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ontracted Myself Chapter 183

这次掉下来的生物并不是活尸,而是一头慌不择路的异化兽。

因为this world 的人比较怂弱,对于外界的探索度极低,所以这种异化兽并没有被人类所命名。

它有着类似Winged Dragon 的翅膀,但因为skeleton 过重只能短暂滑行,而tail section 则长着一个类似于Meteor Hammer 的球体。

虽然外表看上去像是一只大鸟,但它背部又长满像是刺猬一样的尖刺,而且脑袋更像是蝙蝠。

如果有对异化兽研究比较深入的人见到这种异化兽,肯定脑海里会立即浮现这种异化兽的捕食过程:在黑暗中,一只巨大的异化兽在高处通过翅膀锁定猎物的声音,在找到猎物之后,它会从高空滑翔过去,接着利用自身的势能,用尾巴一捶定音。

这异化兽虽然因为bottle gourd Fruit Tree 的香味而短暂的失去力气,但因为自带的滑翔本能,它落地后其实并没有受重伤。

当它看到冲过来的闲汉活尸,立即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接着尾巴猛的一扫,末端的骨锤就将闲汉全都打飞。

这些闲汉被这一击击中,身上的skeleton 基本上全都碎裂,倒在地上虽然还想动,但失去skeleton 的支撑只能一点点的蠕动,已经没有任何威胁。

异化兽解决威胁之后立即looked towards all around ,发出尖锐的叫声,接着它就有些绝望,因为四面环璧,它不会飞根本出不去。

突然,它脑袋晃了一下,就像是供氧不足一样,感觉脑袋有点晕。

不等它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出现问题,这种感觉瞬间变得更加强烈,它直接倒在地上,眼皮不断的抖动。

大概过了几分钟,它缓缓从地上起来,睁开眼睛时瞳孔已经消失,只剩下灰蒙蒙的眼白。

……

一处地窖。

巫仁一家并排坐在一起,每个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father ,我渴了。”一个小女孩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巫仁取出腰间的bottle gourd ,打开道:“小小一口,别喝太多,我们要在这里待上好几天呢。”

“嗯,就小小一口。”小女孩甜甜的nodded and said 。

巫仁看着自己可爱的女儿,担心之余也不禁露出一丝微笑。

不过就在这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接着震波传来,整个地窖都在震动,天花板上的尘埃纷纷落下。

巫仁一家不禁subconsciously 的紧挨着彼此,全都紧张的看着上方。

“father ,那……那是什么声音?”巫仁的eldest son 巫德小声的问道。

巫仁紧紧抱住自己的youngest daughter ,心里却十分担忧,从声音传来的方向判断,city wall 可能倒塌了。

那几个人有那么大的力量?

虽然甘城的city wall 已经十分破旧,但终究是材质摆在那儿,即使是异化兽撞在city wall 上,也只有头破血流这一个下场。

什么monster ,竟然能将city wall 撞倒?

这样的monster ,这地窖真的安全吗?

如果被monster 发现他们……

巫仁有点不敢往下想,他自己死不要紧,可他的儿子、女儿、妻子、mother ……

他闭上眼睛,现在他能做的唯有祈祷,希望能够躲过一劫。

说来讽刺,前几分钟之前,他还在为有大货而欣喜,甚至已经想好今晚跟家人一起大吃一顿,谁知道突然mountain road twists around each new peak ,现在他却躲在暗黑的地窖里shiver coldly 。

在他祈祷结束之后,突然地窖的入口轰隆一声爆开。

他赶紧将家人挡在身后,接着就看到一张丑陋的脸从地面探下来。

……

巫咖和巫玛还在跑。

甘城有两个出口,一个是正面的city gate ,一个是背面的city gate 。

虽然因为city wall 破旧易于攀爬,渐渐一些居民干脆高来高去,直接爬墙出去,但如果是去甘城的背面,那就必须从背面的city gate 出去。

忽然,两人背后传来一声巨响。

巫咖和巫玛都subconsciously 的回头看,然后就惊恐的发现,city wall 竟然倒塌了。

“巫咖,我们要去哪?我觉得还是去City Lord 那里比较安全。”巫玛一边跑一边说道。

不过巫咖没有回答,只是遵循自己的本能往前跑,以前他最痛恨的地方,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反而成为他最想去的地方。

巫玛又劝说了几句,见巫咖始终不说话,心里挣扎了一下,最后果断改变方向,moved towards City Lord’s Mansion 跑去。

City Lord 巫人敌非常强大,手里掌握着mysterious 的力量,而跟随City Lord 的卫兵,似乎也有人掌握着这股力量。

巫玛相信,只要跑到City Lord’s Mansion ,以City Lord 的实力,这绝对只是小问题。

一分钟后,他就看到City Lord’s Mansion ,同时也看到大量已经做好准备的卫兵,而City Lord 则站在高处,正看着city wall 倒塌的方向。

其实已经有不少居民聚集在all around 。

巫玛就像是一滴水,毫无声息的融入到人群中,一边观察City Lord 一边留意灾难发生的地方。

City Lord’s Mansion 高台之上,巫人敌盯着远处的异化兽,心道:“果然是一只不弱的异化兽,不过如果只是这点实力,倒是不足为惧!”

他从身旁取出一根lance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无敌卫,跟我上!”

next moment ,他双脚猛的发力,瞬间就跳到远处的房屋屋顶,接着几个起落之间就落在距离倒塌city wall 最近的一栋房屋上方。

其它守卫也纷纷跟上,很快就整齐的落在City Lord 旁边。

“好帅,really strong !”

巫玛抬头看着远处的无敌卫,两眼充满了羡慕与憧憬。

“杀!”

巫人敌举起lance ,盯着异化兽吼道。

接着所有守卫也纷纷整齐的吼道:“杀!”

在大吼之后,巫人敌肌肉鼓起,一根根blood vessels 凸起,瞬间将lance 投掷向异化兽,其他守卫也同样如此。

bang!

lance 落下,全都插在异化兽的身上,尤其是巫人敌的那一根lance 更是完整的没入异化兽的身体,直接将异化兽洞穿。

这一枪,四十年的功力,异化兽挡不住!

巫人敌心里自傲,虽然这异化兽他不认识,但被lance 打中心脏,绝无幸存的可能。

突然,他感觉身体不对劲,subconsciously 的用手一抹鼻子,只见满手都是血,他还想说什么,但身体却不听话的径直倒下,脑袋重重的砸在地上。

正好,异化兽一招Divine Dragon Moving it’s Tail ,骨锤横扫而来。。

巫人敌刚砸在地上紧接着就被骨锤击中腰部,整个人立即横飞出去,一路鲜血狂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