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Strengthen By Adding Points Chapter 488

  苏神秀站在窗边,看着Supreme Unity 尊一巴掌拍死那个loose cultivator ,眉头微微皱起。

  Celestial Realm 的虚空Imperial Family ,比他想象中更加强大。

  光一个Supreme Unity 尊就如此。

  那要是虚空之巢降临呢?

  元姆,以及百位Celestial Realm 的虚空Imperial Family ,再加上三座堪比Venerable Realm cultivator 的虚空之巢……这等阵仗,真的是他们这些cultivator 能够阻挡的?

  敌人的实力太强大了,已远非他们所能敌。

  他们能做的,就是苟命。

  他想到一个月前。

  在一个dark and windy night 的夜晚,元姆又一次通过心灵链接找上了他,以往都直接屏蔽链接的他,那一次竟然鬼使神差的跟元姆交流了起来。

  也就是那一次,元姆向他提出了合作的要求。

  元姆要他引出Luo Yan ,然后杀死Luo Yan 。

  而作为报仇,元姆给了他一个承诺,杀掉Luo Yan 后,放他们所有人安全离开Heavenly Demon World ,并且将所有heavenly demon 宝库都给他们。

  当然。

  元姆不会插手这件事,只派出一个Supreme Unity 尊,携带了一些heavenly demon 匙,充当引出Luo Yan 的诱饵。

  “Human Race 才知道如何更有效率的杀死一个Human Race 。”

  苏神秀想起元姆的话,眸光下垂,looked towards 指间一枚璀璨的black 晶体。

  这是第三宝库的heavenly demon 匙。

  而第三宝库中,珍藏着无比珍贵的Life Origin Spring 。

  但Life Origin Spring 再珍贵,也只是第三宝库之物,又怎抵得上第一宝库和第二宝库中那些Heavenly Devil Sect 真正的inheritance ?

  “只要杀死Luo Yan ,第一宝库和第二宝库,便都是我们的。”苏神秀捏紧手中的heavenly demon 匙,眼神有一些清幽,自言自语,“Luo Yan ,别恨我,牺牲小我,成就大我。死你一个,我们所有cultivator 都会满载而归。若事成,我们会纪念你感恩你的。”

  他looked towards 擂台上的Supreme Unity 尊,目光失去焦距。

  他对Luo Yan ,其实没什么杀心。

  若有办法,我甚至想救下Luo Yan 。

  然而Void Demon 族太强大了,作为万Immortal Sect Disciple ,他觉得这时候,他应该站出来,顾全大局,让大部分cultivator 活下来。

  ……

  “蝼蚁般的东西,一掌就死了,真是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Supreme Unity 尊站在擂台上,有些无趣的curl one’s lip 。

  诚然。

  他拍死那人前,那人惊恐的模样,令他兴奋到了极点,但一掌过后,他就意兴阑珊,原本的兴奋瞬间没了。

  兴奋来得快去得也快。

  他觉得自己应该再找点乐子。

  于是,他looked towards 第一个loose cultivator 。

  “喂,你没事吧?”

  他朝那个loose cultivator 招了招手,露出灿烂笑容。

  “我没事。这位Fellow Daoist ,恭喜你,成为擂主。”那loose cultivator 面色微有些苍白,但毕竟实力不俗,很快神情便镇定下来,对着Supreme Unity 尊cupped the hands 。

  Supreme Unity 尊给他的oppression 巨大,若挑战他必死无疑。

  好在,一切都过去了。

  Supreme Unity 尊成为了擂主,他无需再担心Supreme Unity 尊挑战自己。

  他悬着的心彻底放了下来,正准备跟Supreme Unity 尊寒暄两句,拉拉关系。

  没料想,Supreme Unity 尊接下来的话,宛如一道惊雷,让他脑袋嗡的一声,刚刚恢复红澜的脸色又变得苍白起来。

  “没事就好。这擂主当的无趣,既然你没事,那我就来挑战你,这样应该不算趁人之危吧。”

  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

  Supreme Unity 尊竟然直接跳下擂台,放弃了擂主的身份,朝那loose cultivator 的擂台走去。

  这一幕。

  令周围所有cultivator 都不敢置信,屏住呼吸。

  明明得了擂主之位,却主动放弃,去挑战另一人。

  这一刻,两个字在所有人心中浮现。

  疯子。

  这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疯子,他根本不在乎什么擂主,他只想要杀戮,想要打死他想打死的所有人!

  意识到Supreme Unity 尊是who 后。

  所有的围观cultivator 都不敢说话,甚至有人直接转身,离开了此地,不想被殃及。

  而之前那loose cultivator ,身子已经involuntarily ,开始了微微战栗。

  他望着闲庭信步,朝他一步步走来的Supreme Unity 尊,感觉到了无比巨大的压力。

  他想要说话。

  然而Supreme Unity 尊身上的威势,却震慑着他,令他几次嘴唇嗫嚅,却始终无法张嘴说话。

  这股压力太大了。

  差点令他直接崩溃。

  好在,他鼓起勇气,还是很快开口了。

  “我投降,擂主之位让给Fellow Daoist !”

  急促的声音,响彻云霄。

  人们只见一道残影腾空而起,几个闪烁,便消失在天际,已经遁逃到了beyond a thousand li 。

  loose cultivator 跑了。

  跑得飞快。

  人们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却并不惊讶。

  Supreme Unity 尊太强大,之前那个loose cultivator 连一巴掌都没抗下,直接body dies and Dao disappears ,这个loose cultivator 就算比之前那loose cultivator 强大,又能强大到哪去?能挡得住Supreme Unity 尊一巴掌?

  直接投降,这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废物,真是废物。”

  Supreme Unity 尊看着远去的silhouette ,脸色陡然变得阴沉,却也没有追上去,解决掉那人。

  蝼蚁般的东西。

  他还不值得他特意出脚,去踩一踩。

  只是他心情终究变差了,他转过头,眼神阴沉的looked towards 擂台上的另一位擂主:“继续他跑了,那就你吧。你来陪我玩一玩。”

  擂台上的擂主神情微微愕然,也想直接投降。

  然而this time ,Supreme Unity 尊没给他开口的机会,他嘴巴还没张开,一只蒲团般的大手便已经近在眼前。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么强大!”

  安禅恐惧到了极致,浑身血肉,都被挤压,如葡萄般one after another 爆浆!

  this slap ,毫无花哨,只是随意一甩。

  但其中蕴含的恐怖力量,却拥有moving mountains and suppressing seas ,pluck the stars and seize the moon 之威,这非人力所能及,比他的力量强大上百倍!

  “我要死了!”

  安禅心中产生clear comprehension ,clenched the teeth ,眼神变得坚定。

  死了就死了。

  转生重修一次就是。

  不过在临死前,他要挥拳,打Supreme Unity 尊一下,哪怕this fist 无痛无痒,他也心满意足。

  他艰难的抬起了拳头,准备迎接死亡。

  就在这时候。

  一股诡异的力量,忽然在身前浮现。

  那力量诡异到了极致,他就眼睁睁的看着Supreme Unity 尊的手掌轰了过来,然后在他眼前,寸寸腐朽,化为腐烂的血肉从森白的骨架上掉落。

  这一幕诡异而惊悚。

  安禅脑海中浮现两个字,规则!

  这是规则的力量!

  有powerhouse 出手,从Supreme Unity 尊手下救了他!

  这时候,Supreme Unity 尊也愣住了,他停了下来,平静的看着自己只剩下森白骨架的手臂,然后转过头,looked towards 不远处的Luo Yan 。

  他一头披肩紫发无风而扬,purple black 的童孔中涌现出无穷killing intent ,更有一股imposing manner 不断高涨,宛如大山一般,压迫着周围的每一寸空间。

  空气飞速乱窜,化为one after another 激流,割裂着Heaven and Earth 。

  “你很好,作为赏赐,我要撕碎你的身体,让你的血液流尽而亡。”

  寒冷的声音响起,如六月飞雪,冰寒入骨。

  擂台周围的cultivator ,in this brief moment 都呼吸一滞,开始朝外逃窜。

  他们感觉到了Supreme Unity 尊身上的murderous intention ,那股murderous intention 没有针对他们,却也不是他们所能承受。

  若继续呆在这儿,光是这股murderous intention ,就能让他们心神大乱,直接发狂。

  周围的cultivator 全跑了,不敢继续观战。

  其他几座擂台上的擂主们也眼皮直跳,looked towards Supreme Unity 尊的目光变得凝重而惊恐。

  须菩提和伏清波眼神中露出look of dreading ,虽然隔了十li or so ,但还是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took out 了护movement method 宝,隔绝着Supreme Unity 尊身上的terrifying aura 。

  而使用小阴阳术,暗算了Supreme Unity 尊的Luo Yan ,则是only one 个一脸轻松的人。

  他脸上挂着笑意,朝Supreme Unity 尊挥了挥大棒:“好啊,我很期待你撕碎我fleshy body ,when the time comes 你must 撕碎一点,最好将我撕成无数块,让我感受一下真正的痛苦。”

  Supreme Unity 尊死死盯住Luo Yan ,icily said :“你很狂。但我希望,你被我撕碎的时候,还能这么狂!”

  bang!

  就在他说话一瞬。

  Luo Yan 童孔骤缩一缩,却是一道残影忽然出现在他面前。

  这道残影像是forcibly 挤开了空间一般,诡异而快速,他根本来不及反应!

  砰!

  他刚准备有所动作,一声巨响便轰然响起,而他如遭重击,鲜血狂喷,朝远处倒飞,伴随着大地的震颤声,直接犁出一条深十li or so 的大坑!

  “really strong !”

  倒飞途中,Luo Yan 两个眼珠子好像要爆出来一样,血丝密布,疯狂甩动。

  他低头看了眼。

  自己的胸膛破开了一个大洞。

  五脏全都不见,下半身也不翼而飞。

  也就是说,Supreme Unity 尊一拳,cultivation 了晶体神国的他,便只剩下一颗头颅。

  他被Supreme Unity 尊一拳轰爆了。

  “这就是Great Dao Rule 【巨力】吗?这股力量,已经能轰爆一座绵延several thousands li 的大山了吧?!”

  Luo Yan 眼神兴奋起来。

  若他成就了天人,然后掌控了【巨力】,或许一拳爆星都不是梦。

  他正兴奋。

  眼前飞速闪过的景象忽然一变,变成了有些森然的冰冷面孔。

  是Supreme Unity 尊。

  Supreme Unity 尊在他倒飞途中,直接追了上来。

  “真是弱啊,这样的你,怎么敢挑衅我?你怎么敢挑衅我?!你这个蝼蚁般的东西!”

  Supreme Unity 尊死死盯着Luo Yan ,无比愤怒,一张脸都扭曲了。

  他可以被打。

  但他的尊严不允许他被一个蝼蚁打。

  他生气极了,fiercely 一脚,踢在Luo Yan 的脑袋上。

  Luo Yan 的脑袋就像是西瓜一般直接爆浆,化为一滩红白之物,飞向远处,又在飞行途中完成重组,恢复原样。

  “废物!蝼蚁!你怎么敢?怎么敢打我?!”

  怒吼声响彻天穹。

  Luo Yan 脑袋才刚完成重组,脖子还在生成中,便再次被Supreme Unity 尊一巴掌拍得稀碎。

  Supreme Unity 尊怒吼连连,无比愤怒。

  但他的力量却控制的很精妙,每一次攻击,都只摧毁Luo Yan 的fleshy body ,却没有磨灭Luo Yan 的生机,令Luo Yan 可以在身体爆炸后再次恢复。

  显然,他不想Luo Yan 轻易死去,他要蹂躏Luo Yan ,一是为了发泄愤怒,二是为了让Luo Yan 感受到痛苦和恐惧。

  爆鸣声不断响起。

  Supreme Unity 尊像是踢皮球一般,不断轰杀Luo Yan ,伴随着兴奋的怒吼,逐渐远离这座营地。

  而在营地擂台上。

  安禅听着渐渐远去的爆鸣声,眼神一阵挣扎,便打算追过去。

  他不认识伪装后的Luo Yan ,但Luo Yan 终归替他解了围,他纵然不敌Supreme Unity 尊,也要上去出一份力。

  他飞了过去。

  令他意外的是,不止是他,须菩提and the others ,竟然也全都腾空而起,追了过去。

  他们都想要观看这一战。

  想要知道,Supreme Unity 尊到底有多强。

  然而等他们飞过去之后,却看到了一片笼罩方圆千里的扭曲界域。

  所有声音和光线都moved towards 扭曲界域最中心收束。

  他们尚未临近,便脸色巨变,一个个朝后爆退。

  “小心,这是大光音术,扭曲界域还在扩张,千万别被吞噬!”

  巨大的扭曲界域,宛如饕餮一般,飞速向外蔓延。

  一千里。

  两千里。

  three thousand miles 。

  几个眨眼功夫,便覆盖方圆万里。

  须菩提and the others 狼狈的退到万里之外,看着眼前的扭曲界域,都带着不敢置信之色。

  “这是大光音术,他怎么掌握大光音术的?”

  开口的是张庆成,这位妙清Bodhisattva 的Junior Brother ,脸上带着不加掩饰的震惊。

  大光音术是光音天的禁忌Absolute Art ,常观心施展,他们虽然诧异,但也不会惊讶到哪去。

  可Luo Yan 就不一样了。

  Luo Yan 不是光音天的Disciple ,按理说,根本impossible 掌握这门Divine Ability 才是。

  “Great Thousand Worlds ,there is no lack of strange things 。我Human Race 当中有一族不就拥有圣眼?被他们看过的所有Divine Ability ,都能被圣眼复制下来,然后使用一次。他或许和圣眼一族一样,都掌控着复制Divine Ability 的能力。”有人目光闪烁,开口猜测。

  “他施展出来的大光音术比常观心还要强大,若常观心还活着,只怕要羞愧的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

  “他的法力很雄浑,或许真能翻盘。”

  一群人神情凝重,看着这片扭曲界域。

  交战的两人都很狂妄。

  但相较于Supreme Unity 尊,他们还是希望Luo Yan 能赢。

  毕竟,Luo Yan 不会挑战别人,而Supreme Unity 尊会像个疯子一样,不断挑战其他擂主,他们不想这个疯子杀死Luo Yan 后,又过来挑战他们。

  扭曲界域中。

  Luo Yan 完成fleshy body 重组,站在扭曲界域的最中央。

  他black hair 乱舞,神情凝重,体内的众法之门早已洞开,法力如河般流淌而出,在熊熊燃烧。

  这大光音术的消耗太巨大了。

  每一秒都会燃烧五百条法力长河。

  哪怕是顶级Law Manifestation Realm cultivator ,也坚持不了一分钟。

  但好在,他的众法之门内存了三absolutely 条法力长河,应该能够坚持蛮久。

  而只要大光音术能够维持,Supreme Unity 尊就是一个靶子,空有蛮力,也只能挨他的打!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