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ontracted Myself Chapter 34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无声无息,宛如black 幕布般的护罩挡在徐望陆面前。

徐望陆撞在黑幕上,整个人直接穿过幕布,迎面而来的是发起攻击的徐海泽。

两人撞在一起,同时spurt a mouthful of blood ,显然撞击让他们都受伤不轻。

“你怎么跑到我前面来了?”

徐海泽擦了擦嘴上的血,鲨鱼头冰冷的看着徐望陆。

而徐望陆从地上起来,立即咬牙道:“那黑幕具有Spatial Teleportation 的功能,我进入就出现在你这边,恐怕没有空间能力,我们连碰都碰不到对方。”

时间不出,space is king 。

所有awakened 都知道,任何能力一旦跟时间、空间比,那就等于没得比。

除了少数概念类的能力,时间和空间可以说是所有能力里最牛逼的那一档。

徐海泽和徐望陆都没有破解空间能力的对应能力,Zhang Ping this move 就让他们无可奈何。

“那现在怎么办?我们连打都打不到对方。”徐海泽沙哑的问道。

在鲨鱼化之后,他的智商明显下降不少,同时也变得更加暴躁、残忍。

徐望陆很清楚,徐海泽一旦陷入暴躁,甚至会攻击自己人,所以他咬牙道:“我离你远一点,你再试试攻击,我就不信这空间能力没有距离限制。”

任何超能力,肯定有发动距离的限制,有的能力可以打出一千meter away ,有的能力只能影响身边几米距离。

哪怕是空间能力,肯定也有发动距离,impossible 无视距离使用。

“那你快滚开!”徐海泽沙哑道。

徐望陆没有说话,立即转身就跑,希望可以跑出Zhang Ping 的锁定范围。

等他跑出数千米外,他立即转过身,对着徐海泽打了一个手势,表示徐海泽可以放手攻击。

徐海泽二话不说,低吼一声就扑向Zhang Ping ,尾巴处的三叉戟更是比手更快,转眼就要刺到Zhang Ping 的额头。

但就在这时候,黑幕再次出现,三叉戟穿过黑幕,直接出现在徐海泽背后,刹那间就将徐海泽自己捅了个透心凉。

徐海泽整个人被挂在半空,胸口被三叉戟开了一个大洞,鲜血不断从伤口流出。

他咳嗽一声,身体立即开始萎缩,逐渐变回人类形态。

原本他变身后,三叉戟和尾巴是镶嵌在一起,刺出经过黑幕又插在自己的身上,所以形成了一个环,这才将自己挂在半空。

现在变回人形,自然而然就落在地上。

他看到自己胸口的伤口,不禁苦笑一声,艰难的挪动身体,想到治愈White Tiger 身边躺一躺。

多么美丽的Divine Beast 。

他一点点的爬行,眼睛逐渐模糊,看着躺在前面无动于衷的治愈White Tiger ,意识到没有人会同情自己,于是发出一声凄凉的感叹,最后无力的垂下脑袋。

远处,徐望陆sighed ,知道自己impossible 破得了Zhang Ping 的防御。

不过徐海泽的死也证明,除非有Space Type 的能力,否则想对付Zhang Ping ,那是痴人说梦,纯粹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

他目光looked towards 左手边,很快就看到正在glare like a tiger watching his prey 的大剑青年。

“好吧,死就死!”

徐望陆很清楚,自己的Captain 完全就是李傲雪的忠狗,如果他再不上的话,哪怕拥有复活的机会,回头大剑青年也会把他给砍了。

他took a deep breath ,next moment 就loudly roared ,迅速的冲向Zhang Ping ,他在距离Zhang Ping 差不多三十米的位置一跃而起,整个人就像是流星一样坠落。

果然黑幕再次出现,他穿过黑幕立即看到face 。

Situ Shibai ?

为什么将他传送到Situ Shibai 面前?

徐望陆还没反应过来,接着一道光柱落下,他和Situ Shibai 一起scattered ashes and dispersed smoke ,那盾牌都直接蒸发。

“……”

远处的悬崖上,马琦趴在地上,身上还有许多杂草作为掩护。

她通过娃娃的眼球看到这一幕,不禁吞了吞口水,非常怀疑招惹这样的强敌是否明智。

Your Majesty 都打不赢吧?

虽然马琦觉得自己这样想是crime deserving ten thousand deaths ,问题是Zhang Ping 还在睡觉,simply 没有动手,徐海泽和徐望陆就扑街了。

这绝对是炮灰squad 死的最炮灰的一次,连人家一根汗毛都没伤到就先死两人,真是离谱的mother 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

“胜美,你觉得这次我们能完成任务吗?”马琦looked towards 旁边的女子,开口问道。

周胜美虽然嘴巴被缝起来,但还是可以写字,她淡淡的在地面上写下一行字:“尽力无罪,莫抱侥幸之心!”

“好吧,必死级任务,尽力就好。”马琦helplessly said 。

next moment ,她抓住自己的头发猛的乱拔,无数头发离开她的身体就像是铁线虫一样乱动,在她的控制下,这些头发迅速的向着Zhang Ping 所在的位置出发。

现在徐海泽和徐望陆都已经战死,大剑青年肯定需要人掩护,她们还不能那么轻易就战死,所以只能派出一部分人气作为掩护。

在头发拔光之后,马琦咬牙将一只耳朵取下来,向着远处扔出去,随后才将一双腿取下,双腿立即自己跑起来,向着缠龙尊的方向靠近。

虽然Zhang Ping 和缠龙尊是在一起,但其实他和缠龙尊之间还是有一定的距离。

他趴在治愈White Tiger 身上睡觉,而缠龙尊则守着Situ Shibai 的复活点不断攻击,双方大概有两米左右的间隔。

炮灰squad 的任务是救出Situ Shibai ,还有就是试探Zhang Ping 的底细。

Zhang Ping 的底细能否试探出来其实并不重要,在最后的battle strength 能逼出多少能力就是多少能力,这个其实并没有具体的指标。

炮灰squad 唯一需要做到的其实是救出Situ Shibai 。

这个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马琦很清楚任务的轻重急缓,徐海泽和徐望陆虽然是去探底,但更多是为了干扰Zhang Ping ,只是他们都didn’t expect 自己竟然会死的那么憋屈。

现在,两人一死,任务自然就落在马琦以及周胜美的身上。

地面上,无数头发快速的移动,从不同的方向扭动着靠近Zhang Ping ,治愈White Tiger 看到这一幕,依然平静的舔了舔自己的爪爪,完全没当一回事。

Zhang Ping 躺在治愈White Tiger 身上,稍微翻了个身,背靠White Tiger 面朝天,睡的相当舒服。