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ontracted Myself Chapter 184

巫人敌死了,甘城的天塌了。

这一天注定是残酷的,甘城本身就是绝地,所有人都是瓮中之鳖。

天下起了小雨,落在地上混在血里,渐渐汇聚成one after another red 溪流静静淌向低洼处,一些倒下的人又再一次起来,但却已经不再是他们自己。

在城外的峭壁上,巫咖藏在一颗长在石缝的多叶植物里,他看着甘城,两行眼泪从脸颊流下。

in the sky ,一只giant eagle 飞过,大量羽毛落下。

从天上往下看,地面上到处都是活尸,一些强大的异化兽被densely packed ,如同蚁群的活尸围攻,最后在哀嚎中被活尸咬伤,还有更多的动物则向着远处逃亡。

左向明坐在一头裂地重象的背上,优哉游哉的喝着绿色的饮料,笑看Heaven and Earth 。

因为比赛必须公平,所以他们以前的活尸傀儡都不允许带来,相比于其他左向明的手段,他相信自己的活尸瘟疫绝对是起步最快的。

不过能不能在后期保持优势,那就得看他的手腕了。

“hehe ,终于碰到人类了。”

左向明突然expression moved ,感觉自己的活尸傀儡里多了一群special existence 。

但很快他就皱frowned ,喃喃自语道:“奇怪,this world 明明有异化兽,为什么没有awakened ?”

裂地重象立即改变行走的方向,数十分钟后就抵达甘城上方的悬崖。

“好地方,可惜……”

左向明looked towards 甘城,眼睛微微一亮,接着又有些惋惜。

如果是大毁灭之前他遇到这样的一个城市,肯定会选择占据,然后打造成自己的试验基地。

可惜如今他只是过客,注定要离开this world 。

他从裂地重象背上起来向着甘城跳下,next moment 肩膀上的Situ Shibai 睁开眼睛,瞬间他如同羽毛般轻轻滑落。

所有活尸全都迅速向着甘城的City Lord’s Mansion 门口聚集。

左向明正好落在之前City Lord 巫人敌所站的高台,他往下扫视一眼,心道:“果然全都是ordinary person ,一个awakened 都没有。”

理论上,有异化兽就必然有awakened 。

无限组织有大量资料证明,异化兽其实就是某些可以无视生殖隔离的awakened 制造出来的后代。

如果没有awakened ,那就不应该有异化兽。

左向明有些无法理解,他扫视人群很快就锁定几个比较特别的个体,所有活尸纷纷让开,他从高台跳下,来到巫人敌的面前。

前一刻还high-spirited and vigorous 十分自信的巫人敌,现在已经变成一具神色呆滞的活尸。

不过他的身体确实很特别,左向明稍微检查就发现,他的肌肉密度是正常人的数十倍,skeleton 密度同样更高,同时细胞活性也是ordinary person 的五十倍左右。

这放在一群ordinary person 里简直就是小超人。

左向明看了看巫人敌的衣服,said with a smile :“看来这位就是这个城市的统治者,只是……不是awakened !”

虽然巫人敌的身体很强大,但他并非awakened 。

左向明来了兴趣,他extend the hand 按住巫人敌的大脑,next moment 巫人敌的记忆就被提取出来,左向明在读取巫人敌的记忆后眼睛闪过一道绿光。

“有意思,看来this world 似乎不是那么的简单。”左向明自言自语道。

他转身进入City Lord’s Mansion ,按照巫人敌的记忆进入主卧室,然后启动床头上的机关打开密室。

“真是……不可思议。”

左向明看着密室里的画面,最后exhales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感叹的说道。

在密室中,一只诡异的手掌被大量golden 的线条卡在半空,它的食指指着地面,每隔几分钟就会有一滴血液顺着手指落在下方的碗里。

左向明慢慢的上前,端起那个碗将血液喝下,next moment 他就忍不住张开嘴,大量绿色的雾气喷涌而出。

“hahahahahahaha 哈……”

密室中很快就传出一连串得意的大笑。

……

“hehe ,又一块!”

漆黑的虚空中,一只小手突然伸出,正好抓住一块space fragments 。

这space fragments 从远处看像玻璃,但真正握在手里却像是形状不规则的宝石、像是困住蝴蝶的琥珀。

无名得到胜光之门后就迫不及待的试验胜光之门的效果。

他此时就位于虚空之中,周围是一片比宇宙还要黑暗的黑暗,但时不时会有一些space fragments 从远处漂流而来,大的碎片他也只能避开,但小的碎片他倒是可以试着抓取。

当他将space fragments 往泡泡外壳内部拉的时候,泡泡外壳就会吞噬这块space fragments ,结果就是空间能量被泡泡外壳吃掉,而space fragments 里的东西则被他握在手里。

值得一提的是在虚空中漂流的东西,在经历虚空的洗涤之后,往往会发生一些难以言述的mysterious 变化,所以space fragments 里的东西价值是忽高忽低,有时候能得到好东西,有时候则比垃圾还垃圾,完全就是有害item 。

无名this time 得到的是一颗果子还有少量的光。

对的,光!

基本上每一块space fragments 里都会有光,这些光被困在space fragments 里无法逃逸,所以会一直存留。

当泡泡外壳吞噬空间能量后,这些光也就进入到泡泡外壳内,无名将光聚集在头顶,最后就形成了一个光球。

光会周而复始的射出,然后经过反射又回到光球里。

这就像是一个Small World ,一切能量will not 往外逸散,所以不存在损耗之类的问题。

“吃了It shouldn’t be 死吧?”

无名并不在意光,他更在意手里的果子。

这种在虚空漂流时间过长的东西,往往无法鉴定无法解析,之前无名鉴定张蚲就失败了,开始他以为那是张蚲的超能力,但实际上却是张蚲在虚空漂流后得到的被动效果。

如今这枚果子同样有这样的效果,想知道它有什么能力,只有吃掉才知道。

无名并不缺乏冒险的勇气,问题是现在他家大业大,实在不适合冒险。

他sighed ,干脆将果子放在一边,接着就继续打捞虚空中较小的碎片,他其实很眼馋那些大块的碎片,甚至想要拯救一些被困在碎片里的人。

但过于靠近那些大块的碎片非常危险,胜光之门形成的通道都会变得不稳,最后他只能远远的看,甚至得避开一些向着他飘来的大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