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Strengthen By Adding Points Chapter 490

  远处的须菩提and the others 听到这笑声,脸色都微微一变。

  “那个人竟然真的是Luo Yan ,维持了十分钟的大光音术,还是没赢么?”

  须菩提眼神闪烁,表情很难看。

  无论如何,Luo Yan 都是可敬的对手和朋友,是有资格跟他争锋的人物。

  他不希望Luo Yan 就这样死去,死在一个Void Demon 族手中。

  “这头紫晶魔fleshy body 无双,更掌控【巨力】,他站在那儿,让我们打,我们只怕都极难杀死他。Luo Yan 和之前被打死的常观心一样,都是碰上了克星。”

  伏清波眼神戚戚。

  他看到Luo Yan 被轰杀了,连渣滓都没剩下。

  这对他们来说本是好事,代表他安全了,可他却莫名的哀伤,为Luo Yan 死去而哀伤。

  在他看来,Luo Yan 是Human Race 中不可多得的好人,有大义,有担当,甚至有勇气去摧毁Domain Portal ,阻止虚空前哨站的建立。

  这是很难得的品质,称之为Human Race 之光都不为过。

  他,ashamed of being inferior 。

  众人面色复杂,神情也各异,但没有任何人露出畅快的表情。

  他们都看出了Supreme Unity 尊是Void Demon 族。

  这是Human Race 的死敌。

  他们本该一拥而上,轰杀此獠。

  可现在他们只能看着,眼睁睁的看着Supreme Unity 尊轰杀Luo Yan 。

  他们没有Luo Yan 那样向Void Demon 族挥剑的勇气,他们打算隐忍,卧薪尝胆。

  “Luo Yan ……”

  人群中。

  神玥面色微有些苍白,不敢相信Luo Yan 会死去。

  她观察着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每一个角落,想寻找Luo Yan 还活着的迹象,但Heaven and Earth 皆寂,唯有Supreme Unity 尊standing proud in the sky ,气息镇压寰宇。

  她眼神暗澹下来,忽然听见身边传来angry roar 。

  “你这头Void Demon 族,真是该死!”

  她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是Luo Yan 救下的那个愿coalition cultivator 。

  他愤怒到了极致,浑身燃起golden light ,仿佛整个人,要化为一抹光辉。

  他moved towards in the sky 的冲了过去,身上气息暴涨,威势一往无前。

  这是愿盟的燃命之法。

  他燃烧了自己的血肉,燃烧了自己的一切,要在最后时刻绽放光辉,发挥出远超自身百倍的力量!

  他无限升华,如一轮大日苒苒升起,力量撼动苍穹,Heaven and Earth 皆战栗!

  他豁出一切,要跟Supreme Unity 尊perish together !

  然而。

  他终究不如天。

  “蝼蚁般的东西,我没动你,你竟然还敢主动对我出手?燃命?一只蝼蚁的性命,能有多重?”

  Supreme Unity 尊动都没动一下,不屑的瞥了眼安禅,无尽的血肉便从他身上涌了出去。

  purple 的血肉奔涌着,化为蔓延several hundred li 的血肉Heavenly Palace ,刹那便将安禅吞噬包裹。

  偌大的太阳,才刚刚绽放光辉,就直接暗灭,陷入血肉Heavenly Palace ,再无法挣脱开来。

  安禅就像是一只扑火的飞蛾,明知道要死,还是义无反顾,然后就被火焰吞噬了。

  这一幕。

  触动了须菩提and the others ,也触动了隐藏在暗处的苏神秀。

  众人皆默然,唯有内心震动,久久无法平息。

  这时候。

  Supreme Unity 尊收回手臂,一步踏出,便来到隐藏在暗处的苏神秀面前。

  他轻蔑的看了眼苏神秀,冷声instructed :“Luo Yan 我已经解决了。走吧,去第三宝库,正好我也需要Life Origin Spring 。”

  说罢。

  他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moved towards 远处的一方幽潭飞了过去。

  苏神秀望着Supreme Unity 尊的背影,抿了抿嘴,转头looked towards 远处的须菩提and the others 。

  “Fellow Daoists ,跟我进入第三宝库吧。”

  Supreme Unity 尊轰杀Luo Yan 三百多次,一路轰杀了several tens of thousands of li 。

  他们此时的位置,距离营地已经极远。

  此时Luo Yan 身死,Supreme Unity 尊要去第三宝库,他也impossible 在回去补全擂主,干脆就带上仅剩下的几人一同前往。

  须菩提,伏清波,张庆成,神玥……

  几人默不作声,都followed along 。

  而Supreme Unity 尊早已一马当先,出现在deep water 边。

  他见身后one after another 遁光落地,瞥了眼苏神秀,以命令的口吻instructed :“苏神秀,打开宝库。”

  苏神秀早已习惯Supreme Unity 尊aloof and remote 的态度。

  他澹澹nodded ,拿出heavenly demon 匙,射向深潭。

  heavenly demon 匙没入deep water 中,next moment ,deep water 便开始沸腾,旋即化为一道龙卷,moved towards 天空倒卷而去。

  轰隆隆!

  无穷无尽的deep water 被抽了出来,如龙卷般冲向苍穹,然后化为漂泊大雨,洒落满地。

  先是清水。

  渐渐变得变成Spiritual Qi 浓郁的spiritual spring 。

  spiritual spring 品质越来越高,终于在某时候,泉水中带上了一丝澹澹的Life Source 气息。

  “Life Origin Spring !果然还有!”

  Supreme Unity 尊laughed heartily ,却没有收取这些泉水,而是转头looked towards 苏神秀and the others ,“这些Life Origin Spring ,是赏赐给你们的,你们各凭ability ,能拿多少就拿多少。”

  他眼神有些玩味。

  赤裸裸的写着我想看你们厮杀。

  苏神秀and the others 沉默着,明知Supreme Unity 尊想看他们厮杀,还是冲了上去,各凭ability ,开始争夺这些蕴含Life Origin Spring 的泉水。

  不过他们极为克制,各凭ability ,却始终没有起任何冲突,也没有对身边任何一人出手。

  这让Supreme Unity 尊意兴阑珊,有些无趣的curl one’s lip ,然后眼珠子转动,looked towards 隐藏在不远处的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只有擂主,才能争夺第三宝库中的treasure ,你们是擂主吗?”

  他眼神戏谑,有murderous intention 在涌动。

  这让那些打算fish in troubled waters 的cultivator 都吞了口口水,再不敢靠近过来。

  这是实力至上的world 。

  他们可不觉得,自己能fish in troubled waters ,争夺Life Origin Spring ,然后从一位Celestial Realm powerhouse 手中逃离。

  Supreme Unity 尊给足了oppression 。

  令他们不敢妄动,只敢在远处争夺一两滴溅射到远处的泉水。

  Supreme Unity 尊看了他们一会儿,便收回目光,looked towards 喷涌的泉水。

  泉水中的Life Source 气息越来越浓郁了,甚至有一枚枚medicine pill 被泉水裹挟,激射而出,散发出的芳香气息,弥漫千里,令原本不敢轻举妄动的cultivator 都begin to stir 。

  太香了。

  medicine pill 的品质也太高了。

  这是Heavenly Devil Sect 珍藏在Immortal Pill 。

  能以Immortal Pill 为名的medicine pill ,品阶至少都是ninth rank 。

  这些Immortal Pill 被Heavenly Devil Sect 藏在泉水当中,孕育了无数年,medicine efficacy 不仅没有下降,反而提升了许多。

  随便得到一枚,他们就将获得大好处!

  一枚,两枚…七枚!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足足七枚Immortal Pill 被须菩提and the others 分别获取,眼睛血红,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要一哄而上,加入抢夺当中。

  但这时候。

  Supreme Unity 尊的声音响了起来。

  “好了,你们下去吧,剩下的,都是我的!”

  Shua!

  Supreme Unity 尊moved towards 深潭伸出一只手臂,血肉蔓延过去,化为一座purple 的血肉Heavenly Palace ,直接笼罩整座深潭。

  天上没水了。

  须菩提and the others 愣了下,将最后的泉水收取,然后looked towards 下方的血肉Heavenly Palace 。

  这是Supreme Unity 尊的血肉所化,直接霸占整个水潭,要收取剩余的所有泉水以及Immortal Pill 。

  这血肉坚固,堪比Top Grade Supreme Treasure ,但以他们的实力,其实是有能力攻破的。

  几人望着血肉Heavenly Palace ,互相对视,却没有出手。

  无他。

  Supreme Unity 尊代表Void Demon 族,对Supreme Unity 尊动手,等于对Void Demon 族动手,那会引来整个Void Demon 族,百位Celestial Realm 虚空Imperial Family ,以及三座虚空之巢。

  这非他们所能敌。

  某时刻。

  须菩提脑海中响起一道声音。

  “须菩提,我以Heavenly God 降世加持你,你杀了他。”

  须菩提抬眼looked towards 声音传来的方向,是一个陌生女子,但当得知被Supreme Unity 尊杀死之人是Luo Yan 后,他就猜到了女子的身份,知道女子是神玥。

  他看了眼神玥,收回目光,shook the head 。

  “难道你没看出来吗?Luo Yan 是主动赴死的。他morality reaching up to the clouds ,以一人之死,让我们所有人得以保全。你这时候对Supreme Unity 尊下手,惹恼Void Demon 族,岂不是让Luo Yan 的良苦用心付诸东流?你难道想让Luo Yan 白死?”

  须菩提有自己的想法。

  他觉得Luo Yan 是可敬的人,他比苏神秀还要敬佩Luo Yan 。

  明知不可敌而冲上去跟Supreme Unity 尊搏杀,除了舍己为人,他实在想不到Luo Yan 还有别的什么目的。

  他很想杀死Supreme Unity 尊。

  甚至付出大代价,他一个人就能杀掉Supreme Unity 尊。

  但想到Luo Yan 的良苦用心,他只能忍,按捺自己心中的killing intent 。

  就如他所说,他不想让Luo Yan 白死。

  “Luo Yan 是这样想的么?”

  神玥像是才反应过来。

  她有些怀疑,觉得Luo Yan 还没正派到这种程度。

  但面对须菩提的话,她却无法辩驳。

  或许,就如须菩提所说,Luo Yan 就是那样的人。

  她眼睛闪了闪,没有再说话。

  若Luo Yan 真的陨落,那这样舍己为人的Luo Yan 无疑是最好的,这已经足够Luo Yan 在Star Alliance 历史上留名,在无尽的岁月里,留下属于自己的符号印记。

  而这时候,Supreme Unity 尊正不断收取泉水和Immortal Pill ,同时向着躲藏在身体中的Luo Yan sound transmission 。

  “主人,这simply 不是精纯的Life Origin Spring ,这只是混杂了Life Origin Spring 的spiritual spring 。全部萃取出来,Life Origin Spring 也只有十万滴左右。”

  “只有十万滴么?”Luo Yan frowned ,很快又舒展开来,“十万滴也够了,一滴Life Origin Spring 增寿一百年,十万滴就是一千万年。我只要吞服下去,便能活一千万年,这对我而来,和永生无异。”

  Law Manifestation Realm cultivator 平均寿两千。

  他能活一千万年,那简直是怪胎中的怪胎,自然没有什么不满意的。

  他已经做好了打算。

  吞服这十万滴Life Origin Spring ,获得一千万年lifespan 。

  之后,他会躲起来,隐于幕后,然后挑选棋子,Eternal Arrangement ,做最mysterious 的secret mastermind 。

  一千万年lifespan ,他根本不用担心天人五衰的到来,他可以用最稳妥的办法慢慢变强。

  然而……

  “主人,您可能不了解Life Origin Spring ,Life Origin Spring 的效果是会随着吞服量的增加而不断衰减的。这十万滴Life Origin Spring ,您就算全部吞下去,也顶多将你的life essence 增加到五千年左右。”

  Supreme Unity 尊恭敬的话语,让Luo Yan 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再次确认:“你说的是真的?”

  Supreme Unity 尊马上回答:“自然是真的,我怎可能哄骗主人您?我是Void Demon 族,我能从残痕复苏转生,便是因为Life Origin Spring 。对于Life Origin Spring ,我是再了解不过了。”

  Luo Yan 再次沉默。

  this time ,他神情恢复平静。

  十万滴Life Origin Spring ,这已是一笔大收获,不仅可增加他的lifespan ,更可助他cultivation 晶体神国。

  他没有什么好失望的。

  even more how 。

  他的收获,也不止这十万滴Life Origin Spring ,还有藏在Life Origin Spring 中的,另外三枚Immortal Pill 。

  第一枚Immortal Pill ,带着unimaginable 的巨大生机,握在手中,仿佛握着一团Life Essence ,更有磅礴的life force 量影响他的血肉,给他注入了无穷生机,所有疲惫和倦怠都烟消云散。

  这是回Heavenly Immortal 丹。

  也是他此行的目的。

  有了回Heavenly Immortal 丹,他就能让Heavenly Devil Sect 那位唤做袁成卬的Ancestor Master 复苏,从被动,变为主动,将命运,掌控在自己手中。

  光是一枚回Heavenly Immortal 丹,已足以改变战局,改变Human Race 弱势的地位,甚至直接垫底胜局。

  而现在,他还得到另外两枚Immortal Pill 。

  一枚是thunder 精火所化,具备本源Great Dao Rule ,他若吞服refining ,掌控这团thunder 精火,便能以之为基础,快速吸纳Great Dao Rule 碎片,在壮大thunder 精火的同时,凝聚出一条完整的【毁灭】大道。

  这将让他通向Celestial Realm 的道路变得更加快速。

  至于第二枚,medicine pill 古朴无华,即便是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的多罗摩,也参透不出,只能暂时搁置。

  但无疑,这枚medicine pill 会比回Heavenly Immortal 丹和thunder 精火更加珍贵,或许是失传的古老medicine pill ,medicine pill 存在的本身,便是一段具有大价值的永恒传说。

  两枚Immortal Pill ,是独属于他的收获。

  他将收获塞入storage ring ,looked towards 身边昏睡的安禅。

  现在不是放安禅出去的时候,在袁成卬彻底复苏前,他和安禅都需要假死。

  “有了这枚回Heavenly Immortal 丹,胜局便彻底奠定。”

  Luo Yan 涌现出无限光辉,已经看到胜利的曙光。

  他拿出传送石,打算回归Small World 。

  但这时候,一道讯符忽然从他storage ring 中飘了出来,飞到他身边,传来了一段急促话语。

  Luo Yan hearing this 。

  脸上笑容瞬间敛去,只剩下无穷的愤怒。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