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Strengthen By Adding Points Chapter 493

  Shua!

  幽暗的空间一阵波动,六道silhouette 同时出现。

  Luo Yan ,神玥,须菩提,伏清波,张庆成,以及最后一个葬Immortal Sect 的Disciple 。

  “须菩提,你竟然掌握了彼岸之桥。这样看来,你刚才还隐藏了实力。”张庆成落在地上,有些不满的看了眼须菩提。

  “反正结果都一样。”须菩提大汗淋漓,said with a smile 。

  “呼,刚才差点就死了,Void Demon 族中的Imperial Family ,果然跟典籍中记载的一样强大。”伏清波轻松一口气,旋即环顾all around ,道:“须菩提,你把我们带到哪儿了?难道已经离开Heavenly Demon World 了?”

  “这是Heavenly Demon World 地底深处,我之前藏身的一个据点。现在暂时安全了,不过未免我们当中还有通风报信的叛徒,接下来就分开吧。这Heavenly Demon World 巨大,藏在地底,除非Void Demon 族中有更powerhouse 降临,不然是找不到我们的。”须菩提言简意赅,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说罢。

  他对着Luo Yan nodded ,不给众人说话的机会,身子一个扭曲,竟然直接离开了。

  “他…”张庆成脸色瞬间阴沉。

  明明上一秒还在并肩作战,大家还好好的,结果须菩提一句话,大家又互相戒备起来。

  “须菩提说得对,不怕万一,就怕一万,还是分开比较好。不过大家也不用taking seriously ,这么做,也不过是为了大家的安全,希望大家能够理解。”Luo Yan 轻笑,不以为然,看了眼张庆成和一只沉默的苏神秀,最终望向伏清波。

  伏清波见Luo Yan 望来,shrugged 道:“别看我,刚才去Small World ,不过是报答你Demon Abyss 救我的恩情罢了,我不想和你一起,先走了。”

  话音落下,他也化为一团清水,钻进岩石缝隙disappeared 。

  须菩提和伏清波离开。

  那葬Immortal Sect Disciple chuckled 了声,锄头一挥,给自己挖了个坑,然后往里一跳,直接disappeared ,不知去了何方。

  苏神秀和张庆成见状。

  前者看了眼Luo Yan ,便化为一缕青烟,很快离去。

  张庆成则coldly snorted ,也一个转身,紧随苏神秀disappeared 。

  上一刻还同仇敌忾的几人,在next moment 竟然直接分道扬镳。

  原地,只剩下Luo Yan 跟神玥。

  “Luo Yan ,你竟然连我也骗?若非我最后感觉到你的气息,你岂不是要被那些Void Demon 族活生生打死?”神玥靠近过来,眼神有些埋怨。

  “many thanks 你,带着他们过来帮我。”Luo Yan 本打算解释两句,但话到嘴边,还是道了声谢。

  ”hmph ,也就this time 刚好赶上,下一次你就没这么好运了。”神玥lightly snorted ,随即问道:“你接下来有何打算?继续跟那些Void Demon 族周旋?”

  Luo Yan shook the head ,道:“我已经做了我该做的一切,接下来,我打算找个地方闭关,等待考核结束。”

  他先是摧毁了Domain Portal ,避免虚空前哨站直接建立。

  然后又将回Heavenly Immortal 丹喂给了袁成卬,让一位星主境powerhouse ,开始了复苏。

  他已经做到了自己能够做的一切。

  至于之后。

  那就只能听天由命。

  无论是元姆再次建立虚空前哨站,形成虚空前线,还是袁成卬苏醒,直接将Heavenly Demon World 中的Void Demon 族一网打尽,那都不关他事了。

  “那样最好。”神玥也relaxed 。

  她看出Luo Yan 不安分。

  若Luo Yan 还想着出去再摧毁一次Domain Portal ,她只怕都要跟Luo Yan 分道扬镳了。

  “走吧。”

  “去哪儿?”

  “当然跟着须菩提。若Domain Portal 建立,虚空中有更powerhouse 降临,只有他的彼岸之桥能带我们离开。”

  “真的?”

  “在昨天的时候,这还是我们唯一的生机。”

  “那他会带上我们?”

  “他一群Junior Brother 还在我手上。”

  “Luo Yan ,你真是……”

  “真是什么?”

  “聪明。”

  “……”

  …

  …

  与此同时。

  Heavenly Devil Sect 所在的Small World 。

  在经历一番大战后,这个Small World 已经千疮百孔,破碎不堪。

  不用多久,这颗Small World 就会彻底崩解,成为漫长岁月中的一段历史。

  而此时,在Small World 的天空当中。

  dozens 虚空Imperial Family 神情恭敬,束手立于两旁,目光则looked towards void channel 。

  在众Void Demon 族的注视之下,一道尊贵,强大的silhouette 从通道中走出,出现在所有Void Demon 族面前。

  空间静谧,落针可闻。

  下一秒,便是mountain cry out and sea howl 般的欢呼,恭迎他们的王,元姆的降临。

  元姆站在空中,俯瞰着眼前这颗破碎的Small World ,先是伸手一按,让Void Demon 族们闭嘴,旋即道:“派几个人过去,将Heavenly Demon World 中所有Human Race 杀了。”

  他从没想过,Human Race 会率先违背约定。

  明明他已经大发慈悲,明明他已经给足了那个苏神秀好处…

  这让他心情郁闷,killing intent 难以抑制。

  “是!”

  几头虚空Imperial Family 听到元姆音中的愤怒,Tearing Space ,前去执行任务。

  元姆目送几个Demon Race 离去,又looked towards 两旁的虚空Imperial Family 们,尤其是空间魔等九个跟Luo Yan 交过手的虚空Imperial Family ,澹澹开口:“又让他跑了?”

  他声音平静。

  但空间魔几个却能听出元姆平静话音下的愤怒。

  空间魔身子一抖,连忙解释道:“元姆大人,我按照您的吩咐,要将他封印进虚空当中。但就在我即将成功之时,又冲出来几个Human Race ……然后,那些Human Race 施展出了一道Divine Ability ,直接乘桥而去,我们的攻击,都打不到他们。”

  另一个虚空Imperial Family 也连忙开口:“是啊元姆大人,要不是那几个忽然冲出来的Human Race 坏了事,我们肯定能封印那Luo Yan ,让那Luo Yan not have the will to live and be unable to ask for death !”

  元姆看着几人,眼眸中幽光勐然一闪。

  顿时间。

  几个虚空Imperial Family 全都惨叫起来,捂着脑袋痛声哀嚎。

  “元姆大人饶命!”

  “属下知错了!”

  “Ahhh !大人不要!”

  在一声声哀嚎求饶声中,元姆终于coldly snorted ,放过了几个魔头。

  他望着空间魔,澹澹道:“你知道那Luo Yan 去往何处了么?”

  空间魔身子一抖,颤声道:“不知,那带他们走的桥很古怪,在他们踏上那桥的一瞬,我留在他们身上的空间标记就disappeared 了。”

  古怪的桥?

  元姆frowned ,猜测应该是一种古老兵器。

  他没在这一点上纠结太久,声音ice-cold saying :“你们真是一点用都没有。看来Domain Portal 建立之后,我需要换一批手下了。”

  从虚空中活化一个虚空Imperial Family ,需要大量的Life Origin Spring ,足够活化一百个same realm 的兵族乃至是将族。

  元姆活化这百个虚空Imperial Family ,本想着将这百人培养成自己的亲信。

  但didn’t expect ,全都不中用,连一个Law Manifestation Realm 的Human Race cultivator 都拿不下。

  既然不中用,那就只能换一批,换一批更机灵,更聪明,更有潜力,更加强大的手下。

  元姆的话,宛如Death God 的审判,瞬间让百位Imperial Family 陷入惶恐。

  回归虚空。

  这对他们来说,无疑比死亡更加恐怖。

  他们骚动着,如Five Thunderbolts ,瞬间绝望。

  空间魔噗通一声跪了下去,慌张道:“元姆大人,我们也不是没有发现。我们在这个Small World 上发现了一具还有生机的尸体。那Luo Yan 不惜冒险赶回来,或许就是为了那具尸体。”

  “尸体?”

  元姆眼神一动。

  竟然是尸体,为何还会有生机?

  他心中浮现一丝好奇,道:“在哪里?”

  “就在下方。”

  空间魔赶忙回应。

  他带着元姆,很快来到地面,一个unremarkable 的小土包前。

  他指着被挖开的小土包,对元姆说道:“大人,就是他。”

  小土包中,一具尸体盘膝而坐,血肉皆枯竭,大部分皮肤都被灰色的甲质层笼罩。

  不难看出,这是一个衰老到了极致的老者,瘦小干枯的身体蜷缩在蝉蜕般的甲壳中,呼吸和血液都已停滞。

  元姆看着眼前的尸体。

  初始漫不经心,但很快,他眼神就变得凝重,甚至直接走进土坑中,伸手在尸体上摸索起来。

  一群虚空Imperial Family 们站在边上,trembling in fear 的看着元姆,心中都期盼着这具尸体能带来转机,改变元姆将他们送回虚空的想法。

  元姆摸了半天,said solemnly :“这是一位古老的星主。我感受到了他的血液在流动,他体内有强大的life force ,无比的惊人。这股生机在增加,他还没死,甚至在复苏!”

  “什么?这是一位星主?!”

  “他还没死?”

  “这怎么可能?我能感觉的到,岁月在这具尸体身上,至少流淌了一千万年!”

  “哪怕是星主,也不能活一千万年吧?”

  一旁的虚空Imperial Family 们,都stared wide-eyed ,不敢相信。

  这竟然是星主。

  一位正在复苏的星主。

  他们认得出来,这是一位Human Race 星主。

  若是让这星主苏醒,那他们这些Void Demon 族,岂不是只有dead end ?

  “元姆大人,这真是星主么?要是星主,且还在复苏,那我们必须提前做好准备啊。”空间魔惊恐极了。

  若眼前尸体复苏。

  他只怕等不到被元姆送回虚空,就要提前一步回归虚空了。

  “空间魔,将他封印入虚空当中,快!”元姆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马上命令道。

  不止是虚空Imperial Family 们。

  就是他,看着眼前的尸体,都感觉incomparable 的恐惧,浑身都在involuntarily 的战栗。

  “是。”

  空间魔也知道事情紧迫。

  他来到尸体旁,便要施展手段,将尸体送入虚空。

  然而一分一秒过去了,他脸上的冷汗越来越多。

  终于,他绷不住了,惶恐的looked towards 元姆:“不行啊大人,他的生命层级太高了,他的重量只怕达到亿万吨,我的手段,对他一点用处都没有。”

  他想要用空间挪移术,将尸体挪移进虚空,就像是对付Luo Yan 那样,结果formation mark 打到尸体身上,诡异的全部消失。

  他想要在尸体下方,切开一个次元裂隙,直接让尸体坠入虚空。

  然而尸体盘膝而坐,这附近的空间,都凝固了千万倍,他甚至连一个针孔大小的次元裂隙都打不开。

  他的手段,全都无效!

  “那就出手,毁了这具尸体。”元姆大手一挥,眼神忌惮道。

  “是!”

  众人退避百里。

  然后,one after another Divine Ability 打出,法光交织,空间破碎,无尽的rays of light 在尸体身上湮灭。

  这些攻击,足以瞬间将一位Celestial Realm cultivator explodes into waste 滓。

  而这样的攻击,却足足持续了一分钟,才在元姆的吩咐下宣告结束。

  众人都觉得在这般恐怖的攻击下,尸体就算没被蒸发掉,也会变得残破不堪。

  可当烟尘散去,他们回到尸体附近时,却赫然看到,尸体依旧sit cross-legged 在那儿,未曾有分毫的损伤。

  “元姆大人,这…这…”虚空Imperial Family 们speechless ,只眼皮狂跳,呼吸都变得紊乱。

  “他体内的生机更浓郁了,我们的攻击,不仅没对他造成伤害,还加快了他复苏的时间。”元姆打量尸体一会儿,说出了令所有人都惊恐万分的消息。

  这无疑是一个噩耗。

  封印封印不了。

  摧毁又摧毁不了。

  难道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尸体复苏,然后被复苏的星主杀死?

  “不要攻击了,用别的手段!毒药,异虫……怎么诡异怎么来!”元姆率先拿出一瓶毒药,直接往尸体嘴中塞去。

  片刻后,他shook the head ,道:“没用,下一个。”

  “我来,我的【水滴】能塌缩一颗planet !或许能直接将他化为齑粉!”有虚空Imperial Family 上前,给尸体喂了滴水,然而根本没用。

  “我来,我的【Yellow Springs 散】能将一头星兽腐化成浓汁,或许也能腐化他。”第二个虚空Imperial Family 上前,拿出一包yellow 的powder ,满脸肉痛的塞进尸体嘴中。

  可是等了半天,尸体依旧端坐,不见半点融化迹象。

  “我,我的天僵Gu Insect ……”

  ……

  虚空Imperial Family 们施展各种手段,妄图毁掉袁成卬的fleshy body 。

  然而种种手段施展下来,袁成卬依旧安然无恙,体内的生机更浓郁了。

  一群虚空Imperial Family 见状,都陷入绝望当着。

  这时候,元姆上前一步,coldly said :“这具尸体复苏的越来越快。现在看来,只有一个办法了。”

  “元姆大人还有办法?”虚空Imperial Family 们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眼中都浮现出希冀之色。

  ”en. 接下来,我会分出部分Soul Spirit ,进入这具尸体。若我成功,便可掌控这具fleshy body ,若我失败……”

  元姆shook the head ,沉默下来。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