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ontracted Myself Chapter 187

说个常识,小child 的味觉比大人更灵敏,他们能尝到许多成年人尝不出来的味道。

可能有很多人都曾经疑惑过,为什么自己小时候不吃的、讨厌的一些食物,长大之后就慢慢能接受了。甚至有的人会认为这是自己心灵的一种成长,但实际上是因为舌头没有小时候那么灵敏,许多讨厌的味道已经感受不到了。

巫咖年龄小,又是第一次吃糖,而且吃的是救援队生产,有awakened 超能力加持过的超级糖果。

那么多重BUFF加持下,巫咖这一刻的反应再夸张也不奇怪。

无名看了一眼沦陷在糖果美味中的巫咖,嘴角微微翘起,他其实是故意的。

等一下见到左向明,他和左向明肯定会有一战,左向明最擅长的就是利用活尸攻击敌人,无名与左向明交手必然会corpses everywhere across the field ,这画面他并不希望巫咖看太多。

泡泡外壳进入City Lord’s Mansion 后,直接就向着左向明所在的位置移动。

地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铺上一层厚厚的绿色菌毯,淡淡的绿色薄雾在地表流动,周围的墙壁也长出绿色的霉菌,斑斑点点。

“看来又是非典型左向明。”

无名眯了眯眼,接着自言自语的说道。

有非典型左向明,自然也有典型的左向明,这纯粹就是无名自己心里的想法。

典型的左向明就是他原来world 的左向明,超能力是活尸毒素。而活尸毒素并没有眼前这种效果,所以里面的左向明肯定不是常见的‘款式’。

这种不一样的左向明,无名也不是杀的很多,不过通过眼前的这些迹象,他心里也能找到相应的左向明跟this world 的左向明对上号。

泡泡外壳慢悠悠的前进。

在进入主卧室后,无名看到地面上到处都是血液。

密室的门是打开的,无名立即控制泡泡外壳往里面走,接着就看到地面上有一只断开的手掌。

这只手很胖,而且长满小疙瘩,看上去十分的恶心。

不过无名看到这只手,先是确定了自己心里的猜测,接着又感到疑惑,左向明断了一只手掌,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密室里还有未知的危险?

他看了一眼还沉浸在糖果美味之中的巫咖,接着定了定神,控制泡泡外壳继续前进。

片刻,他就看到左向明坐在密室的地上,断手处缝合着一只奇怪的手。

“呼,你来的正好!”

左向明看到泡泡外壳里的无名,立即起身said with a smile 。

他不在意无名是who ,也不在意无名想做什么,现在他只想测试一下刚到手的力量。

力量,天生就带有破坏、杀戮的因子,现在他感觉自己好极了。

抬手,出拳。

bang!

大量绿色的雾气随着他挥拳喷射而出,在中途形成一个巨大的绿色拳印轰向无名。

胜光之门顷刻间出现在无名面前,接着就与绿色的拳印碰撞在一起。

City Lord’s Mansion 很结实,但在这种等级的碰撞之下跟豆腐没有任何区别。

Heaven-shaking, Earth-shattering cry 的爆响,City Lord’s Mansion 炸裂开,接着迅速的粉尘化。

狂暴的冲击波横扫all around 。

整个山谷在恐怖的力量下被横推成平地。

“竟然挡住了!”

在爆炸的中心点,左向明看着那golden 的大门,脸上露出惊疑之色。

这只手的力量有多恐怖,他最清楚不过,即使现在这只手并非完美的状态,但杀他这样的awakened ,那是跟杀鸡没有什么区别。

能挡下这一击的人,有多强?

“不过现在天命在我!”

左向明很快又自信起来,主要是这只手的能力太变态了。

他握了握拳,next moment 目光锁定泡泡外壳不远处属于他的断手,thoughts move 便发动了能力。

以前他只能粗浅的控制活尸,而现在有了这只手的加持,他的操作权限大了无数倍,许多过去想都不敢想的手段,他现在是have the words at hand 。

一瞬间,那a broken hand 吸收大量地面上菌毯的能量,它转眼化为一只奇怪的生物,小指所化的触手直接从背后刺向泡泡外壳。

这一击是与左向明同时发动,左向明在小指攻击的时候,同样抬起手punched out 。

他this fist 的目的是为了牵制无名的胜光之门,门就只有一座,无名用它防御前面的攻击就无法抵御后面的攻击,用它抵御后面的攻击,那就必须面对左向明这恐怖一拳。

无名的选择是……避开!

弹指间,胜光之门与泡泡外壳同时消失。

左向明的攻击与断手的攻击碰撞在一起,左向明groaned ,在巨大反作用力下,整个人就像是气球一样往后滚。

十善之地。

无名looked towards 巫咖,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等一下的战斗有些危险……等等,我桌上的果子呢?”

“purple 的?”巫咖一愣,接着弱弱的问道。

无名赶紧控制信息掌控对巫咖一阵检查,结果巫咖除了有些营养不良,并没有出现什么大问题。

他无奈的looked towards 糖果,问道:“为什么吃那果子,不吃这些糖果?”

“太珍贵了。”巫咖弱弱的replied 。

他吃了一颗糖就感觉这是world 上最好吃的东西,自然也就不舍得继续吃。况且无名和他只是刚见面,吃无名那么珍贵的糖果,他觉得自己不配。

不过他确实很饿,所以最后选了桌上不怎么起眼的果子,在他看来果子肯定比糖果更便宜,毕竟他这样的摘果人,偶尔还是可以摘到一些价值比较低的果实自己吃。

现在见无名那么紧张,他心里有些忐忑的问道:“那枚果子很贵吗?”

其实他想说,那果子一点都不好吃,有一股奇怪的味道。

“不是贵不贵的问题,而是有很多不确定性。”无名helplessly said 。

他sighed ,接着道:“你先在这里等我,我去解决了左向明再回来带你去更全面的检查一下。”

说完,他就准备将巫咖送出泡泡空间,但紧接着他就发现巫咖变成了一条狗。

“……”

无名一时之间顿住,巫咖先是不解无名为什么奇怪的看着自己,但当他低头审视自身时才发现自己变成了狗。

“我怎么变成狗了?”巫咖惊恐道。

无名吐槽道:“这就是果实的不确定性。”

还好,他比较谨慎,所以没有以身犯险,不然现在变成狗的人就是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