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Strengthen By Adding Points Chapter 494

  “元姆大人,这样不好吧,他毕竟是一位星主。”有虚空Imperial Family 神情worriedly said 。

  “是啊元姆大人,若这Human Race 还活着,您必将直面他的Divine Soul 。when the time comes …”空间魔也满脸担忧。

  “星主又如何?一个活死人,连自己fleshy body 都无法掌控,Divine Soul 必然衰弱到了极致。这时候,真是body possession 的最好机会。”

  body possession !

  这是元姆能够想到的唯一办法。

  他有底气。

  其一是因为他乃Heart Devouring Demon ,Soul Spirit 强大无比,不弱于普通的Venerable 。

  其二则是因为这尸体存在了无数年,哪怕是星主,在无数年的时间流逝下,fleshy body 和Divine Soul 都必然衰腐!

  以他正值Peak 的Soul Spirit ,body possession 一个Divine Soul 衰老腐朽的活死人。

  成功的概率,很大!

  他眼神炙热起来。

  若真跟他想的一样,那他便能以Celestial Realm 的cultivation base ,掌控一具星主境的fleshy body ,哪怕这具星主境fleshy body 衰老到了极致,那也能成为他的底牌!

  “hmph! 死了就该躺着,永远的沉眠,你又何必再次醒来。这具fleshy body ,不如让我给好了。”

  元姆越想越心动,手中掐起secret art ,分出一半的Soul Spirit ,moved towards 尸体钻了过去。

  bang!

  他的Soul Spirit 无比巨大,只见无尽的black 光影从他眉心涌出,如同泼墨之柱,涌入尸体的身体。

  足足半分钟。

  他的一半Soul Spirit 才进入尸体的身体当中,开始向着尸体的最深处飞去。

  所谓body possession 。

  便是找到尸体的残魂,然后消灭,吞噬!

  元姆的Soul Spirit 速度极快,只见rising winds, scudding clouds ,宛如in the sky 涌来一片泱泱乌云,moved towards 袁成卬deep in one’s heart 不断前进。

  他一边前进,一边打量周围的环境。

  入眼所及,天是天,地是地,天上有云,地上有房屋city ,仿佛是一座Celestial Grotto world 。

  只是当他仔细去看是,这些云朵city 又变得虚幻,仿佛根本不存在一般。

  这似乎是袁成卬的心灵world ,是袁成卬Divine Soul 的躲藏之处,一切都是虚幻。

  不仅虚幻,而且残破,破败,满目疮痍!

  这最是能代表,这人的Divine Soul 已经极度衰落,要不然impossible 看什么都虚幻。

  这让元姆心情稍定,脸上泛起一抹冷笑。

  “低劣的防御之术!你以为这样,就能将自己的Divine Soul 藏起来么,我就找不到么?”

  元姆停了下来。

  深处仿佛有东西在吸引他。

  然而实际上根本没有深处,心灵是无垠的,他若继续向深处飞,也无法抵达他想要抵达的深处,只会平白耗费他的精力。

  他找不到袁成卬的Divine Soul ,但他可以直接摧毁这个心灵world ,这个看上去无比虚幻,连维持都难的心灵world 。

  当即,他嘴唇微张,直接动用Divine Soul 秘术【灵魂尖啸】。

  刺耳的尖啸声陡然响起,无尽的音波席卷整个心灵world 。

  陡时间,白云消散,大地宛如狂风卷过,山河city 全都破碎,掀起了漫天的尘土。

  然而一阵狂风过后。

  world 再度恢复平静,依旧没有消散。

  元姆左右张望,寻找袁成卬Divine Soul 的影子,同时said with a sneer :

  “星主寿五万年,你却从Heavenly Devil Sect 覆灭一直活到了现在!我猜猜,你应该是用了假死secret technique 减缓了生机的流逝速度。你的确很不凡,可称之为Heaven’s Chosen 。但那又如何?岁月无情斩天娇,你纵然是无数年前的Heaven’s Chosen ,也难敌岁月的伟力。这么多年了,你的fleshy body ,你的Divine Soul ,都已经腐朽。既然是腐朽之躯,为何还要强撑着苏醒?”

  他知道自己的话袁成卬能听到。

  他一边施展Divine Ability ,破坏心灵world ,一边继续说道:“而且你就算苏醒又能如何?你知道外面有什么吗?有三座虚空之巢,无数的Void Demon 族,而伟大的虚空大君,也即将从Domain Portal 的另一边降临!你将面对,一位伟大的虚空大君!”

  他在睁眼说瞎话。

  Domain Portal 被摧毁,虚空大君根本无法降临。

  但这是他的攻心之术。

  这样的活死人,本应该直接死去,现在慢慢复苏,除了得到一股强横生机外,全凭着一股大意志,大毅力。

  而他的种种话术,便是要攻破袁成卬的心防,要让袁成卬畏惧,只要袁成卬怕了,退缩了,坚持着复苏的那口气松懈下去。

  那么不仅这片心灵world 会直接消散,袁成卬多半也会直接死去!

  元姆毕竟是Heart Devouring Demon ,进入袁成卬身体后,近距离观摩片刻后,便已clearly understood 袁成卬如今的状况!

  bang!

  元姆一边说着,一边施展心灵风暴,破坏着周围的一切。

  这都是助力,可摧毁袁成卬的意志。

  “不敢坚持了,你在坚持什么?坚持苏醒么?你就算苏醒,也会被虚空大君一巴掌拍死。”

  元姆不断攻击。

  这时候,一只大手,忽然凭空而现,轻轻一抓,便将元姆抓在手中。

  “聒噪!”

  虚弱的话音,宛如thunder 一般,在元姆耳边炸响。

  元姆童孔骤缩。

  醒了。

  这个活死人苏醒了!

  他扭动身体,试图反抗,挣脱禁锢自己的大手,却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这是绝对的压制。

  这也代表,这个活死人的Divine Soul ,远比他要强大不知多少倍。

  “这怎么可能!你struggling on whilst at death’s door 了这么久,你的Divine Soul ,怎么可能还这么强大?”

  这超出了元姆的认知,令他无比震惊。

  没有回答传来。

  但他感觉到抓住他的手掌在快速握紧,他感觉到了窒息般的挤压感。

  他要被捏死了!

  怎么办?

  怎么办!

  这Human Race 的Spiritual Will 太坚定,他找不到此人隐藏的Divine Soul ,也没办法攻破此人的心防!

  而他,马上要被捏死了!

  元姆念头飞速转动,很快又有了主意。

  “前辈,有话好说!我们可以合作的,没必要兵戈相向!前辈就算复苏,想必也很虚弱吧?我可以为前辈收集资源,我甚至可以为前辈提供足够的Life Origin Spring ,让前辈的fleshy body 恢复生机!前辈,饶命!”

  最后两个字,元姆几乎是呜咽着说出口。

  他惊恐而绝望。

  因为根本没有回应,握着他的手掌依旧在little by little 挤压着他。

  他的话术,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该死,不能拖了!”

  bang!

  元姆直接self-destruct 这一半Soul Spirit ,意识回归本体后,他迅速睁开眼,连退三步,忌惮的看着眼前纹丝未动的活死人,coldly said :“走,回虚空之巢!”

  “大人,失败了?”

  “我就知道不行了,这可是一位星主,他的强大,超乎我们想象。”

  “这尸体复苏的越来越快了,我都听到了他的heartbeat 声!”

  元姆not say a word ,豁然转身,飞向void channel 。

  他身体在微微颤抖。

  哪怕身后的尸体还未苏醒。

  哪怕他能感觉到尸体真正复苏还需要一段时间。

  但那恐怖的压力,依旧在摧残着他的心灵,令他无端惶恐,不能自己。

  他要回去。

  回到虚空之巢当中。

  唯有虚空之巢,才能给他带来安全感。

  他的动作极快,不多久,便回到了虚空之巢。

  他端坐在宝座上,感受着蠕动的虚空之巢,感受着这座拥有强大defensive power 的堡垒,心中稍安,又looked towards 下方的Domain Portal 。

  Domain Portal 自从被破坏之后,已经在加快速度修复。

  然而及至如今,依旧只修复了一半。

  他看着那只建到一半的Domain Portal ,心中浮现出强烈的愤怒情绪。

  “Luo Yan !若不是你,Domain Portal 早已建立,我父也已降临,连虚空大君,都会投来一line of sight !我又哪会,被一个腐朽衰老的活死人逼到这种地步?”

  元姆眼神扭曲,恨不得将Luo Yan 生吞活剥。

  但很快,他便摆脱这股愤怒情绪。

  现在不是记恨Luo Yan 的时候,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要想办法对付那个即将复苏的星主。

  “不行了,来不及了。照这个速度下去,Domain Portal 还没修好,那个人就会彻底复苏!”

  元姆看着Domain Portal ,豁然起身,眼中血丝密布。

  这时候。

  一头头虚空Imperial Family 也从后面追赶而至,回到虚空之巢中。

  他们能感受到元姆的心情,都面色惶恐,大气不敢出一声,恭敬的立于great hall 两旁。

  元姆looked towards 这些左膀右臂,道:“你们都是我的心腹,如今那Human Race 星主要复苏,你们觉得该如何做?”

  great hall 静默。

  如何做?

  种种办法都尝试了,结果一点用都没有,他们哪知道该如何做?

  一个虚空Imperial Family cautiously 道:“大人,要不逃吧?”

  从虚空进来,过程艰难万分。

  但想要出去,回归虚空,那简直太简单了,他们跑路的速度能快到Human Race 无法想象,嘶熘一下,就能滑到虚空深处,谁也impossible 再追上他们。

  “跑?”

  元姆cheeks twitched ,脸色越发狰狞,血丝密布的眼睛好像要吃人一般,“跑?!你知道我为了这个机会,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么?跑?若是退缩,不仅我要死,我father 也要死!”

  跑是绝对不能跑的。

  哪怕被那星主杀死,他也不能跑。

  毕竟被星主杀死,他也能被father 再一次从虚空深处唤醒。

  但也要是怯战…他这一系,全要死绝!以后再没有半点复苏的希望!

  “那…那怎么办?那个Human Race ,马上就要苏醒了!”空间魔带着哭腔,快要哭出来了。

  他不想死。

  其他虚空Imperial Family 也都不想死,都不安的望着元姆。

  “我有一个办法?”元姆沉默片刻后,声音平静下来,只是那双血丝密布的眼睛中氤氲的疯狂越来越浓郁。

  “什么办法?”虚空Imperial Family 们都激动起来,仿佛看到了活下去曙光。

  不愧是他们的元姆大人。

  这等绝望之中,都能给他们带来希望!

  “Domain Portal 是来不及修建了。不过可以退而求其次,建立一座血肉祭坛。”元姆盯着眼前的虚空Imperial Family 们,眼神阴冷了下去。

  “血肉祭坛?”

  几十个虚空Imperial Family 愣了下。

  然后脸色巨变,一个个not even think ,便施展Divine Ability ,想要逃离出去。

  血肉祭坛,顾名思义,以血肉为祭品,summon powerful existence 降临。

  而这贫瘠的Heavenly Demon World 中,除了他们这些虚空Imperial Family ,还有谁的血肉,能summon 出一尊堪比星主的powerful existence ?

  元姆要献祭掉他们!

  这念头瞬间迸发,他们也飞速逃窜。

  然而他们刚有动作,巨大的虚空之巢,便瞬间活化,一根根扭动的black 触手从all directions 缠绕而来,协同来自灵魂层面的压制感,瞬间便将他们缠绕住,然后吊到了半空!

  他们本就是元姆的手下,Soul Spirit 都被动了手脚。

  故而哪怕他们拥有Celestial Realm 的实力,在元姆面前,依旧没有任何抵挡之力。

  一时间,哭喊声此起彼伏。

  “大人饶命啊,我对您忠心耿耿,您不能这样对我!”

  “大人,不要…我是大人手中至强之剑,对大人还有用!”

  “大人……”

  这群虚空Imperial Family lose one’s head out of fear 。

  他们怎么也didn’t expect ,元姆会对他们动手!

  “我才说了个血肉祭坛,你们就全都逃跑。看来所谓的忠心耿耿,就是一个笑话。”元姆失望的shook the head 。

  这些虚空Imperial Family ,的确太废物了。

  若废物也罢了,关键还不够忠诚,连为他去死都不愿意。

  他没有理会虚空Imperial Family 们的哀嚎求饶,起身looked towards 虚空之巢外,无数游弋的Void Demon 族。

  这都是他的兵。

  是虚空前哨站建立后,助他攻城略地,抢占地盘的兵。

  可现在……

  “Domain Portal 已经无法建立,那留下你们,也没什么用了。”

  他心中默默念叨。

  血肉祭坛,是最primordial 的summon 方式。

  献祭的血肉越多,可summon 过来的对象便越强大。

  他想要summon 一位supreme powerhouse ,一位能够碾压星主的虚空Great Demon ,那么除他之外,这颗planet 上的所有Void Demon 族,乃至是三座虚空之巢,都要舍弃!

  他目光幽幽的看着外界。

  又将几个出去执行任务的虚空Imperial Family 叫了回来。

  几个虚空Imperial Family 回归,不待反应过来,就被虚空之巢困住fleshy body 。

  “元姆大人,那些Human Race 还没杀完!”

  “还有些老鼠藏在地底,我有线索……”

  几个虚空Imperial Family ,在看到周围的景象后,便明白了什么,一个个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可元姆没有理会他们,张开双手,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开始念叨:

  “以无尽血肉为祭品,以吾之bloodline 为引。吾父天姆,感应我的summon ,降临吧!”

  bang!

  勐烈的风暴,以元姆为中心,朝all around swept away 。

  而随着风暴席卷,一头头Void Demon 族,开始不受控制向着高空之上汇聚。

  他们哀嚎,惨叫。

  却根本无法停下,飞快的来到天空,然后破碎,挤压,化为纯粹的血肉!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