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Strengthen By Adding Points Chapter 514

  “我father ?”

  弃Young Master 眼中勐然爆射出一道精光。

  但很快,他便sneered ,道:“阁下以为我会当真?我father 怎会将宝库的消息告诉旁人?”

  来自天尸会的black robed man 耸耸肩,脸上露出怪异笑容,却也没说什么。

  弃Young Master 见状,皱着眉道:“分你半座宝库不是不可以,但是阁下需要证明一下。”

  “证明?”

  Shua!

  只见black robed man 背后的血棺洞开一丝缝隙。

  一只干瘦的手臂瞬息而出,抓住天乌子的脖子,将天乌子高高提起。

  天乌子眼神惊恐,一双腿疯狂摆动,想要挣脱这只手掌。

  然后手掌的主人可怖。

  掐住他脖子的同时,恐怖的力量随之镇压他的法力和fleshy body 。

  他难以挣脱,只能wu wu 叫唤,同时朝弃Young Master 投去一个求救的眼神。

  卡察!

  弃Young Master 嘴唇才刚蠕动,一颗头颅便冲天而起,脸上犹自残留着惊恐的表情。

  “桀桀,这般的废物,带过去又有何用?不如杀了!”

  shua~ shua~ shua~ !

  阴沉的话音响起。

  与此同时,更多的干瘦手臂从血棺缝隙中洞射而出。

  一只只手臂就像是一把把利剑,顷刻间洞穿Yellow Springs Palace 一众天人尸修。

  仅是刹那。

  包括Gao Family 两位Old Ancestor 在内的Yellow Springs Palace Celestial Realm 尸修就尽数死绝,挂在一只只手臂上,被吸干blood essence ,仅剩下一具形容可怖的干尸!

  砰!

  Luo Yan 体内Celestial Grotto 轰鸣,punched out ,拳开天门!

  巨大的力量裹挟着音爆声,直接将朝自己洞射而来的手臂轰成blood mist 。

  而在另一边,王Sacred Dragon 一剑斩出,也斩断袭向自己的手臂。

  Luo Yan 皱眉looked towards black robed man 。

  正打算有所动作。

  余成的声音忽然在他脑海中响起。

  “竟然是他!”

  颤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惊恐,仿佛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存在。

  “你认识他?”

  Luo Yan 停了下来,looked towards 远处的black robed man 。

  一只只干瘦手臂缓缓缩回。

  black robed man 在杀了几人后,也没有理会Luo Yan 和王Sacred Dragon ,只玩味的望着弃Young Master ,澹澹道:“王弃,我的实力如何?”

  弃Young Master 看了眼身边的无头尸体,又瞥了眼身后的几具干尸,不着痕迹的吞了口口水。

  太强大了。

  天乌子and the others 都是Celestial Realm 修士,有些甚至达到Celestial Realm Middle Stage 。

  结果却被瞬杀,there’s no resistance !

  black robed man 有这等实力,若是对他产生杀心,他只怕也难逃一死!

  当下。

  他嘴唇嗫嚅,再难以开口。

  “没问题就走吧。”

  black robed man 见弃Young Master 一副keep quiet out of fear 的样子,coldly smiled 道。

  弃Young Master 不敢辩驳,looked pale 的看了眼black robed man ,便转身在前头带路。

  四人朝着Yellow Springs 源头不断掠进。

  Luo Yan 位居最后,他忌惮的望着black robed man ,同时跟余成sound transmission 交流。

  “他是谁?”

  …

  “你听说元梦吗?”余成问道。

  “听过,似乎跟愿盟那边关系匪浅。”Luo Yan replied 。

  “hehe ,只是合作关系罢了。”余成轻笑一声,旋即said solemnly ,“元梦的正式成员都极其强大,每一个都不弱于你我,但在正式成员之上,还有Ten Great Heavenly Kings !”

  “十天王身份成谜,但cultivation base 至少都是域主,能够比肩我Star Alliance 的星deacon 。而他,就是十天王中的ninth day 王,尸道人!”

  Luo Yan 一挑眉头:“你说十天王cultivation base 最低都是域主,若他是ninth day 王尸道人,还会留下我们三个的小命?”

  余成道:“这也是我诧异的地方。我previous life 成就界主前,他潜入太初Immortal Sect 的祖地,意图盗取一位Eternal Inextinguishable 境存在的尸身,最终被符华Star Monarch 发现并一指suppress and kill 。我本以为他死了,didn’t expect 竟然活了下来。不过看他这样子,虽然struggling on whilst at death’s door 活了下来,但付出的代价,应该极为巨大。”

  Luo Yan 眼神微微一闪,道:“你确定他是尸道人?”

  若是元梦的天王。

  那他就算施展大术,只怕也难以杀死这尸道人。

  毕竟。

  尸道人可没有转生。

  域主的底蕴犹在,哪怕实力大减,依旧极端terrifying !

  余成said with a sneer :“尸道人是我previous life 的Master 。我第一世积累的道泽,几乎被他掠夺一空,你觉得我会认错吗?”

  他音中充斥着澹澹的恨意。

  若非尸道人,他作为Reincarnation Gate 徒,消化全部的第一世遗泽,他previous life 便有触碰永恒的资格,不至于晋升界主后就匆匆陨落。

  他恨极了尸道人。

  却也didn’t expect 。

  尸道人侵占他第一世遗泽还不够。

  如今竟然还要过来侵占他second life 遗泽!

  他躺在棺材内,目光怨毒,满腔恨意。

  但想到侵占他遗泽的不止尸道人一个,眼前还有Luo Yan 和那个所谓的弃Young Master ,不由怅然sighed ,只觉累觉不爱。

  他余成堂堂界主转世,Reincarnation Gate 徒,玲珑Immortal Sect 真传。

  如今。

  竟然成了一个笑话!

  他脸色不断变幻着,想着是否要将血棺中的存在才是尸道人本体的消息告诉Luo Yan 。

  但最终,他还是静默下来,选择继续蛰伏。

  不管是Luo Yan 还是尸道人,都是谋算他前世遗泽的敌人。

  而他余成的敌人,全都要死!

  “等着,我的宝库,岂是那么好进的!”

  他已经做好打算。

  就算舍弃这具身体,他也要这些人死!

  entire group 速度极快。

  不多久,便踏入暗流激涌的Yellow Springs 源头。

  轰隆隆……

  暗流如heavenly thunder 轰鸣。

  急速涌动之间,撕碎Heaven and Earth 。

  space turbulence 交织着浓郁的Death Aura ,组成一片灭绝一切的Land of Death 。

  任何生灵踏入此地,都只有dead end !

  这是一片连浮尸都难以存在的区域。

  Luo Yan 朝前望去,只见浑浊的水流中,one after another black 裂隙如虬龙般起伏,那是暗流撕裂出的Space Crack 。

  …

  裂缝散发着强大的吸力。

  哪怕他体重百万吨,仍是能感觉到one after another 拉扯力量遥遥传来。

  若踏入其中。

  他也要cautiously ,避开这些Space Crack !

  “Yellow Springs 珠,定!”

  Yellow Springs 珠能定Yellow Springs 。

  Yellow Springs 既定,时空稳固。

  行走其中,再感受不到半点Space Crack 的吞吸力。

  王弃took out Yellow Springs 珠,定住方圆several hundred zhang 的水流,带着Luo Yan 三人继续前进。

  他显然知道宝库的位置。

  轻车熟路,沿着one after another 空间裂隙前进,半刻钟后,便来到一道巨大的black 裂缝前。

  “入口就在这里。”

  王弃朝前一指,looked towards 身后的black robed man 。

  “打开。”

  black robed man 澹澹道。

  Luo Yan 望着眼前的black 裂隙,这道裂隙鲸吞Heaven and Earth ,若非Yellow Springs 珠定住一方时空,他必然会被裂隙吞噬,陷入space turbulence 当中。

  他瞄了眼王弃。

  王弃手中的Yellow Springs 珠朝裂隙飞去。

  下一瞬,一抹黄光绽放,原本泛着吞吸波纹的裂隙陡然静止,化为纯黑的大洞,恐怖的吞吸力也随之消失。

  “好了。”

  王弃望着静止的黑洞,clapped ,目中狐疑之色一闪即逝。

  他的一切举动都是按照他father 教的。

  Yellow Springs 珠有没有打开宝库入口,他不知道。

  宝库内是何种光景,他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其内藏有他的成道之基,只要得到这座宝库,他便有触及永恒的希望。

  不过。

  那都是以前了。

  black robed man 的出现,让他心中笼罩一层阴霾,不奢求得到机缘,只希望能活命就行。

  black robed man 打量黑洞两眼,旋即looked towards 身后,coldly said :“你,进去。”

  他flicks with the finger 。

  一团血肉落在王圣dragon body 上,蠕动之间,在王Sacred Dragon 肩膀上形成一团fist sized 的肿瘤。

  那肉瘤蠕动着,显化出一张人脸。

  漆黑的眸子泛着诡异之色,此刻咧嘴露出一口森白尖牙,仰首望着王Sacred Dragon 。

  “senior ,我不敢啊。”

  王Sacred Dragon 余光瞥了眼肩上的肉瘤,登时间童孔骤缩,身上浮现一层densely packed 的冷汗。

  “要么进去,要么死。”

  black robed man coldly said 。

  话音落下,肉瘤上的人脸露出森然冷笑。

  而王Sacred Dragon 则脸色巨变。

  他只觉肩上肉瘤中生出了无数根肉须。

  这些肉须钻进他的身躯,吞噬同化他的fleshy body 。

  仅是几个呼吸,他的半边肩膀便脱离掌控,血肉开始蠕动异化!

  “senior show mercy ,我这就进去!”

  王Sacred Dragon 忍不住惊呼。

  “进去。”black robed man 言简意赅。

  王圣dragon body 躯颤抖着,惊恐的瞥了眼肩上的肉瘤,随后又望向王弃和Luo Yan 。

  前者神情澹漠。

  Luo Yan 则露出looked thoughtful 的表情,似乎在想些什么。

  王Sacred Dragon 的目光在两者间徘回,最终looked towards Luo Yan :“Fellow Daoist Luo ,要不你先进去?在原先的一截雷音天竹之上,我再送你一本域主级的《神定经》!”

  …

  Luo Yan 恢复平静表情,缓缓摇了摇头。

  王Sacred Dragon 盯着Luo Yan ,眼底浮现一抹狰狞,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对Luo Yan 动手。

  但瞥见身边black robed man 的神情越来越来不耐烦,他最终还是clenched the teeth ,纵身一跃,消失在黑洞当中。

  “senior ,如何?”

  王弃望着一丝涟漪都未荡起的黑洞,语气急促的问道。

  “死了。”

  澹澹的两字。

  令王弃脸色微微一变,面庞更显苍白。

  而Luo Yan 则心生惋惜。

  一截雷音天竹,就这么没了。

  看来以后要报酬就应该直接要到手,所谓承诺,变数实在太多!

  black robed man 脸色不变,似乎早料到如此,又望向Luo Yan ,“你去。”

  说着。

  又是一团血肉飞出。

  Luo Yan 没有抵抗,强忍着心中不适,任由血肉落在自己的肩上。

  一根根肉须扎进他的血肉。

  他细细感受。

  心中彻底恍然。

  是那血肉monster !

  他当初在利刹城遇上的那个血肉monster ,应该就是尸道人掉落的一块血肉!

  Luo Yan took a deep breath ,看了眼black robed man ,朝黑洞走去。

  “余成,这黑洞是你那座宝库的入口吗?”

  余成澹澹道:“Yellow Springs 珠是钥匙,自然打开了宝库的入口。不过宝库的入口不稳定,需要强大的fleshy body ,才能成功穿过。刚才那人差了点,不过你么,应该勉强够了。”

  Luo Yan 嗤笑一声,道:“你不想好好合作,我可以先送你一程。在骗我前,先看看你自己的fleshy body strength 。”

  “被你识破了。”余成轻笑,道,“宝库是Yellow Springs 的源头,内部Death Aura 浓郁,一般的Celestial Realm 修士进去,瞬间就会走向life essence 终结,迎来天人五衰。”

  “this world ,只有Celestial Realm 和Celestial Realm 之下的修士才能进来。而这座宝库,只有会小阴阳术,掌控生与死的我才能涉足。怎么样……我是不是很聪明。”

  余成的声音带着些许得意。

  这件域主级兵器压制world 内的一切生灵,距离Venerable Realm 越短,压制越强,life essence 流逝速度也越快。

  Celestial Realm 修士在this world 内,终其一生也无法breakthrough Venerable 。

  而不成Venerable ,是impossible 抗住宝库内的Death Aura 的。

  当然。

  他这位掌控小阴阳术的修士除外。

  “的确很聪明。”

  Luo Yan 说着,露出微笑,一步踏入。

  轰隆隆!

  死亡乱流蜂拥而来。

  Luo Yan 眼前视野一晃,全身上下亿万兆细胞迸发明光,血肉滚动,恐怖的blood energy 冲霄而起,对抗着冲刷而来的Death Aura 。

  他满头black hair 从发根开始迅速变白。

  他晶莹的细胞也生长出暗澹的角质层,在迅速衰老死亡。

  他睁开眼,looked towards 这座宝库。

  …

  入目所及,遍地破败。

  残缺的浮空岛屿,破败的Immortal Palace great hall ,疮痍的碎裂大地。

  他白发乱舞,瞥向肉瘤。

  目光所见,肩上的肉瘤在Death Aura 的冲刷下,飞速走向终结,化为腐朽的尘埃。

  Luo Yan 瞥见肉瘤消失,当即运转小阴阳术。

  一股Death Aura 从他Divine Soul 深处迸发而出,如一道烽烟般冲霄而起,助他融入了这片world 。

  而后无限生机自细胞深处涌现。

  仅是刹那,他的白发便重新化为black ,原本暗澹的细胞也重新变得晶莹如玉。

  他没有在原地多呆。

  直接化为一道惊鸿,朝着宝库深处飞去。

  “Luo Yan ,你死定了。”余成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的声音传入Luo Yan 脑海。

  “什么意思?”Luo Yan 澹澹道。

  “如果我猜的没错,那个叫做王弃的家伙,应该尸道人那old bastard 骗进来的。你猜那old bastard 为何要骗王弃进来?”余成窃笑着问道。

  “hope to hear the details 。”

  “hehe ,我看啊,那old bastard 是想body possession 那王弃!在外界body possession ,星deacon 必然有所感应,而这座宝库,是我彷造Gate of Samsara 炼制的,其内一切晦暗,纵然Star Monarch 也难以洞察。那old bastard 在宝库中body possession 王弃,天衣无缝,无人能知!”余成得意道。

  “这样?那Fellow Daoist Yu 知道尸道人body possession 王弃的原因吗?堂堂元梦Nine Heavens 王,怎会看上a trifling Celestial Realm 修士?”Luo Yan 饶有兴趣的问道。

  “他应该是想要接近符华Star Monarch 。他当初被符华Star Monarch 重创,至今未曾recover completely 。我猜测,他的伤应该只有符华Star Monarch 才有办法治愈。”余成轻笑一声,说完后,他顿了几秒,又道,

  “接近符华Star Monarch ,无异于与虎谋皮,他绝对不会让第二个人知道他possessed 王弃,所以他进入宝库后,一定会刮地三尺,寻找可能还活着的你。”

  “毕竟,他的Avatar 可是比你先死一步,你还是有几率没死的。”

  “被尸道人盯上,你ten deaths without life !”

  “不过你要是愿意听我的,我倒是可以给你a glimmer of survival !”

  余成得意的笑。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