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Strengthen By Adding Points Chapter 492

  Luo Yan 被踩在地上,眼珠子血丝密布,直勾勾的望着远处的小土堆。

  周围的大地都破碎了,袁成卬混在一堆泥土里,只有一个脑袋露在外面,而那脑袋又蒙着一层无数年的角质物,仿佛一块破木头,所以看上去毫unremarkable 。

  Luo Yan 一言不发,默默挨打。

  心中却在期盼着,期盼着袁成卬能快点苏醒。

  然而他挨着毒打,袁成卬却没有一点将要复苏的迹象。

  砰!

  又是一脚踩落,直接爆了他的脑袋。

  这时候,上面传来一道声音。

  “Luo Yan ,你特意回来,想要找什么东西?”

  虚空Imperial Family 们很好奇。

  在外面躲得好好的,却冒着mortal danger 回来,他们猜测,这座Small World 中应该有宝贝,或许是一件珍贵的星主级兵器!

  “hehe ,你猜。”Luo Yan 化出一颗脑袋,said with a cold laugh 。

  砰!

  一头虚空Imperial Family 将Luo Yan 刚刚长出的脑袋踩爆,said with a malicious smile :“真是个嘴硬的家伙,以为我们拿你没办法了?”

  这些虚空Imperial Family 们,漠然的俯瞰Luo Yan ,然后将Luo Yan 抓了起来,禁锢在半空。

  九位虚空Imperial Family 各立一方,镇压Luo Yan 的fleshy body ,让Luo Yan unable to move 。

  而最后一个虚空Imperial Family 则both hands forming seals ,施展出繁琐复杂的formation mark 道印。

  “不说也没关系,这个Small World 太小了,我们只需轰碎这个Small World ,就能找到你想找的东西。”那虚空Imperial Family 双手变幻之间,将one after another formation mark 道印烙印在Luo Yan 身上,戏谑道,“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将你封印进虚空当中,你会得到永生,但也将享受永恒的孤寂。hehe ,感谢我吧。”

  Luo Yan 童孔微缩。

  这等封印术非同小可,若被封印,哪怕他留有后手,哪怕他有无灭生炎护佑,只怕都无济于事。

  他绝不能被封印。

  “有种杀了我!”

  他怒吼着,想要挣脱禁锢,然而九尊虚空Imperial Family 共同镇压他,他根本挣脱不开。

  “杀了你太便宜了。你摧毁Domain Portal ,罪无可恕。元姆大人说了,要让你not have the will to live and be unable to ask for death 。”那虚空Imperial Family 冷笑着,手中的动作越来越快。

  Luo Yan 心中一沉。

  感觉到了来自深层虚空的拉扯。

  一种窒息感rise in the mind ,令他莫名惶恐,好像前所未有的terrifying 灾难将会降临。

  “要不,你们再打我一会儿,再踩爆我头几次吧。”Luo Yan 看着身边的虚空Imperial Family ,试探着说道。

  他想再拖延一会儿。

  虽然袁成卬一点复苏的迹象都没有,但他只想尽人事听天命,能拖延一会儿是一会儿。

  “hmph! Luo Yan ,想不到你是这种人,怪不得刚才挨打的时候满脸兴奋。”虚空Imperial Family 们露出厌恶表情,却没有停下来。

  one after another formation mark 如同绳索一般,像捆粽子一样将Luo Yan 死死捆住。

  深层虚空的牵引力越来越强。

  Luo Yan 见状,看了眼仍然没有任何复苏迹象的袁成卬,也只能lightly sighed ,打算施展小渡厄术离开。

  可就在此时,mutation 陡生!

  bang!

  天空之种,碧波席卷,化为一片海洋。

  这不是一般的海洋,而是能凋零万物的不渡之海。

  任何人,任何物落入其中,都将被这片大海所吞噬,消肉蚀骨,consigned to eternal damnation 。

  这是伏清波的Divine Ability 。

  这片海洋出现的一瞬,虚空Imperial Family 们便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暂停手中的动作,朝in the sky 看了过去。

  天空当中,数道silhouette 屹立苍穹,站在碧波之上。

  他们望着浑身染血的Luo Yan ,目光闪动,神情各异。

  “Luo Yan ,要打架怎么不叫上我?”神玥皱着眉头。

  “就是,这么多Void Demon 族,你一个人上,岂不是只有挨打的份?”伏清波抱着双臂,很是不满。

  “Luo Yan ,看你这样子,似乎有点惨啊。”须菩提眼神揶揄。

  苏神秀,张庆成……

  Human Race 中的精锐,竟然全都来了。

  “hehe ,叫你们干嘛?一起挨打?”Luo Yan 看着in the sky 的众人,扯了扯嘴角,语气有些不屑,但内心还是蛮感动。

  他习惯孤军奋战,也见惯了cultivation world 的自私和冷漠。

  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有被支援的时候。

  他咧嘴laughed 。

  而Void Demon 族们,脸色则都阴沉了下来。

  虚空Imperial Family 们望着神玥and the others ,眼神森然,murderous intention 肆虐,尤其是看着其中默不作声的苏神秀,他们的眼神更是阴冷到了极致。

  “hmph! 你们这些该死的Human Race ,给你们活路你们不走,偏偏要bring about one’s own destruction 。那好,我就将你们全杀了!”

  “unable to tell good from bad !那就跟这Luo Yan 一起去死吧!”

  虚空Imperial Family 们,moved towards 神玥and the others 激射而去,要大开杀戒。

  他们根本无惧。

  也就来了七个Law Manifestation Realm 的蝼蚁,纵然一对一,他们都有信心将这些法相蝼蚁suppress and kill ,更别提他们还能得到元姆的支援。

  bang!

  无尽法光升腾,恐怖波动炸响,一件件Venerable Level 兵器绽放威能,撼动Heaven and Earth 。

  仅是一瞬,七个虚空Imperial Family 便激射上天,和神玥and the others 展开了混战,仅余下三个虚空Imperial Family ,依旧呆在原地,镇压着Luo Yan 。

  而这时候。

  Luo Yan 一个扭身,直接挣脱镇压,发出长啸:“就留三个镇压我?真以为我there’s no resistance ?!”

  怒啸之间,强横的life force ,从他身体最深处迸发出来。

  他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燃烧法力,施展出大光音术,将身边的三个虚空Imperial Family 拖入扭曲界域。

  三个虚空Imperial Family 失去一切感知,慌乱了一瞬后,很快就反应过来,moved towards 不同方向轰杀过去。

  Luo Yan 脸色凝重。

  维持大光音术本就需要巨great magic power ,而大光音术的目标越多,法力消耗还会呈几何倍数增长。

  如今他以大光音术困住三人,消耗的法力,几乎是当初困住Supreme Unity 尊时的一百倍,而消耗的心神,更是令他瞬间便脑袋刺痛,有种将要炸裂之感。

  “必须do it quickly !”

  他暂时无视了另外两人,looked towards 离自己最近的虚空Imperial Family 。

  那是一头空间魔,掌控空间伟力,也是之前想要将Luo Yan 封禁入虚空的家伙。

  Luo Yan 决定第一个解决这头空间魔。

  但令他didn’t expect 的是,他目光刚看过去,那空间魔似乎就感觉到了危机,身体化为一道黑线,竟然凭空消失,钻进虚空,直接躲了起来!

  “主人,这头空间魔躲进虚空间隙中去了,你奈何不了他,先解决另外两个。”

  空间魔太诡异了,要走根本没人能留下。

  以Luo Yan 现在的实力,也impossible 追进虚空间隙,去将这头空间魔诛杀。

  他只能将目光looked towards 另外另一头Void Demon 族。

  是那头flame demon !

  flame demon 此时站在原地,神情警惕,动也不动。

  无尽的black flame 笼罩着她,也守护着她,毁灭靠近她的一切。

  Luo Yan sneered ,施展小兵解术,一指朝flame demon 点去。

  weng!

  空间一阵波动。

  只一击,flame demon 的fleshy body 直接被分解成虚无粒子,只剩下一团被Great Dao Rule 守护的本源火焰,如烛火般摇曳,仿佛随时都将熄灭。

  flame demon 瞬间惶恐,镇定不在。

  “你给我出来!”

  她第一次说话,声音无比尖锐,却直接被大光音术吞噬,张嘴无声,诡异非常。

  这时候,黄Heavenly Immortal 图在她眼前飞过,成为她看到的only one 抹光彩。

  她像是看到了黑暗中的一抹光辉,subconsciously 的looked towards 黄Heavenly Immortal 图。

  然后,她就看到画图变幻,浮现出了一幅画面。

  在那飞速闪过的画面中。

  她出生在一个Spiritual Qi 贵乏的world 。

  才刚刚cultivation 到Qi Refinement 一层,就成了一个Old Demon 的cauldron ,被千般蹂躏,万般毒打。

  她疯狂的想要逃离,但每一次都被Old Demon 抓回来,然后遭受变本加厉的蹂躏。

  她想要隐忍cultivation ,等实力超过Old Demon 再进行报复,但她修一层就被Old Demon 吸一层,一生的努力,竟然全都成了Old Demon 的嫁衣。

  在Old Demon 手中,她过的简直比猪猡还凄惨!

  这明明只是黄Heavenly Immortal 图上一闪而过的画面,但她却被深深吸引住了,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来生,看到了自己被那性格扭曲的Old Demon 蹂躏毒打的场景,看到了自己被Old Demon 掌控一生的凄惨人生。

  她感同身受,浑身战栗,无比痛苦。

  “不,我怎么可能成为一个cauldron !被一个trifling Qi Refinement sixth layer 的old bastard 玩弄于鼓掌之间!”

  轮回的力量显露,令flame demon 看到了自己的来生。

  她无法接受,心神大乱,泪流满面。

  也就在这时候,黄Heavenly Immortal 图中仙树活了过来,一根根藤条从画图中蔓延而出,迅速扎入flame demon 的血肉当中,开始吮吸,开始吞噬。

  这是黄Heavenly Immortal 树的力量,要将flame demon 那被Great Dao Rule 守护的本源直接吞噬掉。

  然而flame demon 却彷若未觉,始终在崩溃着,还未摆脱轮回stone tablet 的影响。

  她哭着喊着。

  而她的本源却迅速被吞噬。

  几个眨眼功夫,她的眼神便直接暗灭,已是被黄Heavenly Immortal 树吸成了人干,彻底的死去。

  “第一个。”

  Luo Yan 将目光从崩溃的flame demon 身上收回,又looked towards 另一头虚空Imperial Family 。

  那是一头雷魔,此时拿着一把Venerable Level 的大锤,随手一挥,便有万道lightning 浮现,formidable power 强大到了极致。

  他发疯一般的挥动大锤,破灭周身一切,同时发出愤怒的吼叫。

  “藏头露尾的鼠辈,给我滚出来!”

  bang!

  他一锤轰向前方,无尽thunder 肆虐,连空间都扭曲了,露出black 的裂隙,吞噬周围的一切。

  这头雷魔很强,有灭世的实力。

  然而在扭曲界域中,他的强大本领无处施展,只是挨打的靶子。

  Luo Yan 望着他,sneered ,a finger pointed 。

  weng!

  虚空抖动,小兵解术瞬间落在雷魔身上,将雷魔的fleshy body 兵解,仅剩下一颗闪烁着thunder 的脑袋,双目圆睁,怒气冲霄。

  “very powerful ,竟然一颗脑袋都融入了Great Dao Rule 。”

  Luo Yan 赞叹一声,依bottle gourd 画瓢,催动黄Heavenly Immortal 图飞了过去,再次施展出黄Heavenly Immortal 图中轮回的力量。

  雷魔瞬间被黄Heavenly Immortal 图吸引住。

  他眼神迷茫一瞬,旋即变得surprised and angry ,开始不敢置信的大叫。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对我如此不公!为什么所有人都要背叛我!”

  他不知道看到了什么,脸色瞬间扭曲,整个人精神都错乱了。

  而这时候。

  一根根藤条也扎进了他的fleshy body ,开始吮吸吞噬。

  他茫然不知,只怒吼着,只尖叫着,只痛苦着,本源在一点点丢失。

  但就在这时候。

  一股恐怖的力量,忽然从外界席卷而来。

  Luo Yan 以大光音术制造出来的扭曲界域,竟然瞬间破碎,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

  “弱,too weak !你们这些所谓的Human Race 俊杰,实在不配俊杰二字!你们这些弱小的蚂蚁,就该被我Void Demon 族踩在脚下!”

  是那两个loose cultivator 。

  他们不敌虚空Imperial Family ,几个呼吸间便落败了,被轰杀成了虚无。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再没有他们的silhouette 。

  只有两个虚空Imperial Family ,腾出手来,将目光looked towards 了Luo Yan 。

  “该死的蝼蚁,差一点,差一点点,我就要被你杀死了!”雷魔喘着粗气,眼神怨毒的望着Luo Yan ,killing intent 好似要化为实质!

  “雷尊,你竟然被逼到这种地步,看来这个叫Luo Yan 的的确很强啊。”

  “他杀了flame demon ,的确有大ability 。我们一起上,杀了他!”

  三个虚空Imperial Family ,竟然一同杀向了Luo Yan 。

  与此同时。

  Luo Yan 身后空间一阵波动,一直大手从虚空中探出,朝他fiercely 抓了过来。

  是空间魔!

  “该死!”

  Luo Yan 身化残影,躲开空间魔的一抓,脸色更加凝重。

  这才几个呼吸,他们这边便陨落了两人,而神玥and the others ,也被虚空Imperial Family 压着他,一时之间难有strength to contend 。

  更令他心情沉重的是,远处的space channel 中,又有乌泱泱的Void Demon 族开始降临。

  而在space channel 深处,one after another 强大到能令空间季动的气息,也开始不断浮现。

  显然。

  又一批Celestial Realm 的虚空Imperial Family 要降临了!

  “走!”

  这时候。

  须菩提忽然loudly shouted 。

  只见他summon 出了彼岸之桥。

  古老的气息弥漫,Luo Yan and the others ,尽在桥上,而一众Void Demon 族,则在岸边。

  虚空Imperial Family 们疯狂攻击,却根本攻击不到Luo Yan and the others ,一切的攻击,在轰向桥身的过程中,都化为了虚无。

  下一瞬。

  彼岸之桥贯通天际,承载着Luo Yan and the others ,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在一片迷雾当中,只留下一群暴怒到极点的Void Demon 族。

  Luo Yan 离去之前,看了眼远处的土包。

  “袁前辈,我尽力了。”

  他无奈的呢喃随风而散。

  而一众Void Demon 族则在原地愤怒咆孝。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