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ontracted Myself Chapter 182

有大货!

巫咖looked towards 城外,心里暗道好运。

他起身透过city wall 的破洞looked towards 声音传来的方向,荒地荆棘丛里有动物在动,挣扎的幅度还不小。

“gu lu 。”

巫咖吞了吞口水,感觉这动物和以前碰到的有些不一样。

正常来说,从高处摔倒谷底的动物基本上都已经死透了,根本impossible 这样挣扎,而且挣扎的力度还那么大。

“不会是什么猛兽吧?”

巫咖心里whispered ,接着就轻手轻脚的爬上city wall 观望。

这时,巫玛跑了回来,同样爬上city wall ,开口问道:“巫咖,有东西掉下来了?”

“嗯,在那边,不过好像有点不对劲。”巫咖nodded ,然后困惑的replied 。

那一声闷响声音很大,巫玛没走远,能听到声音不奇怪,巫咖估计住in the vicinity 的人都能听到,这种大货基本上都是见者有份,谁都别想独吞。

果然,一会之后周围的居民都纷纷聚集过来。

有人像巫咖这样爬上city wall 观望,也有人只是站在地上透过city wall 的破洞往外看,还有几个胆大的闲汉爬上city wall 后从city wall 慢慢往下爬,连city gate 都懒得绕,准备直接去看看到底是什么。

当然,这些人还是很谨慎,落地后就让人将木棍从city wall 扔下,捡起木棍后才cautiously 的靠近荒地。

荒地荆棘丛非常的茂盛,这种荆棘坚硬如铁,并且尖刺是那种带弯钩的刺,一旦有动物落入其中就别想逃脱。

以前就有强大的wild beast 摔下来,摔没摔死,最后活活被荆棘丛困死。

几个闲汉靠近荆棘丛,其中一个闲汉手里握着的是长棍,便用长棍撩拨荆棘丛挣扎幅度最大的地方。

当他拨开一些叶子之后,看到荆棘丛里的东西,顿时吓的手一抖,不但棍子扔在荆棘丛里,人更是快速的往后退,最后一屁股坐在泥地里。

“怎么回事,Old Wu 二,你看到什么了?”一个缺了门牙的闲汉问道。

坐在地上的Old Wu 二喘着气道:“不对劲,那东西不对劲,不是好货。”

“Old Wu 二,你该不会想吓唬我们,然后晚上自己跑回来独吞吧?”一个闲汉不禁sneered 。

他是Old Wu 二的死对头巫构,外号叫做五狗子,因为一位看中的寡妇跟Old Wu 二好上了,这几年一直跟Old Wu 二作对。

Old Wu 二心里虽然害怕,但跟五狗子怄气已经familiar ,几乎是本能的反呛道:“你爱寻死你自己死,别连累了其他人,我巫二今天但凡有一句假话,死了也是活该。”

“我就不信!”巫构said with a sneer 。

接着他拿起Old Wu 二落在荆棘丛里的棍子,试着撩拨荆棘的叶子,他稍微用力一划,一条荆棘被推开了一点,接着一只不似活物的眼睛就暴露出来。

“我的妈呀!”

巫构顿时双腿一软,差点整个人倒在荆棘丛里,还有旁边的人拉了他一把,最后他坐在荆棘丛边缘的地面上。

“那……那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众人这会都看到了‘大货’的眼睛,其中一个闲汉惊恐的说道。

大家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最后都决定返回城里,在荒地他们是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不过就在众人往回走的时候,突然一个闲汉感觉自己有点晕,走了两步就身子发软,接着就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他旁边的闲汉立即想扶起他,但刚弯腰自己也晕了……

city wall 上,巫咖紧盯着城外,看到闲汉们往回走,他就frowned :“奇怪,他们难道不守着?”

以前这些闲汉都会守着大货,虽说大货人人有份,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利益纠葛。

谁分的比较多,谁分的比较少,谁能分到比较好的肉,谁分到比较骚的肉,这里面可是有不少道道。

这些闲汉守住大货,怎么分配自然由他们说了算,像巫咖这样家里没有大人的小孩,最多也就只能分到一点点肉,而闲汉们自己至少能有好几斤,而且骨头、内脏等等也会落入闲汉他们的手里,因为见者有份那是只分肉,内脏下水之类的并不需要分出去。

正因为了解,现在巫咖反而更加不安了。

这时,他看到走在最后的一个闲汉突然倒下,接着想要扶起闲汉的闲汉又倒下,随后闲汉们走着走着便相继倒下。

城内的人看到这一幕,一时之间absolute silence ,全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gu lu !”

巫咖subconsciously 的吞了吞口水,不知道为什么,heartbeat 逐渐开始加速。

突然,那些倒下的闲汉开始爬起来,只是动作变得没有那么流畅,等他们彻底起身后,皮肤就迅速变成了绿色,同时眼睛里没有瞳孔,只有一层灰蒙蒙的眼白。

“好像情况有点不太对,我们是不是应该赶紧跑?”巫玛这时拉了拉巫咖的衣袖,小声的问道。

巫咖突然大口大口喘气,转身敏捷的爬下city wall ,以极快的速度狂奔,转眼消失在城角。

“等等,我还没跑呢!”巫玛眨了眨眼,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他爬下city wall ,赶紧向着巫咖逃跑的方向追去。

其实逃跑的不止巫咖和巫玛,还有许多较为胆小的居民也纷纷逃跑,有的跑回家里躲进地窖里,有的则往City Lord’s Mansion 的方向跑。

那几个由闲汉转化而来的活尸歪歪扭扭的跑到city wall ,接着就一头撞在city wall 上。

虽然他们变成了活尸,但身体肯定没有city wall 坚硬,力的作用是相对的,他们这一撞之下,反而将自己撞的倒在地上,其中一个因为身材比较高,撞的比较用力,脖子都九十度折断,身体不断的抖动。

不过很快他们又歪歪扭扭的起来,那脖子断了的活尸就有点恐怖了,他身体是站直了,但脑袋失去脖子的支撑,现在是垂落在胸口,那灰蒙蒙的眼珠子还时不时的抖动,看上去极为恐怖。

他们继续往city wall 上撞,渐渐身体血肉模糊,墙壁上也留下属于他们的血液。

这时,山谷上方突然有东西坠落,重重的砸在这些活尸不远处,这些活尸纷纷扭头looked towards 掉下来的生物。

next moment 就改变方向,纷纷扑向那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