边,宝善也有了底气,上前一步,便blunt 的开口。

  他的意思很直接。

  但语气却出奇的客气,甚至还对着Luo Yan 微微躬了躬身,似乎怕Luo Yan 直接翻脸,给他来上一拳。

  “你想看我的黄Heavenly Immortal 图?”

  Luo Yan 眼睛微微一眯,目光扫过金弥撒,旋即落在宝善身上,咧嘴露出一口大白牙:“好啊,你想看,我就给你看。”

  Shua!

  黄Heavenly Immortal 图从他眉心洞射而出,化为一张画图,展露在宝善面前。

  画图上灰蒙蒙一片,一切都不可见,连黄Heavenly Immortal 树都已隐没。

  但下一秒,画图上便荡起涟漪。

  一阵波纹闪过,画面变得清晰,露出黄Heavenly Immortal 图内部的景象。

  这是一个灰蒙蒙的world ,一株通天的树木屹立与world 中央,根须迈向无穷远处。

  而apart from this ,还有一座city ,渺小如尘埃,矗立在通天树木的不远处。

  至于剩下的,举目破败,荒凉死寂,什么都没有。

  宝善一双眼睛死死盯着画图。

  他看到了黄Heavenly Immortal 图,看到了丰都城,也看到了游荡在其中的Ghost Soldier Ghost General 。

  但是活人。

  竟然一个都没有!

  “好了吗?”Luo Yan 笑眯眯的问道。

  他的宝贝。

  自然由他掌控。

  他想让宝善看见什么,这宝善才能看见什么。

  他不想,这宝善自然什么都看不见。

  “等等,我再看看。”

  宝善瞪着眼睛,不愿放过world 的任何一个角落,然后他看了一遍又一遍,却始终未能看到他释厄天Disciple 。

  “Fellow Daoist 之前不是说这件treasure 被须菩提的攻击洞穿了吗?”他眼神闪动,一边继续盯着黄Heavenly Immortal 图,一边开口问道。

  “trifling Top Grade Supreme Treasure ,修复又what difficulty is there ?”Luo Yan indifferently said 。

  “是吗?”

  宝善忍不住揉了揉眼睛,然后上前一步,竟然伸手去抓黄Heavenly Immortal 图。

  ”hmph 。宝善,我拿出黄Heavenly Immortal 图,展露内部Celestial Grotto 给你看,已经给足了你面子,你可别unsatisfied 。”Luo Yan 当即coldly snorted ,thoughts move ,黄Heavenly Immortal 图便化为一道光,没入他眉心。

  “我不接触,怎么知道你展示出来的Celestial Grotto 就是全部?”宝善也抬起头,梗着脖子,声音冷了起来。

  “这么说。你是笃定你那群Junior Brother 被我镇压了喽?”Luo Yan 倒负着双手,冷笑连连,随即凑到宝善脸上,眼神冰冷的盯着宝善双眼:“那好,我现在告诉你,我的确镇压了你那群Junior Brother 。我不仅镇压了他们,我还将他们全杀了。好了,你得到你想要的答案了。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打我?来啊,你打我,moved towards 我这张脸,fiercely 地打!”

  Luo Yan 脸上泛起阴冷笑容。

  竟然直接将半张脸凑到了宝善面前。

  此时此刻。

  偌大的阁楼,变得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屏着呼吸,看着Luo Yan ,看着宝善,想看看宝善会不会动手。

  都到这份上了。

  若他们的宝善Senior Brother 还忍得住,那他们就太失望了。

  一个个释厄天Disciple ,内心积聚着火焰,都期盼着,他们的宝善Senior Brother 豁然出手,给这Luo Yan 一个教训。

  然而……

  宝善看着Luo Yan 近在咫尺的半张脸,近距离下,他能看清Luo Yan 那精妙到了极点的细胞,也能感受到Luo Yan 那充满揶揄的眼神。

  他袖中的拳头微微战栗。

  捏了又松。

  松了又捏。

  但却始终都没有抬起来,挥向Luo Yan 的那张脸。

  他如今重伤未愈。

  而Luo Yan 的实力却暴涨……

  想到自己的小兵解术都无法奈何Luo Yan ,他根本没有勇气,在此刻对Luo Yan 挥拳。

  “怎么?不敢?既然不敢,那你还问这问那?”Luo Yan 满脸失望,将脑袋缩了过去:“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

  面对Luo Yan 嘲讽的话语。

  宝善眼神一下子变得通红。

  他能感受到Junior Brother 们的目光。

  那one after another 目光,充满悲愤,充满失望,充满鄙夷,好似一把把利剑,插进他心中,让他感受到无比的痛苦。

  他感觉自己快要失去理智了。

  但就在这时候,金弥撒lightly coughed ,连忙道:“宝善Junior Brother ,Supreme Treasure 岂能落入他人之手?这位Fellow Daoist Luo 也将Celestial Grotto 之宝给你看了。既然没看到你那些Junior Brother ,那应该就是不在其中。算了,算了。”

  他连道两声算了。

  又轻轻patted 宝善的肩膀,安抚宝善的情绪。

  在他的劝说下,宝善理智渐渐回归,他took a deep breath ,不再多言,陷入静默当中。

  Luo Yan 见状,coldly smiled ,也没说什么。

  金弥撒上前一步,笑眯眯问道:“这位Fellow Daoist ,在下无量天金弥撒,不知道这位Fellow Daoist 出自何处势力?”

  Luo Yan 道:“山野一loose cultivator 。”

  所谓天宗,根本算不上什么势力,他称自己为loose cultivator 也合乎常理。

  “竟然是loose cultivator ?”金弥撒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即夸赞道:“能以loose cultivator 的身份,拥有这等实力。Fellow Daoist 的才情,可称shocking and stunning 。”

  “shocking and stunning 不敢当,只求苟活于世罢了。”Luo Yan laughed ,不以为然。

  “haha ,Fellow Daoist 真是洒脱。”金弥撒又一次夸赞,随即话音一转,说起正事:“我听宝善Junior Brother 说,须菩提Senior Brother 最后一次露面,是追逐你而去。不知Fellow Daoist 能否告诉我,我那Senior Brother 现在真正的境况。”

  Star Alliance 和愿盟势不两立。

  但这和尚accompany them with a smiling face ,处处夸赞,Luo Yan 也不好给其脸色,便直接道:“他所修大术彼岸之桥,自身立于彼岸坐看俗事发生的一切,一切攻击和手段都落不到他身上,他万法难伤,万术难灭,Innate 便立于不败之地。Fellow Daoist Jin 与其担心他,不如先担心担心自己。”

  说完。

  他对身后的刘昊nodded ,便带着刘昊,径直朝外走去。

  直到他擦身而过。

  金弥撒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对着Luo Yan ,郑重的弯腰一拜:“many thanks Fellow Daoist Luo 为小僧解惑。”

  彼岸之桥!

  连他都不知道,须菩提cultivation 的大术是什么,didn’t expect Luo Yan 却知道了。

  他震惊过后,也彻底心安。

  彼岸之桥,乃是他无量天赫赫有名的大术,已经十万年未有人cultivation success 。

  他虽未cultivation 过,但却对这道大术的妙处understands clearly in the mind 。

  须菩提既然修了彼岸之桥,那就必然无事,也impossible 出任何事。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