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ontracted Myself Chapter 34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接下来,朱成冕与李傲雪隐藏在暗处默默的观察了Zhang Ping 三天。

因为他们身上都拥有屏蔽感知、阻断鉴定的装备,即使念力扫描到他们的身上,也只会反馈为岩石,所以Zhang Ping 并没有发现两人藏in the vicinity 。

这三天里,Zhang Ping 使用了不少能力。

他用念力狩猎,操控火焰烧烤,偶尔还会将身体转化为纯水,以保持身体的清洁,另外他还会制造大量的contract gem 以及王之宝石。

朱成冕和李傲雪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两人很清楚这代表着什么。

一个年轻又能在实力上碾压Situ Shibai 的powerhouse ,光是想就觉得恐怖,何况这样的人已经出现在现实当中,无论他们想做什么,毫无疑问,他们的野心都不允许这样的存在继续留in this world 。

“this child ,必须死!”

朱成冕和李傲雪心里不约而同的浮现同a single thought ,接着他们就悄悄转身离开。

在两人离开的时候,缠龙尊的双眼散发red light ,但因为Situ Shibai 恰好这时又再度复活,于是它并没有攻击朱成冕和李傲雪,而是对着Situ Shibai 再次射出a beam of light 。

Zhang Ping 并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他正在构建一份契约。

这份契约名为‘租借契约’,通过契约之力,他可以利用‘链接者’将自身的能力取出,并且租借给目标。

目标使用这份能力,除了发动能力所需的消耗外,还会消耗自身的潜力用以供养这个能力,并且当租期结束后,练度也会随着能力一起返回到Zhang Ping 的身上。

简单来说,equivalent to Zhang Ping 有一个儿子,交给对方抚养,对方不但需要耗费心血和时间,而且等抚养成人之后还必须将能力还给他。

当然,租客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在租借期间租客可以使用他的能力。

“应该没有漏洞了。”

Zhang Ping 将契约检查了一遍又一遍,在确定没有漏洞之后,将契约记在心里。

因为Situ Shibai 还没死,所以他也找不到人来试验这份契约,只能暂时让这份契约吃灰,等Situ Shibai 死后,他在找人进行试验。

如果契约真可以将能力租借出去,以后他就不需要再担心练度的问题,因为Pearl City 有无数ordinary person 愿意跟他签订契约,做他的代练。

在解决能力的练度问题后,他闭上眼睛迅速进入深度睡眠,这三天时间他都在琢磨契约的问题,完全没有休息过。

虽然三天不睡觉对他来说已经不算是负担,但加上偶尔制造contract gem 和王之宝石,甚至是武契、储契等特殊的contract gem ,他消耗其实并不小。

他这一睡就是一个小时,醒来之后又继续制造contract gem 。

主要是他没有别的事干,Spirit Physique 脑袋里的石板,他已经前前后后琢磨过无数次,但根本看不出任何端倪,而能力问题也已经算是暂时解决。

除非有吴天这样的对手,否则他想锻炼也难有提升。

除了制造各种宝石,他是真的没事做。

“一颗存起来,一颗吃掉,一颗存起来,一颗吃掉,一颗存起来,一颗吃掉……”

Zhang Ping 一边制造contract gem ,一边自言自语,同时制造出来的contract gem 吃一颗存一颗,渐渐他眼皮子开始打架。

不过就在他即将睡着的时候,突然远处传来一声轰响。

他抬头looked towards 发出巨响的位置,眼睛变成鹰眼,接着就看到densely packed red 的物质正在侵蚀山林。

“好熟悉的画面。”

Zhang Ping 感觉这一幕似曾相识,过一会才意识到那是他们当初在狼群雪原遇到的金属病毒。

他摸了摸下吧,自言自语道:“也就是说,御兽Zhu Family 留意到我了?这是想用金属病毒弄死我?还是想要试探我的实力?”

不过正好,原本他的金属涂层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彻底恢复,有这些新的金属病毒,他的巨人形态恢复有望了。

虽然巨人形态也算不上是无敌的力量,但好歹也是一种相当好用的能力。

“御兽Zhu Family 真是好人,每次都送我那么多好东西。”

“大好人啊!”

Zhang Ping 看着不断蔓延的金属病毒,不禁said with a smile 。

接下来,他期待的看着金属病毒不断的壮大,有无数植物迅速被金属病毒侵蚀,一些异化兽也被控制,渐渐化为monster 。

幸好Pearl City 已经被缠龙尊一炮轰没了,所以金属病毒目前能祸害的就只有植物和野外的动物。

一天后,Zhang Ping 已经被大量金属病毒包围。

这些金属病毒环绕着Zhang Ping ,将周围的一切都侵蚀,彻底将野外变成red 的病毒海洋。

远处,朱成冕和朱照天站在一座山头上,观望着夸张的金属病毒海洋。

“成冕big brother ,这真不会出问题?”朱照天担忧的问道。

他并没有能力控制金属病毒,按理说除非是像历练之地那样的Independent Space ,否则他绝不会释放金属病毒。

但朱成冕说服了他。

朱成冕告诉他,自己有可以控制金属病毒的办法,他只需将金属病毒释放出来,金属病毒百分百只会针对那mysterious 的少年出手。

正因为朱成冕的承诺,朱照天才答应释放病毒,但现在他已经有些后悔了,主要是金属病毒too terrifying 了,现在已经有一发不可收拾的势头。

“差不多了,那就开始吧!”朱成冕突然said with a smile 。

他取出一个black 的小锦囊,打开将囊就将一个child 倒出来,朱照天认出这个倒霉child 的身份。

这是朱成冕第九个儿子朱九阳!

“我不敢了,我不敢了!”朱九阳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但眼神里全都是恐惧,他知道自己的命运。

朱成冕叹气道:“我曾经考虑过将你培养成一位优秀的继承人,可惜你的心思太阴暗了,总是辜负我的期待,所以现在是你为家族出力的时候,去吧!”

说完,他就推了朱九阳一把,朱九阳立即从悬崖滚落,正好金属病毒蔓延过来,他整个人落到金属病毒里,顷刻间化为monster 。

原本无序扩张的金属病毒,在吞食朱九阳之后,顿时停了下来。

接着金属病毒菌毯上的monster ,全都不约而同的looked towards Zhang Ping 所在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