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ontracted Myself Chapter 34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必死级,意味着这个任务无论成功还是失败,他们都必须死在这次任务里,不允许撤退,不允许存活。

众人纷纷nodded 表示明白,同时也做好死亡的心理准备。

大剑青年said with a smile :“好了,执行任务,我们海城再见!”

“海城再见!”

两个海洋人纷纷跟大剑青年碰拳,接着迅速离开。

大剑青年对马琦以及另外一位女子slightly nodded ,随后转身单手拖着大剑快速向着另一边奔跑。

“走吧!”

马琦见大剑青年和两个海洋人都走了,于是对那嘴巴被缝上的女子说道。

她们只需藏在暗处援助大剑青年他们,所以才故意落后一步,等大剑青年他们离开后,再找地方躲起来。

这样做主要是为了防备某些有读心术的敌人。

现在大剑青年他们根本不知道马琦她们会躲在什么地方,即使敌人有读心术一类的能力,想找到并且杀死她们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炮灰squad 行动的时候,Zhang Ping 依然趴在治愈White Tiger 的身上,别看治愈White Tiger 胖嘟嘟,其实它非常的结实,Zhang Ping 整个人躺在它的身上,它也不会感到难受,依然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不知道fatty 他们一年内会把救援队总部建设成什么样,回头也让治愈White Tiger 治愈一下他们。”Zhang Ping 笑眯眯的想着,突然念力里出现两道silhouette 。

他从White Tiger 身上坐起来,远远就看到两个海洋人快速冲来。

这两个海洋人体表都覆盖了一层水,其中一个拿着盾牌,另外一个拿着三叉戟。

“来者不善!”

Zhang Ping 打了个哈欠,心里想道。

他挠了挠后脑勺,感觉自己心太大了,unfathomable mystery 的敌人出现,他应该紧张起来才对。

问题是他现在真紧张不起来,等两个海洋人冲上前,才优哉游哉的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等等,先别急着开打,我是一个和平主义者,如果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完全可以讲道理嘛。”

“who you are ?”两个海洋人眼珠子一转,其中一个问题。

Zhang Ping 手轻轻的抚摸治愈White Tiger ,said with a smile :“哪有让客人站着说话的道理,来来来,我们坐着说话,这只老虎你们应该也可以看的出来,完全没有offensive ,它非常的友好!”

“会不会是陷阱?”持盾海洋人小声道。

持戟海洋人小声道:“我去会会他,若是我出了差池,你别跟他啰嗦,直接干掉他!”

他们这次的任务本来就是救出Situ Shibai 以及搞清楚Zhang Ping 的底细,如果可以通过交流套话,把Zhang Ping 的底细摸清楚,他们也不想打打杀杀。

持戟海洋人took a deep breath ,接着就一脚踏在治愈White Tiger 的身上,他发现治愈White Tiger 的触感非常棒,踩着就像是行走在云端上。

他走到Zhang Ping 面前,已经放下警惕心,干脆的盘坐在Zhang Ping 面前,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我叫徐海泽,他是徐望陆。”

等等!

我怎么把自己的真名给说出来了?

徐海泽说完就后悔了,他赶紧紧守心神,勉强的said with a smile :“不知道little brother 怎么称呼?”

“Zhang Ping ,弓长张,相貌平平无奇的平。”Zhang Ping said with a smile 。

徐海泽nodded and said :“这名字确实平平无奇,太普通了,有点配不上little brother 。”

等等!

我怎么又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了?

徐海泽赶紧检查自己的身体,同时看了一眼自己right hand 的手环,随后slightly relaxed 。

他并没有被心灵控制,也没有给Zhang Ping 施加精神影响,也就是说刚刚的失误,确实是他大意才造成的。

“你们是李傲雪的手下?”Zhang Ping 这时突然问道。

徐海泽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噫!!!

我怎么就承认了?

徐海泽一下子从White Tiger 身上跳起来,连退好几步才惊疑不定的看着Zhang Ping 。

“你难道拥有让人说实话的能力?”他怀疑的问道。

Zhang Ping 摇头道:“没有,我可以对天发誓,我没有这一类的能力。”

“那为什么我总会把不能说的话全都说出来?”徐海泽问道。

Zhang Ping 打了个哈欠,干脆的趴在治愈White Tiger 的身上,lazily 的说道:“星期三就要有星期三的样子,我们有什么话,还是等星期四再说吧,我困了。”

说完,他就直接hu hu 大睡,真不管徐海泽了。

徐海泽握紧拳头,完全无法分辨Zhang Ping 到底是在戏弄他们,还是真在睡觉。

他转身跳下治愈White Tiger ,突然感觉心情出现微妙的变化,前一刻虽然他有些紧张,但其实很自然,紧张最多只有一秒,接着就恢复过来,心态重新变得平和。

现在他才感觉到心情逐渐变坏,甚至有些烦躁。

“老虎!”

徐海泽反应过来,目光落到治愈White Tiger 的身上,恰好治愈White Tiger 舔着爪子,无意间与他对视了一秒。

这短短的一秒钟,他终于明白什么是温柔。

他犹豫片刻,慢慢走到徐望陆旁边,小声道:“他说有什么事明天再谈,你觉得我们是直接开打还是再等等?”

“陈Captain 已经等着我们,一旦我们出手,他就会找机会救下Situ Shibai 。”徐望陆lightly saying 。

徐海泽took a deep breath ,nodded and said :“明白了,那就开始吧,小心那头老虎,如果可以的话,别伤着它!”

“???”

徐望陆顿时一脸问号的looked towards 徐海泽。

“有问题吗?”

徐海泽见徐望陆奇怪的看着自己,于是问道。

“那是对方的Summoned Beast !”

徐望陆nodded ,接着认真的说道。

这么可能在战斗的时候不攻击敌人的Summoned Beast ,一般awakened 交手,肯定是先干掉对方的Summoned Beast ,再解决敌人。

“它不一样,我敢保证,它不会妨碍我们,上吧!”徐海泽认真的解释道。

徐望陆indifferent expression 道:“我会自己判断,上了!”

说完,他就握紧盾牌,直接低吼一声,全身长出densely packed 的鳞片,同时那盾牌跟他的手合二为一,形成一面满是尖刺的刃盾。

无奈之下,徐海泽也只好发动能力,整个人从一米八暴涨到四米多高,脑袋已经变成鲨鱼的模样,同时他长出一条长长的尾巴,尾巴末端恰好可以与三叉戟镶嵌在一起。

“上!”

徐望陆loudly shouted ,立即将盾牌挡在自己面前,直直的撞向Zhang P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