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Strengthen By Adding Points Chapter 491

  “主人,怎么了?”Supreme Unity 尊一脸好奇。

  “Small World 出事了。”Luo Yan looked towards Supreme Unity 尊,道,“这次要带你一起过去了。”

  话音落下,他捏碎手中的传送石。

  巨大的strength of Transmission 笼罩Supreme Unity 尊。

  随着一阵space fluctuation ,两人直接消失在众目睽睽之下,只剩下一座已经枯竭的深潭。

  这一幕被不远处的神玥and the others 看在眼中。

  他们都有些疑惑。

  不明白Supreme Unity 尊为何为忽然离去。

  神玥看着Supreme Unity 尊消失的方向,眼中流露古怪之色,微一沉吟后,眼中勐然迸射出一道精光。

  “刚才我感觉到了Luo Yan 的气息!他还活着!”

  在space fluctuation 浮现之前,她感觉到了Luo Yan 的气息。

  她曾近距离接触过Luo Yan ,对Luo Yan 的气息极度敏感,绝不会弄错。

  “还活着?这么说,他是以大唤魔术控制了Supreme Unity 尊,他根本没被Supreme Unity 尊杀死!”伏清波第一个明白过来,满脸的不敢置信。

  他是知道Luo Yan 掌握大唤魔术的。

  在Supreme Unity 尊露面之时,他心中就有怀疑,只是Supreme Unity 尊演的太像了,他不敢确认而已。

  “他得到了大唤魔术?那他是在假死脱身喽。”须菩提愣住了,“假死脱身,暗中控制那头Void Demon 族,明可修栈道,暗能度陈仓,的确是好想法。可他现在,why not 管不顾,带着那头Void Demon 族离去?他这样不是暴露了身份么?”

  “肯定是出事了。”

  苏神秀眼眸一闪道。

  ……

  波!

  空间被forcibly 挤开。

  显露出Luo Yan 和Supreme Unity 尊的身形。

  这是Heavenly Devil Sect 所在的Small World ,原本虽然破败,却也清幽宁静。

  可是现在,恐怖的轰鸣四处响起,无尽的火焰从天而降,而一个个Heavenly Devil Sect cultivator ,都在惶恐的四处逃窜,然后又被瞬间轰杀。

  Heaven and Earth 啼血,world 哀鸣。

  短短几个呼吸,这些弱小的Heavenly Devil Sect cultivator ,便几乎死绝。

  是Void Demon 族。

  Void Demon 族锁定了这个Small World ,直接打开了一条space channel ,进入了此地。

  此时,无数的Void Demon 族在Small World 各处游荡更各有十尊Celestial Realm 的Void Demon 皇,屹立苍穹,镇压四方。

  在Luo Yan 和Supreme Unity 尊出现的一瞬,in the sky 十尊Void Demon 皇便锁定了二人,然后是宛如thunder 般的好奇声音。

  “Supreme Unity 尊,你不是跟Human Race 的苏神秀在一起么?怎么也过来了?”

  声音带着一丝好奇。

  然而下一秒。

  那头虚空Imperial Family 便反应过来,一张脸直接变得阴沉:“你被Human Race 控制住了?”

  大家都不是傻子。

  明明该在远处执行另一个任务的Supreme Unity 尊,却忽然来到了此地,肯定不是来支援他们的。

  他们瞬间猜到了Supreme Unity 尊的状况,也猜出了Supreme Unity 尊已经被人控制住了。

  要不然,impossible 忽然出现在这颗与世隔绝的Small World 中,Supreme Unity 尊还没这个能力。

  他们looked towards Supreme Unity 尊身边,马上就看到了Luo Yan 。

  “Supreme Unity 尊,元姆大人让你跟那些Human Race 合作,除掉Luo Yan ,didn’t expect 你反而被Luo Yan 控制住了。你真是没用,枉为百将Number One Person 。”

  “Luo Yan ,你didn’t expect 吧?我们找到了你的老巢。”

  “Luo Yan ,你竟然控制住了Supreme Unity 尊,真是令我意外。不过你不好好当coward ,竟然还敢回来……让我猜猜,你莫非还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放在这个Small World 中?”

  “竟然来了,那就受死吧。”

  一个个虚空Imperial Family 嘴角挂着冷笑,都有恃无恐。

  “hmph! 你们这群废物,什么时候轮到你们在我面前叫嚣了。”

  Supreme Unity 尊脸色难看。

  作为百位虚空Imperial Family 中的最powerhouse ,这些虚空Imperial Family 以往面对他的时候,大气都不敢喘一声,但现在,不仅敢取笑他,甚至还直接无视了他。

  这让他大为恼火,恨不得手撕了这十个家伙。

  “Supreme Unity 尊,拦住他们。”

  Luo Yan 眼神凝重,见十尊虚空Imperial Family 朝他杀来,吩咐一声后,便moved towards Heavenly Devil Sect 最深处飞去。

  “Luo Yan ,你要去哪儿?”

  “留下!”

  见Luo Yan 要逃,十尊虚空Imperial Family 都出手攻击。

  强横的力量,更是横贯长空,moved towards Luo Yan 落下。

  “你们的对手是我!”

  Supreme Unity 尊长啸一声,迎着十尊虚空Imperial Family 冲了上去,无尽的紫晶蔓延,组成一座巨大的血肉Heavenly Palace ,要拦住所有虚空Imperial Family 。

  然而他终究只有一人。

  巨大的血肉Heavenly Palace ,霎时便被轰成碎末,随之而来的还有虚空Imperial Family 们的不屑冷笑。

  “Supreme Unity 尊,你竟然真的敢对我们出手,看来那个Luo Yan 的渡化之术十分精妙,已经彻彻底底的将你收服了啊。”

  “Supreme Unity 尊,repent and be saved 。只要你收手,元姆大人会原谅你的。”

  “Supreme Unity 尊,难道你没感觉到自己被渡化了么?你和我们,才是一伙的。”

  虚空Imperial Family 们玩弄着Supreme Unity 尊,口中在劝说,但下起手来,一个比一个重。

  在他们的围攻下,仅是几个呼吸,Supreme Unity 尊便身受重伤,陨落在即了。

  而这时候。

  Luo Yan 已经空间挪移,来到了Earth Palace 最深处。

  “主人!”

  何青青也在,看到Luo Yan ,她眼中浮现出惊喜之色。

  先前便是她以讯符告诉Luo Yan ,说Void Demon 族入侵了Small World ,要不然Luo Yan 也impossible 在入侵的一瞬就赶回来。

  “你先进来!”

  Luo Yan 现在没时间跟何青青交流,他伸手一抓,将何青青塞入黄Heavenly Immortal 图中,然后便冲向stone platform 上的袁成卬,“前辈,得罪了。”

  他两指如电,叩开袁成卬的嘴巴,将回Heavenly Immortal 丹塞了进去。

  也就在回Heavenly Immortal 丹被他塞入袁成卬口中的一瞬,身后,炙热的火焰忽然涌来,纵然黄Heavenly Immortal 图提前展开,挡在他背后,他还被被火焰冲刷着,fiercely 撞在山壁之上。

  “该死。”

  Luo Yan 发出痛呼。

  这火焰非同一般,他浑身皮肤融化,化作液体流淌而下。

  他回头一看,只见flame demon 站在入口处,正神情冷漠的望着他,而其手中的长鞭,已是破空而来,如poisonous snake 一般,刁钻到了极点。

  “有话好说!”

  Luo Yan 化为一道残影,躲过这一鞭。

  他一边说着废话,拖延时间,一边来到袁成卬身边,想要将袁成卬塞入黄Heavenly Immortal 图带走。

  可令他didn’t expect 的是,袁成卬像是生了根一般,端坐在stone platform 上,completely motionless 。

  他又尝试将stone platform 一起搬走,可stone platform 都被他抓成齑粉了,袁成卬还是动也不动。

  他终于明白过来。

  是袁成卬太重了。

  这位星主境的powerhouse ,重量和星辰相差仿佛,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没法将其挪动。

  他眼皮跳动。

  看了眼袁成卬。

  回Heavenly Immortal 丹入肚,袁成卬依旧没有苏醒,但其体内有蓬勃生机涌现,显露出了复苏的迹象。

  显然,袁成卬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彻底复苏。

  怎么办?

  Luo Yan 问自己。

  他现在有两个选择。

  第一个,不管袁成卬,直接利用小渡厄术离开,而结果则是袁成卬被Void Demon 族捕获,或许还未苏醒,就被Void Demon 族处置封印,导致之前的努力付之一炬。

  第二个,坚守在这里,等待袁成卬苏醒!

  恰好此时。

  一道刺耳的惨叫,从苍穹外传了进来。

  “主人,我先走一步,来世再侍奉你!”

  “你们这些废物,想伤我主人,那就一起去死好了!”

  这是Supreme Unity 尊的声音。

  第一句悲怆,是在向Luo Yan 告别。

  第二句愤怒,带着perish together 的决然。

  两句话说完,in the sky 便响起一声恐怖轰鸣。

  Heaven and Earth 震颤,无尽的能量moved towards 四处倾泻,摧毁所遇到的一切。

  Supreme Unity 尊self-destructed 。

  他被九尊虚空Imperial Family 围殴,坚持了一分钟后,终是油尽灯枯,选择了self-destruct ,成为了Luo Yan 手底下最短命的奴仆。

  他的self-destruct formidable power 巨大。

  然而终究没能杀死围攻他的九尊虚空Imperial Family 。

  九尊虚空Imperial Family 虽然身受重创,但都活了下来,各自屹立一方天空,发泄般的不断怒吼,然后将目光落向下方的Luo Yan 。

  “Luo Yan ,Supreme Unity 尊已经死了,下一个就轮到你!”

  “你的老巢沦陷,这次看你往哪里跑?!”

  bang!

  有虚空Imperial Family 一掌按下,化出一只black 大手,要抓向Luo Yan 。

  weng!

  有虚空Imperial Family took out 一面ancient mirror ,ancient mirror 中垂落一道镜光,瞬间冻结了方圆千里的空间,将Luo Yan 牢牢定在原地。

  飕!

  flame demon 神情漠然的看着Luo Yan ,也抽出了一鞭,宛如poisonous snake 版出现在Luo Yan 的身前,要将Luo Yan fleshy body 洞穿。

  十尊Celestial Realm Early-Stage 的虚空Imperial Family ,各有擅长的Divine Ability spell ,互相配合之下,比单独的Supreme Unity 尊强大千倍都不止。

  Luo Yan 脸色难看,looked towards 眼前十尊虚空Imperial Family ,gnashing teeth :“你们该死!”

  黄Heavenly Immortal 图激射而出,化为山河画卷,浩浩汤汤,席卷上天。

  他身上浮现出golden light ,众妙佛祖身被他施展了出来,数百位愿coalition cultivator 的力量通过佛祖身,加持在他身上,令他身上的气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暴涨。

  与此同时。

  一座璀璨的星海也在他身后浮现,有种种恐怖力量涌现,化为领域,加持在他身上。

  他变得无比强大。

  前所未有的强大!

  他怒吼着,扭动身躯,挣脱镜光的束缚。

  随即双臂齐出,一拳轰碎black 大手,另一只手则抓住flame demon 的鞭子,顺势冲向flame demon 。

  他太强了。

  仿佛Heaven and Earth 独尊。

  但十尊虚空Imperial Family ,都是掌握Great Dao Rule 的存在,比他还要强大!

  在他展露罗Heavenly Immortal Realm 的一瞬,虚空Imperial Family 们也展开了法相,身后都显露出幽暗的法相world 。

  他那尚未完成的罗Heavenly Immortal Realm ,在十道法相的压迫下,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迅速缩小,开始寸寸破碎。

  他抓住鞭子的手臂在火焰灼烧下化为白骨,身后的法相也在十尊幽暗的法相world 下寸寸破碎,但他却不管不顾,只冲向flame demon ,然后用另一只拳头,fiercely 轰了过去。

  bang!

  flame demon 终究没有Supreme Unity 尊那般强大的fleshy body 。

  Luo Yan 一拳,便轰碎了她的头颅,但只一刹,她的头颅就长了出来,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漠然,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她头颅长出的一瞬,鲜红的嘴唇微启,black flame 蜂拥而出,化为fire sea ,将Luo Yan 笼罩,冲刷向远处。

  这black fire sea 蕴含Great Dao Rule 的力量,将Luo Yan 毁灭一次又一次。

  Luo Yan fleshy body 重组了百次,才逃出这片fire sea ,喘着粗气出现在远处。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站稳。

  一片black light 便压下,将他轰入大地,fleshy body 直接粉碎为泥。

  与此同时,黄Heavenly Immortal 图也不行了,多罗摩惨叫连连,仙图仿佛成了一张纸,被轰的支离破碎,只能在无尽能量中挣扎逃窜。

  十尊虚空Imperial Family 太强了。

  Luo Yan 面对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哪怕是大光音术,也无法同时困住十尊虚空Imperial Family 。

  “Luo Yan ,元姆大人大慈大悲,想要招揽你,你却unable to tell good from bad ,拒绝了元姆大人。拒绝也就罢了,你竟然还敢摧毁Domain Portal ……你怎么敢?你难道不知道你是在自掘坟墓么?”

  “天作孽,犹可恕。the evils we bring on ourselves are the hardest to bear 。今日的下场,都是你自找的。”

  “Luo Yan ,你的死期到了。”

  “Luo Yan ,你其实应该开心,你虽然要死了,但你的名字终究被我们记住了,这对你来说,已经是天大的荣幸。”

  “记得下辈子眼睛擦亮一些,知道who 不能得罪!”

  虚空震颤。

  十个虚空Imperial Family 屹立苍穹,宛如Heavenly God 。

  而Luo Yan 则好似蝼蚁,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身边只有破碎的黄Heavenly Immortal 图。

  他浑身染血,艰难的抬起头,looked towards in the sky 的虚空Imperial Family 们,缓缓扯动嘴角,露出一个无比难看的笑容。

  “废话太多了!就这两下子,简直跟挠痒痒一样,我一点都不痛!”

  他缓缓的爬了起来,拿起黄Heavenly Immortal 图,将体内都重伤的愿coalition cultivator 放入Immortal Pill 中,然后拿出一个小瓶,轻轻抿了一口Life Origin Spring 。

  瞬时间,他身上的伤势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恢复,他的气息也再度变得强大。

  然而刚喝完Life Origin Spring 。

  一杆long spear 便激射而来,裹挟着难以抵御之威,将他钉在了地面上。

  “本想给你一个痛快,但你的嘴太硬了。既然如此,我们就陪你好好玩玩,看看是你的嘴硬,还是我们的拳头硬。”

  有虚空Imperial Family 冷笑,一拳轰落,拳芒直接让Luo Yan 粉身碎骨。

  “你的拳头太软了!下一个!”

  Luo Yan 仰躺在地上,血肉蠕动间,fiercely 朝天空吐了口血沫。

  bang!

  Luo Yan 话音未落,另一个虚空Imperial Family 便一脚踩落,他踩着Luo Yan 的脑袋,使劲碾着,满脸戏谑:“我活了这么久,还没碰到过你这么嘴硬的人。”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