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Strengthen By Adding Points Chapter 487

  “常观心……被他打死了?”

  “刚才的那片扭曲界域,似乎是大光音术吧?据说大光音术制造出来的扭曲界域,连Divine Sense 都可以扭曲。任何人站在其中,都将失去对周围环境的一切感知,看不到敌人,也看不到敌人的攻击,成为一个只能挨打的靶子。他置身扭曲界域中,到底是如何击败常观心的?”

  “常观心可是心碑悬赏第二的人物,一身本领,尽得光音天essence ,didn’t expect 连他都被杀死了。”

  “这人really strong ,哪儿冒出来的?”

  一个个cultivator ,都感到不可思议,望向Luo Yan 的目光当中,也露出了浓浓的敬畏之色。

  若Luo Yan 击败的是那三个loose cultivator 也就罢了。

  蝼蚁里挑大个,依旧还是蝼蚁,他们会刮目相看,但不会高看一眼。

  但现在,Luo Yan 击败了常观心,光音天的Eldest Senior Brother ,心碑悬赏排名第二的人物。

  他们并非愚昧之辈,也不会认为常观心名不副实。

  相反。

  观看这一战后,他们觉得常观心十分强大,远比他们想象中更要强大。

  然而就是一位这样的恐怖人物,竟然败了。

  这不就代表击败他的Luo Yan 更加恐怖吗?

  因而一时之间,全场静默无言,竟无一人趁着Luo Yan 刚刚战斗完,再次上台挑战!

  “too weak ,不尽兴。”

  Luo Yan took a deep breath ,将常观心的bloodline 力量尽皆吸收,旋即扛起大棒,纵身飞回擂台。

  他扫视擂台边的所有cultivator ,面带振奋,fighting intent 昂扬。

  “还有谁!”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imposing manner 席卷而出。

  Luo Yan 的目光充满挑衅。

  他还想战,他还要战,他身上的fighting intent 依旧蓬勃。

  可目光所过,周围所有cultivator 要么眼神闪躲,要么默不作声。

  他太强大了。

  强大到了unimaginable 的境地。

  别说周围围观的cultivator ,就是其他几个擂主,looked towards 他的目光中,都带着一丝grave expression 。

  他的实力已经令周围所有人恐惧。

  没有一个人敢上来挑战。

  Luo Yan 看了眼须菩提,须菩提依旧在假寐,看都没看他一眼。

  Luo Yan 又看了眼伏清波,见他望来,伏清波对他nodded ,似乎认可了他。

  Luo Yan 又one after another 扫过其他几个擂主,有些平静,有些直接挪开目光,不敢跟他对视。

  Luo Yan 见状,意兴阑珊,lightly snorted 。

  也学着其他擂主一样,开始conserve strength and store up energy 。

  而在conserve strength and store up energy 的同时,他看了眼神h,暗中sound transmission :“怎么样?我动用的法相和Divine Ability ,连你都没见过,应该没有其他人能看出我的真实身份吧?”

  神h不动声色:“想杀一个人,只要怀疑就够了。你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太强大了,换作我是苏神秀,肯定会怀疑你是Luo Yan 。因为只有Luo Yan ,才有这么强大的实力。”

  Luo Yan 道:“想要去第三宝库,终究是要拿下一个擂主的。与其压制实力,勉强击败一个loose cultivator ,然后被人当做弱者不断挑战,不如thunder 出击,以绝对的实力,震慑住其他人,让所有人都不敢挑战我。至于苏神秀的怀疑,若怀疑,他就要出手,那他要动的可就不止我一人了。”…

  sound transmission 之间,他目光扫过周围几个擂主。

  安禅以及另外两个loose cultivator ,还不是和他一样,籍籍无名?

  苏神秀会怀疑他,难道不会怀疑安禅三人?

  这般想着。

  他安定下来,开始整理杀死常观心的收获。

  首先,是Searching Divine Records 中的大光音术】。

  ……

  营地,一座高楼当中。

  苏神秀正与一Void Demon 族对坐,两人饮酒,面带笑意,

  仿佛old friend 一般随意从容,目光都望着擂台上的Luo Yan 。

  苏神秀一袭white clothed ,风华无双。

  而Void Demon 族则是一个purple 皮肤的高大男子,浑身充斥着野性气息。

  若Luo Yan 在此,定然能认出,眼前的Void Demon 族便是那头Celestial Realm 的紫晶魔。

  “Supreme Unity 尊,你说这人会不会是那Luo Yan ?”苏神秀端着酒杯道。

  “他身上的气息,他施展的手段,都和Luo Yan completely different 。”Supreme Unity 尊遥望Luo Yan ,faintly muttered to oneself ,眼中带着一丝不确定,“能查到他的身份么?”

  “已经查到了,他是明诺星系悬殊界Hover Sect 的cultivator ,叫做顾安之,他的那根大棒,乃Top Grade Supreme Treasure 浩宇棒,由一块浩宇divine iron 炼制而成。他是愿coalition cultivator ,走的是Arhat 之道,所修cultivation technique 为域主级明王Inextinguishable Body 】,所以他的fleshy body 极其强横,蛮力更是惊人。他所修Divine Ability 为域主级摇星棍法】,修到极致,长棍一挥,便能摇落漫天星辰……”

  苏神秀平静述说。

  竟然将Luo Yan 伪装之人的信息一点不漏的说了出来,甚至连主修cultivation technique 和Divine Ability 都没有错漏。

  “他是愿coalition cultivator ?”Supreme Unity 尊看着black hair draping over the shoulders 的Luo Yan ,眼神诧异,不敢相信。

  “愿盟当中,也有带发cultivation 的。”苏神秀slightly smiled ,看了眼Supreme Unity 尊,“Supreme Unity 尊,你怎么说?要不要我派个人再去试探试探他?”

  Supreme Unity 尊nodded ,不假思索道:“过几天吧,我叫几个人过来。连同之前那几个,全都试一试。”

  苏神秀frowned :“这就不必了吧?这里已经有你,再加上我和伏清波,那Luo Yan 只要敢出现,就只有dead end 。再叫人,吾心难安。”

  他举起酒杯,一口饮尽,脸上写满look of dreading 。

  Supreme Unity 尊要叫的人肯定是Void Demon 族。

  一个Supreme Unity 尊,他已经忌惮非常,再多几个和Supreme Unity 尊一样强大的Void Demon 族,这里还有他什么事?

  “你在害怕?”Supreme Unity 尊咧开嘴角,露出略有些森然和揶揄的笑容,“你其实不用害怕,我们Void Demon 族,最重承诺。只要你配合,我可以保证,除了那个Luo Yan ,你们其余的Human Race cultivator ,都可以安然无恙的离开Heavenly Demon World 。”

  苏神秀brows tightly frowns ,把玩着酒杯,没有回话。

  但他的表情,无疑就表明了他的态度。

  他还是害怕。

  Supreme Unity 尊望着苏神秀,见苏神秀久久未回话,curl one’s lip :“那好吧,那就不叫人了,我亲自去试试这几个人。”…

  说罢。

  他起身,朝外走去。

  走到一半,他又回过头,看了眼苏神秀。

  “别骗我,要是引不来那个Luo Yan ,you all person ,都要死!”说完,他sneered ,直接离去。

  苏神秀神情平静。

  但Supreme Unity 尊刚走,他手中的酒杯便化作齑粉,从他手中滑落。

  “胆小鬼。”

  Supreme Unity 尊走出房间,余光瞥了眼房间内的苏神秀,眼中不由露出嗤笑之色。

  他朝外走去。

  一步落下,purple 的皮肤便化为了yellow ,连带面容轮廓也变得更加和谐,看上去和Human Race cultivator exactly similar 。

  他很快出现在擂台边上,推开人群,无比的嚣张。

  “我看看,挑战谁好呢?”

  他在擂台边上走来走去,目光在一位位擂主身上来回巡视,带着挑衅,带着玩味。

  他就像是在西瓜摊边raise upwards 选西瓜,态度嚣张到了极致,令所有擂主,都睁开眼睛,眉头皱了起来。

  他太恶心了。

  格外的欠扁。

  别说几个擂主,就是围在周围的cultivator ,也没给他什么好脸色。

  “这人哪来的?懂不懂礼貌啊?”

  “喂,你想挑战谁直接上去就是,像个苍蝇一样走来走去干嘛?”

  “要打就打,不打滚一边去。”

  numerous cultivators 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甚至有人按捺不住,伸手抓住了Supreme Unity 尊的肩膀,想把他扒拉到后面去。

  然而那人刚把手放到Supreme Unity 尊的肩膀上,童孔就是一缩,原本不耐烦的表情瞬间变得恐惧。

  他感觉到了一股无比恐怖的力量。

  那力量在他手掌底下的皮肤上起伏,宛如火山喷涌,又好似stormy sea ,仿佛只要溢出一丝,就能将他湮灭。

  incomparable 的强大力量,冲刷着他的手掌,震慑着他的心神,令他无比惶恐,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

  正在他心中恐惧之时,Supreme Unity 尊回头看了他一眼。

  这一刻。

  他感觉心脏好像凝固了。

  他嗅到了Death Aura ,fleshy body 和Divine Soul 开始involuntarily 的颤抖,旋即双腿一颤,水液便crash-bang 的湿了裤裆。

  这一幕惊呆了所有人。

  一个Law Manifestation Realm Early-Stage 的cultivator 。

  一个extraordinary and refined ,宛如神明般的powerhouse 。

  竟然被Supreme Unity 尊的一个眼神给吓尿了!

  “回家换块尿布吧,child 。”

  Supreme Unity 尊一巴掌打掉男人按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掌,嗤笑一声,不再看男人。

  那男cultivator 愣了好一瞬。

  直到周围传来have a big laughter ,他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

  不过,他没有任何的羞愧和难为情,反而满脸都是avoided a catastrophe 的庆幸之色。

  没死,便已足矣。

  至于丢脸,又算得了什么呢?

  他听着周围人的大笑着,嘴角抽动两下,也笑了起来。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在大笑,气氛竟然有些欢乐。

  然而欢乐只是围观cultivator 的,擂台上的几位擂主见到这一幕后,looked towards Supreme Unity 尊的expressions all 微微一变,露出了一丝look of dreading 。…

  围观cultivator 只看到了男cultivator 尿裤子。

  他们却看到了Supreme Unity 尊的恐怖实力。

  能将一个Law Manifestation Realm cultivator 吓得尿裤子,不难想象,Supreme Unity 尊的实力会有多恐怖。

  “这位Fellow Daoist ,你要挑战谁?”

  有一个loose cultivator 开口了。

  他看着Supreme Unity 尊,语气竟然有些讨好,似乎想靠着自己的善意,让Supreme Unity 尊不要挑战自己。

  Supreme Unity 尊看了他一眼,玩味的笑着:“我挑战你好不好?”

  说着,他朝loose cultivator 所在的擂台走去。

  那loose cultivator 童孔微缩,眼底闪过一抹后悔之色,赶忙说道:“我不久前才大战一场,法力还没恢复,Fellow Daoist 能不能换一个?”

  他以讨好的语气说着,甚至带上了哀求之意。

  无疑,他怕了。

  “hehe ,规则可没说要等法力恢复才能挑战。正好,你法力还没恢复,我挑战你,胜算更大。”Supreme Unity 尊corner of the mouth raised ,加快了步伐。

  那loose cultivator 脸色微有些苍白。

  无比后悔自己之前的举动。

  然而事已至此,他也只能咬着牙,露出视死如归之色。

  所有人都在看戏,眼神戏谑的看着那loose cultivator ,甚至说着嘲讽的话语。

  而几个擂主见Supreme Unity 尊选择了挑战目标后,则都relaxed ,眼底闪过如释重负之色。

  这其中。

  就有另一个loose cultivator 。

  然而那loose cultivator 一口气只松到一半,忽然,Supreme Unity 尊停下了脚步,停在了他擂台边上。

  “喂,我挑战你。”

  这声音,就像是晴天霹雳,令第二个loose cultivator 脑袋陷入空白,久久未能came back to his senses 。

  Supreme Unity 尊心情无比的舒畅。

  尤其是看着眼前这第二个loose cultivator 脸上那惊愕的表情,他就忍不住大笑,猖狂的大笑声,甚至搅动了天上的云彩,令云彩直接破碎。

  他就喜欢这样玩弄人心。

  给绝望之人送惊喜。

  给开心之人送绝望。

  “好。”第二个loose cultivator 愣了半秒,才沉声nodded 。

  他知道,这是一位劲敌。

  于是。

  “我投……”

  Shua!

  ‘降’字还没出口,他便见一道残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出现在他面前。

  他感觉一座大山撞了过来,而他好像是变回了一个凡人,不可抵抗,要粉身碎骨。

  cultivation technique ,Divine Ability ,法相,Venerable Level 兵器……

  面对这道残影,他的一切手段,都失去了作用。

  他眼神惶恐,脸色扭曲,使尽全力,想要把最后一个‘降’字说出来。

  然而一股巨大的力量堵住了他的嗓子眼。

  他只看见一只大手朝他派来。

  下一瞬,便听‘砰’的一声巨响,他的意识直接消散。

  “真弱啊。”

  Supreme Unity 尊站在擂台上,甩了甩没有一滴血液的手掌,嘴角撇了撇,脸上尽是无趣。

  而在旁边。

  所有围观cultivator 都陷入沉默当中。

  他们看着孤零零站在擂台上的Supreme Unity 尊,忍不住吞咽一口口水,眼神中带着一丝惊恐。

  这人,竟然一巴掌就将一个擂主级的法相中期cultivator 拍死了,直接skeleton doesn’t exist ,连一滴血都没能留下!

  这是绝对的实力碾压!

  这比Luo Yan 战胜常观心还要恐怖,还要具有impact !

  “Luo Yan ,这个人really strong 。”神h看着Supreme Unity 尊,脸色无比的凝重。

  “他不是人。”Luo Yan 也望着Supreme Unity 尊,神情很平静。

  “主人,我跟你说了吧,这些Void Demon 族,都喜欢玩弄的快感。你看,这头紫晶魔。不就是这个调调吗?”多罗摩的声音在Luo Yan 心底响起。

  早在紫晶魔出现的immediately ,Luo Yan 就看出了紫晶魔的身份。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