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Strengthen By Adding Points Chapter 489

  “真是强大的力量,我竟然被轰爆了三百六十八次!”

  Luo Yan 心有余悸。

  在【巨力】的加持下,这头紫晶魔too terrifying 了。

  好在他也不弱,凭借晶体神国的强大defensive power ,任凭Supreme Unity 尊如何轰杀他,他都会有部位残留,没有全部transform into a bloody mist 。

  这也给了他可乘之机,让他只是被轰爆三百多次,就施展出了大光音术。

  这是他第一次施展大光音术,却have the words at hand ,和常观心一样熟练。

  甚至,在他无穷尽的法力加持下,他的大光音术比常观心施展起来还要强大,直接制造出了一方笼罩方圆万里的扭曲界域。

  在这片界域中。

  他掌控了一切声音和光线,他就是神!

  他淡淡站在那儿,神情calm ,像是看小丑一样眺望远处的Supreme Unity 尊。

  “你如何会大光音术的?你个蝼蚁般的东西,给我滚出来!”

  远处,Supreme Unity 尊陷入癫狂。

  他双臂不断捣出,如两头Azure Dragon 在空中乱舞,强大的力量Annihilating Everything ,却诡异的没有一点声音。

  这太惊悚了,也太诡异了。

  就像是拼尽全力挥拳,却打在最柔软的棉花上。

  那种虚无感,令Supreme Unity 尊刹那便心生惶恐,brace oneself 又挥了两拳后,选择停了下来。

  结果他才刚停下。

  便觉身前有波动传来。

  是那小子在出手sneak attack 他!

  “蝼蚁,敢投降我?!”

  他反应过来,心中大怒,对着波动传来的方向便punched out 。

  一道purple 拳芒,汹涌而出,横贯千里。

  然而还是那种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他没有击中目标,反而是他自己,后背忽然一痛,一大块血肉直接蒸发成了虚无。

  他眼神一颤,闪过a trace of fear 。

  他被误导了。

  攻击来自背后,他却觉得来自前方。

  而攻击他的。

  是小兵解术。

  这是规则的力量!

  他后背上的血肉,凭空被蒸发,甚至若非他反应很快,调动Great Dao Rule 镇压fleshy body ,只怕他整个人都会消失!

  “小子,你到底是谁?大光音术,小兵解术,你们Human Race ,cultivation 一道小术都难,你竟然掌控了两道?你不该籍籍无名,告诉我,你是Luo Yan 对不对?!”

  Supreme Unity 尊在怒吼。

  与此同时,他身后残缺的血肉迅速恢复,fleshy body 蠕动之间,他显化出本体,化为一尊thousand zhang 高的恐怖巨人。

  他通体紫晶。

  这些紫晶就像是one after another 指甲盖大小的宝石,散发熠熠光辉,精妙排列组合,看上去无比精美,像is a magnificent 的艺术品。

  他是Void Demon 族中的紫晶魔。

  fleshy body 巧夺天工,比Luo Yan 此阶段的晶体神国还要精妙,天生便拥有强大力量和defensive power 。

  在知道进攻只是无用功后。

  他选择了跟Luo Yan 对付常观心时一样的战术。

  那就是拖,以不动应万变!…

  他体表浮现出一层purple rays of light ,组成至强之护盾。

  这是蕴含Great Dao Rule 的护盾,即便是小术也难以破除!

  见Luo Yan 始终没有说话,他coldly snorted ,森然笑了起来:“不说话?没关系。你是Luo Yan 也好,不是Luo Yan 也罢。从你挑衅我的那一刻开始,你就注定是个死人了。大光音术很强没错,但如此恐怖的大术,你能坚持多久?那常观心坚持了38 秒,你能坚持一分钟吗?等大光音术一结束,你的死期就要来临!”

  紫晶魔冷笑连连。

  若是没有先前Luo Yan 跟常观心一战,声音和光线被剥离后,他肯定会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然后疯狂攻击,想要破除大光音术。

  但现在。

  他一点都不慌!

  “bang! ”

  几道攻击从各个方向轰来。

  这些攻击都无比terrifying ,有轰灭Law Manifestation Realm 后期cultivator 的formidable power ,但轰在purple 护盾上,却仅仅只让护盾泛起一丝涟漪,连一丝裂纹都没有。

  “没用的!我承认你很强,但我可是天人!是掌控Great Dao Rule 的天人!你是人,我是天!人如何与天斗?!”紫晶魔猖狂大笑,无尽的力量从体内涌出,使得原本半透明的purple 护盾晶体化,形成一个紫晶圆球,直接将他包裹。

  这一下,他的defensive power 又提升十倍。

  别说破碎他的护盾了,连涟漪will not 再出现。

  他有底气。

  他乃Celestial Realm ,底蕴不知比Law Manifestation Realm cultivator 雄浑多少倍。

  这样的强大护盾,哪怕不断遭受攻击,他也能维持整整十分钟。

  “bang bang bang! ”

  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一样,无尽的攻击依旧从all directions 倾泻过来,轰在他的护盾上,只消耗他一些力量,连涟漪都没出现。

  “你的力量too weak ,打在我的护盾上,连一个波澜都掀不起!绝望吗?haha ,是跟你学的,这就叫师夷长技以制夷!纵然成为靶子又如何?我依旧不败,而你只能等死!”

  Supreme Unity 尊狂妄大笑,神情从容,眼中带着掌控一切的霸道和自信。

  然而Luo Yan 依旧没有回应他。

  只是不断的攻击,向他表明自己还在进攻,还没有放弃。

  刚开始,Supreme Unity 尊冷笑连连,自信无比。

  一分钟后,他frowned 。

  3 minutes 后,他神情变得阴沉。

  六分钟后,他双眼血丝密布。

  十分钟后……

  “这怎么可能?!那个常观心使用大光音术,连一分钟都没坚持下来,你凭什么能坚持十分钟?!不,impossible ,这是假的!莫非大光音术还有些我不知道的变化?是Illusion Technique ?我对时间流逝的感知也变了?啊Ahhhh!!! 你个蝼蚁,你给我滚出来!”

  Supreme Unity 尊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十分钟,整整十分钟。

  他堂堂Celestial Realm ,体内的力量都快告罄,但眼前的Law Manifestation Realm 蝼蚁依旧维持着大光音术,甚至还不断使用Divine Ability spell ,狂轰乱炸他。…

  他双眼血红,彻底暴走。

  撕拉!

  他伸手一撕,直接虚空挪移,出现在beyond a thousand li 。

  撕拉!

  他又是一撕,又纵横千里。

  他在扭曲界域内不断虚空挪移,并且无差别攻击一切。

  这看似是陷入狂暴,实际上,他却是想跑,想快速移动,跑出大光音术笼罩的区域。

  他一直向前挪移。

  十个虚空挪移不行那就二十个。

  二十个不行那就一百个。

  他一次虚空挪移能挪移一千里。

  他坚信,只要自己一直向前挪移,并且挪移的够快,总是能逃出这片扭曲界域的。

  不得不说,作为一个强大的虚空Imperial Family ,他很乐观,意志也很坚定,实力更是强大到了unimaginable 的境地。

  但是他不知道。

  他根本没有moved towards 一个方向挪移。

  他from start to finish 都在扭曲界域最核心处的方圆千里内挪移。

  他的方向感被Luo Yan 误导,来来回回挪移,别说挪移一百次,就是挪移一亿次,也逃不出这片扭曲界域。

  在挪移几百次后。

  Supreme Unity 尊感觉到了不对劲,胸膛剧烈起伏,一张脸扭曲起来,变得比恶鬼还可怖。

  “蝼蚁,滚出来!”

  “我叫你出来啊!”

  “你个蝼蚁般的东西,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乃虚空Imperial Family ,元姆大人麾下百将之首,Supreme Unity 尊!等我出去后,我要将Heavenly Demon World 中的Human Race 全部杀掉!我还要追进星空,杀你全家!”

  “你以为这样就能杀掉我么?我告诉你,不行的。哪怕是小兵解术,也兵解不掉我最本源的心脏,因为我是天人,是掌控Great Dao Rule 的天人!”

  “等大光音术消失,元姆大人降临,全部都要死!”

  Supreme Unity 尊太强大了。

  若非被困在大光音术当中。

  就他刚才那番狂轰乱炸,就能摧毁一颗直径hundred thousand li 的planet 。

  但此时此刻,仅仅有无声波动传出扭曲界域,吹散了天边的几缕云彩而已。

  Supreme Unity 尊怒吼连连,愤怒中带着恐惧。

  这种感受不到声音和光线的感觉,让他仿佛陷入彻底的静寂,又回到了虚空当中,成为了一抹残痕。

  这种无尽的空虚感,才是他崩溃的最大缘由。

  “你出……”

  哗!

  一阵波动在Supreme Unity 尊身上浮现,直接将他分解成虚无粒子,只剩下一颗心脏peng peng 跳动。

  他没有浪费力气,重组fleshy body 。

  而是发出怒吼。

  “没用的,我说了,我心脏不灭!”

  他还有底气!

  他的fleshy body 已经枯竭,他的心神已经崩溃,但他的心脏被Great Dao Rule 守护,远非Law Manifestation Realm cultivator 可以磨灭!

  他只要等。

  等大光音术消散。

  他便能通过心灵链接,联系元姆,然后得到救援!

  但是就在他tone barely fell 之际,一道由primordial 魔文组成的formation mark 忽然从天而降,死死笼罩在他的心脏上。…

  他愣了下。

  不明所以。

  看到熟悉的primordial 魔文,甚至觉得这是有同伴来救他了。

  然而下一秒,他就脸色巨变,感觉到了一股诡异的力量在入侵他的心神。

  “你在对我做什么?不要!你停下!”

  他感觉到了不对,这些primordial 魔文,竟然在往他的深处钻,带着诡异的力量,要将他彻底掌控!

  他脑海中轰隆巨响,浮现出四个字。

  大唤魔术!

  这是Heavenly Devil Sect 的Taboo Technique ,大唤魔术,能将一切Void Demon 族变成奴仆的大唤魔术!

  若之前,他只是因为这和虚空类似的空虚感而恐惧。

  那么现在,他就是对Luo Yan 感到恐惧。

  他怕了。

  被大唤魔术控制的Void Demon 族,永远无法背叛,哪怕回归虚空后再度复苏,也同样是如此。

  他不想成为奴仆。

  那是死亡更要terrifying 的结果。

  “你肯定不是一般人,你到底是谁?”

  “我求求你,饶了我。只要你饶了我,让我做什么都愿意。”

  “放过我!我可以做主,把所有heavenly demon 匙都给你!第一宝库,第二宝库,全都给你!没有任何一个Human Race 可以跟你抢!”

  “饶了我啊。我是元姆手下的得力干将。我have boundless prospects ,我可以给你无穷好处。求求你。”

  Supreme Unity 尊崩溃的更加厉害了。

  语无伦次,不断求饶,说到最后,直接哭了。

  若刚开始,他还有信心能抵挡大唤魔术。

  可现在,他的fleshy body ,他的力量,他的心神,全都消耗巨大,他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去抵挡大唤魔术。

  他化出了身体。

  哭着,喊着,跪下来给Luo Yan 磕头。

  但一切都是无用功,代表大唤魔术的primordial 魔文依旧寸寸深入他的身体,烙印in his soul 魂之上,然后彻底融合进去,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

  也就in this brief moment 。

  Luo Yan 的silhouette 终于出现,出现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眼神淡漠。

  “主人。”

  Supreme Unity 尊站了起来,脸上的惊恐和哀怨彻底消失,只剩下浓浓的敬畏。

  他已被彻底收服,成为了Luo Yan 的奴仆。

  自此以后,Luo Yan 就是他的天,为了Luo Yan ,他可以dash on bravely with no thought of personal safety ,舍弃一切。

  “很好。”

  Luo Yan 望着眼前docile 的Supreme Unity 尊,脸上露出灿烂笑容。

  他被轰爆三百多次,遭受了无穷的痛苦,但收服了这头紫晶魔,那一切都是值得的。

  这可是Celestial Realm 的紫晶魔,是百位虚空Imperial Family 之首,更是元姆的左膀右臂。

  这是意外之喜,让他喜出望外。

  他本打算拿个擂主,浑身摸鱼,进入第三宝库。

  但现在,计划可以改一改,以一种更加稳妥的方式进行。

  他心情很舒坦,端详着眼前的Supreme Unity 尊,想了想,又伸手在Supreme Unity 尊的紫晶肌肤上摸了摸,仔细感受紫晶的构造。

  这种紫晶,十分光滑,防御无比惊人。

  他想要看出些什么,看看能否优化他的晶体神国。

  然而一番查探后,他却shook the head ,紫晶魔的肉体构造很mysterious ,但也只比他现阶段的晶体神国mysterious ,他的晶体神国只要再衍化一下,便可超越紫晶魔的肉体构造。

  也就是说。

  与他的晶体神国相比,紫晶魔的身体构造什么都不是。

  他收回手掌,开始说起正事。

  “Supreme Unity 尊,等会你如此做……”

  Luo Yan 笑眯眯的吩咐起来,让Supreme Unity 尊执行自己的计划。

  吩咐完毕后,他散去了大光音术。

  在大光音术散去一瞬。

  Supreme Unity 尊神情忽然变得狰狞,一拳轰落,蔓延three thousand miles 的拳芒横贯大地,蒸发湮灭其中的其中。

  这力量太惊人,宛如能轰爆星辰。

  而Luo Yan ,便首当其冲!

  “Luo Yan !我就知道是你!大光音术又如何?我防御无敌,只需防御,便立于不败之地!而大光音术一消散,就是你的死期!haha ,我这都是学你的!”

  猖狂的大笑声回荡苍穹。

  Supreme Unity 尊屹立苍穹,紫发乱舞,衣衫猎猎,Heaven and Earth Only I Am Supreme 。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