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ontracted Myself Chapter 177

blue 婴儿的名字叫张蚲,原来的超能力是contract gem 。

不错。

他是另外一个平行空间的无名,只是他和无名的关系显然没有King of Darkness 密切,所以他的名字并没有丢失。

张蚲得到contract gem 这个超能力后,同样一度为超能力的无用而气的七窍生烟,不过他并没有被自己的超能力活活气死,而是将心里的愤怒全都发泄在各种小动物身上,最后甚至身心都因此而扭曲。

还在学校里,他就产生极为严重的心里疾病,以至于成为迷失者。

迷失之后,他的超能力变异为死契宝石,只需抓住目标,然后用刀切开目标的身体,将死契宝石放入对方的心脏,再将目标的伤口缝补好。

只要这个过程结束后目标不死,那么就会成为他的忠犬。

随后,他疯狂的契约各种生物,实力越来越强大,正当他以为自己能君临Pearl City 的时候,Situ Shibai 给了他致命一击。

他差点被Situ Shibai 杀死,幸好在诸多忠犬中有一个忠犬的能力就是替死,他最后活了下来。

从此之后,他的目标就变成向Situ Shibai 复仇。

只是他的目标还没实现,world 就先一步崩溃了,他在space fragments 里本以为自己死定了,谁知道进入陈芳所在的world ,他又活了过来。

他虽然riddled with scars ,但其实有考虑过投靠救援队,但他很快就观察到救援队对awakened 是有要求的。

一是签订一种纸面契约,在救援队总部必须遵守法律,否则就会面临契约的backlash 。

另一种则是服用contract gem 加入救援队,成为救援队的自己人。

contract gem ,张蚲太熟悉了。

虽然他的超能力已经变异为死契宝石,但他刚得到超能力的时候可是制造过大量的contract gem ,只需一眼他就能辨认出来。

那时候,他突然有了一个新的想法:彼可取而代之!

救援队毫无疑问是个huge monster 。

如果可以掌控救援队,他将登上权力Peak ,可以干涉无数的world ,when the time comes 他会杀死所有其它world 的张蚲,杀死所有其它world 的Situ Shibai !

其实从他放弃身体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在谋划,如何取代无名。

“终于见到你了!”

张蚲心里激动,表面却露出grave expression 。

它立即挡在陈芳身前,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你先走,别回头。”

“你叫什么名字?”无名没有在意陈芳,这时看着张蚲问道。

张蚲replied :“我叫张蚲,只要你放她离开,我任由你处置!”

“……”

陈芳有些感动,但同时又觉得不对劲。

她很清楚张蚲绝对不是什么好人,现在竟然为了她甘愿接受救援队的处罚?

“你知道微表情吗?”无名突然问道。

张蚲slightly frowned ,didn’t expect 无名压根不在意陈芳,反而问他这么一个unfathomable mystery 的问题。

“你刚刚见到我时,虽然非常短暂,但我还是看见了,你笑了。”无名说道:“这说明你其实很期望见到我,还有你身后的陈芳,她对你更多的是害怕,头上都怕的冒烟了,你呢?什么都没有。”

Nethermist 附带的能力就是观察情绪,如果张蚲真害怕他,现在肯定会有情绪烟雾冒出来。

“我就知道没那么容易。”张蚲didn’t expect 自己的表演在无名眼里竟然是weak spot 百出,顿时不装了。

他sighed ,接着突然转身一根手指插在陈芳的肚脐。

无论是无名还是陈芳都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做,他抬头看着满脸诧异的陈芳,said with a smile :“mother ,你肯定愿意为了我而战,对吧?”

next moment ,陈芳突然感觉到什么,张嘴就发出凄厉恐怖的尖叫,同时一股渗人的气息从她的腹部涌出。

这是张蚲在虚空中遇到的脏东西,差一点就要了他的命,幸好他遇到了陈芳,最后将这些脏东西都转嫁给了陈芳。

即使没有他出手,陈芳再过几个月同样会这样,他现在只是提前激活了那些脏东西而已。

“十善轮转!”

无名看着下方开始膨胀、变异的陈芳,微微sighed ,next moment 双手合拢在一起。

刹那间,all around 的空间疯狂的翻动,大量的花丛周围的一切长出,天空被blue 所覆盖,横扫整个下水道。

等张蚲反应过来时,已经身处于一片花海之中。

“果然没那么容易!”

张蚲心里再次暗暗感叹,他知道无名作为救援队的总Captain 肯定是有两把刷子,但this move 仍然出乎他的预料。

他又失去掣肘无名的一大条件。

本来他提前引出陈芳体内的脏东西就是想让无名refrain from shooting at the rat for fear of breaking the vases ,毕竟临时居住区里有无数的居民,如果陈芳大爆发肯定会引起loss of life 。

如此一来,无名就会被牵制住,impossible 全力出手。

谁知道无名直接一招就将他们转移到了这片诡异的花海之中,他的plot against 全都落空了。

“我很喜欢这个地方,你知道为什么吗?”无名缓缓落下,站在花海之中问道。

张蚲一步步向前走,问道:“为什么?”

“因为这片花海预示着一切不好的、肮脏的、黑暗的东西终有一天也能开出美好的、高洁的、芬芳的花朵。”无名said with a smile ,同时手摘了一朵花嗅了嗅。

张蚲slightly frowned ,立即意识到这片花海之所以如此美丽、如此的茂盛,恐怕下面埋葬着无数生物的尸骸。

“为什么?”张蚲看着无名问道。

他没有说自己想问的问题,但他知道无名肯定明白。

无名确实明白,他said with a smile :“因为我能分辨善恶,你身上属于恶人的气息太浓了,简直就是恶臭难闻,难道你自己毫无察觉?”

“真是不爽,不过你以为你就吃定我了!”张蚲叹气道。

next moment ,陈芳嘴巴裂开,close and numerous grotesquely shaped 的肉从她的体内涌出,转眼间便转换成难以名状的恐怖形态。

她的舌头暴增到足足有三米长,上面长满了肉疙瘩,她的皮肤裂开无数块,就像是地毯一样铺在花海,她的肌肉变成close and numerous 的无法形容的肉丝,正漫天飞舞、颤动。

还有就是她的骨头,几乎是野蛮生长,形成一座诡异的骨头门,所有的血肉都依附于门上,散发着混乱、血腥、无法形容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